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六十六章 一笑如妖,一剑如仙!

作者:月如火 |字数:9756

人气小说:真武世界拜师九叔都市天龙至尊邪皇诱宠:毒医世子妃重生之都市修仙大佬灵域兵魂末日轮盘春野小农民

    第四百六十六章

    恐怖的余波荡漾着,深坑中的林云,生死不知。

    “这就是大皇子秦羽的实力吗?三掌,三掌就奠定了胜局了,完全碾压林云啊……”

    “不能说碾压,只能说,林云前面三场大战确实消耗太大。他的剑锋芒依旧,可怎么看,威势都不如巅峰时那般盛放。”

    “对,我也是相同的观点。这就是地狱之路,为何一直以来,无人能够成功的原因。能进前四者,皆是翘楚中的翘楚,越往后越是吃力。”

    “是啊,看林云战胜司雪衣时,还算轻松,到云真这其实就胜的有些勉强了。”

    “大皇子看似狂妄,其实心机颇深,三掌,一掌比一掌强,其实是在不断试探林云的底线。确定对方,究竟还剩多少实力后,一击必杀,给人造成无敌的假象。”

    “没错,若两者都是巅峰状态,这一战难说。”

    秦羽强不强?

    强!

    强的可怕!

    可林云从败者组中,获得地狱之路的资格,一路连败对手,能最终走到大皇子秦羽的面前,已经足够说明他的实力。

    葬花公子,绝对不弱。

    可惜……天命不在他,来迟一步,一步,就让自己迈进了地狱。

    许多人轻声长叹,眼中神色可惜无比。

    想那少年,初次登场之时,何等意气风华。在谁都不认为他会出现的情况下,于万众瞩目中,意外现身。

    而后以黑马之势,强势出现,连败两大公子,进入最后的八强。

    可以说,他的风采,早已深入人心,令人钦佩。

    秦羽三掌之威,让龙门广场上的诸多强者,内心深处皆是一片震撼。可那倒在深坑中的林云,依旧让人肃然起敬,这少年不容易,虽败犹荣。

    “区区一介剑奴,也敢与本殿下争夺榜首,痴人说梦。裁判大人,我想……应该能宣判我获胜了吧。”

    其阴郁的脸上,露出前所未有的笑容,看向半空中被这一掌深深震撼的裁判说道。

    半空中的裁判稍稍一愣,随即收回在深坑中的视线,缓缓落下,点头道:“林云昏死过去,虽无法判断生死,可他爬不起来,按照规定确实能算你获胜了。”

    “那请宣判吧!”

    秦羽嘴角微翘,微微弯腰,轻声笑道。

    赢了吗?

    许多人如梦惊醒,恍然大悟,一道道目光,顿时间落在了秦羽身上。

    终究如赛前预测的那般,龙门大比的最终之战,获胜者还是秦羽。

    没有悬念,也没有奇迹。

    今日之后,他将名震大秦,享无上殊荣,成为大秦帝国年轻翘楚的真正之一。

    秦羽目光一扫,落在了凌霄剑阁方向,露出一个意味深长的笑容。

    “小师弟!”

    台下欣妍咬牙切齿,心如刀割,难受之极,若非洛锋长老强行制住她,早已冲上战台。

    “我宣布,龙门大比,最终获胜者,飞羽……”

    可忽然间,裁判脸色为之一变,秦羽脸上的笑容,也是戛然而止。

    轰隆隆!

    惊天巨响中,天地突然变色,在无数道目光的注视下。那王者战台上,恐怖的深坑之中,一股前所未有的恐怖力量迅猛的爆发出来。

    一时间,那深坑的最底部,爆发出刺眼的光芒。一道,两道……三道刺眼的光柱,冲天而起,刺破云霄。

    源源不断的生机,从那地底深处爆发出来,让人大吃一惊。

    “怎么回事?”

    “好强的气息……这到底是什么?”

    “是本源修为!”

    “顶尖强者的本源修为!”

    无数紫府强者,看到此幕,心中巨震无比。

    那深坑中爆发出来的三道光柱,分明是本源修为,才能凝聚出来的光芒。

    “这……这怎么可能?”

