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六十五章 凶残霸道

作者:月如火 |字数:7692

人气小说:绝色女皇的贴身武帝蜜宠365天:校霸,有点甜我的如此芳邻变身灵山大师姐万武天尊极品小神医盛华乡村小邪医

    docunt.getElentById("readerFt").classNa = "rft_" + rSetDef()[2];

    正常输出章内容

    docunt.getElentById("readerFs").classNa = "rfs_" + rSetDef()[3]

    第五百六十六章

    高悬的烈日,让这山顶会场的氛围,愈发沸腾起来。手机端 vodtW天府书院众人的心,却是热不起来。

    但四方会场的观众,可是不管这么多。

    他们关心的是精彩的对战,到底是天府书院能够力王狂澜,夺回二十年前曾经失落的荣耀;还是紫庐书院强势依旧,完成二十年前的承诺,取走那暂且放在天府书院的半道神纹。

    亦或者是,白玉书院异军突起,成为新的冠军?

    一切,充满悬念。

    人总是喜欢惊喜,永远讨厌平淡,五院争锋这等大战,自然是悬念愈多越好。

    眼下毫无疑问,伴随着白玉书院的强势取胜,势必让这五院争锋更加有意思起来了。数不清的视线,在白玉书院和天府书院的席位,来回扫动,进而窃窃私语,议论纷纷起来。

    “这两家书院,如今都只出战了两人。一方是林云和柳云烟,一方是罗深和陈宇,各有一人没有出场。依我看来,单凭这已经出场的二人,天府书院最多也拿下一一的平局。”

    “没错,甚至很有可能,拿不到平局。柳云烟的实力,与其他三人相,差的还是有些明显了。无论对谁,只怕都是输多赢少,至于林云……我看他对罗深和陈宇,只怕也是五五之分。”

    “的确如此,毕竟那陈宇也出乎意料的打败了流云书院的外援,与他林云的风采,倒也不相下。”

    “所以两家对战的关键,反倒是落在了牧雪身,若是牧雪能胜,那天府书院还有些许机会。可若是一旦输了,那天府书院什么机会都没有了,因为柳云烟必输无疑。”

    四方议论声传到天府书院众人的耳,墨灵等人脸色倒是没有太大的波动。

    谁都能看的出来,外人说的没错,对战白玉书院的关键是牧雪。可算她真的赢了,形势还是相当不妙……

    主要是罗深和陈宇二人,实在太强了,无论对谁柳云烟的胜算都有些太低了。

    “对不起,我拖大家后腿了。”

    柳云烟低着头,脸露出些许苦涩之色,无奈的说道。

    “没有,你已经做的很好了。天府书院,也找不到你更强的存在了,若有错,也是老夫的错。”唐瑜前辈面色温和,安慰着柳云烟。

    并非她不努力,而是对手太强。

    若她有错,那整个天府书院的不如她弟子,岂不是全都有错。

    何况,对战流云书院,她也是赢下一局的。

    墨灵沉吟片刻,冷静的道:“也不是没有机会,将云烟安排在第一战,牧雪放在第二战,最后让林云压轴。若能让云烟对曹震,或者那陈宇,牧雪和林云的压力会小很多。”

    “这未免太天真了,万一对方首战罗深,第二战再曹震,一不小心会连输两局。林云,只怕连出场的机会都没有。”

    “怎样安排都是有些不妙,不过林公子放在压轴,我倒是没有什么意见。”

    “对,我看林公子还有未尽之力,放在压轴也算是保存些微末的希望吧。”

    诸多长老与墨灵一道,讨论着出场顺序,却是让人头疼的很。无论怎么安排,胜算都显得颇为渺茫,除非运气极好。

    可那白玉书院肯定不傻,曹震这样的王牌,绝对不会用在第一战。

    林云面色平静,心则是暗自摇头。

    若实力相差不大,倒是可以用类似田忌赛马的方式,以巧取胜。可实力差距太大,如何取巧,都是无用。

    “我第一个吧。”

    争论当,牧雪开口道:“我也赞同林云压轴,既然云烟姐一轮已经出战过,让她先休息片刻吧。”

    她这般率先请战的勇气,倒是有些让人感到意外。

    其他人也没有太好的办法,只能应了她的要求,毕竟谁先出场其实已经不太重要了。

    这一战,大伙都显得有些悲观。

    “时辰已到,天府、白玉,请两家书院派出首战选手。”

    洪钟般的声音再度出现,那作为裁判的麻衣老者,出现在会场央,沉声喝道。

    嗖!

    两道人影,同时腾空而起,天府书院这方自然是主动请战的牧雪。林云抬头看去,眼闪过抹异色,白玉书院派出的是罗深。

    那个身背巨剑,有着散修经历的清瘦少年,他眼的杀伐之意,其宗门弟子明显要狠辣许多。

    “没让那葬花公子登场吗?这样可不好,莫非你们还想着,让他来压轴。我还以为你们明知道要输,起码会先想着赢一场,至少不会输得那么难看。”罗深拖长着自己的声音,略显戏谑的说道。

    “你这家伙,凭什么觉得自己一定能赢我?”

    牧雪眼闪过抹怒意,她虽不敢笃定自己,一定能胜过对手。可自己身位天剑宗的翘楚,也不是随意能让人小瞧的。

    罗深冷冷一笑:“那边手底下见真招呗。”

    “如你所愿!”

