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四十六章 灭我锋芒?不知死活!

作者:月如火 |字数:8916

人气小说:圣魔劫天运真武世界拜师九叔狼与兄弟快穿病娇:我的恶魔宿主都市天龙至尊前妻归来:邵医生好久不见

    docunt.getElentById("readerFt").classNa = "rft_" + rSetDef()[2];

    正常输出章内容

    docunt.getElentById("readerFs").classNa = "rfs_" + rSetDef()[3]

    第五百四十六章

    轰!

    当少年的右手握在剑柄,其气质陡然大变,变得锋芒肆意,凌厉无匹。 .那等桀骜不羁的风采,与没有握剑的林云,完全不同。

    仿佛脱胎换骨一般,给人带来可怕的压力。

    路展和齐雄脸色微变,之前不屑的神色,消失殆尽,眼眸光前所未有的凝重起来。

    这家伙,还有一战之力?

    适才,他与杨雄那等大战,惊世骇俗。旁人或许不清楚,他两人在这火焰灵柱内,暗观察,却是瞧得清切。

    那等恶战,激烈的程度,令人心惊肉跳。林云远远不像,表面看去的那般轻松,不仅真元消耗甚多,自身也是诸多内伤,只是暂时压制了下去。

    原本觉得以二人联手,此时现身,对这般状态的林云,十拿九稳之事。

    可万没料到,对方,还有一柄剑。

    一柄,从头至尾都没有拔出来过的剑,那剑还未出鞘,可已经能让人感受到其所蕴含的寒芒。

    “你这家伙,从头至尾都未拔剑,特意为我二人留的这一手?”

    路展眉头微皱,冷声说道。x

    “是又如何,不是又如何?我劝你二人最好想清楚了,在做决断,一旦出手,便是与我为敌,与我林云为敌!”

    林云神色冷漠,淡淡的说道。

    有意思,这小子居然还有一战之力。

    远处,盘膝而坐嘴里咀嚼着一枚丹药的杨雄,眼目光闪烁,散逸者鲜血的嘴角勾起抹冷笑。

    如此来说,我倒是未必没有机会。

    打吧打吧,斗得越凶越好,这玄阴花之争的赢家,终究还是我的。

    随着丹药入口,杨雄伤势和真元,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疯狂恢复着。可他掩饰的很好,丝毫没有要泄露出去,甚至连嘴角的血渍都未擦干。

    火焰灵柱内,与林云对峙的路展和齐雄,神色阴沉之极。

    这林云,当真有些欺人太甚,都这等情况下居然未有半点妥协。若是愿意稍稍退让一步,将九瓣玄阴花的利益,让出些许,他二人也不至于这般骑虎难下。

    众目睽睽,若这般被林云吓走,那笑话可大了一点。

    两大阴玄境圆满翘楚联手,对付一个受伤的客卿执事,反到被对方威胁,还有这更可笑的事情吗?

    怕是丢的颜面,那杨雄还要大。

    “与你为敌便与你为敌,你算个什么东西,还敢威胁我们!”

    路展率先发动攻击,身形暴掠,其浑身真元与火焰凝聚,迸发出一道长达数十丈的血色长枪,血色惊鸿,一闪即逝,朝着林云狠狠捅了过来。

    枪尖锋芒爆射,所过之处,炸起刺耳的破空声,有火星四溅。

    “别后悔!”

    林云眼一抹怒意闪过,他很少动怒,可眼下却是真的怒了。

    无论是这齐雄,还是这路展,起杨雄都差不了太多。可在这火焰灵柱,竟然选择联手对付自己……

    如此也罢了,还是趁着他与杨雄大战之后,才伺机出手。

    这般无耻,那今日这一战,也别怪他剑下无情了。

    一念间,接近大成的先天剑意呼啸而起,浑身下弥漫着银色的锋锐之气。清冷的少年,于这一刻宛若绝世宝剑夺鞘而出,冷漠无情,残酷而冰冷。

    来的这天府书院,他似乎收敛太多,弄得好些人都以为他林云真的好欺负。

    连古锋这等跪地求饶的货色,都敢在他面前,跳来跳去。

    仅仅是和柳云烟走的近了一些,被这杨雄几番欺辱,一再相逼。

    到的现在,这路展和齐雄,也想痛踩落水狗,张口扬言是一个滚字。

    可笑!可笑!

