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六十三章 对阵云真!

作者:月如火 |字数:8469

人气小说:绝色女皇的贴身武帝蜜宠365天:校霸,有点甜极品小神医变身灵山大师姐乡村小邪医大唐之最强帝王画魂噬帝重生

    第四百六十三章

    啪!

    少年震耳欲聋响彻全场的爆喝声,宛如一击雷霆霹雳般的耳光,狠狠的扇在了玄天宗云真公子脸上。

    云真,滚上来!

    蕴含着剑意的五个字,如雷贯耳,回荡不止,让人心头巨震,震撼无比。

    云真,何许人也?

    他是与流觞齐名的公子,他是本届龙门大比,最有资格和秦羽争夺榜首的翘楚。

    他一路横扫,强势晋级,脚踏龙虎,留下赫赫威名。高高在上,让人仰望,还从未有人敢如此呵斥他。

    尤其是这话,还是出自林云之口。

    少年自龙门大比开始,甚少展露锋芒,只用手中之剑,宣示着自己的存在。

    谁能想到?

    这容颜清秀俊朗,看上去颇为清冷的少年,会有如此骄狂一面。

    贵宾席上,云真脸色当场就黑掉了,玄天宗的长老和弟子,更是气的浑身发抖,怒火中烧。

    好个剑奴,必死之人,竟然还敢如此猖狂。

    不来乖乖求饶,反倒大放厥词!

    “哈!哈!哈!哈!”

    云真怒极而笑,豁然起身,冷眸中寒芒爆射,沉声道:“大秦帝国中,还没有敢对我如此无礼,你是第一个,也会是最后一个。轻狂?今日这一战,我要你跪下来,求我杀了你!”

    其咬牙切齿,一字一顿的说道。

    浑身上下弥漫的杀意,汹涌而出,整个龙门广场都弥漫其一股冰冷的寒意。

    “好冷!”

    “这杀意云真是真的动怒了吧。可怕,佛门中人随意慈悲为怀,可斩杀其散修邪修来,毫不手软,这身杀意,不知道斩杀了多少散修才能凝聚而成了。”

    “林云这下惨了,大战两场,居然还敢如此狂妄。乖乖认输不就好了,难不成他还以为自己,真能创造奇迹不成?”

    “做梦吧看他如何收场吧,听这云真的口气,是准备好好折磨他一番了。”

    四方议论纷纷,言谈间,没有人看好林云能战胜云真公子。

    至于地狱之路?在他们看来,与笑话无异,不过是林云兀自逞强罢了。

    浑身杀意沸腾的云真,重重落在王者战台上,冷冷的看向对方,沉吟道:“想从地狱中爬出去?今日我告诉你,我会让你后悔站在我的面前,更后悔刚才对我的侮辱!”

    林云神色冷峻,一言不发,只是手中葬花,摇摇指向对方。

    滴血的葬花,在剑意的铮鸣之下,更显清冷夺目,宛若一泓秋水有鲜花零落。

    “地狱之路第三战,葬花公子,对战云真公子!”

    裁判说完之后,悄然退去。

    嘭!

    老者话音刚落,云真便一步踏了出去,一步踏出浑身佛威汹涌。比之前对阵白黎轩时,云真此刻的佛威,多了一股杀戮之意,给然带来的压迫感更强。

    煌煌佛威之下,杀戮之意,叩问人心,撞击着人的心灵。

    似乎,在他面前的林云,不是人,而是危害人间的妖魔。

    他云真,便是替天行道,超度邪魔的现实金刚。

    随着他一步步靠近,混合着杀戮的佛威,扑向林云,变得愈发恐怖,宛若实质。

    恐怖的威压下,林云脸上露出似笑非笑的神色,淡淡的看向对方。

    瞧得此幕,云真心中冷笑连连,死到临头都不知道,看你待会还能不能笑的出来。

    “杀!”