    牧雪冷哼一声,玉手一招,一柄犹如青芒美玉的长剑夺鞘而出,剑身之,寒光凌冽,有锋芒散逸,这是一件相当能媲美宝器的超品玄兵。

    罗深嘴角勾起抹狞笑,他伸出厚实的右手,握在那柄夸张巨剑的剑柄。

    “想来你那边应该有高手,从我的剑法瞧出了些端倪,我倒也不怕说出来。没错,我这开山剑法,只要挡不住第一间,对手便必败无疑。哪怕那葬花公子也是一样,至于你这所谓的天剑宗翘楚,自然也不例外。”

    轰!

    话音未落,其手巨剑便随意在其身旁放了下来,宽大的剑刃末入地面两寸。顿时间,仿佛是有一座山岳,在其手狠狠轰击在地面。整个会场,轰隆隆剧烈的颤抖起来。

    同时间,一股狂暴的气息在罗深体内,蔓延出来,令他显得尤为可怕。

    “第一剑!”

    手握剑柄,罗森冷然一笑,眼眸迸发出凌厉如电光的锋芒。身形爆闪,那如山岳般厚重的巨剑,灵动如蝶,在空划过到弧线,暴掠而出。

    吼!

    在他脚掌离开地面的刹那,其体内深处似有古妖兽觉醒一般,愤而咆哮。伴随着那声咆哮,飞掠而至的他,身暴起九道璀璨的剑光,剑光飞窜,在其周身像是群魔乱舞。

    恍然间,他像是地狱走出来的魔神一般,配合着他嘴角狰狞的笑容。那等声威,看的人心巨震,面色动容。

    林云双眼微眯,敏锐的感觉到,其周身弥漫的九道剑光。大有名堂,他磅礴的魂力灌注在双目,与九道璀璨的剑光深处,看到一丝跳跃的血线,相当邪恶。

    那血线只有一丝,可却在飞快的蔓延,宛如火焰愈烧愈烈。

    原来如此……

    林云收回视线,心了然,难怪此人敢说这般大话。他修炼的功法,应该是某种魔道剑诀,类似一些燃烧气血,短暂提升实力的丹药。

    可那功法却要霸道许多,只要一剑挡不住,其剑法的威力便会越发狂暴。

    不妙,这等剑法,只要有片刻的迟疑,会在瞬间陷入被动,无法翻身。

    糟糕!

    林云面色微变,他在牧雪的眼,看到一丝犹疑。似乎在犹疑,要不要在此刻,将杀手锏祭出。

    若是杀手锏也挡不住这一剑,她不仅会败,而且会遭受到重创。

    “输了。”

    林云叹了口气,轻声说道。

    果不其然,这片刻犹疑,立刻让牧雪吃了大亏。被那能媲美身躯宽度的巨剑,生生震飞出去,青芒剑差点震的脱手而出。

    十招之后,弥漫在罗深周身的九道剑芒,已经璀璨到让人无法直视的地步。在那血线的燃烧下,成长为九条血色游龙,在其周身环绕。

    狂暴的剑气,激荡不止,呼啸之间,怒吼连连,逼的牧雪连连后退。

    嘭!

    又是一声惊天般的撞击,牧雪吐出口鲜血,被狠狠撞飞。半空,其曼妙的身姿,显得相当柔弱。

    “天剑宗,不过如此!”

    罗深眼闪过抹邪光,冷笑一声,冲天而起。在已经确定要获胜的情况下,那山岳般厚重巍峨巨剑,又一次狠狠撞击在牧雪身。

    咔擦!

    即便牧雪已竭力防守,这一剑还是相当要命,隐约间甚至能听到骨头断裂的声音。

    全场众人,倒吸了一口冷气,面色骇然无。

    此等重击之下,那般鲜明的强弱对,实在让人心疼如沙包般被飞出去的牧雪。

    可即便这样,那罗深似乎还不想放过,人在半空,又是一击旋转,像是猛虎般闪电扑了出去。

    铛!

    可在他的巨剑,以雷霆之势将要斩落下来之时,一柄银色的折扇将之铛了下来。

    那银色折扇相当精致,在那夸张的巨剑下,显得相当渺小。

    可在持扇人的手,却是稳稳的将那巨剑拦了下来,墨灵面色冷峻,淡淡的道:“此战,天府书院认输。”

    “认输?她可还没说句话呢。”

    罗深冷笑不止,似乎没有打算放弃。

    “我说了,此战天府书院认输!”

    墨灵脸露出抹寒意,一股慑人的锋芒,在其双目迸发出去。那罗深不可一世的气焰,顿时为之一堵,弱了半截。

    “罗深,回来吧。”

    观战席,曹休脸露出抹玩味之色,轻声笑道。天府书院,的确该好好教训一番,让他知道谁才是日后的王者。

    不过,逼的太急,也没有意思。

    “哼。”

    罗深冷哼一声,略有不甘,转身离去。

    待墨灵将牧雪带回来,天府书院众人,脸色都变得相当难看起来。只见牧雪腰间的伤口,有鲜血远远不断渗透出来,将衣衫浸的血红一片,差点便被拦腰斩断。

    伤之重,令人骇然。

    “好……痛……”

    牧雪脸色惨白,双眼无力睁开,嘴发出微弱的声音。

    林云稍稍瞥了一眼,面色微变,这是要做什么?

    他虽不待见此女,可五院争锋这等会战,完全不至于要人性命。甚至,点到为止都可以,毕竟只要决出胜负足够了。

    又没有什么血海深仇,可这罗深的手段,未免太过凶残和霸道。

    是要一,谁的手段更狠辣一些吗?

    林云眼闪过抹不易察觉的寒意,平静的道:“下一战,让我来吧。”

    底部字链推广位

    更新速度最快赶紧来阅读!..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