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四十一章 唯有楼前流水

作者:月如火 |字数:8486

人气小说:重生西游之最强天兵入世小道士我在泰国开店卖佛牌修罗帝尊乾龙战天武炼巅峰绿茵风暴万武天尊

    第三百四十一章

    余音绕梁,回荡不绝。

    半响,器具破碎的声音,才渐渐微弱下来。

    放眼看去,场间除却魔月山庄的桌前器具完好外,其余各大宗门桌前器具,无一例外全都碎裂开来,成为一堆破烂。

    四方众人有些目瞪口呆,这两人真的是风采无边,各领风骚。

    虽未交手,可杯酒之间,争锋相对。你来我往,谁都不肯服输,斗了个平分秋色。

    只是司雪衣束起来的长发,散落下来,那张绝世容颜,竟然平添一抹妖娆的气质,对女子的杀伤力无形中暴增不少。

    林云轻声叹道:“酒是好酒,可雪衣兄敬的酒,却有些要人命了。”

    “你的杯子不好接。”

    司雪衣把玩着手中的空杯,眉头一挑,露出玩味的笑容。

    “你知道就好。”

    淡淡的回应一句,林云轻轻一飘,落回凌霄剑阁的席位。

    四方惧静,众人的目光在林云和司雪衣身上,来回挪动,心中皆是感叹不已。

    如此人物,方才能称得上妖孽翘楚。其余者,如左云,如岳青,如白榆,都差了一些火候。就是这一丝火候,让他们在林云和司雪衣的光芒下,黯然失色,光彩全无。

    今日这公主宴会,成全了林云,也势必会让司雪衣的声名,再上一层。

    大秦帝国,有得热闹了。

    “师兄,你不是说不认识此人的吗?”

    有魔月山庄的弟子,看向扎头发的司雪衣,奇怪的问道。

    司雪衣随手将长发一撩,轻声笑道:“现在认识了。”

    一众魔月山庄的弟子,心中苦笑,自家师兄还真是傲娇……明明认识,硬要说认识。

    非得斗上一番后,才看的上对方。

    唰唰!

    琼台大殿中,出现一名名侍女,将众人桌前破碎的器具清理一番。

    等到清理完毕后,凤华公主环视一圈,沉吟道:“赐礼。”

    顿时后方殿门打开,一对对侍女成群结队出现,手捧玉盘,玉盘上以红布盖住赐礼之物。

    各宗各门的长老,脸上不由都露出期待的神色,眼中笑意难掩。

    “凤华公主又要赐礼了,肯定又是皇室收藏的上好佳酿,哈哈,果然,又是醉花阴。”

    “醉花阴!五年没尝过醉花阴,真是怀念啊。”

    “这酒,听说不仅是绝世佳酿,对修为也多有裨益。”

    “莫道不消魂,还是醉花阴!”

    不少宗门弟子,舔着嘴唇,眼巴巴的看着接过赐酒的长老。还有不少长老,更是当场就开喝了,神色愉悦,大呼痛快。

    有娇媚侍女,来到凌霄剑阁的桌前,送上一壶醉花阴后。

    那侍女浅浅一笑,看向林云道:“林云公子,我家公主说你今日表现的甚好,特意额外赏赐一壶凤凰台。”

    侍女声音不大,可还是引起阵阵惊呼,一道道目光不可控制的挪了过来。

    “凤凰台!七品名酒凤凰台,据说整个大秦只珍藏了两壶,一壶在皇室宝库,还有一壶就是在公主手中。”

    “听说是皇帝,在公主年幼时赐给她的,那时候的凤华公主可是集万千宠爱于一身,风华绝代,冠绝帝都。”

    “不过林云今天的表现,也当得起这等赏赐,可惜啊……”

    “这样一比,手上的三品醉花阴,也有点索然无味了。”

    “不要了吗?那送我吧。”

    “怎么可能,我得自己留着,三品名酒也是不可多得,有钱都难买到。”

