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三十六章:噗(两章二合一)

作者:西瓜有皮不好吃 |字数:8519

人气小说:绝色女皇的贴身武帝逆流2004大汉龙骑美女总裁的透视高手太古龙象诀都市神豪之一夜暴富盛华降落远古

    日租界,洋楼二楼的阳台上,法坛高设,一张半人高的长方形桌子,上铺一张满是符文的八卦阴阳鱼图案黄纸,一尊香炉,插三根燃香,摆放在法坛中间一段最前面,两个泥娃娃,如婴儿般,分别摆放在香炉两边,此外还有黄纸、器皿、瓷罐、毛笔等物品摆放在法坛上面

    丰臣一川设下简单的法坛,拿出施法所需要的一些物品材料,站在法坛前,北原香子、山本健次郎三人则是站在后面,看着眼前的一幕。

    三人都有些好奇,虽然在日本关于巫师的事情没少听说,但是真正的巫师手段,却是不曾见过,北原香子也不例外,看着丰臣一川和设好的法坛美眸闪烁,露出几分好奇期待之色,感受到身后三人偷过来的目光,尤其是北原香子的目光,丰臣一川更是直接打起了十二分精神。

    丰臣一川觉得,北原香子对自己肯定有好感,否则不会时不时的眉目传情,只要自己再努力一点,等下将那个林天齐解决了,说不得今晚就能抱得美人归,一亲芳泽,对于这么一个千娇百媚的美人,他可是早就心动已久,只不过一直都没有找到什么好的机会,让他苦思无果。

    所以之前刚刚得知林天齐的消息,丰臣一川就立马意识到,这是自己的一个机会,只要自己解决了林天齐,说不得就能彻底拿下北原香子,所以当时没有多想就答应了下来,至于自己的实力能不能拿下林天齐,他敢本就没有太多担心这一点,因为他对自己的实力有着绝对的自信。

    在日本,他被门中长辈誉为百年难得一遇的修炼奇才,如今不到三十岁就已经踏足大巫师之境,放在中国这边,也就是这边的术士巅峰。

    这份修为,无论是放在日本还是中国,都已经是超一流的存在,而在这之上的修为,丰臣一川清楚,无论是在日本还是中国,都完是凤毛麟角般的存在,纵观古今,那个层次的存在都是少之又少,整个天下恐怕都能数得出来,而除了那个层次,他可以说已经是最强的一批人。

    所以,丰臣一川对于自己的实力十分自信,而对于对付林天齐,他更加自信,自信可以翻手之间将之震杀,然后抱得美人归

    “让我先看看,你这个中国术士,有几分本事,可不要太弱了。”丰臣一川自语一声,右手伸出食指到自己嘴边,用牙齿咬破手指,染血的手指点在左边的那个泥娃娃眉心上,同时将之前山本健次郎拿的那天齐的光头照片往泥娃娃胸口一贴“去吧,将那人的灵魂给我带回来。”

    嫣红的鲜血印在泥娃娃的眉心上,刹那间,寒气顿生,一股强烈的阴冷之气从泥娃娃身上爆发出来,让周围的空气都像是一瞬间降低了一大截,后面的北原香子三人更是止不住齐刷刷的打了个寒蝉,感觉像是有人突然在背后对着自己脖子吹了一口冷气一样,浑身汗毛倒立。

    紧接着,一个看起来婴儿般大小的鬼婴从泥娃娃头顶上缓缓爬了出来,模样吓人,身皮肤青紫,尤其是脸上,满是暴露的青筋。

    鬼婴从泥娃娃中爬出来,先是目光看了丰臣一川一眼,然后一个纵身,便跃下阳台,消失在夜色中,不过临走之前,这鬼婴却是看了后面的北原香子三人一眼,对三人露出一个诡异至极的笑容,充满邪异阴冷,不过这一幕北原香子三人却并没有看到,否则指不定被吓住。

