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七十八章 他是云 我是雨

作者:月如火 |字数:8201

人气小说:真武世界拜师九叔都市天龙至尊邪皇诱宠:毒医世子妃重生之都市修仙大佬灵域兵魂末日轮盘春野小农民

    第三百七十八章

    “怎么伤的这么重?”

    七绝堡的长老,见到荆绝的伤口,尤其是那一道几乎拦腰斩断的剑伤。

    都惊的脸色大变,此等伤势,几乎差一口气就得殒命了。

    荆绝能够活下来,完全是侥幸,若是他实力确实很强悍,必死无疑。

    “我储物袋被林云抢了。”

    荆绝黑着脸,具体受伤的过程,却没有多言。

    难道真的要说,自己和水无痕联手,结果还被林云揍的跟狗一样。

    “什么!”

    七绝堡长老脸色沉了下来,荆绝闯上了第九层,其收获肯定不言而喻。

    诸多长老,对他寄予厚望,里面有很多秘籍残本都是宗门急需补充的底蕴。

    要知道,他们这些游离在帝国外的宗门,底蕴本就比不得四大宗门。

    如此打击,实在巨大。

    荆绝对这底蕴,却是没有太多的感触,他只心疼自己的那柄上古宝刀。

    “我先晋升玄武十重,具体的打算等林云出来再说。”

    荆绝神色冷漠,没有多言。

    他在进魔莲秘境之前,就已有玄武十重的修为,在秘境中一路斩杀对手,抢夺到许多魔莲秘境。

    眼下退出来后,稍稍感悟秘境所获,晋升玄武十重不过水到渠成之事。

    另外一边。

    水无痕却是一言不,半个字都没有说。

    毕竟比起荆绝,他算是幸运的,只损失了一瓶寒云丹。还是他从白岳手中,抢到的,本身并无损失。

    可登顶十层,创造传说的机会没有了,难免心中会有所失落。

    “就剩下小师弟了。”

    凌霄剑阁的营地中,洛锋长老和诸多弟子,心情都显得十分紧张。

    脸上的笑容,也渐渐收敛了起来。

    随着林云一路创造奇迹,到如今挫败水无痕和荆绝,成为最大的赢家后。营地间的气氛,渐渐显得有些古怪起来,各宗门长老看向剑阁的神色都明显起了变化。

    众目睽睽下,只怕稍不注意,就会成为众矢之的。

    欣绝瞥了眼混元门所在的方向,文彦博等长老的眼神,看向剑阁众人恨不得将他们当场生吞。

    “混元门那边情况有些不对劲,他们宗门的三名核心弟子,一个都没出来全都死在了里面。”

    欣绝收回视线,慢悠悠的说道。

    “难道死在了小师弟手中?”

    “三名核心弟子全部死亡,这文彦博回到本宗后,肯定免不了被问罪。”

    “死得好。”

    洛锋冷冷的说了一句,淡淡的道:“若真是林云杀的,杀了也就杀了,没什么大不了的。”

    “可还有血骨门、魔焰宗和七绝堡,看向我们的目光都有些不对劲。”

    “这黑莲宝殿就是如此,有赢家便会有输家,肯定是这几宗的核心弟子,在小师弟手中吃过不小的亏。”

    “小师弟出来后,免不了一番波折。这帮邪修,很难善罢甘休……”

    “混元门到时候,肯定也会趁机插上一脚。”

    有多大的成就,便会承受多大的压力,眼下林云的战绩,已经快到剑阁所能承受的极限。

    剑阁长老和弟子,议论纷纷中,都感觉有些不妙。

    “静观其变,凌霄剑阁不惹事,可也从来不怕事。”

    就在此时,几人耳边响起道声音,却是营帐中的执剑长老开口了。

    想到有执剑长老在此,还带着一柄霄云剑,剑阁长老和弟子的心,稍稍安定下来。

    不过洛锋,还是给欣绝和其他长老打了个眼神,示意他们做好准备。

    ……

    黑莲宝殿九层。

    待伤势恢复之后,林云睁开双目,目光落在荆绝的储物袋上。

    哗!

    当储物袋中的所有一切,被尽数倾泻|出来后,没有想象中堆积成山的场面。

    荆绝的眼光奇高,能被其收入囊中的,都是各种珍稀之物。

    要么是残缺的功法玉牌,要么是品级较高的丹药,二品灵玉,以及一些奇奇怪怪的异宝。

    可最显眼的,还是要属那柄有着古朴花纹的宝刀,气息浑厚凝重,鞘中像是藏着一头凶兽。

    “宝兵?”

    林云心中一动,将此刀吸入手中,感受一番。

    果不其然,正是一柄上古宝兵,完整无缺,没有被魔气侵染。刀身上,刻着两个隽永的古字,非血。

    没有魔化,便同他的赤焰战旗一般,无法在魔莲秘境中使用。

    林云猜猜,这应该不是他本身拥有的,以七绝堡的底蕴很难给赐他一柄如此完好的宝兵。

    很有可能,是他在第八层中的收获。

    难怪,难怪他临走之前,看我的眼神恨不得吃了我。

    换做是我,被迫将葬花剑让出去,只怕也是比死还要难受。

    不过既然是敌人,也就没什么好同情的,对方咎由自取,被怪他心狠手辣。

    除了之外,还有六件至宝。一壶古酒、一尊香炉、一卷古画、一枚异果和一朵幽香四溢的奇花。

    “这是?”

