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百零二章 是兄弟,那就同生共死

作者:月如火 |字数:5772

人气小说:绿茵风暴我在泰国开店卖佛牌第一侯快穿之炮灰不伤悲乾龙战天法师维迦此生只想宠你重生九八做星嫂

    <p>一行人在茅草屋前,等了很长时间,才看见草木堂的人过来。</p><p>为首者风姿卓越,轮廓曼妙,隔得较远看不清容貌。可看这身影轮廓,容貌定然差不多哪去。</p><p>牛炳顺等人远远一瞧,脸色就变了,有些战战兢兢起来。</p><p>“嘿嘿,还不错,来的是个美女。”</p><p>李无忧骑在血龙马身上,远远眺望着,轻声笑道。</p><p>牛炳顺苦着脸道:“不错?这婆娘性格冷傲,一向瞧不起人,每次过来没事也会找点麻烦。草木峰的弟子,人人都怕,谁见谁愁。”</p><p>李无忧咂舌道:“什么来头?”</p><p>牛炳顺解释道:“柳月,帝都柳家的丫头,在炼药上面有很高的造诣。剑阁很看重她,年纪轻轻,就让她在草木堂任职,你想想,这什么背景?”</p><p>林云心中了然,别看这草木堂极不起眼,可管着如此大片药田。</p><p>若论油水,除了其直属的丹药殿,没有几个地方能比得上。</p><p>”小声点,人来了。”</p><p>总共五人,一女四男,女的不过十六七岁。皮肤白皙如玉,五官秀丽,妆容精致,眉宇间神色倨傲,有一股淡淡的英姿。</p><p>修为倒也不低,玄武境两重,比林云还高上一个小境界。</p><p>左右四人,年纪较大,二十六七岁,修为大约在玄武境六重左右的境界。</p><p>如此年纪,肯定不是弟子,气质上却也并不像杂役。</p><p>林云倒是听说,在凌霄剑阁内,一旦过了培养的年纪。想要继续留在剑阁,有关系背景的,则会去各个殿宇担任职务,实力较强的甚至能成为教习长老。</p><p>没实力没背景的,只能像牛炳顺等人,在各个地方干一些粗活杂活。</p><p>“见过柳执事!”</p><p>人一到,牛炳顺等人拱手行礼,态度恭顺。</p><p>李无忧感到有些不妥,准备翻身下马行礼。</p><p>可谁知道,那柳月峨眉一皱,眉宇间闪过丝怒气。抬手间,就是一道鞭子,狠狠的扇了过来。</p><p>文文静静的小姑娘,没想到脾气如此之狠,林云楞了一下。</p><p>想要出手之时,已经有些来不及。</p><p>啪!</p><p>这一鞭结结实实落在李无忧背上,将他抽翻在地,背上顿时火辣辣一片。</p><p>“你干嘛!”</p><p>李无忧当即就怒了,翻身上前,就准备动手。</p><p>林云不动声色,将他拦住。</p><p>这草木峰都是些无法无天的人,柳月能在这地方肆无忌惮,肯定有所依仗。</p><p>不谈这些,光是她身边四个草木堂的护卫,两人就难以招架。</p><p>动起手,半点便宜都讨不了。</p><p>“找死吗?带罪之身,见到柳执事,不仅不行礼,还骑在马上,你想让柳执事给你行礼不成?”</p><p>柳月冷着脸没开口,其旁边的人,出言呵斥道。</p><p>“呵呵,几位大人远道而来,不要动气。这是新来的弟子,还不懂规矩,莫生气莫生气。”</p><p>牛炳顺见状,连忙上前,从储物袋中取出一些灵玉,递给分别递给几人。</p><p>几人收了灵玉,脸色稍稍好看一点,弯腰道:“柳执事,您看这人怎么处理?”</p><p>柳月神色冷漠,淡淡的道:“草木峰的人,会懂礼数,才是怪事了。速速去检查一遍,这地方我不想久待。你……离我远一点。”</p><p>看向牛炳顺,柳月捏着鼻子,眼中闪过一丝厌恶的脸色。