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九十七章 跳,还是不跳?

作者:月如火 |字数:6863

人气小说:绝色女皇的贴身武帝蜜宠365天:校霸,有点甜极品小神医变身灵山大师姐乡村小邪医大唐之最强帝王画魂噬帝重生

    第三百九十七章

    眨眼,十天过去。

    思过崖中,靠着龙象战体诀,原本伤重的林云几乎全部恢复。

    唯独碎裂的第九道玄脉,尝试好几次,都没法凝聚。

    以林云浑厚真元,突破第九重,本该是轻而易举,就可水到渠成突破玄武九重。

    毕竟,他之前吞服炼化过一枚血炎果,一枚乾坤阴阳丹,两样都是八公子梦寐以求的天地奇宝。

    底蕴仍在,甚至可以说真元澎湃,浩瀚如海。

    即便真的和玄武十重动起手,比拼真元,也不会相差多少。

    奈何,他是玄脉碎裂,与寻常武者正常突破并不一样。

    几次尝试,都以失败告终,强行冲击之下,痛的撕心裂肺,反而加重了伤势。

    只得另辟蹊径,每日以真元温养,修补玄脉。

    倒也有些进度,只是微乎其微,不知何年何月,才能真正打通第九道玄脉。

    若是常人,碰到如此困境,只怕早已心如死灰。

    林云却是很快就平静下来,开始修炼岁月心经,以岁月之力凝练真元的同时,将此功法朝着第二重迈进。

    闲来无事,便观星望月,看云海无边,听风赏雨。

    空旷寂寥,连心跳声都似乎有回音的思过崖,对林云来说却是一处难得修心之地。

    不知不觉中,时间过去一月。

    秋意渐了,山崖中寒意更甚。

    只是这山中一月,却像是过去一年之久,远离俗世,一分一秒都过的十分漫长。

    期间剑阁风波不止,白黎轩以惊人的度崛起,其晋升玄武九重,向世人展现出圣体的可怕之处。

    圣体!

    所谓武者修炼,无非两点,一是根骨一是悟性。根骨决定着武者的修炼度,同样的资源,圣体晋升的修为可能是灵体的数倍,甚至十倍之巨。

    时间,永远站在圣体这边。

    给他时间越长,他的成长度便会越快,白黎轩向大秦昭示了什么叫做石破惊天。

    他闭关太久,大秦快将他遗忘,可当出关的一刻,没有人能够不去关注他。

    原因无他,光芒太过耀眼罢了。

    只不过这一切,林云都不知晓,也无法知晓。

    这一日,林云脑海中,突然有一道光芒炸开。无数信息,犹如潮水般涌现,凝聚为一个个密密麻麻的金色符文,不断闪烁。

    其过目不忘,一息之间,全部将其记住。

    却是岁月心经突破二重,这些精致古老的符文,乃是一个个玄师梦寐以求的二品灵纹。

    常人修炼灵纹,先别说灵纹稀少,搜寻不易。就算灵纹齐全,想要记住都极为困难。

    可眼下,当他突破岁月心经的二重时,数不清的二品灵纹便深深的刻在其脑海中。

    甚至无需刻意去记,稍稍一想,便完整无缺的浮现出来。

    “火焰纹……”

    心念稍稍一动,林云随手捡起一根枯木枝,便在地上随意画了起来。

    真元凝聚,在岁月之力的加持下,初始落笔还颇为生涩。可渐渐熟络之后,笔走龙蛇,苍劲有力,铁画银钩,书写起来,行云流水。

    哗!

    当最后一笔落下,完整的灵纹,犹如一道火焰燃烧起来。

    林云吐出口浊气,瞧着地面上的火焰纹,若有所思。

    接近四十天,总算是将岁月心经突破,小有所获。

    他来了兴致,一口气画出许多二品灵纹。

    雷云纹、狂风纹、庚金纹、青木纹……一个个孤立的二品灵纹,在地面上接连出现。熠熠生辉,闪烁着淡淡的光芒,灵气十足。

    灵纹是非常玄妙的存在,可以用来炼丹、可以炼器、可以布阵……

    可以杀人吗?

