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二十六章:奠

作者:西瓜有皮不好吃 |字数:3062

人气小说:绝色女皇的贴身武帝逆流2004都市神豪之一夜暴富大汉龙骑娇宠农门小医妃龙尊剑帝画魂捡个校花做老婆

    当即,一行人上马车,不过这一次,两辆马车,林天齐选择暂时舍弃了一辆,让九叔、许洁、许父许母四人坐车厢,他和许东升在外驾车。

    这时候,看着林天齐一行人驱车离开,剩下的封罗镇众人也是再无人敢上前阻拦,林天齐之前所展现出的狠辣彻底震慑住了他们,他们一开始之所以敢来抓林天齐一行人,就是因为他们觉得,相比起如鬼神般让他们绝望的河神,林天齐一行人会更容易对付,说白了,就是欺软怕硬。

    封罗镇的人难道就真的那般信奉河神,并不见得,或许对他们而言,对河神的恐惧要远多于敬畏,因为恐惧,所以面对河神,他们不敢生出丝毫反抗的心思,在听到河婆的话后第一个反应也就是将愤怒和仇恨发泄在林天齐一行人身上,因为在潜意识他们觉得,林天齐一行人好欺负。

    就像是以往,面对河神的怒火,他们会选择抓来一些年轻的少女活祭给河神,用来得到河神的庇护或者平息河神的怒火,这对他们,已经几乎成了一种习惯的思维,因为那些人都容易对付,但是当林天齐也展现出让他们绝望的实力和狠辣的手段,让他们意识道林天齐也如同河神一样不能招惹可以给他们带来毁灭之后,自然的,这些人也就不敢再对林天齐一行人动手,因为林天齐给他们的恐惧,已经达到和河神相同的层次。

    “哐哐——”“哐哐——”马车使出封罗镇,沿着大道缓缓前行,离开的路是之前一行六人来镇里的原路,当然,走这条路自然不是回到先前的黄河边,而是到半路上另有岔路,马车行驶了片刻,便到了镇外的山坡上,林天齐看了一眼山顶位置:“东升,你驾车,我周围警戒一下。”

    “那河神恐怕不会就此轻易罢手,说不准会躲在暗中的某个角落注视着我们,我看看能不能查探出踪迹,如果他真的上了岸,正好解决他。”

    林天齐开口道,许东升闻言当即也是点了点头:“好,师兄那你小心一些,我就驾车一路顺着路走。”许东升当即点头道,接过缰绳。

    林天齐点了点头,又跟马车中的九叔、许洁、许父许母四人说了一声,拿起身边的寒霜剑跳下马车,看着许东升驾车往前面走去,林天齐又回头看了一眼身后封罗镇方向,随后双脚发力,身体直接一跃二十多米高,冲向山顶,几个纵跃起落,便上了山顶。

    野草丛生的山坡山,坟土高高堆起,正是之前那对中年夫妇被埋尸体的地方,林天齐直接来到这里,看了一眼明显被人重新翻新过的封土堆,脚下右脚用力一震,劲力渗入地面:“轰!”巨大的力道直接,地面直接裂开,坟土堆更是第一时间炸开,露出里面的两具尸体。

    “怪不得,下午的时候那些封罗镇的人都一个个如释重负,看来应该就是之前那个河婆的手笔。”

    两具尸体显露出来,赫然,两具尸体的胸口处都多了一张符咒,林天齐看不出这符咒是什么符,但是能感觉到这符咒上的符文气息,应该是属于那种对付灵魂类的术法,想来就是镇压这中年妇女的鬼魂,看清符咒,林天齐直接手中寒霜剑一挥,剑尖一挑,将尸体上的符咒挑开。

    “有仇报仇,有怨抱怨,昨晚都没有收拾你,现在我林天齐就干脆好人做到底,再帮你们一次,不用谢,真要谢的话就多杀点封罗镇的人。”

    说罢,挑飞两者尸体上的符咒,林天齐便转身离开,好吧,其实他就是想借这厉鬼的手收拾封罗镇的那些人,刚刚在镇子里收手,可并不是他林天齐真的心胸广阔,原谅放过了那些封罗镇的人,只不过是因为自己师傅在场他不好大开杀戒罢了,不过明的不行,暗的自然要弄。