    诸多目光看向那雕刻着吹箫引凤的酒瓶,眼中都露出无比羡慕的神色,嫉妒不已。

    洛锋长老欣喜不已,赶紧给林云丢了一个眼神。

    林云起身接过凤凰台,拱手看向高台道:“多谢公主赐酒,不甚感激。”

    “不用谢我,谢凌霄剑阁便可。”

    凤华公主的依旧清幽冷冽,像是绕在山间云雾中一般飘渺,颇有出尘之意。

    没有凌霄剑阁的培养,林云也不会在今日大放异彩,倒也说的不错。

    只是谁都没有注意道,大皇子秦羽心中冷哼一声,悄无声息离开了琼台大殿。

    洛锋笑道:”不敢当,不敢当。公主赐礼,自然得谢公主,想来林云也不会辜负公主的赏赐。”

    凤华公主不置可否,眼中闪过抹倦色,挥手道:“本公主累了,都退下吧。”

    各宗领到赐酒,脸上都堆满笑意,拱手抱拳行礼后各自退去。

    林云看着手中的凤凰台,若有所思,有些想不明白。

    “嘻嘻,看来本师姐说的没错,咱家小师弟果然大放异彩,连公主都中意了,以后请叫我神算子。”

    欣妍眼中含笑,一本正经的说道。

    唐通几人笑道:“小师弟仪表堂堂,丰神俊朗,大有前途,还真有可能当上驸马呢。”

    “一帮家伙,说什么呢,赶紧给我闭嘴。”

    洛锋板着脸,教训一顿,不过大家都知其心情甚好,并未生气。

    一路有说有笑,朝着岛外走去。

    林云心生疑惑,回头看了眼,却见准备踏入殿门的凤华公主,刚好回头。

    瞬间,四目相对,林云心中莫名一怔。

    看着那面纱遮脸,有绝代风华的凤华公主,一时间有些呆了。

    不过片刻,凤华公主便将头扭了过去,没有再多看半眼。

    额,看来未必是在看我了。

    林云心中自嘲一番,不在多想,收回视线。琼台岛外,烟波浩渺,朦胧水雾之中,夕阳的余晖透过群山,落在湖面之上,美景说不出的诱人。

    可惜,夕阳在美,也有一股暮气,略显凄凉。

    他还是更喜欢朝阳,如火一般的朝阳,诱人入魔,铮铮难忘。

    ……

    夜深人静,杨柳枝头,又是一轮明月高挂。

    秋叶居,院中阁楼,将岁月心经修炼一个大周天的林云,缓缓睁开双目。

    吐出口长长的浊气,浑身真元,在这第二重的岁月心经凝练,内敛许多。

    随意将手中裂开的二品灵玉放在一边,林云抬眸抬去,目光穿过窗前几条柳枝,眺望盛着满满月光的翠竹湖。

    却如翡翠般的湖面上,多出一道人影,轻盈灵动,飘然而至,目的地正是他这秋叶居阁楼。

    林云微微一愣,但看到来人头顶,泛着的月光,嘴角露出一丝笑意。

    除了流觞,也没有别人了,看见那光头,甚至能想象出脸上挂着的笑容。

    长袖一扫,起身迎客。

    咻!

    流觞公子踏月而来,瞧见已坐在桌前的林云,轻声道:“林兄,知我要来?”

    “我见天上多了一轮明月,便知道是你来了,酒已备好。”

    林云取出凤凰台,轻声笑道。

    流觞公子微微一愣,摸了摸头,恍然大悟,便大笑不止。

    目光一扫,落在凤凰台上,一边把玩一边轻声吟道:“凤凰台,凤凰台上忆吹箫。生怕离怀别苦,多少事、欲说还休。新来瘦,非干冰酒,不是悲秋。念武陵人远,烟锁秦楼。唯有楼前流水,应念我、终日凝眸。凝眸处,今日又添一段新愁。”

    话语一顿,流觞放下酒壶,笑道:“这是好酒,上好的酒,也是有故事的酒,但这是公主赐给你的酒,我不要。我要猴儿酒,要林兄的猴儿酒,要林兄请我喝猴儿酒。”

    “不醉不归。”

    林云扬手一挥,将凤凰台收好,摆放好十坛猴儿酒。

    流觞眼中顿时露出炙热的神色,笑道:“吾爱猴儿酒,美名天下闻。这世间多少好酒,可好酒的背后,总有故事,或喜或悲,或怒或愁。唯有猴儿酒,一群猴儿,只为口腹之欲,酿出这干干净净的好酒。哈哈哈,喝!喝他娘的不醉不归!”

