第两百二十五章 马儿撂挑子

作者:大侠张云泽 |字数:4054

人气小说:超级医生在都市灵域兵魂邪皇诱宠:毒医世子妃都市天龙至尊真武世界拜师九叔重生之都市修仙大佬璀璨仙途

    圣云马场的主管心里也是怄了一口气,直接带着张默去了马场,他还没见过如此不知轻重的年轻人。

    侍者也跟着一同前往,等着张默出丑。

    陆甜心一脸兴奋,嘴里不断地嚷嚷着:“我要看马儿跳舞,我要看马儿跳舞。”

    陆俊脸上升起几丝忧愁,像是很担心的样子。

    很快,一行坐着电动汽车便来到了马场。

    只闻侍者问道:“吴主管,直接让他训练追风吗?”

    “胡说,追风是纯种阿拉伯马,野性未训,连首席驯马师都说短时间内难以驯服,怎么可能让这小年轻去?万一闹出人命怎么办?”吴主管没好气的说道。

    “他刚才不是签了无责协议吗?就算真的被追风踢死了,也跟我们马场没关系。”侍者小声嘟囔道。

    “你是看热闹不嫌事大,这小子不知轻重,你也不知道轻重?就算签了无责协议那又怎样?出人命了,对我们马场的声誉不好,再者追风可是老板花三千多买来的,我能随便让一个来路不明的人去驯?这要是马儿受惊了,或者受伤了,你赔还是我赔?”吴主管没好气的训斥道。

    “主管训斥的是,是我考虑不周。”侍者丧着张脸连忙认错,接着又好气问道:“吴主管,我听说追风是刚从草原上抓来的,是不是真的?”

    “当然是真的,而且这是老板为宋二小姐准备的赛马,将来可是要征战国际赛场的!”吴主管洋洋得意的说道,仿佛他是那征战的骑手。

    “啧啧,我们老板真阔,一出手就是三千多万。”侍者咋舌说道。

    “好了,你少说两句,去把前两天训练的差不多的安德鲁夫人牵来。”吴主管吩咐道。

    “啊?安德鲁夫人?它,太听话了,而且也已经训练的差不多了,要不换一匹?”侍者建议道。

    “你是主管,我是主管?”吴主管没好气地反问道。

    “是,是,我这就去牵安德鲁夫人来。”侍者连忙应道,但转过身的时候却轻轻撇了撇嘴。

    安德鲁夫人的脾气非常好,可以说完全没脾气,来这三天就被驯的服服帖帖,现在只剩最后一项骑乘训练。

    驯马差不多有十个步骤,准备工作、上衔铁、打圈训练、上肚带、侧缰训练、手驾训练、低头革训练、上马鞍、马厩内横侧上马以及最后的骑乘训练。

    很快,侍者便从马厩里牵来了安德鲁夫人。

    安德鲁夫人已经三岁了,正值风华,但此时却看起来懒洋洋的,一副没精打采的样子。

    “小默表哥,安德鲁夫人生病了吗?怎么看起来没精打采的?”陆甜心皱着小眉头一脸同情地问道。

    张默笑了笑,说道:“小丫头,这安德鲁夫人是冷血马,性子温顺,看起来就是这幅懒洋洋的样子。不过,你别看它懒洋洋的,力气可大的,用来拉车、拉磨绝对是把好手。”

    “啊,是这样啊,我还以为所有的马儿都精神抖擞,桀骜不驯的。”陆甜心咬着手指头可爱的说道。

    这时,陆俊也被勾起了好奇心,问道:“小默表哥,什么是冷血马?它的血是冷的吗?”

    “冷血马并不是指它的血是冷的,而是指它的性子冷淡,温顺。”张默解释道。

    “哦,那与之相对的就是热血马了?”陆俊举一反三地问道。

    “不错,性情急躁,看起来精神抖擞的就是热血马,一般都是赛马,刚才吴主管所说的追风应该就是热血马。不过,这种马的寿命一般不会长。另外,介于热血马和冷血马之间,还有温血马,这种马儿性情既不急躁,也不冷淡,一般用来骑术表演。”张默不厌其烦的介绍道。

    “哦,原来是这样,那我们待会是不是要骑冷血马或者温血马?”马俊问道。

    张默笑了笑,说道:“这个待会再说。”

    其实陆俊心里有些想骑热血马。

    哪个男儿不热血,要骑就得骑那种驰骋赛道,快若闪电的骏马!

    像安德鲁夫人这样性情冷淡的冷血马,只有胆小的女孩子才会骑。

    吴主管听到张默的详细的讲解,眼神微变,这个年轻人似乎也不是一无是处,难道他真是驯马师?

    “吴主管,安德鲁夫人牵来了。”侍者说道。

    吴主管点了点头,说道:“张默,安德鲁夫人已经训练的差不多了,就剩最后的骑乘训练,你来完成。要是表现好,我可以考虑让你暂且到我们马场实习。”

    “好,谢谢吴主管。不过,我还有条件,就是今天让我带这两个小朋友在马场玩半天。”张默直接说道。

    吴主管微微沉思,接着说道:“我考虑考虑,你先驯马。”

    “好。”张默应道,随之从侍者手中接过缰绳。

    侍者一脸失落,他本想着看张默出丑。

    倒不是他跟张默有多大仇,但他乐意看到张默出丑,就因为张默是从劳斯莱斯车上下来的,心理觉得很不平衡,大家都是年轻人,凭什么你能坐劳斯莱斯?我只能站大门?

    只不过,吴主管挑了安德鲁夫人,这几乎是送分题。

    别说专业驯马师,就是他这个在马场待了半年的侍者,都能完成最后骑乘训练。

    然而,在侍者将缰绳交到张默手上的时候,没精打采的安德鲁夫人竟然跪到地上,一副消极怠工的样子。

    张默拽了拽缰绳,安德鲁夫人完全没有理会的意思,甚至还闭上了眼睛,悠闲的晒起了太阳。

    见此,侍者不由暗暗偷笑,性情温顺的安德鲁夫人也有撂挑子的时候。

    吴主管皱了皱眉头,他也没想到安德鲁夫人会在这个时候撂挑子,不由看向侍者。

    “不关我的事,我听马厩的同事说,安德鲁夫人昨天夜里没睡好,估计这会是犯困了。”侍者连忙解释道。

    冷血马一旦犯困,不睡饱是不会轻易爬起来,除非用鞭子硬抽。

    闻此,吴主管微微拧眉,无奈说道:“看样子只能换一匹马儿了。”

    “吴主管,这个张默不是驯马师吗?要是连一匹冷血马都对付不了,还怎么放心让他训练热血马?”侍者巧言令色的说道。

    吴主管顿了顿,觉得这话有几分道理,不由问道:“张默,怎么样?有没有办法让安德鲁夫人站起来,完成最后的骑乘训练?”。

    “有什么不能的?看我这就叫醒它。”张默一副十拿九稳的样子说道。

    接着,便见张默直接骑上安德鲁夫人。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