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九十八章:人心冷暖

作者:西瓜有皮不好吃 |字数:4838

人气小说:绝色女皇的贴身武帝逆流2004大汉龙骑美女总裁的透视高手太古龙象诀都市神豪之一夜暴富盛华降落远古

    一路返回李家武馆,时间已经到了下午,林天齐戴着帽子,身上穿了一件黑外衣,一路上倒也没人注意。

    刚刚回到武馆,人到门外,就听见武馆里面隐隐约约的哭声,走进去,演武场中,李泉清、李敏以及大多数武馆的弟子都在,不过都站在旁边,最中间则是两对中年夫妇,分别抱着方岳和李进的尸体大哭,想来是两人的父母,旁边还有一些不认识的人在相劝。

    林天齐走进来,其他人也发现了林天齐,目光纷纷看来,不过都没有说话,只是对着他微微颔首打招呼。

    场面气氛有些沉闷,只有方岳和李进父母的哭声,林天齐目光也看过去,沉默了一会儿,迈步向后院走去。

    他现在一身血腥气,外衣里面的衣服上都是鲜血,穿着很不舒服,而且,这种气氛,他也不怎么喜欢。

    不过就在他迈步要向院子里面走去时,李进的母亲却是突然一下子抬起头,看着林天齐的背影愤怒的吼了起来。

    “是你,是你,是你害死了我儿子,都是你害死了我儿子,你个天杀的,你还我儿子的命来,还我儿子的命来”

    李母突然激动的对林天齐大吼起来,声音尖锐刺耳,把在场众人都吓了一跳,紧接着又都是脸色一变,看向林天齐。

    林天齐的步子闻言也是停了下来,转过头,就见李母用一种愤怒的目光看着他,而且不仅仅李母,旁边的李父、方父、方母亦是如此,虽然没有出言,但是眼中的愤怒和仇视却是掩饰不住,那样子,看他仿佛就像是大仇人一样,让林天齐目光微凝,看着四人。

    旁边的其他人也都是脸色微变,目光也都是看向林天齐,大多数弟子的目光也带着一种复杂和疏远。

    李泉清和李敏父女则是神言又止,似乎想要说话,但是又不知道说什么,李敏有些担忧的看着林天齐。

    “是我害死了你儿子?”感受到众人的目光,林天齐则是神色平静,看着李母反问道。

    “就是你,就是你害的。”李母闻言却是更加激动了起来,看着林天齐怒吼道:“你明明有实力,你明明那么厉害,为什么不一开始就上擂台,为什么要等到我儿死了才上去,你要是一开始上去,我儿就不用死,都是你害的,是你害了我儿子!”

    李母声音有些声嘶力竭,看着林天齐目光充满了愤怒和仇视,李父、方母、方父也皆是如此。

    那样子似乎恨不得说,为什么死的是我儿子而不是你!

    在场的其他弟子闻言也都是脸色微变,看向林天齐的目光更加复杂疏远起来,甚至,隐隐约还有一些若有若无的敌视。

    旁边的李敏见此则是脸色一变,连忙开口道:“李阿姨,你别这样,李师兄是被日本人杀死的,怎么能怪林师弟呢,如果真的要论责任,也是我们武馆的责任,李师兄是因为武馆而死,但是这事怎么都怪不上林师弟。”李敏开口为林天齐辩解道。

    “你住口,这个人这次帮了你们父女,你当然帮着他说话,但是他明明有实力,为什么一开始不上擂台,非要等到我儿子死了才上擂台,若是他一开始就上擂台,我儿子岂会死,他没有责任,谁有责任,还有你们父女,你们也好不哪里去,要不是因为你们父女这个武馆,这件事情我儿子怎么会牵扯进去,是你们,是你们害死了我儿子,都是你们害的,你们这些天杀的,害死了我儿子”

    李母宛若癫狂,听到李敏的话,不仅没有丝毫冷静,反而显得更加激动,连带着将李敏和李泉清父女也一起责怪了进来。

    “你们还我儿子命来——”

    李母嘶吼,整个现场都是一片沉闷,李敏嘴巴张了张,有些说不出话来,她有心帮林天齐辩解,却把自己也搭了进来,但是李母的话却又让她无法可说,因为真的算起来,李进和方岳确实是因为他们李家武馆而死,若非武馆,两人也不用上台。

    但是李进和方岳上台却也是自愿,并非有人逼迫,只是事情到这一步,孰是孰非,对于李敏父女和李进、方岳父母双反而言,都已经难以说清,但是这只是对于李敏父女而言,李敏无法接话,但是不代表林天齐无法接话。

    “还你儿子命来,凭什么?”

