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三十九章:怪事

作者:西瓜有皮不好吃 |字数:6523

人气小说:神武天帝一世独尊绝色女皇的贴身武帝蜜宠365天:校霸,有点甜终极美女保镖重生之剑神天价婚宠大明文魁

    旅店老板开口,压低了声音,语气带着一种慎重,尤其是说到李家凶宅四个字时,语气更是可以说是有些小心翼翼,像是十分忌惮一般。

    短寸头青年和稳重青年见此都是不由得彼此对视一眼,彼此眼中闪过一抹精光,从老板的眼神中,两人看得出来,这旅店老板不似说谎,一个说谎的人,表面神色可以装,但是眼神和语气是很难伪装出来的,从老板语气和眼神中流露出的表现,那种忌讳和恐惧,完全不似说谎。

    “这李家凶宅就坐落在镇子东街街尾那边,可谓是镇子中最有名的凶地,但凡镇子中的人,说起这李家凶宅,无不是谈之色变。”旅店老板压低声音对着两人道:“里面可凶着呢,但凡进入过里面的人,就算不是直接死在里面,出来了不会有好下场,活不了几天也会离奇死亡。”

    “就算是白天,那里都不能进去,一旦进去,只要进去过,哪怕当时没有事,后面都不会有好下场,必死无疑,有人说那是李家的诅咒。”

    短寸头青年和稳重青年闻言再次对视一样,随后看向旅店老板,短寸头青年开口道:“李家凶宅的形成,应该是有什么原因吧?”

    “整个李家凶宅的事情起因,要从十年前李家开始没落说起。”听到短发青年的话,旅店老板则是道,眼底闪过一丝隐晦的光芒,开口道:“十年前,那时候的李家在我们镇子中可谓是一手遮天,富甲全镇,李家老爷李守成更是我们镇子中的第一大富,生意甚至做到了北平那边...”

    “那时候的李家,可不得了啊,在我们整个镇子中一手遮天,家中所养的打手都有一百多个,无人敢惹,就像是土皇帝一样。”

    “而李家老爷李守成又是一个蛮横霸道、贪财好色之人,占着李家权势,在镇子里作威作福,欺男霸女,可谓是无恶不作。”

    “而李家老爷的媳妇周氏也是一个天性刻薄阴毒之人,虽然生的漂亮,但心底却是个蛇蝎心肠,心狠善妒,但凡被李家老爷看上娶回家的女人,都会被其想方设法害死,而李守成对于那些女人也是玩个新鲜,玩过了之后也不太在意,对于周氏的所作所为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那个时候,整个镇子里不知多少人被李家迫害,但是大家碍于李家的财势,都是敢怒不敢言,只能选择忍气吞声,好在似乎苍天有眼,没过多久,李家在外面的生意接连出了问题,李守成也因此心力交瘁身体出了问题病倒,而且一病不起,没过多久就直接病死在了病床上。”

    “李守成一死,加上李家生意上的问题,李家也因此衰落,家里佣人和打手也走的七七八八,只剩下李守成的妻子周氏和一个七岁大的孩子,一对孤儿寡母,再然后,一个冬天的雪夜,一伙土匪闯入李家,抢夺了李家所剩的财物,李家的孤儿寡母也消失,李家就此覆灭......”

    旅店老板开口道,告诉两人李家的一些往事,短寸头青年和沉稳青年闻言则都是神色动了动,看向旅店老板道——

    “所以自那以后,李家就成了凶宅?”

    “对?”旅店老板点了点头:“自那以后,李家就时常出现怪事,每到晚上,都会有女人的哭声、小孩的嬉笑声、还有一些窸窸窣窣如鬼魅般的声音从李家传出,当时镇子中有三个胆大的汉子进去查看过,结果有两个直接就死在了里面,还有一个疯着跑了出来,也没有活过当晚。”

    “随后又有一些人挑着白天的时间进入了李家宅子,当时的时候没有事,都安然的从李家宅子中走了出来,但是到了晚上,进入过里面的这些人却都是离奇死亡,有人死在自家水井、有人吊死在自家房梁上、还有人直接失踪,尸体都没有找到,那段时间,镇子中足足死了好些人。”

    “有人说这是李家夫妇生前下了诅咒,死后成了厉鬼,任何进入李家宅子的人,都将受到诅咒,厉鬼缠身。”

