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四十八章:动身【一更】

作者:西瓜有皮不好吃 |字数:5192

人气小说:圣魔快穿病娇:我的恶魔宿主狼与兄弟真武世界拜师九叔重生西游之九头虫劫天运自然大玩家

    “先生,真的就这样放她们离开吗?”洋楼,二楼阳台上,方明站在林天齐身边,看着高琪和夏津离开的方向,眼神闪烁了一下道。

    方明有些担心就这般轻易放走两人会给他们带来麻烦,因为现在北平的局势太过紧张了,尤其是国党的人,最为敏感,城中的那位大帅已经下了死命令,对国党的人下了绝杀令,若是让人知道他们和国党的人有接触,哪怕没有什么事,恐怕也会第一时间沾染麻烦,被牵扯进去。

    可以说,现在的国党在北平就是不择不扣的煞星,一旦沾染暴露,谁沾谁死,这也是方明一开始知道两人身份就露出敌意的原因。

    林天齐神色沉吟,目光也是看着高琪和夏津离开的方向,方明的思考,他自然知道,不过,他有自己的考虑,他虽然没想过加入国党,但是也不想与对方为敌,因为他知道,接下来的一段时间整个中国就是国党执政,得罪今后的执政政府,有些不值得,也没这个必要。

    而且再一个,国党对于中国的贡献是毋庸置疑的,尤其是是抗战时期,虽然之前他和高琪说话时语言尖锐犀利,但是那只是针对于个人,而非整个国党,因为林天齐知道,任何一个党派,其实都是没有好坏之分的,真正分好坏的,是人,党无好坏,但是,人却有,因为人分善恶。

    无论是一个帮派,还是一个组织,亦或者一个国家,其实都是没有好坏之分的,真正分好坏的,是里面的人,水至清则无鱼,没有任何一个势力全是好人,也没有任何一个势力全是坏人,国党中,也不缺乏真正心怀国家民族的英雄,而后面太祖所领导的赤党,也并非没有坏人。

    林天齐不是那种大公无私,可以牺牲小我成全大我的人,他是那种典型的事事从自己利益出发的利己主义者,不过他心中也有自己的底线和道德恪守,他做不到那种为民族、为国家牺牲自己,但是却并非没有爱国情怀,对于那些真正心怀民族国家的人,他打心眼里的敬重尊敬。

    虽然在后世国党很多地方饱受争议,但是民国时期国党在抗日战争中为国家民族所做的贡献是不容置疑的,民国时期,论抵御外强,国党的贡献作用,绝对不容抹杀,至于其他的,也只是因为后面的两党之争,这一点上,林天齐不做多评述,因为是非黑白,很多时候,难以平定。

    在心底,无论是对于国党,还是对于太祖所领导的赤党,林天齐都是打心眼里尊敬,在这个年代,为了国家和民族,他们都有不可磨灭的贡献和伟绩,因为没有他们,就没有后面的新中国,也可能就没有他林天齐,所以,在心底深处,无论是国党还是赤党,林天齐都没想过敌对。

    林天齐从不认为自己不是什么好人,但是却自认也有自己的感情底线和道德情操,他讨厌虚伪的人,但是敬重真正的英雄。

    不过林天齐从没想过加入,因为他知道自己的性格,他做不到那种可以为国家民族牺牲一切,他没有那么大的情怀,他是实实在在的利己主义者,一切都是以自己和自己身边的亲人为主,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对他而言,自己和家人比什么都重要,甚至是超过国家和民族。

    “留下他们,会得罪国党,无怨无仇,不值得为此树敌,只要他们识趣,相安无事即可,这段时间,多看少做。”

    目光从高琪和夏津消失的方向收回,林天齐悠悠道,方明闻言沉吟了一下,仔细一想,觉得林天齐说的也确实很有道理,他们和国党无怨无仇,如果真的留下高琪、夏津把他们怎么样,铁定和国党结仇,最好的结果就是交给城中那位大帅当个投名状,但是这样未必值得。

    如今局势未明,南方革命军气势汹汹,双方在前线交战已经越发激烈,双方胜败犹未可知,贸然押宝哪一方,都不见得是个明智的选择,一旦压错,很可能就是粉身碎骨,自古争龙,基本就是不成则死,这种事情,确实由不得人不慎重,雪中送炭固然好,但是也伴随着危机。

