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五十五章 生死一刻

作者:月如火 |字数:5092

人气小说:绿茵风暴我在泰国开店卖佛牌第一侯快穿之炮灰不伤悲乾龙战天法师维迦此生只想宠你重生九八做星嫂

    <p>第四百五十五章</p><p>葬剑图五层的时间,环境异常险恶,天空时不时会落下千七百块的血色闪电。</p><p>有标枪,有刀刃,有宝剑,甚至有凶兽,恐怖而诡异。</p><p>冲霄而去的林云,踏着半空漂浮的古老石台,不断拔高。</p><p>愈往,风险愈大。</p><p>又是一杆血色标枪,划破长空,如惊鸿一般朝着林云刺了过来。</p><p>林云神色冷峻,五指紧握,真元涌动龙吟虎啸。拳出如剑,将这剑意凝聚的血色标枪,轰成轰碎。</p><p>轰隆隆!</p><p>可标枪刚刚破碎,又是一尊古鼎宛若山岳般,从天而落镇压了下去。</p><p>林云勉力抵抗,仍被在古鼎在半空镇压下来,落在一尊古老的石台。咔擦,剧烈的撞击下,石台出现一丝裂缝。古鼎轰然爆裂,余波消散,少年脸色略显苍白,嘴角溢出丝血渍。</p><p>抬头看去,血色苍穹如汪洋一般汹涌澎湃,深不可测。</p><p>嘭!</p><p>眼眸光一闪,林云脚掌在地面重重一踏,将这古老的石台直接震碎。人如破空的箭矢,以更快的速度,朝着天穹冲了过去。</p><p>砰砰砰!</p><p>浑身剑意被他催发到极致,迎面而来的诸多闪电,还未碰到他本体被剑势碾碎。</p><p>眼见他,将要冲进血云之。</p><p>突然,异象顿生,茫茫血云响起恐怖的咆哮声。宛若粘稠般的血云,突然间不停的蠕动起来,下一刻,陡然凝聚一尊血色骷髅头,张口朝着林云吞了下去。</p><p>咔擦咔擦!</p><p>血色骷髅所过之处,一尊尊古老的石台,被其吞没进去,当场融化。骷髅头的嘴角,有残渣流出,像是吞没石台后流出的血液一般十分诡异。</p><p>林云自问,他的肉身不这些石台坚硬,被吞进去怕是难逃一死。</p><p>可临门一脚,要退缩,也不是他林云的性格。</p><p>半空,林云身体陡然一顿,眸精光闪过。有风,从他身无端而起,紧接着风越来越大,大到让这天地都为之颤动。</p><p>风从何来?</p><p>从我而来,将这一方天地推动,自有风生水起,云动。</p><p>等到那血色骷髅,将要临近之时,林云瞳孔猛的一缩。如玉般的手掌,闪电般拍了出去,天茫茫无际的血云,刹那间翻转了起来。</p><p>大!风!劲!</p><p>下一刻,迎面而来的血色骷髅头,出现一道深深陷进去的掌印,紧接着瞬间炸裂开来。</p><p>有朝一日同风起,扶摇直九万里!</p><p>伴随着破碎的骷髅头,林云扶摇直,一息之间,末入滚滚血云。</p><p>隐约间,一道无形的薄膜,将在云深入的他阻拦了下来。林云若有所思,这里,是最后的关口了。</p><p>抬眸一瞥,林云身爆发出嗡鸣的剑意,一步之间,留下诸多残影,来到这薄膜面前。</p><p>抬手是一拳,狠狠的轰了过。</p><p>金刚印,破空印、伏魔印、诸天印……等到拳芒,将要落在薄膜时,龙虎拳四印叠加。</p><p>嘭!</p><p>惊天巨响在云层爆发,薄膜出现丝丝裂缝,可却依旧未碎。那一丝丝裂缝,蔓延出刺眼的光芒,照的人睁不开眼。</p><p>有恐怖的能量,从那缝隙蔓延出来,将四印叠加的林云震飞出去。</p><p>咔擦咔擦!</p><p>“开始了吗?”</p><p>葬剑林,喝着老酒的十三爷看着,林一颗颗炸裂的剑竹自言自语。弥漫在林的剑阵,地面升腾起,一丝丝游动的剑光,不停的朝着夜空升腾而起。</p><p>游光璀璨,升到高空之时,亦然如流星般璀璨。</p><p>“以剑之名,吾令花开!”</p><p>血云被震飞的林云,双手结印,一念之间,在他的身后半空顿时出现一朵直径达到百米的紫鸢花轮廓。</p><p>刹那间,林云身的气息再度暴涨,几乎是刚刚被震飞。他便以十倍的速度,迎着已经生出裂缝的薄膜,爆冲而去。</p><p>“破!”</p><p>狂喝声,少年五指紧握,拳出如剑,狠狠的轰击在这薄膜。</p><p>咔擦!</p><p>丝丝裂缝,疯狂蔓延开来,紧接着轰然炸裂。“成了!”林云脸闪过抹喜色,身形一闪,末入其。</p><p>在一闪即逝的刹那,葬剑林诸多游离的光芒,陡然汇聚,凝聚成一道闪耀的剑芒。</p><p>剑芒冲破葬剑林,来到帝都皇城的夜空,直入云霄,末入这茫茫夜色当。</p><p>帝都皇城的所有人,顿时都看到不可思议的一幕。</p><p>整个夜空,在这剑芒的照耀下,一片璀璨,驱散了朦胧的夜色,整个星空都为之明亮起来。</p><p>仿佛,整个星空,都被这一抹剑芒点亮。</p><p>大秦的星空,这一刻绽放出从未有过的光亮,只是来不及细看,光芒便一闪而逝,戛然而止。</p><p>“我刚才看到了什么?”