    脑海中忽然闪过一个念头,林云摇了摇头,不在去想。

    闭上双目,林云盘膝而坐,心神内视。

    丹田处,冰晶一般的紫鸢花,共有七十一片花瓣,只差一片,剑诀便可晋升九重。可这一片,却难如登天,想要突破并不容易。

    在紫鸢花下方,有一圈圈淡色的光纹,犹如水波泛起的涟漪。

    细细数去,一共有十八圈光纹,每一重光纹代表着一道岁月之力。

    在岁月心经晋升玄武二重后,原本混合在真元中的岁月之力,凝练为实质化的光纹。

    心神朝第九道玄脉看去,与最初相比,这破碎的玄脉恢复了些许。

    可总体而言,不到十分之一,完全恢复,至少还需两年光景。

    “两年……”

    林云喃喃自语,真的要在这思过崖呆上两年吗?

    思过崖,就是一个牢笼,只是比起其他牢笼开阔了一些罢了。

    但说到底,也是一个牢笼。

    禁锢于此,就像是将一头猛虎关在笼子中,缩着身体,无法动弹。

    只有深处其中,才能切身体会到这种憋屈和苦闷。

    在后方干燥的洞窟中,墙壁上有许多带血的抓痕,触目惊心,一片凌乱。

    是曾经关押在此的弟子,与苦闷中,以手指硬生生在坚硬的墙壁上抓出来的。

    径直走到崖边,云雾缭绕中,底下深渊,涌上冰冷的寒风。

    一片幽寒,无法看清,多看几眼便生出阵阵恐惧。

    未知,总是如此,总能让人恐惧。

    “不知道师姐醒过来没有。”

    林云轻声自语,眼中闪过抹忧虑。

    思过崖外,最担心之人,自然非欣妍姐莫属。

    一念及此,便会涌出股强烈的冲动,想要离开这思过崖。

    可转眼就会想到,离开又如何,欣绝师兄因他而死,真的有勇气去见欣妍姐吗?

    他看着眼前一望无际的云海,眼中神色,怅然无语。

    叮叮当当……

    云海之下,传来阵阵琴音,琴音寥寥,断断续续,撩动着人的心弦。

    “又来了吗?”

    自从林云到这思过崖后,时不时就会有琴音,从深渊之下传来。

    鼓动人心,让人想跳下深渊,一探究竟。

    几次只差临门一脚,林云就跳了下去,可终究是忍住了。

    林云眉头微皱,略显烦躁。

    如果是琴音悦耳也就罢了,可这琴音凌乱,毫无旋律,曲调不通。

    悄然间,又是半月光景不知不觉溜走。

    思过崖中。

    一道矫捷的身影,迎着骄阳烈日,以枯枝为剑。剑出如风,闪转腾挪。剑法如行云流水,鬼魅无常,天马行空,无迹可寻,如云兴起,如水无形。

    时而如狂暴,剑芒如浪涛汹涌,时而春风化雨,润物无声。

    隐隐约约看去,似乎有两道身影,正在对招。以两种不同的风格,演绎着同一门剑法,相互争锋。

    皓月之光,皓月之光!

    两道身影,各出一剑。平地之间,两道皓月般的剑芒,狠狠冲撞在一起,爆出惊天巨响。

    霜寒万里!

    镜花水月!

    三大杀招先后祭出,茫茫无际的云海,顿时间散落的剑芒绞的七零八落。寒芒凌冽的剑芒,在烈日的映射下绽放出璀璨光芒,像是一朵朵剑花,在云中绽放。

    等到风波消散,才愕然现,思过崖中,至始至终只有林云一人。

    所谓对手,只是林云一心二用,以巅峰七玄步直接扮演的。

    山中练剑,没有妖兽,没有同道,想要练剑也只能自己与自己拆招。

    旁人在此,肯定会吓上一跳。

    剑术和身法,得高到什么地步,才能做到这一步。

    可林云早已习惯,无非是被逼出来的。

    “这水月剑法,似乎有还有潜力可挖,可我明明已经修炼到巅峰圆满之境,再往上,难道还能修炼?”

    林云略显不解,功法武技,四大境界。

    初成、小成、大成、圆满。

    圆满之上,难道还有一个境界?

    恰在此时,云海之下,又有琴音响起,无端扰乱思绪。

    琴音杂乱无章,可这弹琴的主人,却犹不自知,反而弹的更为欢快起来。

    “我倒要看看,你这家伙,到底是何方妖孽!”

    林云眼中闪过抹怒意,当真没法再忍下去,他能忍得住这思过崖中的百般寂寞和空旷。

    可实在,受不了这乱糟糟的琴音,犹如魔怔,折磨人心。

    嗖!

    一步跨出,林云来到悬崖边上,看着云海之下的深渊,眉头紧皱。

    跳,还是不跳?

    更新速度最快赶紧来阅读!..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