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零八章:临行

作者:西瓜有皮不好吃 |字数:5752

人气小说:重生西游之最强天兵入世小道士乾龙战天修罗帝尊我在泰国开店卖佛牌武炼巅峰漫威之不死者之王绿茵风暴

    翌日,上午,吃过早饭,师徒一行四人便乘着马车下了宁乡村,等赶到宁乡村的时候,许父许母已经开始上山务农,春耕时节,正值忙碌。

    最后,许东升又跑到地里将许父许母找回来,看到林天齐一行人,许父许母也十分高兴,又是张罗着沏茶又是张罗着让许东升去杀鸡杀鸭准备午饭,实际上此刻才刚刚上午九点多,大多数人不过早饭都才刚刚吃,许父许母的热情反倒是弄得林天齐有些不好意思,心头微微有些歉疚。

    不过好在许父许母也是那种比较好说话通情达理的人,在坐下来将来意和事情的原因说了一遍后,许父许母只是微微思索了一番后便同意了下来,虽然心里微微有些舍不得生活了大半辈子的地方,但是想到如今这个世道,也知道很多事情都是事事不由人,而且也仅仅只是搬个地方。

    当即,很快,双方就商定下来,定下林天齐和许洁两人结婚的日子,然后等两人结婚后就一起搬家南下,而结婚的日子经过一番商量之后选在了四天之后,刚好那天日子算得上一个黄道吉日,而且中间这么几天也刚好让两方都准备一下婚礼,邀请亲朋好友,办喜宴这些都不是小事。

    对于婚礼之类的流程和需要准备的东西这些林天齐都不是太清楚,两世为人他都还是第一次结婚,不对,因该算是第二次,上次和白姬的也结婚了,不过和白姬的婚礼自然不能和许洁的婚礼相比,毕竟一个是人,一个是鬼,好在这些东西都有自己师傅,具体准备都由九叔和许洁父母商定,一直聊到中午时分,差不多才将整个婚礼的细节流程商量好,然后又准备午饭,等到一个午饭吃下来,已经到了下午三点多,太阳偏西。

    四点多的时候,林天齐和九叔师徒两人又起身离开,返回蓝田镇,这一次许洁倒没有跟着回去,因为按照这边的习俗,夫妻两人结婚之前的前几天,新娘需要待在娘家,也就是类似结婚之前新娘新郎不能相见的习俗,许东升也留了下来,准备四天后的婚礼,林天齐师徒两人则离开。

    “师傅,我今晚去白姬那边看看,将情况和她与小倩说一下。”回到蓝田镇,林天齐又对九叔道,既然打算南下,白姬那边自然也要去说说。

    “嗯,不要在那边呆太久了,记得四天后的婚礼,最迟后天也要回来。”九叔倒是心思剔透,知道林天齐过去那边不可能马上回来,开口道。

    林天齐点了点头,当即晚上和九叔一起师徒两人吃了个晚饭聊了一会儿之后就离开,去白姬那里林天齐早已轻车熟路,百里多的距离,不到一个时辰便已经赶到,时间刚刚好天黑不久,晚上八点,一轮明亮的月色也从东边的山头上缓缓升起,撒落银白的月辉,将大地山川照的明亮。

    “哗哗——”“哗哗——”竹林外,小河的河水潺潺,哗哗作响,林天齐从桥上走过,往桥下的小河看了一眼,河水清澈无比,甚至能清晰的看到河水中的游鱼和水底的沙石,前面竹林里面一栋府邸静静矗立,大红灯笼高高悬挂,将府邸内外照的通明,深山野外,竹林人家。

    若是有普通人在此,见到这一幕,恐怕早已吓得头皮发麻,以为自己是见鬼了,毕竟这深山老林,怎么可能会有人家,而且这府邸的模样还是与古代的那种建筑一模一样,挂着高高的红灯笼,却又一片静谧,怎么看怎么诡异,像鬼屋一样,实际上,这也确实是一座鬼屋,千年老鬼。

    “叽叽——”“叽叽——”

    竹林中,府邸前的空地上,一道白色的身影蹦蹦跳跳,一下子从地上跳到石凳上,又一下子跳到石桌上,像是小孩子一样玩的不亦乐乎,还不时的发出叽叽的声音,仔细一看,赫然是一株通体雪白的人参,形似小孩,一张小嘴一张一张的,煞是可爱。

    林天齐从小桥走过来,恰好看见这一幕,不由一乐,没想到一段时间不见,这人参精看起来还过的蛮舒服的。

    这时候,人参精也感应到了林天齐,转过头,看到林天齐,却是猛地身子一僵,像是看到了什么极其恐怖的东西,一双如老鼠一般的小眼睛乌溜溜的猛地收缩了一下,然后:“丘!”只见其猛地发出一声像是害怕的叫声,一下子从石桌上跳下来钻进地里消失。

    不过在钻进地理后不到两秒钟,人参精又猛地探出一个头,一双乌溜溜的眼睛在林天齐身上打量了半响,然后再次“丘”的一下从地里跳出来,然后迈动着两条条雪白的参须小短腿头也不会的向远处府邸后面跑去,还边跑边“丘!丘!”的叫个不停,似乎觉得地下都不安全,要跑的更远一些。