    混元宗文彦博喃喃自语,眼中满是惊愕的神色,这本源修为比他自身还要强上数倍。

    实力如此恐怖的强者,本源修为将会何等珍惜。

    本源修为若是度了出去,除了境界降低,可能导致终生无法晋升天魄外。更大的代价是寿命,这是连林云也不知道的代价,一道就是十年寿命,三道就是三十年的寿命。

    如此昂贵的代价,就算是至亲,也无法轻易做到。

    咔擦!

    当三道光芒凝为一柱之时,巨坑底部,有人仰天长啸。

    嗡嗡嗡!

    熟悉的剑鸣之声,再一次响彻在龙门广场中,与众人耳畔震撼人心。

    “是林云!”

    “林云还没有输了!”

    “可恶,老子居然哭了,这小子竟然还有底牌。”

    “地狱之路,还未终结,希望还在,希望还在!”

    一时之间,整座龙门广场,彻底沸腾了起来,许多人激动不已的呐喊了起来。

    砰!

    一道身影跃出,跃出巨坑,一个翻身,重重落在地上。

    少年一袭青衫,身背剑匣,容颜清秀俊朗,精致的五官,犹如刀斧凿出来的一般。谈不上什么绝世美男,却也丰神俊朗,气质脱俗,眉宇间闪烁的锋芒,更是锐利无边。

    这少年,不是林云,又能是谁。

    “我还没说话,怎么能判输呢?”

    林云嘴角微微翘起,瞧着深坑对面的秦羽,露出一抹笑意。

    充满阳光的笑意中,给人从容不破,胸有成竹的自信。

    他身上弥漫而出的气息,更是让所有人大吃一惊,林云不仅重回巅峰,修为居然更进一步。

    达到不可思议的半步紫府境界,与秦羽修为,完全相当。

    “该死!”

    本来阴郁一扫而空,心情前所未有畅快的秦羽,脸色瞬间阴沉起来,难看无比。

    “大皇子殿下,很失望吧。”

    林云微微一笑,轻声说道。

    “哼!你晋升半步紫府又如何,本皇子两年前便晋升半步紫府了,论底蕴,你还是比不了我。就算你从地狱中爬了出来,我也会再一次将你踩下去,这一次不会给你任何机会!”

    轰隆隆!

    可怕的气息从秦羽身上爆发出来,地阶功法玄阳诀,在他疯狂运转之下,其浑身上下绽放出夺目的光华。

    宛若一尊如日般的火球,立在这废墟般的王者战台中。

    林云神色微变,只是有些感慨,终究是用掉了梅护法留下的三缕本源修为。

    这三缕本源修为,珍贵到让他舍不得去用,就像是梅护法的血和肉一下。一旦炼化,就像是喝了梅护法的血,吃了他的肉,何等残忍!

    他的视线一扫,落在了凌霄剑阁方向,欣妍的身上,对方冷艳的容颜,眼眶早已湿润。

    他又看到了,李无忧这小子,没心没肺的笑着,眼泪都流出来了还不知道。

    他又看到了洛锋长老,老泪纵横,一把年纪,也在此刻抑制不住。

    好多好多人,一颗颗心,都牵挂在他身上。

    他放眼看去,看到了血龙马那个二货,这丫在广场中央,咧着嘴露出两排大门牙,咯咯咯笑个不停。

    还有在天上的欣绝大哥,你也一定看着我吧……

    还有很多人,没有来到龙门广场,可林云能感受到,他们的目光透过林海,透过山川,透过江河,远远的落在了自己身上。

    吾道不孤!

    顿时间,林云心中涌起无尽豪迈之气,热血在心中激荡不止。

    这一战,他为自己,也为那些所有牵挂着他的人而战。

    吾道不孤,吾不能死!

    冲天剑意在林云身上爆发出,伴随着其攀升至半步紫府的气息,与秦羽身上灼热而恐怖的气势,狠狠的撞在一起。

    剑!

    他心中狂喝一声,散落在别处的葬花剑,化为惊鸿,破空而至。

    林云伸手一招,紧紧的握在手中,血脉相连,心意相通的感觉,弥漫全身。

    我剑,荣耀永存。

    当两人气势攀升到巅峰之时,林云和秦羽,同时在消失在众人的视野中。

    嘭!