    真当林云,没有底线吗?

    剑!

    五指紧握的剑柄,顿时传来血脉相连的感觉,葬花剑似乎感受到了他的怒意,与鞘嗡鸣不止,按耐不住。林云眼眸光一闪,磅礴真元灌注在,拔剑出鞘,寒芒凌冽宛若秋水的剑身,瞬息间斩在那落下的血色长枪。

    咔擦!

    金石断裂的巨响声,这一剑之威强大无,硬生生将那如惊鸿般刺来的长枪,斩成无数碎片。

    轰!

    还未完,残留的剑势,化作狂风,呼啸而去。

    路展脸色大变,连忙出手,一掌将这呼啸而来的剑势震碎,脚步朝后退好几步。

    “齐雄,别愣着了。”

    落下之后,路展神色立刻说道,同时间其扬手一招,握住柄锋利而凝重漫的长枪。枪尖缭绕的血光,犹如冰冷的火焰,令人望之心惊。

    “玄空拳,空空如也!”

    齐雄冷哼一声,陡然间腾空而起,浑身气势暴涨,一拳轰出。顿时间狂暴的拳芒,呼啸而至,看似铺天盖地,可真正去寻找之时,那拳芒却又无处可寻。

    似乎无处不在,又似乎无影无踪,唯有那等狂霸的拳威真实到令人心悸。

    一时间,这齐雄人在半空,拳出不止。看去,像是无止尽的拳芒,化作茫茫云海,从四方汇聚铺面而来。

    空空如也,这一拳的精髓,倒是被此人完美的施展了出来。

    轰!

    手持长枪的路展,落地之后,便立马扑杀了过去。

    见手长枪在半空,划出一道血色流光,带着磅礴浩瀚的气息,与齐雄一道同时朝林云杀去。

    两人各施手段,没有丝毫留手,场面顿时凶险之极。玄阴湖的众人,看到此幕,心无一例外,倒吸了口冷气。

    一袭青衫长发乱舞,林云紧紧握着手之剑,此等凶险之。他心无旁骛,所思所率所想,唯有这手之剑。

    向剑之心,生死无畏!

    临近大成的先天剑意,被林云催动到及接线,银色剑芒弥漫全身。剑身挥动之时,飘零散落的银芒,犹如天落下的月光,化作寒光凌冽的剑势,迎着那两人的杀招,将一腔怒火,尽情宣泄。

    锵!锵!锵!锵!

    火星四溅,兵刃碰撞的巨响,连绵不止。这般惊天动地的交手,犹如滔天骇浪伴随着狂风暴雨,一刻都没有平静。

    半空,真元激荡,剑气纵横,鲜血飞剑。

    咻!

    毫无征兆,一抹寒光犹如毒蛇,从那铺天盖地的拳芒飞了出来,朝着林云心口咬去。

    林云眼精光一闪,勾勒着古老龙象的战甲,凝聚覆盖在其身。

    咔擦!

    这一枪太狠,太快,太毒,枪尖刺碎战甲,鲜血飞溅,只差一寸能真正触及心口。

    可这一枪,终究是没有没有真正刺穿心口,路展眼闪过抹诧异之色,抽身狂退。

    “不知死活!”

    林云咬牙冷哼一声,手腕猛的一抖,一轮银色的月华在他身后冉冉升起。

    皓月之光!

    不等那路展落地,凝聚月色的银色剑芒,狂追而去。

    该死!

    路展脸色顿时哗然大变,没想到林云的剑芒会如此之快,电光火石间,来不及想太多,手长枪乱舞,血光爆射。

    嘭!

    可如月般恢弘的剑芒,几乎是一瞬,将他搅动的枪芒尽数连碎。而后那一束银芒所蕴含的剑势,摧枯拉朽一般,滚滚而去,将其个完全吞没进去。

    噗呲!

    路展吐出口鲜血,握着长枪的掌心炸裂开来,有鲜血顺着枪尖流下。浑身下,伤痕累累,狼狈不已。

    眼见路展受创,齐雄脸色微变,一人之力怕是难挡林云,当下心生退意。

    “这点本事吗?”