    “直到后来,镇子里的人请了一个道长过来做法事,李家凶宅才得以平息,但是这十年以来,却再没有一人敢进入李家凶宅,根据当时那个道长所说,李家凶宅的诅咒太强,他也无法一下子彻底解决,只能以术法封印,用时间去磨灭,常人只要不进入其中就可以。”

    “老板,你这说的到底是不是真的啊,不会是编的故事骗我们吧?”短寸头青年神色闪烁了一下,看着旅店老板道。

    “老朽所言,句句属实,若是先生不信,大可去李家大宅门前去看看,而且自从十年前开始,那里已经被列为镇子中的禁地,每日都有保安队的人把手,不让人进入,先生也可以去街上找个人问问李家凶宅的事情,看看老朽所言是否属实。”旅店老板则是拍着胸脯道。

    “那老板,你刚刚说的还有一件最近发生的怪事是什么?”短寸头青年见老板如此言之凿凿,又问道。

    老板听得这问话,则是神色再次闪烁了一下,面露迟疑之色,似乎有些犹豫,看着两人道。

    “两位先生,这事我可以告诉你们,但是你们记得可别在外面多说,也千万不要说是我告诉你们的。”

    短寸头青年和沉稳青年看到老板的样子,对视一眼,随后也都是点了点头,旅店老板见到两人点头才松了口气,然后道。

    “说起这件怪事,可真是邪门的很,就是老朽我现在想起来,都感觉背后凉飕飕的,生平第一次见到这种事。”

    “老板,你就别绕弯子了,快说吧。”

    短寸头青年则是性子比较急,对着旅店老板催促道,同时直接将手中的大洋递给旅店老板,旅店老板接过钱立马眉开眼笑。

    “这怪事,就发生在镇子里田勇家,前几日,田勇家媳妇临产,而这怪事,就是这时候发生的。”

    “听说接生的时候,田勇的媳妇下面就一直出血,一开始的时候,大家都还没有太在意,以为只是临产时的反应,可是等到后面的时候,大家的脸色都变了,你们可知道为什么?因为这一开始生出来的,居然是一只断掉的婴儿手臂,从手肘处断掉,像是被什么咬断......”

    “再然后,又有半边婴儿的脑袋和半个婴儿的身子血肉模糊的生了出来,看上去,就像是这个婴儿被什么东西吃掉了大半个身子一样。”

    “当时在场的人都是被这一幕给吓得不轻,田勇的媳妇更是直接吓得昏死了过去。”

    “不过这还没有完,等第一个身体被吃了大半只剩下残缺的身子的婴儿生出来之后,又有一个婴儿生了出来,这个婴儿完好无损,但是却更吓人,你们可知为什么?”旅店老板似故意营造气氛般的向两人问道。

    “为什么?”短寸头青年顺着老者的话问道。

    “第二个婴儿生出来的时候,居然睁着眼睛,双手好抱着一只婴儿的胳膊在啃噬,眼睛也是瞪得乌溜溜的,看着众人,咯咯的发出诡笑。”

    “却是那第一个婴儿在肚子里的时候,身体就直接被第二个婴儿给吃了大半,当时所有在场的人都几乎被吓得半死。”

    “嘶——”

    这一下,就是在场的短寸头青年和沉稳青年都不由得脸色有些变了,心头没有来的生出一种寒意。

    “那后来呢,那婴儿怎么样了?”

    短寸头青年追问道。

    “还能怎么办,当晚两个婴儿就直接用火烧了,这么邪乎的事,谁还敢留。”

    “两位先生不知道,当晚用火烧的时候,那个婴儿居然还在大火中站了起来,然后对着众人咯咯诡笑,那画面,真是....嘶.....现在想想,老朽我都感觉背后发冷,太邪门了......”

    说道这里,旅店老板脸色都是不由自主的白了几分,眼中露出一种心有余悸之色。

    那晚田勇媳妇临盆他没有在场,但是后面火烧婴儿的时候他得到消息却是赶了过去,正好看见了那一幕。

    已经被烧的血肉模糊的婴儿从大火中站起来,对着所有人诡笑。

    短寸头青年和沉稳青年彼此对视一眼,心头也止不住升起一种莫名的寒意。

    ................................

    “这就是李家凶宅。”

    半个时辰后,正午时分,两人来到一处破败的府邸大门对面的街道。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