    “先生的意思是,打算等。”方明神色一动,看着林天齐道,猜测林天齐心中的想法。

    现在武门中分成三派,门主李暮生一派和副门主霍秋白一派都已经做出选择,一个倒北一个倒南,唯有林天齐和武长老、赵长老、周长老四人为首的他们这一派人还没有做出选择,处于中立观望状态,方明却是不知,武长老等人已经做出了选择。

    不过那是武长老、赵长老和周长老三人的选择,并非是林天齐的选择,闻言,林天齐神色闪烁了一下,淡淡道。

    “我从来不认为,投靠别人,把自己的命运和别人绑定在一起交给别人是一个明智的选择,自己的命运,应该由自己来掌握。”

    方明神色一震,抬起头看向林天齐,眼中震动一闪而过,他是个心思细腻的人,自然能敏锐的捕捉到一些林天齐话里的意思。

    “晚上我就动身去田丰镇那边看看,我不在的时候,北平这边的事,就由你负责。”

    顿了一会儿,林天齐又开口交代道。

    “是!”

    方明当即躬身应道。

    与此同时,另一边,高琪和夏津离开后,也径直来到一处四合大院。

    院门打开,里面便聚集了不少人,大约十来人,为首一个做教书先生打扮带着眼镜气质儒雅、面色和善的中年男子。

    一群人正在讨论者什么,听到开门声,看到走进来的高琪和夏津都是停了下来转过头看向两人。

    “哈,我们的高同志和夏同志回来了,让我猜猜,任务有没有圆满完成。”

    中年男子看到高琪和夏津率先开口道,脸上笑呵呵的,其他人闻言也皆是面带笑容神色和善的看着两人。

    “哈哈,那还用说,有高同志出手,定然是马到功成。”

    “是极是极。”

    “.....”

    其他人也是纷纷开口,你一言我一言的说到,高琪和夏津见此脸上的神色则是慢慢浮现出羞愧变得有些不好意思。

    注意到高琪和夏津两人的神色变化,众人也意识到事情恐怕和他们预想的出现了偏差,脸上的笑容都慢慢收敛,看着两人。

    “不好意思,让大家失望了,这次,我们没有完成任务。”

    最终,高琪面带羞愧的开口道,看了一眼众人,眼中露出愧色,随后又看向那个为首的中年男子,歉意道。

    “周先生,我们......”

    中年男子姓周,是这次他们国党在北平这边的领头人,没有人知道他的真名,都称呼他为周先生。

    “诶,不用如此。”看到高琪歉意的神色,周先生则是立马开口打断道:“任何事情都不可能一帆风顺,就像我们的革命,不也是在失败和坎坷中才走到今日......”

    “对!对!对!高同志和夏同志无须自责。”

    其他人也是紧跟着纷纷开口道,出言安慰两人。

    “这样,你先和我说说,情况具体如何,那林天齐对我们什么态度?”

    周先生又问道。

    高琪闻言则是咬了咬牙,想到之前林天齐的话,不由神色有些变化,旁边的夏津亦是脸色微变,还有丝丝气氛。

    沉吟了下,最终高琪开口,将整个事情的经过一五一十的说了出来。

    “从当时的情况来看,那个林天齐,似乎对我们印象并不怎么好。”

    高琪话落下,在场众人也都是脸色微变,尤其是听到高琪说完当时林天齐说他们利用学生的话,更是有好几人面露愠色,露出义愤填膺的怒容,更有人直接愤而开口道——

    “狭隘武夫,鼠目寸光,燕雀安知鸿鹄之志哉,我等所作所为,皆是为国家、为民族,没有小我的牺牲,岂有我整个中华民族大我的崛起,那些学生就算死,也是为国家而死,为民族而死,死得其所,死的光荣,这是他们的荣幸,应该以此为荣。”

    “真是气煞我也,我中国沦落如今之局面,就是因为有太多的这种人,自私自利,鼠目寸光,毫无奉献牺牲精神.....”

    “周先生,我看这个林天齐不邀请也罢,区区一个武夫,弃之何妨。”

    “......................”

    听完高琪的话,不少人都是纷纷开口道,感到心头气愤。

    与此同时,另一边,傍晚时分,吃过晚饭,林天齐便直接动身,离开北平,前往田丰镇。

    PS:已经抢到了车票,十七号下广州,十八号晚上到,十九号开始应该就能恢复正常稳定更新了,大家再忍耐几天,昨天去拜年,今天刚回来,乡里还下雪了,冷得呀批,这章足足写了五个多时辰,手指感觉都没了知觉,难受啊!!

    PS:这段时间更新像难产,西瓜也是万分无奈,希望大家谅解一哈,十八号下到广州之后就一切都好了。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