    啪!

    他一拍桌子,当即抱起坛猴儿酒,起身狂饮起来。

    林云心中汗颜,流觞公子还真不负流觞之名,喝起酒来,确实令人自愧不如。

    一坛饮尽,流觞公子笑道:“痛快!林云,你也来喝吧,今日你光芒大盛,扬名大秦,也得好好喝上几杯,不对,也得喝上几坛。”

    林云一笑,给自己倒了一晚,也是一口饮尽。

    今夜一别,又不知何时能见,两人乘着月光,开怀畅饮。

    半醉半醒之间,林云问了一句,他说龙虎拳的诸天印,无论如何都修炼不成。

    流觞自得一笑,伸手指了指自己的光秃秃的脑袋,笑而不语。

    林云沉吟道:“你是说,这诸天印,不可强行修炼,得用脑去想,用心去修?”

    流觞噗嗤一笑,一口酒水吐了出来:“哈哈哈,不是,我是说,得你我双月争辉才行。”

    林云一愣,随即哑然失笑。

    原来是要他踢掉头上的三千烦恼丝,如他一般,皈依佛门,参透佛理,方可修炼。

    倒是他猜的不多,不过,他并无诡异佛门之意,这诸天印看来只能放弃了。

    多少,还是有些可惜的。

    两人聊得尽心,喝的痛快,可这夜色之中,公主府内也有人脸色阴沉,浑身不自在。

    脸色阴沉的是大皇子,他自离场后,便未说一语,阴沉的脸色持续到了现在。

    浑身不自在的王琰,他陪在身边,瑟瑟发抖,不敢开口。

    今日,琼台大殿,他也在暗中观看。其中种种,历历在目,瞧得林云大放异彩,恨的咬牙切齿,痛心不已。

    至于大皇子为何生气,他也多少能摸清一些。

    凤华公主五年未办生日宴,谁知道一办之下,场面依旧盛大,更胜往昔。

    诸多宗门,对其还是如往常一般,敬畏有加。

    本就对凤华公主,一直心有忌惮的大皇子秦羽,岂会开心。

    秦羽突然起身,似要开口说话,王琰连忙打起精神。

    “欣绝,不能留了。”

    大皇子一字一顿,沉声说道,却让王琰脸色一僵:“那林云呢?”

    “林云?”

    秦羽嗤笑一声,“以你的眼界,也就只配盯着一个剑奴了。他林云在如何了得,能在年底的龙门大比中,与公子争锋吗?能阻我拿得下第一吗?”

    “是,属下明白。”

    王琰连忙低头,沉声说道。

    “走!”

    眼中杀意一闪,秦羽抬腿便准备离去,他向来杀伐果断。一旦下定主意,就不会有半点迟疑。

    只是两人,刚出院门,便被一个灰衣老者拦下。

    老者懒洋洋的脸上,露出一抹笑意,拱手道:“许久未见,公主殿下十分想念大皇子,还请大皇子小住几日。”

    秦羽微微笑道:“还是我妹妹了解我,我心里想什么,连我自己还没想清楚,就帮我提前想好了。替我谢谢她了,我姑且就多住几日。”

    “一定。”

    灰衣老者摸着胡须,笑吟吟的道。

    两人转身回院,只是转身的刹那,月光落在秦羽的脸上,他笑意全无,一张脸,冷到极致。

    注明一下,流觞吟的词,是李清照的词,词牌名凤凰台上忆吹箫香冷金猊,金猊就是铜制的香炉。至于醉花阴,不用说应该都知道,莫道不消魂,帘卷西风,人比黄花瘦。也是李清照的传世之作。

    更新速度最快赶紧来阅读!..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