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零五章 为谁欢喜为谁忧

作者:月如火 |字数:4919

人气小说:绝色女皇的贴身武帝蜜宠365天:校霸,有点甜极品小神医变身灵山大师姐乡村小邪医大唐之最强帝王画魂噬帝重生

    <p>第四百零五章</p><p>轰隆隆!</p><p>通往皇子府的大街,陡然响起阵阵马蹄和车轮声,与风雪声混合在一起。 et地面微微颤动,正主还未现身,可却有一股气势扑面而来,给人平添无限想象力。</p><p>“来了!”</p><p>随着越来越近的马蹄声,附近楼层和街道的武者,愈发期待起来。</p><p>见远方,浩浩荡荡队伍,由八匹金色的龙鳞马领头,徐徐而至。</p><p>龙鳞马,乃是有着一丝真龙血脉的骏马,这一丝真龙血脉与变异的血龙马不同,十分纯正。数量稀少,如今大秦帝国,只在神策营圈养着八匹。</p><p>眼前这八匹金色的龙鳞马,尊崇无,皮毛金黄,俊朗神异,在这风雪之异常显眼。</p><p>如今这龙鳞马,更多的是被当做瑞兽,只要在皇室迎接贵宾时才会出现。</p><p>可一般的贵客,至多也动用三四皮而已。</p><p>想要让八匹龙鳞马,同时现身,几乎是不可能的事情。</p><p>龙鳞马的骑士,更是威武不凡,能够驾驭的龙鳞马的人,在神策营有专门的封号,被称作龙鳞卫。</p><p>门槛是玄武九重的修为,不仅如此,还要立下赫赫战功,才有这份殊荣。</p><p>八名龙鳞卫,穿着鲜艳的盔甲,华光溢彩,冉冉生辉,各个英姿不凡,俊朗无边。</p><p>如此大的排场,也大皇子能够做到了。</p><p>不得不说,这场婚礼确实引人瞩目,盛大无。</p><p>在八名龙鳞卫身后百米,又有八匹银色的骏马,拉着一亮豪华的马车,在雪地缓缓行驶。</p><p>银色的车轮,镶嵌着璀璨的明珠,马车无篷,只有一个高高竖起的华盖。</p><p>华盖下,两人端坐其,迎接着四方瞩目。</p><p>毫无疑问,这两人,自然是今天的正主,大皇子殿下秦羽和凌霄剑阁欣妍了。</p><p>大皇子本气宇非凡,丰神俊朗,今日华服加身,更是意气风华,风采无边。</p><p>在其旁边,欣妍凤冠霞帔,平日里不施胭脂粉黛的她,今日红唇烈焰着妆精致,容颜秀丽如花。只是神色淡漠,面无表情,不喜不悲,在这寒风大雪,显得冷艳孤傲,让人不敢直视。</p><p>“好美!早有传闻说这欣妍,乃是凌霄剑阁第一美女。今日看来,说是大秦帝国第一美女,都不过分。”</p><p>“可惜,今日之后,是大皇子的人了。能嫁给大皇子,倒也不算委屈。”</p><p>“呵呵,这婚礼举行的莫名其妙,十天时间匆匆忙忙操办了,完全不像皇室风格,鬼知道里面有什么隐情。”</p><p>“的确如此,欣妍大哥刚死不久,按理来讲,不该如此匆匆嫁人才是。”</p><p>“传言,杀死欣绝的是王琰,幕后主使是大皇子秦羽。”</p><p>“嘘,小声点,没有证据的事可不能乱说。”</p><p>“呵呵,证据?若欣绝不是王琰杀的,林云有必要自绝玄脉当众将其斩杀吗?至于这王琰,大秦下,谁不知道他是秦羽的走狗。若没有秦羽的支持,借他一百个胆子,都不敢去杀欣绝。”</p><p>“说起来……林云真的可惜了,唉。好好一尊妖孽,竟然自绝玄脉,废了前程,性子可真是刚烈。”</p><p>繁华热闹背后,也有一些非议出现。</p><p>谁都不是傻子,这场婚礼古怪之处太多,大皇子秦羽弄出如此大的排场。估计也是有心,想压一压这些非议之色。</p><p>不过可惜,效果并非那么好。</p><p>只是他毕竟是当今大皇子,位高权重,又是八公子之一。非议之声不绝,但却没人敢大声嚷嚷。</p><p>在婚车两侧,是青玄会的各宗高手,玄天宗韩岗、水月山庄王锋、混元门季无恒、秦天学府唐杰、凌霄剑阁白黎轩。</p><p>无一例外,俱是大秦帝国仅次八公子的翘楚,修为玄武十重,每个名字都如雷贯耳。</p><p>其尤以白黎轩,最为瞩目,其突破圣体,连败各宗高手,再度名震大秦。</p><p>“排场可真大,韩岗、王锋、季无恒、唐杰和白黎轩,这五人怕是都有冲击八公子的实力吧。”</p><p>“算没有,估计也相差不远了,年底的龙门大,肯定会光芒大放。”</p><p>“皇子是皇子,各宗天骄翘楚,甘愿为他当绿叶。”</p><p>“呵呵……这其玄机,可没你们想的那么简单。”</p><p>各方议论声,也有人知道青玄会的存在,只是没有点透。</p><p>人群,只见一人身穿长衫,紧握双拳,死死盯着华盖下风华绝代的女子。</p><p>是李无忧,不过他身旁的陈玄钧,却是按在他的肩膀,让其不要冲动。</p><p>“师姐眼,半点笑意都没有……分明跟活死人一般,这秦羽竟然还笑得如此开心!