</p><p>牛炳顺神色尴尬,天天挑粪一身臭味,怎么洗都没用。赶紧闪开,不敢碍此人的眼。</p><p>“遵命。”</p><p>马上有两名青年护卫,展开身法,手持药材名册,飞快的巡视起来。</p><p>林云将李无忧,拉到一边,看了他背上的伤害。</p><p>柳月那一鞭,倒是真够狠的,毫无防备的李无忧,抽的皮开肉绽。</p><p>“这丫头片子,真是可恶,当我是猪狗一样。”</p><p>无缘无故,挨上一鞭,李无忧气的咬牙切齿。</p><p>林云轻声道:“先忍忍吧,这女的身边都是玄武六重的高手。”</p><p>“我知道。”</p><p>李无忧叹了口气,明白眼下不是发怒的时候,还没必要冲动。目光突然一挑,皱眉道:“这女人想干嘛?”</p><p>林云抬头看去,就见柳月打量着血龙马,频频点头。</p><p>冲破到玄武境的血龙马,身姿雄伟之极,皮毛顺滑如血,闪烁着光泽。在阳光照射下,像是血色流光一般炫目,额前独角,更添一份霸气。</p><p>一身卖相,与之前,不可同日而语。</p><p>“过去看看。”</p><p>两人沉着脸,重新走了回去。</p><p>“柳执事,数目和上月一样,药材并无损毁,照顾的还行。”</p><p>两名巡视的青年回来,恭敬的禀告着结果,柳月看着血龙马,头也未抬,淡淡的道:“老规矩。”</p><p>“嘿嘿,规矩我们是知道的。”</p><p>牛炳顺冲进茅草屋,一番鼓捣后,取出一个储物袋递了过去。</p><p>“这是本月自然损毁的药材,您过目一下,都是百年以上的药龄,至少还有八成药性。”</p><p>青年在储物袋中,清点一番,看向柳月道:“数目是对的。”</p><p>柳月点点头,将储物袋中的药材,全都放进了单独收好。</p><p>林云见怪不怪,再好的制度,只要是人在执行,总会有灰色空间。</p><p>对于宗门来讲,如此庞大的药田,只要能保证大部分完好无损就足够了。</p><p>此类事件,就算知晓,只怕也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p><p>交接完毕,一行人便准备离去,牛炳顺恭顺的道:“柳执事走好。”</p><p>四名青年护卫,抬腿欲走,却发现柳月并未挪步,目光直勾勾的看着血龙马。</p><p>几名护卫,稍稍一愣,随即就明白过来。</p><p>其中一名护卫,看向林云和李无忧道:“这血龙马是你们谁的,我们草木堂暂时借调一番。”</p><p>“滚开,想干什么!”</p><p>李无忧当即怒了,站在血龙马生前,将几名护卫推开。</p><p>“你小子,不识抬举是吧!”</p><p>几名青年护卫,同样大怒不已,这草木峰的废物,居然敢跟他们顶撞起来。</p><p>能被放逐到草木峰的人,皆是带罪之身,肯定也都没什么背景。</p><p>如此废物,爹不亲娘不爱,哪里有他们说话的份。</p><p>“住手。”</p><p>刚要强抢,柳月出言制止,让一群人有些摸不着头脑。</p><p>林云心中疑惑,也不知道这柳月,到底打的什么鬼主意。</p><p>就见这女人,迈开步子,来到药田跟前。</p><p>嘭!</p><p>众人还未反应过来,柳月手中长鞭,在真元鼓荡之下,啪的一声落在了药田上。</p><p>轰然巨响声中,大片药田,尽数都被毁掉。</p><p>真元激荡之下,药材一片狼藉,完全没有恢复的可能。</p><p>“我的天……”</p><p>牛炳顺等人瞧得此幕,吓得脸色当即就白了,好几人瘫坐在地,完全傻眼。</p><p>如此多的药材被毁,草木堂追究下来,刑期至少要加五年。</p><p>“本小姐,从不强人所难。