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三十七章:红色二级

作者:西瓜有皮不好吃 |字数:264

人气小说:绝色女皇的贴身武帝逆流2004大汉龙骑都市神豪之一夜暴富太古龙象诀极品小神医降落远古两界套路之王

    “嘭!”一声响,丰臣一川的身体直挺挺的向后倒在地上,喷出的鲜血将下巴和胸口的一大片地方都染成血红色。

    桌子上的那两个婴儿一样的泥娃娃也紧跟着轰然炸开,在炸开的瞬间,后面的北原香子、山本健次郎三人隐隐感觉像是一瞬间,听到了婴儿的啼哭,不过很快又消散,紧紧一瞬间,在泥娃娃炸开的一瞬间哭声一闪而过,若是不仔细听,都几乎难以发觉,三人瞬间愕然。

    这一幕出现的太突然,事情的转折也实在发生的太快,以至于三人都有些回不过神来,完全没有想到事情会突然转变成这般情况,等到法坛上的泥娃娃炸开,丰臣一川的身体直挺挺的倒在地上好半响,三人才回过神,当即三步并作两步向前走去,看向地上的丰臣一川。

    却见,此刻的丰臣一川早已气息全无,眼睛瞪得大大的,脸色还带着死前的惊愕和难以置信,似乎死不瞑目一般。

    很快,又有一缕缕黑气从丰臣一川脸色的皮肤下浮现,慢慢向他的全身蔓延,散发出一种强烈的阴冷邪恶之气,这是诅咒的反噬。

    随着黑气的扩散,丰臣一川身上的皮肤就变成黑色,并且开始缓缓溃烂,像是被腐蚀了一般,有腥臭紧跟着散发出来。

    不到一分钟时间,丰臣一川的整个皮肤就腐蚀溃烂的不成样子,眼眶中的眼球直接融化成黑色的液体,看上去眼眶就像是两个黑洞,从里面流出黑色的恶心液体,伴随着腥臭,看起来恶心骇人之极,看到这一幕,饶是北原香子三人都是不由自主的心生寒意,退后几步。

    三人皆是神色骇然,脸上和眼中都露出难以掩饰的惊惧之色,她们三人并不清楚丰臣一川和林天齐的整个术法交手过程。

    但是三人知道,这个交锋定然凶险万分,从眼前丰臣一川的结局就能看出,而且这种诡异的交锋,更让三人感觉胆寒。

    “夫人,我们现在.......”

    山本健次郎看向北原香子,他现在也是有些不知所措了,尤其是此刻丰臣一川的死状,更是让他心中第一次止不住生出了一种恐惧,哪怕是当初在天津城看到林天齐以一己之力几杀了柳生武馆四十多名弟子,他都不曾有过害怕恐惧。

    因为那个时候,山本健次郎一直坚信,个人武力再强,也终究不过血肉之躯,必然抵不过刀剑子弹,只要手中有枪,他就无惧,但是此刻,看到丰臣一川的下场,他心底有些怕了,因为这种诡异莫测的手段,太过诡异了,更让人防不胜防。

    北原香子的神色也是一阵剧烈变换,饶是一向自认连死亡都不怕的她,此刻心中也掀起巨大波澜。

    感受到山本健次郎和另一个中年男子投过来的目光,北原香子轻轻的吸了口气,让自己的心情平静下来,做出镇定道。

    “派人去林天齐那边查查,看看他的情况如何,我想知道,他是死是活?另外,找人过来先将丰臣君的尸体处理一下、”

    北原香子深吸一口气,缓缓道。

    不得不说,这个女人确实有过人之处,就是现在这份冷静和心态,也不是一般人可比,第一时间便想到查看林天齐那边的情况。

    “嗨!”山本健次郎和另一个中年男子闻声当即也是应了一声。

    与此同时,另一边,武库,一楼,林天齐摸了一下额头眉心,脸上露出几丝狐疑思忖之色。

    “难道,是被人用诅咒类的术法暗算了?”林天齐自语一声,神色狐疑,揉了揉眉心,猜测道:“应该,不是吧?!”

    林天齐有些狐疑,刚刚在翻看心记武功秘籍时,他的精神突然猛地跳动了一下,灵魂震动,让林天齐立马心生警觉,猜测是不是有人用术法对付他,不过这个想法很快又让他有些狐疑不确定了,因为刚刚虽然精神跳动,灵魂有感,但是太轻了。

    那种感觉,就像是有人轻轻拍打了一下他的后脑勺,然后就没有其他感觉了,一切回归平静。

    这不由又让林天齐对心中的猜测产生了怀疑,他可是深知术法的凶险,如果是心存杀心的,一旦动用术法,那就是生死危机,就算不死,也绝对是险象环生,但是他刚刚的感觉,实在太轻了,紧紧精神跳动了一下,然后就没其他感觉了。

    这完全和自己想象中的被别人用术法暗算的情况不同,仅仅感觉就像是被人轻轻拍了一下后脑勺。

    谁会用术法仅仅拍人后脑勺,这怕不是脑袋有毛病,思想出了问题?

    “会不会是某种诅咒,所以刚刚没有太大反应感觉?”

    林天齐又猜测,然后闭目细细感应自身情况,如果真是诅咒之类的术法,一旦生效,那么必然会在他身上留下印记,以他如今的实力,定然可以感应出来,不过细细感应了半响,林天齐也没有感应到身体有什么不适或者诅咒留下的印记。

    “不是诅咒,那应该是真的想错了,如果真是术士对我出手,刚刚的感应应该不会仅仅只那么一点,而且毫发无伤....”