    林云的目光,落在奇花上,眼前一亮。

    四片蓝色的花瓣,形状像是一片安静的雪花,叶色翠绿,花色优雅,冷淡中藏着丝忧郁。

    “蓝雪花?”

    想了想,林云有些不确定,但这花肯定一朵奇花,品级不低。

    很好,葬花剑停留在品玄兵的巅峰,只差一步便可晋升宝兵。以此花来养,倒是再好不过。

    欣然收下,林云将此花碾碎,碎成数百片细小的花屑,安置在背后的剑匣中。

    再去看那柄古酒,这个他真猜不出名字,不过凭借酒香。至少是不逊色,他手中公主赏赐的那壶凤凰台,是一壶四品名酒。

    那枚异果,绽放着冰冷的玄光,犹如宝石一般晶莹剔透,熠熠生辉。

    倒是与武道异闻录中,记载的玄冰果,十分类似。

    古画是一幅悟道图,但并非剑法和肉身的悟道图,于他而言用处不大。

    香炉,则是和蒲团类似,辅助修行,静心养神的宝物。

    “这家伙的收获真多,只怕抢了不少人,不过眼下都是我的了。”

    林云也不客气,一招手,将这荆绝费尽心机得来的各种宝物,尽数收入囊中。

    目光一扫,视线落在多宝莲台上的那柄宝剑上。

    嘴角露出丝笑意,林云快步上前,招手间便将此剑握在了手中。

    “残血。”

    剑名残血,名字中透着股萧瑟之意,更令人心中好奇。

    可就在林云将要握在剑柄上时,他忽然想起什么,为之一顿,停了下来。

    脸上露出犹疑不定的神色,沉吟半响,终究是叹了口气。

    放下手,强行按住心中的好奇,没有将此剑拔出来。

    他想起自己的断剑之躯,除了葬花以外的其他剑,在他手中没有撑过三次呼吸的。三次呼吸后,无一例外,都会断裂。

    如此宝剑,若是在自己手中断掉,林云想死的心都有了。

    “罢了。”

    摇了摇头,终究是没有勇气去赌,将此剑暂且收入储物袋中。

    目光落在多宝莲台上,眼中闪过抹决断,踏了上去。

    宝殿十层,终究是来了。

    只是不知道,等待自己的考验,将会是什么。

    天旋地转中,林云感觉自己的身体被无限拉长,意识渐渐模糊。

    等到视线恢复,双脚落地时,现深处一片灰蒙蒙的空间。

    一条河,挡在了自己身前,河的对岸似乎有座宫殿,又似乎什么都没有。

    “这什么地方?”

    林云微微皱眉,之前九层的考验,可不是这样的。

    莫非宝殿十层,是一个独立存在的空间?

    登顶十层,已经遥远的成为了一个传说,谁也不知道十层考验失败会面对什么结局。

    或许是死亡,或许永远困在这一片空间。

    可眼下已没有退路,林云没有多想,踏上了宽广的河面。

    河水冰凉,行走其中,比之黑莲湖都还要冷上许多。

    哗哗!

    淅淅沥沥的雨,毫无征兆的下了起来,击打在水面上。像是大大小小的珍珠,撞击着仙人使用的玉盘,出极为好听的声音。

    雨水朦胧中,一朵黑莲,从对岸缓缓飘了过来。

    林云停下脚步,心中涌出一丝不安,之前九层考验都是白色的莲台。

    魔莲秘境中,所见最多,就是黑莲,黑莲洗净则是青莲。

    黑莲、青莲、白莲,到底有什么关联?

    之前,林云是没有思考过这个问题的,他只当是一个秘境。自己,与芸芸众生一样,只是其中过客罢了。

    可眼下,来到这宝殿十层,却不由自主的联想起来。

    不容他多想,黑色莲台渐渐靠近,于他眼中一点点清晰起来。

    莲台上盘膝坐着一个黑衣人,在他手边随意放着一把剑。

    黑衣人的修为,与他相当,不多一分,也不少一毫。

    可莫名的,就让林云感到丝危险的气息,紧张起来。

    “雨是一生过错,雨是悲欢离合……”

    黑衣人伸手接着雨水,抬头看天,天上乌云密布。

    “你不是我要见的人。”

    林云神色平静,沉声说道。

    黑衣人缓缓起身,笑道:“他是云,我是雨,我是他一生犯下的错。”

    雨不知何时停了下来,说话之间,黑衣人伸手一招。

    连台上的长剑,被其握在手中,风带起河面上几滴水珠。

    长袖如云,黑衣人扬剑一挥,剑身拍在其中一滴水珠。

    嗡!

    磅礴剑意弥漫在水珠中,宽广的湖面,在剑意的震慑下微微颤动起来。

    林云眉头一挑,拔剑出鞘,剑身挡在眼前,挡住了这一滴原本要洞穿他眉心的水滴。

    嘭!

    惊天巨响中,河面上腾起一圈,十丈高的水幕。

    林云束起来的长,在狂风震荡下,当场散开,黑丝如瀑,随风乱舞。

    更新速度最快赶紧来阅读!..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