    这些封罗镇的人妄想对付他们,居然还想抓自己媳妇活祭河神,他林天齐岂会这么容易就放过那些人,有仇不报不是他的性格。

    解开尸体上镇压的符咒,林天齐转身一个纵跃便直接从山坡上离开,看了一眼山脚下许东升驾驶的马车,身子轻轻一跃便追了下去。

    而几乎在林天齐离开的瞬间,中年妇女和中年男子的鬼魂也是第一时间从尸体上飘了出来,看着林天齐离开的方向,两者竟是直接跪在地上对着林天齐离开的方向躬身磕了个头,脸上竟是一瞬间恢复正常,露出一种感激之色,然后才起身看向封罗镇方向,飘了过去。

    下了山坡的林天齐也感觉到了身后中年男子和中年妇女鬼魂的气息,不过并没有在意,下了山坡,便直接向着许东升驾驶的马车赶去,不过林天齐却也没有第一时间就赶上马车,而是行驶隐匿在马车所过山道的两边树林之中,查看踪迹,想看看能不能寻到那河神的气息,那河神如果躲在黄河中不出来,他暂时也没有办法,就像是当初宁安县那条蛟龙一样,就算是已经被他们师徒重创封印,但是躲进了藏龙洞中,就算他想吃龙肉也是束手无策,一样的道理,这河神如果一直呆在黄河中,纵使他实力更强也没办法。

    不过林天齐觉得,那河神如果真的看上了许洁,不打算就此罢手的话,现在很可能离开黄河上岸,如果被他找到,绝对是最好的机会。

    所以,林天齐跟着马车一路沿途隐匿,想看看能不能等出那河神,不过最终,林天齐有些失望,过了半个时辰,也不见气息,倒是小妖碰到了一条,一条开启了灵智的青蛇妖,结果看到林天齐直接活生生吓得晕死了过去。

    随后,林天齐又回到马车上,看到林天齐,许东升和马车中的众人都是心头一松,甚至没由来的有一种心安的感觉。

    安感!

    许东升感觉,现在自己这个师兄给自己的安感简直比自己师傅还要犹有过之,先前林天齐离开的时候,哪怕是九叔在车中,他都有些心头踹踹,但是现在林天齐一回来,他顿感一下子整个人都安心了起来,想到这里,许东升又目光偷偷的瞄了一眼身后马车中的九叔。

    “哐当——”“哐当——”

    又行驶了片刻时间,在山路上,车轮滚滚,不时发出哐当哐当的响声。

    “嘶律律——”

    忽地,马匹像是受到了什么惊吓,猛地一声长鸣,马惊蹄乱。

    “师兄,你看后面。”

    许东升脸色一变,看向马车身后。

    却见身后道路的昏暗中,一盏贴着大大奠字的白色灯笼悬浮在一行人马车身后二三十米外的空地上,距离地面半人高,却又不见人影,只有一盏白色的像是挂给死人的奠字灯笼悬空。

    “不用管,你继续驾车。”

    林天齐目光也看向身后,注意到了那盏灯笼,脸色却是不变,对着身边的许东升道。

    马车中,九叔、许洁、许父许母也是看到后面的灯笼,九叔眉头凝起,许洁和许父许母则是面露紧张之色。

    白色的雾气、一丝丝、一缕缕,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飘荡在山林间。

    山林间起了白漫漫的迷雾。

    而在一行人马车身后,那盏奠字的白灯笼却是如鬼魅般一直尾随,跟着他们,始终隔着他们二三十米。

    “师兄,那东西还跟着。”

    许东升有些紧张了,看着车后那如鬼魅般一直尾随的白灯笼,额头见汗。

    如果是什么鬼怪直接现身他还不会这么紧张,但是就是这种诡异的情况反而更让人压抑精神绷紧。

    “装神弄鬼。”

    林天齐则是目光一冷,其实他一直留意着身后那盏灯笼,心神放开观察着周围,想要揪出隐匿在暗中的东西,灯笼和这眼前突然出现的白雾多半就是那河神所为,他想要暗暗找出那河神的位置,不过一路行来都没有感应到,心头也失去了耐性。

    既然找不到,那我就不和你藏猫猫。

    “东升,你驾车继续前行,我下车去看看,师傅,你们多小心一些。”

    说罢,林天齐直接拿起寒霜剑就跳下马车,横在路上,任由许东升驾着马车继续前行,目光则是盯着后面那盏白灯笼,而这时候,白灯笼似乎也被林天齐震住,停了下来。

    “装神弄鬼!”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