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四章:追魔人(二)

作者:西瓜有皮不好吃 |字数:4097

人气小说:绝色女皇的贴身武帝蜜宠365天:校霸,有点甜变身灵山大师姐万武天尊极品小神医乡村小邪医大唐之最强帝王末日赘婿

    夜,静谧幽深,暮色昏暗,没有星星,没有月亮,夜幕笼罩,山脚下的丰田镇也慢慢陷入了宁静,只有晚风的呼呼声和河水的哗哗声交相辉映,偶有枝叶草木吹动的沙沙声,不知不觉已经是到了深夜,家家灯火灭,忙活了一天的人们,也基本都已经进入梦乡。

    这个时候,是活人酣睡休息的时间,但,也是亡者觅食的时间,白天的沉静蛰伏,只为夜晚更疯狂迅速的出击,寻觅血食。

    “沙——沙——”黑夜下,沙沙的脚步声清晰作响,镇子边缘一处靠近竹林的农家,一道黑影如鬼魅般从竹林中穿梭出来,看不清面容,但是其一双猩红的眸子在黑暗中却是给外醒目骇人,如择人而噬的猛兽,充满了暴戾嗜血:“吧嗒....”

    黑影翻过泥土堆砌的围墙,一下子就跃入了农家的后院,后院里是一处园圃和猪圈,是平日里养猪种菜的地方,还有一条大黄狗,原本大黄狗正趴在地上闭着眼睛似乎在酣睡,不过在那黑影翻墙进来的一瞬间,却是瞬间一下子从地上爬起来。

    狗背高高供气,身毛发炸立,狗嘴咧开,露出森白的狗牙,看着那到进来的黑影,成凶恶状,不过如果此刻看到大黄狗的眼睛,就会发现,此刻的大黄狗眼中,露出的却是一种恐惧的情绪,四肢也在撑着地,身体不断向后慢慢倒退。

    那黑影猩红的眸子看向大黄狗,然后猛地扑了过去。

    “嘭....嗷呜”一声巨响和大黄狗的悲呼,从后院响起。

    “嚯。”屋子里的床上,听到后院大黄狗狗的悲呼,田秀花一下子从床上爬起来。

    她很警觉,自从两年前丈夫摔死后,只剩下她和女儿孤儿寡母后,就一直如此,毕竟身为一个年轻寡妇,而且颇有姿色,在这个年代,家里没了男人,真的是一件很危险的事,由不得她不警觉。

    “大黄....大黄....”田秀花对着后门叫了几声,大黄是她家养的大黄狗的名字,很通人性,每次只要她一叫,大黄就会发出叫声回应,这两年孤儿寡母能平安,这只狗也占了很大的原因,但是这一次叫了两声,大黄却没有回应。

    想到那一声响,没由来的,田秀花心中升起一种不安出来。

    丈夫死后的这两年,唯一能给她安感的就是家里养的这条大黄狗。

    摸索着从床上爬起来,点燃床头柜子上的油灯,昏黄的灯光将黑暗的房间照亮一些。

    “娘,怎么了。”

    床上的女儿燕子被惊醒,是一个刚刚满十岁的小女孩,模样清秀,一对柳眉,漆黑明亮的大眼睛,可以看出长大了肯定很漂亮,但是皮肤有些黑,模样有点消瘦,面色有点饥荒,看上去有些营养不良的样子。

    “没事,娘去后院看看大黄,你继续睡觉,娘马上就回来。”

    看到自己的女儿被自己吵醒,田秀花掩去心中的不安,脸上露出个笑容对燕子道。

    燕子睁着惺忪的睡眼,闻言也点了点头,没有多想,倒头扯上被子再次睡觉。

    田秀花看到燕子再次睡觉,脸上的笑容也缓缓消失,转身走到后门,先是贴着门再叫了几声:“大黄...大黄....”还是没有回应。

    心中的不安更重,田秀花犹豫了一下,打开后门,外面黑糊糊一片,看的不是很清楚。

    田秀花探出头,向后门左边墙角位置看去,那里是平日里晚上大黄狗待的地方,模模糊糊中,可以看到一直黄色的大黄狗躺在那里,田秀珍一眼就认出来,正是大黄,但是似乎睡着了还是什么的,没有动。

    “大黄....大黄.....”

    田秀珍又叫了几声,但是大黄狗依旧没动,也没有回声,田秀珍脸色变了变,最后从房门走出去,向着墙角处的大黄走过去。

    “咯吱。”

    田秀花的出门声,木地板被踩的咯吱作响,床上的燕子蒙着头倒在被窝里,并没有完睡着,迷迷糊糊中能听到自己娘亲出门时踩在地板上发出的声音,再然后,大约过了几分钟,脚踩在木板上的声音再次响起。

    “咯吱....咯吱...”

    脚步声从门口响起,一直向床前而来,但是没有关门声。

    被子被掀开,有人爬上床,钻进了被子里,在燕子身边躺了下来。

    “娘。你回来了。”

    燕子闭着眼睛迷迷糊糊的叫了一声,回到床上再次睡下来的田秀花却是没有回应。

    燕子也没有再多言,只是将身体往床上的田秀花身边靠了靠,挤到田秀花身边,一只小手打在田秀花的胸口上,她喜欢每次晚上睡觉的时候都爬在自己娘亲身边,脸凑到田秀花身边,鼻子嗅了嗅,不过马上,闭着眼睛的燕子就是一皱眉。

    “娘,你怎么这么臭啊。”

    浓烈的腐肉腥臭味,瞬间充斥进燕子的鼻子中,让她几乎呕吐出来,原本闭着的眼睛也一下子睁开,抬起头,看向自己娘亲。

    房间火光摇曳,是之前田秀花点的油灯,还没有熄灭,燕子一睁开眼,就看见了自己身边的娘亲。

    但是,这哪里是她的娘亲,分明就是面目狰狞,口生獠牙的怪物,一张脸成半腐烂的铁青色,还有一根根突起的青筋,就像是一条条蜈蚣爬在脸上,嘴里生着野兽一般长长的獠牙,一双眸子赤红如血,绽放着血光,正一眨不眨的看着她。

    头发长而凌乱,一缕一缕的黏在一起,散发出恶臭。

    不是僵尸又是什么。

    “啊——”

    惊恐刺耳的尖叫从燕子口中发出,一张清秀的小脸瞬间变成惊恐白纸色,不过声音刚刚发出,又戛然而止,因为那僵尸直接出手,长满锋利长指甲的左手一下子伸进了燕子的嘴巴,将她的舌头抓住,直接带血拔了出来,然后一口咬住燕子的脖子.....

    “嗬....嗬...嗬嗬...”

    房门口,一个满身鲜血人爬到门槛处,不是田秀珍是谁,不过她此刻已经满身鲜血,嘴巴长得大大的,是鲜血,赫然,她的舌头也不见了,脖子处两个森森的血洞,还冒着潺潺鲜血,不过她还没有死。

    挣扎着爬到房门口,因为她心中放不下自己的女儿,却不料,刚刚爬到房门口,正好看见僵尸将燕子舌头拔出来,吸食燕子鲜血的画面,田秀花脸上露出疯狂之色,想要去阻止,但是身体的生命已经快速流失,嘴巴长大想要出声,但是舌头也已经被拔掉,只能发出嗬嗬声。

    因为愤怒疯狂,她原本较好的面容也变得扭曲,亲眼看见自己十岁的小女儿被僵尸杀死,却无能为力。

    “孽畜!”

    一道愤怒至极的声音从院子围墙处响起,中年美道姑和年轻女子的身影出现,看到眼前的一幕,脸色瞬间被至极的愤怒所取代。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