    林天齐脸色直接冷了下来,看着李母,然后目光又扫了在场其他人一眼,冷冷道。

    “就因为我有实力,那按照你这个逻辑,如果我有钱,你没钱,是不是我还要把自己的钱也分给你,你要脸吗。”

    “我有实力是我的事,救不救人也是我自己的选择,与你们何干,救人是情分,不救我也不欠你们。”

    “擂台之上,生死自负,既然上了那么擂台,那就要有死的觉悟,被人杀死,那也只能怪技不如人,你儿子上擂台,我一没逼他二没骗他,他自己上擂台,被日本人杀死,与我何干,就因为我有实力,难道就一定要第一个上去,有实力就要保护他,谁规定的。”

    “他一不是我亲人,二不是我朋友,我凭什么保护他。”

    “但是,不管怎么说,也都是同门师兄弟啊,这样太让人寒心了。”

    人群中一个弟子小声开口道,林天齐闻言直接冷笑出来。

    “同门师兄弟,谈感情,呵,这个时候你们知道同门师兄弟了,扪心自问,我和朱天阳闹矛盾,你们有多少人是不待见我的,自从上次大江帮事情之后,这里在场的哪一个不是站在朱天阳那边躲我躲得远远的,除了师姐和师傅,在场的哪个人有资格和我谈感情。”

    林天齐冷笑,心头也是有些火了,他虽然平时为人随和,但是别人对他怎么样,真心还是假意,他都心中清清楚楚,虽然在李家武馆这么久,但是在场众人,除了李敏和李泉清对他比较真之外,在场哪一个人和他有资格谈感情。

    尤其是上次大江帮的事情后,所有人都以为是朱天阳的功劳,事后更是一个个将他孤立。

    他也懒得解释,因为不值得,没必要。

    现在这些人和他谈师兄弟感情,可笑。

    “既然话都说到这个份上了,那我也就直接把话敞开了,这次我出手,只是为了师傅和师姐,仅此而已,其他人,我心里根本就没有在意过,你们没怎么把我当过师弟,我也从没把你们当过师兄。”

    林天齐冷声道,既然撕破脸皮,那就直接说绝。

    “师弟!”

    旁边,李敏闻言脸色大变,旁边的其他众人也都是纷纷变色,看着林天齐,神色各异,或愤怒、或震惊。

    林天齐也懒得太多理会,目光再次看向李母。

    “你儿子上擂台,是他自己的决定,技不如人死了与我何干?”

    “你要怪,有本事去找日本人去,是他们杀了你儿子,对我耍横算什么本事,有本事你去日本人那边。”

    人性自私,什么事情永远都喜欢往别人身上怪,而且欺软怕硬。

    方岳、李进的死与他林天齐何干,又不是他让两人上台,被杀死也只怪技不如人,说的冷血一点,他林天齐此次出手就是为了李敏和李泉清,那又如何,实力强就该保护人,什么思想,他林天齐又不欠对方什么,非亲非故。

    难道我有钱你没钱我还要把钱也给你不成。

    虽然进入李家武馆半个多月,但是他大多时间都是呆在武馆,与这些人根本谈不上什么交情,而且因为自己和朱天阳的矛盾,这些人更是一个个躲他如瘟神,对他的时候没有念国同门之谊,那又什么资格要求他念同门之谊。

    这李母居然把李进的死怪到他头上,简直可笑。

    他林天齐有什么责任,首先即不是他让李进上台,其次日本人找上武馆也怪不到他头上,他虽然杀了日本人但是他杀完就溜了,但是日本人根本就不知道他,若不是朱天阳傻乎乎的冒领,日本人也不怎么可能找上李家武馆。

    难道这也还怪他不成。

    如果这也怪他,那就怪吧,他林天齐就是恶人怎么滴。

    “我林天齐,不欠你们。”

    冷声一句,林天齐直接离开,留下身后神色各异的众人。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