    自身细细检查了一遍,确认身上没有什么问题之后,林天齐自语道,心头松了口气。

    他觉得可能是自己身体的某些反应,比如脑抽筋之类的,否者真的是有术士用术法对付他,那也太不可思议了,仅仅让他感觉像是后脑勺被人轻轻拍了一下,如果真是这样,对方怕不是个傻子或者思想出了问题,用术法仅仅是想拍一下他的后脑勺。

    林天齐觉得这个可能性应该不可能,哪个术士会闲的这么无聊仅仅只是用术法拍一下他的脑袋,这怕不是个傻子。

    而如果真的是想要对付他的话,肯定是阴毒无比的诅咒邪术等等,直接要人性命,险恶无比,绝不会这么容易。

    所以,思来想去,林天齐觉得应该不是被人用术法诅咒暗算,因为如果是术法诅咒的话实在有些说不通,虽然他现在还没有学过什么诅咒之类的术法,但是从自己师傅那里他可是知道,但凡诅咒,无不是阴毒邪恶无比,凶险万分,一旦中招,就是生死危机,在潜意识,林天齐早已将诅咒之类的术法看的危险无比,一旦遇上,就是无尽凶险,就算以他的实力,恐怕少说也少不得一番麻烦。

    怎么会有诅咒这么弱,仅仅让他感觉像是后脑勺被人拍了一下,而且还是很轻的那种。

    林天齐觉得这不可能,如果是别人用诅咒术法对付他,怎么可能那么弱。

    这般一番思忖,而且又等了片刻,再没有其他感觉,林天齐摇了摇头,彻底确定了心中的想法,觉得不是有人用术法诅咒对付他,因为如果是有人用术法诅咒对付他,就算第一次是挠痒试探,那么很快肯定就会有第二轮的进攻,但是等了片刻都没有,这明显也是一个证据。

    ....................................

    武库中,光线昏暗,林天齐再次投入其中,专心阅读心计里面的诸多武学功法,这段时间以来,直到现在,他已经在武库中记下了三百多门武学功法,已经记下了一半以上,再有几日时间,就能彻底记录完全,随后的时间,也是一切如往常一样,风平浪静。

    一直在武库待到凌晨五点多,林天齐才走出武库的大门,如往常一样,原路返回自己的住所。

    “又有人吗?也是够努力的,这个时候还在......”

    顺着街道,回到自己住所的院门口,刚刚走到院门口时,林天齐就心有所感,看了一眼前面街道百米处左右的黑暗处。

    几道人影正鬼鬼祟祟的躲在里面,林天齐看了一眼,也不太理会,推门走进院子。

    因为自他加入武门住在这里以来,这种情况已经不知第一次,尤其是自他踏足蜕凡后,感应力大增,只要是有人靠近他这边,就没有人能逃过他的感应,而几乎每天,他都能感到有莫名的人来他这边监视他,而且还不止一个势力的人。

    这些人自以为隐秘,实则一直被林天齐看在眼里。

    不过林天齐也暂时没有多在意,他若是想避开这些人的视线,轻而易举,只要这些人出现在眼前或者搞事,他也懒得理会,因为杀了一批还会有第二批,还会更警惕,与其如此,不如就留下这批被自己看在眼里的。

    看到林天齐的身影进入院子,躲在暗中的那几道身影也是各自对视一眼,然后快速离开。

    “什么,人没事!”

    日租界,小洋楼,听到手下汇报的信息,北原香子脸色巨变。

    旁边的山本健次郎和另一个中年男子也是神色巨变,露出不可思议之色。

    原本在他们想来,丰臣一川已死,就算没能杀了林天齐,林天齐情况应该也好不到哪里去才是,至少也应该受了些伤。

    但是情况却是,手下汇报过来消息,林天齐无事,这一下,北原香子三人脸色都变了。

    三人脸色都是神色剧烈变换,尤其是北原香子,她这次过来原本以为林天齐不会太难解决,武道高手而已,再怎么样也是血肉之躯,她以前也对付过不少,但是这一次,她敢感觉到了辣手,甚至是危机。

    如果紧紧只是一个武道高手没什么,她自认不是太难解决,但是如果还是一个诡异莫测的术士,那就难说了,这种手段莫测的术士,一旦没有弄死,等他反应过来,那危险的可能就是他们了。

    甚至现在北原香子都担心,林天齐是不是已经注意到她们了。

    不过这一点她却是有些多虑了,因为林某人完全就没有觉得被人用诅咒暗算了。

    主要是丰臣一川的诅咒落在林天齐身上马上就反噬了,林天齐完全没有太多的感应,以致林天齐错误猜想。

    归根结底一句话,差距太大,林天齐自己都还没怎么反应,诅咒就反噬了。

    “夫人,我们现在怎么办?”

    山本健次郎看向北原香子问道。

    北原香子美眸剧烈的闪烁了一会儿,随后深吸一口气道。

    “暂时不要轻举妄动,先派人盯着那个林天齐,另外,派人去蓝田镇查一下,将这个林天齐身边的那些人的资料都给我找来,还有,将这个人的危险系数提升到红色二级,向上面汇报上去。”

    红色,是日本政府制定的一种对敌人的危险程度划分评价,从低到高分为白色、绿色、红色,而每个颜色又分四级,从低到高为三级、二级、一级和特级,红色已经是评级中危险很高的评价,而红色二级,更是仅次于红色特级和红色一级,可谓是一个非常惊人的危险评价。

    最简单的比喻,在日本政府评级中,如今整个中国危险程度达到红色的都不足一百,其中红色二级以上达到一级的更是只有寥寥十几个人,可见对林天齐的危险评价程度之高。

    山本健次郎和另一个中年男男子闻言都是脸色一变,不过却没有反驳,皆是应是一声。

    想到林天齐的情况,两人觉得,给林天齐这个危险评价,也不过分。

    PS:第一章!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