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六十六章 再走一遭

作者:月如火 |字数:8054

人气小说:绝色女皇的贴身武帝蜜宠365天:校霸,有点甜我的如此芳邻变身灵山大师姐万武天尊极品小神医盛华乡村小邪医

    docunt.getElentById("readerFt").classNa = "rft_" + rSetDef()[2];

    正常输出章内容

    docunt.getElentById("readerFs").classNa = "rfs_" + rSetDef()[3]

    第五百六十七章

    “下一战,让我来吧。请大家搜索()看最全!更新最快的小说”

    林云低沉而平静的声音,让正在照顾牧雪伤势的天府书院众人,全都吃了一惊。

    在众人的印象,这少年向来冷静,甚少因为怒火而改变自己的决定。

    清晰一向波澜不惊,给人无法莫测的感觉,眼下居然要提前出场。

    他们可是定好了,让林云来压轴的。

    唐瑜前辈、墨灵、柳云烟的目光,落在林云身,眼都闪过抹诧异之色。三人心思敏锐,很快猜到林云的大概想法,如果注定要输,那没必要让柳云烟出战,去承受牧雪这样的痛苦和羞辱。

    还不如由他出手,给那白玉书院一个深刻的教训。

    “不。这一战,让我来吧。”

    柳云烟面色略显苍白,可眼神却无坚定,她咬着牙关,美眸隐隐泛着光泽,声音略显哽咽道:“虽说我战胜那陈宇的机会,有些渺茫,可再渺茫也有一线机会获得胜利,林公子,你相信我这一次好不好。”

    林云看了她一眼,沉默不语。

    即便是牧雪,这不是很让他待见的女孩子,被人如此羞辱残暴的打击后,其心都很难安定。

    若是柳云烟,这和白云那小丫头,一起救过自己命的女孩子。遭受此般痛苦,他怕是很难控制自己,做出些不好的事情来。

    “林公子,你让我试一试吧。请你为天府书院压轴,我们需要这场胜利,我不想此放弃。”

    柳云烟再次说道。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坚持和执着,对柳云烟来说,她愿意付出所有牺牲在这五院争锋。

    由她出战,去争那千分之你一的机会,再让林云压轴。这是天府书院,唯一还能翻盘的希望。

    “天府书院对战白玉书院,第二战开始,请两家派出各自选手登场。”

    震耳欲聋的洪亮声音,再度回荡在这辽阔的会场,裁判登场,目光在两家书院来回看了一眼。

    林云知道很多人在看着自己,但他不敢去看,尤其是不敢去看柳云烟的眼神。

    一旦看了,必然会心软。

    可这一眼,他还是看了,当他目光看到柳云烟,对方神色没有一丝柔弱和畏惧,那是一种执着,这种执着和坚持,仿佛看到了曾经的自己。

    林云心叹了口气,不在坚持,冲她点了点头。

    嗖!

    顿时间,两道身影各自腾空而起,天府书院柳云烟,白玉书院陈深。

    此等阵容,倒是不太让人意外。

    眼前的行驶,肯定得逼的天府书院让林云压轴,争取那颇为渺茫的胜算。可这前提是,柳云烟真的能战胜对手陈宇,若不然一切都是白搭。

    “你还真有勇气,知道我连那流云书院的外援都能战胜,还敢出现在我面前。”

    目光透着邪性的陈宇,冲着柳云烟咧嘴一笑,颇为不屑。

    “还没动手,一切都是未知。”

    柳云烟脸色微寒,声音冰冷,目隐隐有怒火闪过。她很讨厌,对方这般不屑的神色。

    陈宇双眼微眯,握着折扇,阴测测的笑道:“呵呵,我劝你最好主动认输,否则,我弟弟被那林云羞辱的那笔账,只好算在你头了。”

    “那也得你有这个本事才行!”

    柳云烟冷喝一声,玉手扬剑出鞘,挺身刺了出去。这一剑相当凌厉,剑身寒芒流熠,像是一道冰冷的闪电。

    “雕虫小技!”

    陈宇见状淡淡一笑,手腕轻轻一抖,旋即那折扇在其掌心,不停的旋转起来。

    轰!

    当折扇旋转的刹那,便有狂风骤起,同时一股凌厉的令人动容的寒芒,在扇骨迸发出来。

    “败你,我只需三招!”

    等那柳云烟的剑芒,将要刺来之时,兀自旋转的折扇,陡然一收。瞬间,陈宇身迸发出恐怖的气势,手折扇,随意一摆。

    这般动作,看似颇为轻灵。

    可但凡是稍有眼力之人,都能瞧出其门道,其折扇在旋转之时,所蓄积的大势,早已如汹涌的洪水。

    嘭!

    果不其然,那如冷电般刺来的一剑,被那折扇一摆。顿时间暴起惊天巨响,犹如浪涛爆裂般,柳云烟连人带剑被狠狠撞了回去。

    两人修为的差距,也与此刻显现出来,阴玄境大成和阴玄境圆满,还是差距太大。

    何况,这陈宇的武道造诣,分明要高许多。

    “第一招!”

    嘴角勾起抹冷笑,陈宇手并拢的折扇再度打开,其眼神色霎时间,凌厉如剑。身形闪烁,犹如奔雷,狂袭而去。

    轰隆隆!