    云真脸上露出狰狞的笑意,怒喝声中,有龙虎之威爆发,周身佛光笼罩,恐怖的杀戮佛威伴随着真元的涌动,彻底沸腾起来。

    其单手结印,猛的朝前一推,朝着林云狠狠碾压下去。

    “金刚印!”

    璀璨的金刚印,化作一尊莲台,莲台上有金刚怒目,这一方天地,顿时间佛光万丈。

    眼看着,金刚印就要完全落下。

    林云仍是一动未动,任由这恐怖的金刚印,镇压下来。

    ”这家伙,要做什么?”

    “等死吗?”

    众人心中,顿时泛起数不清的疑惑。

    可就此时,林云做出一个谁也想不到的举动,葬花剑化作一抹惊鸿,末入鞘中。

    咔擦!

    而后林云朝着地面狠狠的一捅,剑鞘硬生生末入王者战台,瞬息间,有龙吟虎啸之音同样从少年身上暴起。

    抬腿间,他一步迈了出去。

    龙虎拳,不灭金刚印!

    浑身剑意嗡鸣,林云双手结印,在那莲台将要落下之时,双手猛的推了出去。

    刹那间!

    金光暴涨,宛若火山喷发般的能量,随着这一印汹涌而出。

    嘭!

    两道完全截然不同的金刚印,在空中轰然碰撞,爆发出惊天巨响,瞬间炸裂开来。

    余波激荡,少年一袭青衫,猎猎作响。

    “可恶!”

    瞧得此幕,云真脸色顿时一黑,这小子居然将剑收了起来。

    “找死!”

    当下怒火中烧,一步踏出,整座战台都剧烈的颤抖起来,狂喝道:“龙虎拳,破空印!”

    其浑身佛威凝聚成一尊巨大的佛手,随着手印落下,似乎将这一方天地都握在掌心。

    当那佛掌落下之时,云真同时出手,在破空印的加持下,施展出龙飞虎跳。

    龙虎拳,破空印!

    眼见为虚,见空不是空,心空才是空。所谓破空,破的是心中猛虎和真龙,打破心中虚妄。

    破空印,破我心中之力。

    龙飞,虎跳!

    同样是在破空印的加持下,龙飞虎跳被林云施展出来,只是他的拳芒中没有佛威,只有剑,无尽的剑芒汇聚在拳芒中,其浑身骨骼爆发,迸发出江河决裂般的恐惧巨音。

    两道人影在半空中,各自的右手紧握成拳,狠狠撞在一起。

    偌大的王者战台中,在这双拳碰击之下,当场炸裂,数不清的尘埃和岩石,尽数漂浮起来。

    更惊人的一幕出现了,腾空的尘埃和碎石,在余波的涤荡下,竟然出现了短暂的滞空。

    外人看来,时间流逝,仿佛都变慢了一样。

    破!

    二人又是一声爆喝,蓄势待发的左拳,破空而至。

    云真身后的巨大的佛手,陡然紧握成拳,凝聚出澎湃而惊人的无尽佛威,狠狠轰了过来。

    林云身后,则有一尊剑意凝聚的猛虎虚影,威凌天下,跨越山河,横贯而至。

    砰!砰!砰!

    顿时间,风云为之变色,无数滞空的尘埃和碎石,尽数湮没。

    等到两人各自退去,王者战台犹如狂风暴雨冲刷了无数遍,纤尘不染,素洁纯净。

    挡住了!

    台下众人惊呼不已,林云居然挡住了,他以龙虎拳,完全挡住了云真的攻势。

    “这林云,当真不准备拔剑了吗?”

    “太狂了一点吧。”

    “难怪敢叫云真滚上来,当真是有备而来,若真的没有出剑就败了对方,这云真的脸可就丢尽了。”

    原本对这一战,不甚上心,觉得林云必败的众人,顿时兴奋了起来。

    玄天宗的长老和弟子,顿时心神不宁,紧张起来。

    “伏魔印!”