    下一刻,两人在深坑的中央,各自出手,狠狠的撞击在一起。

    林云手持葬花剑,在这一刻,抬手间便是一记皓月之光,怒劈而去。

    紫鸢剑诀全力催动,巅峰全盛,半步紫府的境界下,这一剑之光的强横超过之前所有。

    咔擦!

    剑芒在抬手间,就将秦羽拍出的掌芒,瞬间斩成两半。

    “死!”

    秦羽爆喝一声,掌芒化为炙热的利刃,无声无息落在林云面前。

    咻咻咻!

    其一息之间,劈出九掌,九道掌芒,宛如九抹刀光,每一次都快若惊鸿,迅捷如电。

    却又蕴含着澎湃浩瀚的玄阳真元,一击之力,就爆发出惊人无比的气息。

    林云神色微变,直接出手,剑芒挥动间,将这九掌一一接了下来。

    “玄阳爆!”

    秦羽长发乱舞,状若疯狂,狂喝一声。

    轰!

    散落的九道掌芒,宛若九尊大小不一的熔炉,顷刻间融为一体。

    半空中,一尊阳炎烈日般的炉鼎,倒灌而至。

    空气被无情的灼烧,外人看来,像是一尊仙宫的神炉,倾*下来。一条灌满熔浆的火焰之河,宛若游龙,铺天盖地将林云吞噬了下去。

    林云双目陡然一凝,紧握着葬花剑的手,闪电般挥舞起来。

    有紫鸢花绽放,一道道剑芒挥洒间,将那火焰之河,尽数切割开来。

    散落的岩浆,溅射出去,爆发出轰隆隆的巨响,像是人间末日。

    “朝阳之光!”

    眼见这熔浆之河林云破开,秦羽眼中寒芒一闪,他宛若一轮朝阳破晓而出。

    抬手间,一击掌芒,像是黎明前最初的那抹光,以惊人的速度朝着林云飞了过去。

    快!

    这一掌,快到吓人,快到连肉眼肉无法捕捉。

    可林云的剑,更快!

    霜寒万里,一剑刺出,将那飞来的掌芒,在半空中尽数冰封。

    剑身微微颤抖,磅礴的剑势咆哮而出,半空中冰封的掌芒,瞬间炸裂。

    “骄阳如火!”

    秦羽咬牙切齿,朝阳之光,化作正午最炙热的光芒,猛烈的照射下来。

    镜花水月!

    原地之间,林云身形一闪,他得剑,如镜中花,如水中月,虚虚实实,实实虚虚。

    任凭对方这一掌如何惊人,落到其虚虚实实的剑势当中,就像是落入一面镜子当中。

    咔擦!

    等到镜面破碎的一刻,骄阳般暴躁的玄阳真元,轰然爆炸。

    恐怖的余波,席卷而出,两人身形同时一闪,远远的避开。

    各自落在站台的边缘,早已成废墟的战台,地面上大火燃烧不止,剑意散落一地。

    “该轮到我出手了吧。”

    熊熊大火中,林云看向对方,微微一笑。

    “出手又如何?怕你不成!”

    秦羽神色冷漠,沉声喝道。

    “怕你吓到而已。”

    林云微微一笑,只是手中葬花剑,无比兴奋的颤鸣起来。

    嗡!

    毫无征兆,其体内陡然爆发出一声清脆的剑音,这是世间最古老的琴弦,也无法弹出的曲调。

    剑音通神,飘渺如仙。

    未等众人有所反应过来,一道剑芒,无情的扫了出去。

    偌大的王者战台,在这一刻,不断的炸裂,剑芒所过之处,势如破竹,斩碎一切!

    噗呲!

    秦羽还未反应过来,便被剑芒扫中,当场吐出口鲜血。

    这一剑,将整座王者战台,硬生生斩成了两半。

    “大皇子殿下,你猜猜看,林某用了几成力。”

    少年青衫舞动,风撩起额前长发,俊朗的面孔露出一丝笑意。这一笑,倾城如妖,这一剑,出尘如仙;一笑如妖,一剑如仙。

    “先天剑意!”

    秦羽眼中闪过抹惊恐之色,极度不可置信的说道。

    更新速度最快赶紧来阅读!..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