    不过虽然没有看出,但是三人也都是脸色齐刷刷一白,无形中只感觉被什么洪荒猛兽盯住了一般,身寒毛倒立,通体冰凉。

    虽然对于普通人而言,很多时候都无法看到鬼怪,但是如果真的碰上或者被鬼怪盯住,都会生出感应,这是任何生灵都具有的感应,类似于一种人体的自动防御极致,感觉到危机、恶意等等,身体自动生出一种京警兆,身寒毛倒立、背后发冷、头皮发麻等等

    就像人很多时候,在一个人的时候,到了某个时候,或者去了某个地方,尤其是一些阴暗之地,会突然之间生出一种头皮发麻、背后发凉的感觉,就感觉像是无形中有一双自己看不见的冰冷目光在注视着自己,让人头皮发麻,这个时候,心中的感觉未必就是错误。

    看着鬼婴很快消失在夜色中,丰臣一川也是眼中闪过一丝笑意,这鬼婴是他的得意之作,实力已经达到比较厉害的厉鬼层次,这些年来,凭借这鬼婴,帮他解决了不少麻烦,他相信,这一次,也能解决林天齐,而且就算解决不了,也正好可以试探一下林天齐的底细,实力深浅。

    唰——!!唰——!!

    夜色下,鬼婴的身影如鬼魅般,时隐时现,不多时,便直接离开了日租界。

    鬼婴的行走似爬行,就像是出生没多久还不会走路一样,四肢着地趴在地上,抬着头,但是速度却并不慢,而且是一闪一闪,时隐时见,就像是闪现般,每一个隐现都会直接前进十多米到二十多米之间,每次潜行一段,鬼婴又会停一下,鼻子抽动,鬼眼张望,像是寻找目标。

    如此走走停停,终于,鬼婴感觉到目标的气息,爬在一处屋子屋顶上,眼睛一亮,看向数百米外的一处四合大院里面一处建筑楼。

    唰!!!

    像是猫闻到了鱼腥味,鬼婴脸上露出兴奋之色,一下子向着那处建筑楼方向冲去。

    武库,一楼中,林天齐如往常一样,再次来到这里,几天的时间,二楼上的武功秘籍都已经被他数看完,记载了脑海和系统中,无论是完整的功法还是残缺的功法,他都没有遗漏,如今一楼的武学功法也已经被他记下了一小半,在用不了几天时间,就应该能够部记完。

    林天齐有些期待,要是将武库中的这些功法部融入武策中,不知道武策的品质能达到哪一步,会不会再度提升一个大层次,比如把现在的绿色变一变,变成紫色之类的,说实在的,林天齐还是感觉,绿色这种东西,对自己十分不合适,这颜色男人应该都有点排斥。

    一门门武学功法翻阅心记,林天齐神贯注。

    与此同时,武库外面百米外的一处屋顶上,鬼婴趴在屋顶上,却是突然停了下来。

    一双幽绿瘆人的鬼眼看着林天齐所在的武库一楼,它能感觉到,林天齐就在里面,就是它的目标。

    但是奇怪的是,这时候这鬼婴却是停了下里,没有冲进去,而且一双幽绿的鬼眼甚至露出一种惊惧的神色。

    这鬼婴已经颇有些灵智,虽然远不能与正常人相比,但也已经知道趋利避害。

    鬼婴已经感觉到了林天齐身上的气息,那是让它紧紧感应到都心头颤栗的恐怖强大气息,这完不是它能对付的存在,要是自己这么过去,绝对有死无生,甚至此刻鬼婴都不敢再上前,它感觉,自己要是再前进接近一些,都会被对方察觉。

    一瞬间,鬼婴一双原本幽绿骇人的鬼眼中竟是人性化的挣扎起来。

    惊惧、犹豫、害怕、挣扎各种情绪一一在它的眼中浮现。

    鬼婴不敢去对付林天齐,因为对方的气息太恐怖,它感觉这是自己有意识以来所遇到过的最恐怖的存在,仅仅散发出来的气息,都让它心神颤栗,完升不起丝毫对抗的意思,但是它又不敢轻易违背丰臣一川的命令。

    忧虑的鬼眼中多种挣扎情绪一一闪现,最终,鬼婴像是下定了某种决心,一咬牙,伸出自己的右手,猛地一下子向自己胸口抓去。

    “哧!”