</p><p>“群星闪耀……不对,是一抹剑芒,将整个星空都给点亮了。”</p><p>“到底怎么回事?”</p><p>“这大秦,是要变天了吗?”</p><p>许多人茫然不已,甚至怀疑自己,是不是眼花开错了。</p><p>唯有一些宗门老者,看向葬剑林的方向,脸色微变,喃喃自语:“那个方向……是凌霄剑阁的那个人吗?”</p><p>千古未有的异象,注定今夜的大秦,会有许多人不眠。</p><p>尤其是,这异象还是发生在,八强刚刚诞生的当晚,由不得人多想。不过还好,这异象终究只存在了一瞬,来的快,去的也快。</p><p>“好壮观!”</p><p>葬剑图六层之,林云站在一尊古老的石台,这整个六层的世界,只有一尊石台,是脚下这尊。</p><p>天穹间,已没有了雷云,是一片星穹,一片无垠的星空。</p><p>他置身其,仿佛随手都能触摸到星辰。</p><p>抬头看去,仔细观看之下会发现,那并非真正的星穹。而是一道道剑意灵纹,疯狂交织旋转造的浩瀚星图。每一颗星辰,都蕴含着令人炫目的剑意,让人仰望。</p><p>凝视之,仿佛魂魄都能陷落进去。</p><p>“可怕……”</p><p>在将要陷落之前,林云收回视线,打量起四方环境来。</p><p>脚下这尊古老的石台,乃是这片浩瀚空间,唯一的悟剑台。没有多想,他伸手一招,葬花剑便被其紧紧握住。</p><p>待他站定后,耳畔响起了古老的声音。</p><p>“入六层,悟不出先天剑意,将会永远留在此地,或为星辰,或为星空……”</p><p>古老的声音,冷漠而无情,给人森严冰寒的感觉。</p><p>星辰,星空,以我的实力,若留在此地,怕是注定只能化作星空吧。</p><p>林云面色凝重,心暗自说道。</p><p>轰!</p><p>当古老的声音消失的瞬间,天穹忽然有剑光砸落下来,恐怖的剑意,似乎拥有者毁天灭地的威能。每一道剑光,都像是一道星辰落下,千百道剑光,便是无尽的星辰化作绚烂的光雨,轰隆落下。</p><p>万千星辰汇聚在一起,石台持剑的林云,瑟瑟发抖,无端端感到阵阵恐惧。</p><p>哗!</p><p>眨眼间,这些落下的星光,便将林云整个湮没。湮没的一刹那,林云脑海,冒出诸多千百怪的想法,全部都是来自这些剑光衍化的星芒。</p><p>林云心一动,连忙沉浸其,不敢遗漏任何灵光。</p><p>许久之后,林云浑身真元涌动,他手持葬花剑,在这石台持剑而舞。剑光舞动,真元怒吼,一道道剑芒在这古老的石台,留下深深的印痕。</p><p>“要掌握完整的先天剑意,得创出属于自己的一剑,我的天碎云看似自创。可实际,脱胎于水月剑法,强归强,可前人的烙印终究是太深了。并非,独属于我的剑招……”</p><p>类似白黎轩的天雷破、岩心公子的吞星,皆是如此。</p><p>想要自创,毫无前人痕迹的剑招,难,难于登天。</p><p>“可我若是能成功,毫无疑问,领先了这些人一步。也势必能掌握真正完整的先天剑意,对秦羽,我也有必胜的把握。”</p><p>林云神色前所未有的凝重,明知若困在此地,必死无疑。</p><p>但此刻,他的心前所有未有的激动,这是剑客在对先天剑意本能的渴望。</p><p>随即,在这古老的石台,林云持剑而舞。将平生所学,尽数展露出来,于茫茫剑光,寻找着自己的路。</p><p>同时,他也在等待着下一次星芒的落下。</p><p>沐浴在那星芒,脑海会涌现出许多千百怪的想法,给他带来数不尽的灵感。</p><p>不知道过了许久,林云在这石台,经历了整整八次星芒的沐浴。</p><p>每一次都进步神速,他隐隐感觉到,自己离完整的先天剑意,无限接近。</p><p>只剩下窗户纸,随意一捅,能轻松打破。</p><p>能有如此神速,与他自身剑道底蕴无法分开,换做常人,断然是无法做到的。</p><p>“流风剑法、雷音剑法、霸剑、水月剑法……这是我至今以来所学的四门剑法,除却霸剑以外,其他三门剑法,我几乎都修炼到了最高境界。我所要做的,是找到最顺我心意的剑道,进而将这层窗户纸捅破。”</p><p>林云眼闪过抹喜色,很接近了。</p><p>可在此时,这片空间,突然回荡起十三爷的声音。</p><p>“小子,你已经沐浴了八次星芒,若是九次之后,还无法掌握先天剑意。这落下的星芒会真正伤到你了,我说过你没有紫府的修为冒闯六层,几乎只要一次,这些星芒会将你搅成粉末,谁也没法救你。”</p><p>十三爷的声音,像是一盆冷水,浇在林云身。</p><p>让他脸色大变,九次……也是,我只有一次机会了吗?</p><p>林云抬头看去,天穹间剑光衍化的星芒,成千万的汇聚在一起,化作绚烂的光雨再一次落了下来。</p><p>本书来自  /ht/book/36/36802/index.ht

    更新速度最快赶紧来阅读!..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