    云真暴怒不已,一步踏出,腾空而起。半空中,有龙吟虎啸暴起,一龙一虎两尊狰狞可怖的虚影,被他死死踩在脚下。

    脚踏龙虎!

    异象诞生,云真身上蕴含着杀戮的佛威,轰然暴涨,飙升至巅峰的瞬间,伏魔印狠狠的落了下来。

    这一印,让整个天空都笼罩在滚滚佛威中,脚踏龙虎,从天而落。

    漫天佛威,伴随着伏魔印的落下,凝聚成一个古老的“卍”字,生生不息,盖落下来。

    不过瞬息,这卍字印记,就如一尊山岳般巍峨磅礴起来。

    还未落下,威压凝聚的狂风,就吹的林云面颊颤动不已,一步一步朝后退去。

    “滋味如何?”

    眼见着被被逼退的林云,云真狞笑道:“这伏魔印,没有佛门底蕴,是绝对无法发挥出全部威力的。比起金刚印和破空印,不知道恐怖多少,小子,知道厉害了吧?”

    其眼中闪过抹得瑟,半空中以伏魔印镇压下来的他,认定林云在这一击之下。

    还敢以龙虎拳迎击,只有死路一条。

    林云神色未变,体内真元,却是激荡不休,疯狂涌动犹如江河般沸腾起来。

    轰隆隆,巨响不止,丹田处七十二片紫鸢花,一片一片,悄然绽放。

    等到七十二片紫鸢花,尽数绽放的刹那,林云眸中精光一闪。

    我有一剑,历经生死,千锤百炼,刚正不阿。如朝阳,如大日,如滔滔烈焰,如我之心,生死无畏。

    面对这磅礴如山岳的伏魔印,林云心中热血激荡,悍然无畏,腾空暴起。

    祭出一印。以自身莽莽剑势,祭出这伏魔之印。

    其身后金光璀璨,无尽剑意,凝聚成一柄光芒万丈的长剑。

    我非佛,可我有一剑,不惧群魔,我以我剑,伏魔灭妖!

    剑出,伏魔印成。

    万众瞩目中,林云一拳轰出,身后那光芒万丈的伏魔之剑,冲霄而去。

    咔咔咔!

    半空中那如山岳般的伏魔印,寸寸断裂,分崩离析,被这一剑,彻底洞穿。

    诸天印!

    还未完,林云身后陡然冲出三十六柄光剑,撑起一片扇形的天空,让其茫茫剑意将那天穹佛光尽数驱散。

    其浑身上下的龙虎之威,达到前所未有的巅峰。

    如剑,如佛。

    嘭!

    破空杀来的少年,毫不留情,一拳印在云真的胸前。云真满身佛威,当场炸裂,吐出口鲜血,被狠狠震飞出去。

    不待对方起身,林云冷峻的面孔,闪过浓浓的杀意。

    蹭!蹭!蹭!

    在两人大战之下,已经千疮百孔的王者战台,少年如猛虎一般。狂奔而去。每走一步,这王者战台都似乎在他脚下颤抖起来,嘭嘭嘭,随着他一路狂奔,卷起漫天尘埃。

    刚刚挣扎着起身的云真,来不及站稳,迎面一拳落在了他脸上。

    拳出如剑,剑出如拳。

    嘭!

    似拳芒,又似剑光,还是奔腾在这王者战台上的猛虎。云真的鼻梁骨,当场断裂,脸上鲜血模糊,又一次如沙包般狠狠轰飞出去。

    “就这点本事吗?堂堂云真公子,不至于如此弱吧。”

    少年收拳而立,站立之处,葬花插在地上,看着对方摇摇晃晃的起身,冷冷的说道。

    今时今日,从葬剑图中历经心魔,破茧而出的他,早已今非昔比!

    更新速度最快赶紧来阅读!..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