    手臂直接刺穿胸口,鬼婴竟是直接用自己的右手刺穿自己的身体,一瞬间,鬼婴的脸色也是一下惨白,气息一弱。

    用手臂将自己胸口贯穿,鬼婴又马上将手臂拿出来,看了一眼胸口的伤口,紧接着,鬼婴看了一眼林天齐所在的武库方向一样,然后就是头也不回的转身就跑,像是奔命似的。

    之前过来时,鬼婴行动还是像婴儿般爬着一闪一闪的,但是现在,竟是迈动着两只小短腿,直接跑了起来。

    “嗯!”

    武库中,正在翻阅功法的林天齐眉头微皱,心有所感,透过关闭的武库大门看向之前鬼婴所在的方向,微微有些感应,向门口方向看去。

    半个时辰后,日租界,鬼婴原路回到小洋楼二楼阳台,胸口多了一个洞,气息衰弱。

    “受伤了?”

    看到鬼婴的样子,丰臣一川神色微变。

    “呀——呀呀——”

    鬼婴闻言当即对着丰臣一川点了点头,用只有两者才听得到的声音呀呀两声。

    丰臣一川看到鬼婴的样子没有多怀疑,脸上露出一抹阴沉。

    “能打伤你,看来那林天齐到还有几分本事。”

    说完,虽鬼婴手一挥,鬼婴如蒙大赦,一下子钻进泥娃娃中。

    “丰臣君,怎么了?”

    后面北原香子见此看向丰臣一川小声问道,有些小心翼翼,她们虽然看不见鬼婴,但是却能够隐约感觉到鬼婴的存在,而且刚刚丰臣一川说话的样子,也明显是有东西。

    “那林天齐刚刚打伤了我派出的灵婴。”

    听到身后北原香子的声音,丰臣一川立马换上衣服温和的微笑,转过头对北原香子温和道。

    “啊,那”

    北原香子闻言则是神色立马一变。

    “香子小姐无需担心,刚刚我派出灵童,本意也只是想试探一下那林天齐的实力,从目前来看,对方实力确实不错,但是也仅此而已,对方紧紧只是打伤了我派出的灵通却没能将我派出的灵通留下或者劫杀,可见此人实力虽然不错,但也有限。”

    “那林天齐虽然实力不错,但是和我相比,还是有巨大差距,拿下他,轻而易举,香子小姐稍等,待我马上将他性命取来。”

    丰臣一川负手一背,神色自信道,自然不会将告诉北原香子鬼婴的真实情况,虽然鬼婴受伤出乎他的意料,但是在北原香子面前,他是万万

    不会表现出来,依旧显得底气十足,运筹帷幄,而且他心中也确实如此想的。

    因为鬼婴实力如何他最清楚不过,如果林天齐紧紧只有将鬼婴击伤而没有杀死的实力,那么他敢断定,林天齐的实力绝对不如自己,这般情况下,他要对付林天齐,轻而易举。

    “如此,那就有劳丰臣君了。”

    见丰臣秀吉说的信誓旦旦,面容亦是自信十足,北原香子也放下心来,说了一句,便不再多言,继续站在后面看着丰臣一川的举动。

    这时候,丰臣一川已经在法坛前用黄纸写好符咒。

    是他们日本的一种诅咒之术,一旦成功,中咒之人顷刻间便能生机尽断而死。

    符咒丰臣一川写了两张,然后分别将之贴在香炉左右那两个泥娃娃身上。

    任何诅咒术法,都需要通过一定的介质去完成,且需要一个诅咒的载体。

    这个过程可以用力的相互性解答,即如果被施咒的对象是诅咒的承受体,那么施咒之前也肯定需要一个物体承受着诅咒的力量然后作用给被施咒的对象,而这个施咒之前承受着诅咒力量的物体就是载体。