回去如实禀报,丁玖号药田,损毁一百株药材,每个人的刑期追加十年!”</p><p>柳月头也不回,带着四名青年,转身就走。</p><p>林云和李无忧,倒吸了一口冷气,这女人做事好绝。</p><p>她这是要,林云和李无忧,跪着求她把血龙马收下。否则,十年之内,都会困在这草木峰。</p><p>换做常人,十年刑期和一头血龙马相比,肯定是前者更重一些。</p><p>可这丫头,显然并不知道林云的背景,他在这草木堂根本呆不了多久。</p><p>说的是三个月,欣妍说不定提前一月,就会将他俩捞出去。</p><p>就算欣妍不出手……</p><p>宗门也不会任由一个,掌握完整剑意,武魂为太古烛龙的翘楚,一直待在这草木峰。</p><p>她这一手,苦的还是牛炳顺等人。</p><p>林云知她是假意离开,做做样子,叹了口气,叫住对方:“柳执事留步。”</p><p>果不其然,几人听到声音,便回了头。</p><p>柳月双手环抱在胸,嘴角微微上翘,淡淡道:“有何指教。”</p><p>林云心平气和,好言相劝道:“阁下针对我便好,何必牵扯无辜,这十年刑期,我愿意一力承担。”</p><p>柳月冷笑道:“这草木峰中有无辜之人?我一鞭子抽下去,十个人中有九个是混蛋,剩下一个还是个淫贼。就算这药材没坏,关他们十年也不为过。”</p><p>“你到底要怎样?”</p><p>柳月目光落在血龙马上,沉吟道:“我说过,本小姐不强人所难。”</p><p>言外之意,显而易见。</p><p>我不强求你,我是要你跪着,将血龙马乖乖送上来!</p><p>“呵呵,那你就滚吧。告诉你,别说十年,就算是关上二十年,咱两兄弟也不怕。”</p><p>李无忧见这婆娘,还装得一幅高贵冷艳的模样,忍不住出言讥讽起来。</p><p>“是吗?那就再加十年!”</p><p>柳月眼中怒火一闪而逝,再度转身,领着四名青年护卫离去。</p><p>“这下怎么办……”</p><p>牛炳顺显得有些绝望,喃喃自语。</p><p>林云微微一笑,看着柳月等人的背景,轻声道:“无忧,你说怎么办?”</p><p>“嘿嘿,这背上一鞭子咱两都能忍,可都骑在咱头上拉屎拉尿了,还忍她个屁。连王琰都不怕,还怕这婆娘不成,我赌她十秒内,肯定回头!”</p><p>李无忧没心没肺,咧嘴一笑,眼中杀气一闪而过。</p><p>林云双眼微眯,淡淡的道:“我赌三秒内。”</p><p>这女人,占有欲极强,却又心高气傲。幻想着靠刑期逼迫两人就范,主动送上血龙马。</p><p>可若是幻想皮灭,肯定会撕破脸。</p><p>唯一要赌的,便是这回头的时间,到底是多久。</p><p>旁边牛炳顺,却是听得瑟瑟发抖,这两兄弟要干嘛,难不成还想对柳月出手不成?</p><p>一、二、三……</p><p>三秒没过,就见柳月冷着脸,带上四大护卫气势汹汹的杀了回来。</p><p>李无忧见状,轻声笑道:“哥,我输了呢……”</p><p>林云神色未变,淡淡的道:“还记得咱俩,离开葬剑林时,说过的话吗?”</p><p>“该忍则忍,可忍不了,那不忍就是了。”</p><p>李无忧淡淡一笑,顿了顿,接着道:“不过我更喜欢后面那句……是兄弟,那就同生共死,一起干!”</p><p>”动手!”</p><p>林云眼中寒芒一闪,深邃的眼中,陡然间锋芒毕露。</p><p>在柳月带着四大护卫,转身杀来之时,两人抢先一步,同时出手,率先杀了过去。</p><p>本书来自

    更新速度最快赶紧来阅读!..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