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章:复生

作者:西瓜有皮不好吃 |字数:4204

人气小说:绝色女皇的贴身武帝逆流2004大汉龙骑都市神豪之一夜暴富太古龙象诀极品小神医降落远古两界套路之王

    山巅,月色皎洁,夜风怡人,葬好王秀琴的尸体之后,休息了一段时间,林天齐与许东升两人便从此处离开,留下寂静的山头和清冷的月光,以及,一个刚刚堆砌好的崭新坟墓黄土包,这是师兄弟两人埋葬王秀琴的坟墓。

    月光清冷,夜色寂寥,深夜的山巅,格外寂静冷清,一座崭新的坟墓土包耸立在月色下的山巅上,显得格外醒目,不知过了多久,像是过了半个时辰,又像是过了一个时辰,月光下的黄土包的泥土突然松动了一下。

    黄土包顶部的松坟土有巴掌大那么一片直接滑落了下来,紧接着,土包上松软的坟土先是陷下去了一大块,接着又慢慢的凹了出来,慢慢四散,滑落,一大片的泥土开始松动,往上面凹出来,像是泥土下有什么东西要爬出来一样。

    这一幕在月光下显得格外诡异寒人,如果是有普通人在这里看到这一幕恐怕会直接吓破胆。

    “沙”坟土翻开,一大片坟土滑落,一只手从坟土中伸了出来,但是很恶心吓人,皮肉的颜色成青紫色,有些地方甚至已经开始腐烂,带着脓水,还有一些白色的东西在上面蠕动,那是蛆:“沙!”

    又有一只手从坟土中伸了出来,掀开坟土,到最后,整个坟墓的坟土直接从顶部向四周破开,一道身影从坟土中爬出来站了起来,一身脏兮兮的白色旗袍,脏兮兮的头发,直接从刨开坟土爬了出来,站在月光下。

    正是先前被林天齐和许东升葬下的王秀琴!

    竟是自己突然从坟土中爬了出来!

    一身脏兮兮的白色旗袍,头发脏乱,她抬起头,看向头顶的月空,露出一张已经开始腐烂的脸,上面还有蛆在爬动,眼睛成寒人的死鱼眼,那样子,活脱脱像是从地狱中爬出来的恶鬼。

    不过她似乎有清醒的意识,先是抬起头目光看了看头顶的月色,然后收回目光开始观察打量自己,检查自己的身体情况,最后腐烂的面容上居然露出一个皱眉的表情,似不满,又似在思考沉思。

    ‘王秀琴’检查了一下自己之后,又将目光看向四周,最后看向山脚下的景城,顺着山路缓缓走了下去,她走的很勉强,动作有些僵硬,看起来瘸手瘸脚,好几次险些摔倒在地上,看起来诡异而寒人。

    .........................

    “咚——咚!咚!咚!咚!”景城,铜锣声响,一声慢,四声快:“五更了!”

    一个看起来五十多岁,肤色暗黄,身形干瘦的更夫提着手中的铜锣一变敲一遍扯着嗓子喊道,此时的景城大街小巷都已经是寂静无声,家家灯火暗,寂静中打更的声音被无限放大,清晰的传遍整个景城大大街小巷。

    “五更喽,我也该回去休息喽,明天还得早起呢。”

    又在城中的转悠了几个小巷街道,扯着嗓子喊了几遍之后,更夫也收起了手中铜锣,打了个哈欠,自言自语了一声,准备回去休息了。

    打更是个辛苦活,甚至比普通人还要辛苦,每天打更巡夜到深夜,第二天还要早早起来去干活,所以每个更夫每晚打完更之后都要尽快回去休息,尽最大的可能增加自己的休息睡眠时间。

    “汪...汪汪....啊嗷....吼.....”

    提着铜锣,沿着大街向回家的方向走去,不过刚刚走近街头,就听到街头转角处传来巨大的狗吠上,然后就是一阵剧烈的低吼嘶叫声,像是狗与什么东西扭打了起来。

    “怎么回事?”更夫听到动静,疑惑了一声,快步向转角处走过去。

    “吼......嗷...”

    狗的低吼声此起彼伏,其中还夹杂着哀嚎一般的声音,更夫快步走到转角处,循声望去,就见到声音传来处的画面,只见在转角左边街道的墙边,一条大黄狗正扑倒着一道白色的身影在不断撕咬。

    那明显是一个女子,白色旗袍,长发,被大黄狗扑到在地上,看不见脸。

    “畜生,你敢咬人。”更夫一见此当即怒吼一声,操起手中的铜锣就冲过去一下子砸在大黄狗的头上:“咚!.....”

    铜锣重重的砸在大黄狗的头上。

    “嗷”大黄狗哀嚎一声,但却是没有逃跑,反而是对更夫不管不顾,嘴巴继续紧紧的咬住身下女子的头发。

    “孽畜。”

    更夫见此更气,操起铜锣便是在此想着大黄狗的头上砸下去:“砰!砰!砰!...”这一次,更夫没有再留手,一连直接向着大黄狗头上砸了三四下,要直接砸死者大黄狗,因为不砸死这大黄狗,他担心被大黄狗扑倒在地上的女子就有生命危险了。

    “嗷呜!”

    殷红的鲜血和白色的脑浆从大黄狗脑袋上流出来,大黄狗的脑袋头顶直接被更夫砸碎,哀嚎一声,大黄狗的身体也是一僵,剧烈的抽搐几下,然后软倒在身下白衣女子的身上,狗眼一阵翻动,明显要没了性命。

    更夫见此也收起手中铜锣,然后准备去查看被大还口扑到的女子。

    “呕,怎么这么臭。”

    不过刚刚准备去查看被大黄狗扑倒在身下的女子,更夫就是脸色一变,只觉一股难闻至极的腐臭味普遍而来,让他几欲昏呕吐出来,连忙捂住自己的鼻子。

    “怎么回事?”

    更夫看向大黄狗身下扑到的女子,脸色微变,因为这浓烈难闻的腐臭味就是从大黄狗身下的女子身上散发出来的。

    “噗”

    被黄狗扑到在地上的女子也在这个时候有了动作,一把推开压在她身上的大还口,一只手从大黄狗口的的肚子中抽了出来。

    没错,就是抽了出来,因为不知什么时候,大黄狗肚子下面的皮肉早就被女子的手给刨开,一只手已经伸进了大黄狗的肚子中,而此刻女子将大黄狗推开,她那只钻进大黄狗肚子中的手也抽了出来。

    在抽处的同时,手中还扯着一根狗肠子,将狗身体里面的内脏也一起扯出来一大坨。

    将手从大黄狗肚子中抽出来后,女子将手在自己衣服上擦了擦。

    更夫则是骇然的看着女子的手,因为女子的受根本就不是正常人的手,而是一只已经开始腐烂的受,指甲黑长尖锐。

    更夫惊恐的向女子面容看去。

    “扑通!”

    直接一声脆响,更夫一屁股瘫坐在地上,惊恐的看着女子的脸盘,入眼的哪里是一张正常人的连,完就是是一张皮肉都开始腐烂的脸庞,还有一双寒人的死鱼眼。

    自己救的这个女子,这哪里是人?!

    这一刻,更夫突然有些明白了,为什么刚刚用铜锣砸大黄狗的头都不跑,那不是大黄狗不想跑,而是肚子都已经被女子刨开,根本跑不了。

    女子看到更夫惊恐瘫软的样子,则是嘴角微微一扬,腐烂的脸上露出一抹诡异的笑容,缓缓向更夫走过去。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