    林云眼闪过抹冷漠,不给二人揣息的时间,葬花剑在其手,反手一挥。凌厉的剑芒,顿时如暴起的寒风,又像是无边冬雪绽放的寒梅在一瞬间绽放。

    霜寒万里!

    看起轻飘飘的一剑,却带着漫天寒意,犹如无边大风,滚滚而去。

    目之所及,剑芒所过之处,冰封万物。

    路展和齐雄浑身真元激荡,努力抵挡这凛冬将至般的寒意,可那剑势太过浩瀚,剑意太过凶残。稍稍支撑片刻,两人便各自吐出口鲜血,被狠狠震飞出去。

    向剑之心,一往无前!

    林云浑身剑势如火,目锋芒肆意,于这湖面之手持葬花剑,狂奔起来。

    轰隆隆!

    奔走之间,茫茫剑势,让这湖面暴起一道又一道的滔天水浪。

    落地的二人,在这等浩瀚剑势面前,被压迫的脸色难看无,。只能勉力抵挡。

    一剑凌九天,一剑扫六合,一剑荡八荒,一剑斩浮云。

    浮云九天,八荒六合。

    没有丝毫留情的意思,奔走林云浑身绽放出无尽霸气,祭出霸剑的起手式。

    嘭!

    耀眼夺目的剑光,犹如秋风扫落叶一般,将路展与齐雄二人,重重击飞出去。抬眸间,再度看向林云,眼尽数惊惧之色。

    这少年,这握剑的少年,实在强的有些不可思议。

    “呵呵,这样没信心了吗?”

    恰在此时,一道刺耳的声音响起,却是伤势恢复了许多的杨雄重新站了起来,其冷声笑道:“我可是知道,你二人还有底牌未施展,别心存侥幸了。今日若不能灭了他的光芒,让他跪地求饶,这天府书院日后绝无我等立足之地!”

    “灭我锋芒?”

    收剑归鞘的林云嘴角勾起抹冷笑,没给这二人考虑的时间,冷声喝道:“让我跪地求饶?那先接我林云一剑再说!”

    其身还未完全消散的霸气,轰然暴涨。

    头顶天空陡然间乌云密布,剑意衍化的雷鸣之声,在那茫茫云层,爆发出惊天巨响,震耳欲聋。

    茫茫无际的雷云,在这等剑意下,不停的蠕动起来。

    “这是……”

    这股可怕的气势,顿时让三人面色大变,各自心底都感受到了一股深深的忌惮。

    不等这三人有所反应,漫天雷云衍化成一道磅礴的龙影,惊鸿闪瞬般遁入林云体内身体。

    少年双目,有精芒如电般爆射出去,林云身睥睨八方的霸气,似乎让万物都得臣服。

    “走!”

    三人再也不敢久待,连忙狂退不止。

    走的掉吗?

    林云面色冷峻,目光在睥睨之间,拔剑出鞘。

    轰!

    剑出半寸,一道紫色的电光,将这天地照的璀璨夺目。那矗立在天地之间,冲霄而去的火焰灵柱,瞬间出现一丝丝可怕的裂缝。

    漫山遍野,无数人惊呼声顿起。

    见那完全出鞘的葬花剑,化为恐怖的电芒,凝聚成一道狰狞无的龙形凶兽,一瞬间扑杀出去。

    霸剑,奔雷斩电!

    咔擦!

    几乎是在刹那,火焰灵柱轰然炸裂,化作无尽的烟火,满天飞舞绽放。

    烟花之下,有三道人影在半空惨叫不止,每人身都有数到狰狞的伤口,深可见骨。五脏六腑,同时出现裂缝,浑身衣衫,鲜血淋淋,狼狈不堪。

    “一剑都接不住?还想灭我锋芒,不知死活!”

    在三人惊惧交加之时,天空响起道如雷般的爆喝,却是林云腾空而至,宛如杀神般追了过来。

    那等杀意,让这无边湖水都为之沸腾起来,震荡水花暴起。

    几人吓得肝胆俱裂,脸色发白,几乎是本能一般跪在了落地的林云的面前。

    底部字链推广位

    更新速度最快赶紧来阅读!..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