    丰臣一川自然是打算以两个泥娃娃为载体,其实也就是以泥娃娃里面的两个鬼婴为载体,因为鬼婴本就是至阴至恶至邪之物,诅咒之力与其属性相合,不会对其造成多大危害,而且甚至通过鬼婴为载体,还能在一定程度增加诅咒的威力。

    再一个,退一步说,如果诅咒失败,那么必然迎来反噬,到时候身为载体的鬼婴也能替他抵挡,除非鬼婴完抵挡不出,剩下的反噬之力才会作用在他身上,否则只要鬼婴能挡住,那么就算诅咒失败反噬,也不会对他造成危害。

    “嗯!”

    刚刚将两张符咒贴在泥娃娃身上,准备发动诅咒,忽然,丰臣一川眼神微凝,因为他发现,刚刚被他派出去的那个鬼婴所在的左边那个泥娃娃双眼的眼角处,竟然有两行像是眼泪一样的液体流了出来。

    鬼婴哭了!?

    这个念头在丰臣一川脑海中冒出来,不过很快,又被他摇头甩开,没有多想。

    “应该是刚刚受伤有些重。”

    心头自语一声,丰臣一川闭上眼睛,面对法坛上的两个泥娃娃,双手飞快结印,捏动印诀,发动诅咒。

    “!!!¥!!”

    一道道阴森、晦涩、难懂的咒语从丰臣一川口中念出,随着他双手的结印,贴在两个泥娃娃身上的两张符咒也是慢慢开始浮现出悠悠的黑光,充满一种阴冷、邪恶、阴毒的气息。

    而在法坛上,香炉左边那个鬼婴所在泥娃娃,眼角晶莹的液体则是越流越多了,这一下,就是后面的北原香子三人都看清了,而且都像是一下子读懂了这泥娃娃的意思——它在哭!

    这个想法冒出来,三人感觉有些莫名其妙,感觉有些荒谬,又有些诡异,心想这难道是施法后的表现。

    过了约半分钟,丰臣一川停止咒语,松开结印的双手,脸上露出一抹如释重负和冷酷十足的笑容,因为他已经感应到,诅咒生效了,马上就会作用在林天齐身上,念此,丰臣一川脸上露出一抹自信的笑容,转过头看向身后的北原香子,自信道。

    “香子小姐现在就可以派人过去查看那人了,如果不出意外,等香子小姐的人过去赶到时,那人已经是一具尸体了。”

    “是吗?”北原香子闻言眼中闪过一丝惊异,心中也有些不敢完相信丰臣一川的话,不过脸上还是一副温柔的笑容道“那真是多谢丰臣君了。”

    “不客气我”

    丰臣一川还正准备趁这次机会好好攻略一下北原香子,结果,话还没说完,就是猛地脸色巨变,一张脸猛地一下子涨红,然后——

    “噗!”

    一大口鲜血猛地从丰臣一川口中喷出!

    然后整个人直接直挺挺的向身后倒了下去。

    在身体倒下去灵魂即将涣散的一颗,他眼角余光再次看到了左边那个鬼婴所在的泥娃娃眼角中流出的晶莹液体。

    这一瞬间,他心有所悟,然后,两汉液体也不由自主的流了出来。

    为什么我的眼里流出泪水,因为

    ps两章二合一,更新有些迟了,大家见谅!因为昨晚送女朋友上飞机谁的很迟,凌晨四点多才睡,醒过来已经十二点,才回到住的地方已经一点多,然后又收拾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行李打扫屋子之类,就到现在了

    。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