    伴随着奔雷般的狂暴身法,一股极端凌厉的寒芒,犹如剑光,席卷八方。所过之处,在这坚硬如玄铁般的地面,切割出一道道光滑的裂缝,让人脸色微变。

    仅仅是余波,便如此锋利,未免太可怕了一些。

    林云望着场间局面,嘴唇有些干裂,这般局势,意料之。那陈宇连来自霸主级势力的外援,都能以百招击败,足以说明他的实力不是柳云烟能的。

    在其旁边的墨灵等人,脸色都显得不太好看。

    迹,终究是无法发生。

    眨眼之间,那陈宇又出一招,两招之后。其浑身下狂暴的气势炸裂开来,茫茫大势,如同滚滚而动的雷云,给人带来浩荡恢弘的磅礴压力。

    仅仅是这般声势,逼的柳云烟应付起来,有些艰难。

    “到此为止!”

    场间陈宇充满邪性的双目,闪过抹冷漠之色,而后眼神色一片冰寒。手腕一番,那柄绘制着灵纹的紫色折扇,瞬间并拢,如剑一般斩了下来。

    雷云破!

    四方聚拢的奔雷之势,犹如一道道浮动的流光,汇聚在并拢的折扇。顿时间,折扇暴起一道长达百丈的电芒,犹如剑光,似乎连山河都能劈开,狠狠落了下来。

    柳云烟望着此等骇人的杀招,眼神色,前所未有的凝重起来。体内真元激荡,近乎是毫无保留的汇聚剑身,狠狠迎了去。

    两道剑芒撞击的瞬间,惊天巨响旋即响彻八方,可下一刻,那可怕的雷芒冲击掉柳云烟的剑势,落在她的身。

    噗!

    一口鲜血吐出,柳云烟的娇躯被狠狠震飞出去,狼狈之极的落了下来,步履踉跄。

    “还不认输?”

    陈宇缓缓落地,微微摇着折扇,看向对方,轻声笑道。

    那等神色,却是相当得意。

    柳云烟眼闪过抹决断,没有言语,她十指灵动,以某种古老的方式凝结着手印。

    轰!

    一息之间,有数不清的灵纹,在她周身浮现交织在一起。她的身暴起可怕的声威,风云并起,天地失色。

    “这是……”

    “这是小神通的气息!”

    顿时,观战席的每一人,都感受到不同寻常的氛围,脸色发生了变化。

    天府书院席位,墨灵眉头却是皱了起来,微微摇头。

    场间那陈宇先是吓了一跳,随即便轻松了起来,嗤笑道:“真是顽固,以你这灵纹造诣,想要祭出小神通,未免太天真了一些。我还是让你,败的更痛快一下吧。”

    话音落下,其扬手一挥,并拢的折扇顿时如一道闪电爆射而去。

    咔擦!

    那在柳云烟周身还未完全凝聚的诸多灵纹,当即碎裂开来,折扇犹如一柄利剑,斩灭一切,狠狠撞击了过去。

    噗!

    柳云烟再度吐出口鲜血,完全被震飞出去,还未凝聚的小神通,当场夭折。

    “不知死活,竟然以小神通来绝地反扑。”

    伸手握住飞回来的折扇,陈宇的脸色,冷漠而不屑。

    瞧着被震飞的柳云烟,墨灵刚要起身,却发现一道身影,早已先她一步破空而去。

    林云横空而起,将柳云烟接住,缓缓落地。

    陈宇瞧得此幕,眉头微皱,闪过抹不悦,冷声笑道:“你们这天府书院,别的本事没有,认输的本事倒是挺利索。不用说了,我知道,你是来认输的。”

    这等嘲讽,让天府书院的众人,脸色都显得不太好看。

    可心憋屈,却又无法反驳。

    因为的确如他所言,之前墨灵强行插手,是在替无法开口的牧雪认输。

    眼下林云突然现身,毫无疑问,也是来为柳云烟认输的。

    林云看向那面露得色,眼神色充满嘲弄的陈宇,脸色平静的有些可怕。

    “本公子说错了吗?”

    陈宇摇着折扇,轻声笑道:“可惜,你算有满腔怒火,实力滔天,又能如何?天府书院已经输了,赶紧滚吧,别在我面前,丢人现眼了。”

    瞧着林云眼眸深处的怒火,陈宇心颇为得意。他很喜欢看对手,这种明明恨意滔天,却又无可奈何,拿他毫无办法的憋屈。

    亲手挫败对方,还要来的痛快。

    “林公子,别理他,小人得志,我们回去吧。”

    柳云烟有些虚弱的环抱着林云,小声说道,她脸色泛白,没有伤的太过厉害。可眼神色,却是前所未有的凋零,像是一朵花还未盛放,已凋零。

    她这刚满二十岁的人生,从来都是为这五院争锋活着的。

    如今惨败收场,却是再无活着的意义,只怕终生都要活在自责。

    “可我答应你的承诺,还没做到……”

    柳云烟有些无力的说道:“可我们已经输了。”

    林云闻言,冲她笑了笑,沉吟道:“你忘记了,我本身是从地狱走出来的人,我不怕再走一遭。”

    曾经,他为了自己,选择过一次地狱模式。

    今日,为了那朋友之间的承诺,再选一次,又有何妨?

    林云将有些发愣的柳云烟放下来,他环顾四周,看向那落定在会场边缘的裁判,沉声道:“我请求进行地狱模式,还请前辈恩准。”

    “地狱模式!”

    四方席位,因这突如其来的四个字,瞬间安静了起来。一道道想到惊愕的目光,落在了他身背剑匣的青衣少年身,这家伙知道这意味者什么吗?

    他可知道,当年天府书院是因为选择地狱模式,而受尽羞辱。

    难不成,还想再来一次?

    疯了!

    错愕之后,所有人都觉得,说出这四个字少年,应该是疯了。

    底部字链推广位

    更新速度最快赶紧来阅读!..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