    那样子,就像是遇到了要吃它的恐怖怪物一样。

    林天齐直接看的脸一黑,本来还不错的心情立马一下子就有些不好了。

    娘希匹的,自己有那么可怕的。

    林天齐却是不知,人参精在对于吃过自己的生物都有一种极为特殊的感应,只要是吃过它的生灵,无论是人还是其它,人参精都能第一时间感应出来,而林天齐已经吃过好几次人参精的参须,自然的,人参精立马就能感应出来,对于吃过它的林天齐,不怕才怪。

    “姑爷。”这时候,树婆的身影也从府邸中走了出来,看到林天齐躬身叫了一声。

    “树婆,白姬和小倩呢。”看到树婆,林天齐也叫了一声,收敛好心情,脸上露出一个笑容,然后问道。

    “小姐和二小姐还在房间里面,姑爷吃饭了吗,要不要我让下面去准备。”树婆道。

    “不用,我来的时候已经吃了,树婆你自己下去休息吧,需要的时候我再叫你,我去看看白姬和小倩。”

    林天齐一笑道,从蓝田镇过来之时他就已经吃过晚饭,所以现在并没有怎么感到饿。

    “好的,那姑爷您有什么需要再随时叫我。”

    树婆应道,然后躬身退了下去。

    看到树婆离开,林天齐也是买不走进府邸,直接向后院最里面走去。

    而在林天齐前脚刚刚走进府邸的第一时间,刚刚远远跑开的人参精又鬼鬼祟祟的从府邸后面跑了出来,一双乌溜溜的小黑眼睛看了看府邸门口方向,小眼睛转了转,似乎确定了林天齐已经离开不会再出来后,又在府邸前面的空地上蹦蹦跳跳的玩了起来。

    “咯咯,痒,不要弄那里,姐姐...林郎来了.....呀.......”“嘻嘻....”

    府邸,后院,刚刚走到院门口,就听到厢房中两女打闹的声音。

    “我说,天都黑了,你们两个还不起床,我回来了也不出来迎接一下。”

    推开门,看着还在床上打闹衣衫不整、画面香艳的两女,林天齐不由无奈道。

    “林郎。”张倩脸蛋红扑扑的,上衣都被白姬撕开了大半,一半酥胸袒露,看到林天齐脸蛋红扑扑的叫到。

    “又不是外人,接什么接,上次在北平你丢下我们我还没找你算账呢。”

    白姬则是凤眼一瞪道,林天齐闻言直接嘴巴一噎,面对白姬,他总有些底气不足,干不过是硬伤。

    “把门关上。”

    看到林天齐进来后房门还没关,白姬又道。

    林天齐闻言嘴角又是抽了抽,总感觉白姬像是命令他一样,但是想了想,干不过,还是老实点好,又老老实实的把门关上。

    看着林天齐抽搐的嘴角,白姬则是眼底不由得闪过一丝笑意,她发现自己真的是越来越喜欢这样欺负林天齐了,感觉贼开心。

    “对了,林郎,北平那边的事情怎么样了?”

    张倩则是开口问道,这时候,床上的两女也停止了打闹。

    “差不多解决了,不过过几天我准备和师傅他们南下,这次过来也是和你们说一下南下的事?”

    林天齐道,向床边走去,将鞋和外衣一脱,就往床上一躺。

    “南下。”两女闻言,则都是神色微凝,白姬直接眉头一皱:“为什么南下?”

    “理由很多,这次北平的事情是一个原因,不过最主要的还是为师傅和小洁他们的安全考虑.....”

    林天齐道,身子往两女中间一躺,头靠在床头上,将两女一左一右揽在怀里,面对白姬,也就这时候他感觉自己有那么一点丈夫的样子和威严,否则平时的时候都是被白姬吃的死死的,找个媳妇比自己强有时候也是一件头痛的事。

    “去南方,让师傅小洁她们躲开那些势力的视线对他们安全一些,而且现在时局动荡,北方也越来越不安稳,南下好一些。”

    “那你南下了,我们怎么办?”

    最后,等林天齐说完,白姬问道,目光死死的盯着林天齐,张倩的眼睛也是第一时间看过来。

    “当然是一起啊,你不知道有句话叫做嫁鸡随鸡,嫁狗随狗吗,我南下了,你们肯定也要一起?”

    林天齐立马道。

    白姬闻言立马没好气的白了林天齐一样。

    “呸,狗嘴里吐不出象牙,谁是鸡狗了。”

    “咯咯。”

    张倩则是娇笑起来,原本有些严肃的气氛也一下子放松下来。

    “暂时的话我还不能跟你南下,当年我是凭借宁城的供奉地祗神位才成为鬼修,虽然后面没有修神道地祗身份对我的束缚没有那么大,但是终究还是没有完全摆脱这个身份,必须要等到我凝聚阳体突破之后才能彻底摆脱地祗身份的束缚,现在跟你去南方也呆不久。”

    白姬道,说出自身的情况。

    她是鬼修,但是当年终究也是凭借宁城供奉,地祗的身份才有今天的实力,虽然地祗的身份对她的束缚已经很小,但是依旧还没有完全摆脱,必须要等到她彻底凝聚阳体突破之后才能摆脱。

    所以,跟随林天齐一起南下,白姬目前还做不到,倒不是不能去,而是待不久。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