宗门长老,难道都瞎了眼吗?任由这婚礼如此操办下去,眼睁睁看着师姐落入火坑。”</p><p>李无忧声音微微有些颤抖,牙关紧握,气的发抖。</p><p>陈玄钧无奈叹道:“这是欣妍自己点的头,你要宗门怎么做,难道毫无理由一剑杀了大皇子,与整个帝国为敌吗?”</p><p>李无忧顿时无言,可心苦闷,却是没法化解。</p><p>车马和马蹄留下的痕迹,很快被风雪掩盖,在神策营的护卫下,队伍有条不紊的朝着皇子府行去。</p><p>可还未行到一半,浩浩荡荡的队伍,突然间停了下来。</p><p>“停了?”</p><p>“怎么回事?”</p><p>“难不成,还真有不要命的赶来捣乱?”</p><p>突如其来的变故,让所有人都疑惑不已,纷纷将目光看向远方。</p><p>视线穿过纷飞凌乱的雪花,雪地,一名少年青衣长衫,身背剑匣,头带鬼脸面具,骑在一匹鲜红如血的骏马。</p><p>少年身影单薄削瘦,出现的没有任何征兆,悄无声息,仿佛他一直都在此处,等候多时。</p><p>这身影?</p><p>有些熟悉的打扮,和那匹令人印象深刻的血龙马,许多人的脑海都蹦出一个名字。</p><p>但转念想想,又觉得不可能。</p><p>先不说此人,还被关在思过崖,说他自绝玄脉,如今已是废人一个。</p><p>来此螳臂当车,和送死有什么区别。</p><p>没有人会这么傻,傻到来阻拦大皇子的婚礼。</p><p>何况,还是个废人。</p><p>“林云?”</p><p>马车左侧,玄天宗韩岗脸色微沉,眼迸出锋利而冰冷的目光。</p><p>这家伙,当日公主宴,废了他师弟白榆。</p><p>那天,若非欣绝拦着,早亲手宰了此子。今日殿下大婚,竟然还敢出现,真是胆子不小。</p><p>“真的是小师弟吗?”</p><p>人群有许多珞珈山的弟子,瞧得此幕,神情都有些激动起来。</p><p>可想到,小师弟自废玄脉的一幕,眼却不由自主的忧虑起来。</p><p>略显凄冷的风雪,林云将鬼脸面具摘下,露出许多人无熟悉的面孔。</p><p>林云!</p><p>当面具摘下的这一刻,许多人心头巨震,倒吸了口冷气。</p><p>剑阁林云,曾经如雷贯耳,名震大秦,让千年古钟,凤翎云霄。他与魔莲秘境,登顶十层,雪落荒原,传说再现。</p><p>他本该,前途无量,谁也没法阻止他的崛起。</p><p>可他却当众斩杀王琰,犯下剑阁铁律,自毁玄脉。</p><p>一句杀人不悔,让他曾经的声名,烟消云散。三月时间,风云变幻,白黎轩横空出世,让人渐渐遗忘了他的存在。</p><p>可今日,谁也没有料到的情况下,他突如其来,出现在了所有人的面前。</p><p>他的目光,越过了领头了龙鳞卫,没有去看韩岗,也没有在突破圣体的白黎轩身停留,更没有去看大皇子的秦羽。</p><p>茫茫人海,无边飞雪,他的眼只有一人。</p><p>马车凤冠霞帔,烈焰红唇,有绝代风华的师姐欣妍。</p><p>马车欣妍看着,漫天风雪,孤零零一人一马的林云,眼角泛起一丝泪花。</p><p>少年风采不减,容颜未改,只是清澈的双眸多了许多不属于他的沉重。</p><p>自欣绝死后,她一滴眼泪都未流出。可此情此景,于此风雪之看到少年单薄,却固执而倔强的身影时。欣妍本已如死灰,古井不波的心,泛起一道涟漪,泪水情不自禁,无法自控。</p><p>她知道他一定会来,所以让梅护法提前将他支走。</p><p>可没想到,他终究还是来了。</p><p>凌霄剑阁当众斩杀王琰已经够傻了,眼下,为何再来犯傻。欣妍的模糊的双眼,望着零落的雪花,心如针扎,小师弟本不该承受这些的。</p><p>“你不该来。”</p><p>欣妍轻声叹道。</p><p>“为何不该来?”</p><p>血龙马青衣少年冷峻的脸,露出一抹笑容:“姐,你知道,我一定会来的。吾辈练剑,总得有所念,有所想。总有人让我欢喜,让我忧愁,这风雪阻不了我,也阻不了手之剑。”</p><p>风越刮越大,雪越下越厚。</p><p>风雪,少年端坐在血龙马,身姿挺拔,不卑不吭。他的话,铮铮有力,铿锵如剑,不畏寒风冷雪,让附近许多人为之动容不已。</p><p>向剑之心,永远年少。</p><p>富贵华丽的马车,大皇子秦羽脸笑容收敛,早已阴沉一片。</p><p>“杀了他!”</p><p>玄天宗韩岗,察言观色冷声喝道。</p><p>话音未落,见龙鳞卫化为八道飓风,雪花乱溅,爆发出惊天杀意,朝着林云席卷而至。</p><p>林云脸色未变,只是承载许多悲伤和沉重的眼眸,这一刻锋芒四起,锐利如剑!</p><p>本书来自  et

    更新速度最快赶紧来阅读!..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