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宝六十七章 我剑,凉如血

作者:月如火 |字数:17061

人气小说:圣魔劫天运真武世界拜师九叔都市天龙至尊入世小道士狼与兄弟快穿病娇:我的恶魔宿主

    docunt.getElentById("readerFt").classNa = "rft_" + rSetDef()[2];

    正常输出章内容

    docunt.getElentById("readerFs").classNa = "rfs_" + rSetDef()[3]

    第五百六十八章

    疯了!

    当确定自己听清楚林云的话之后,所有人都觉得,这青衣少年是不是疯了。 <a href="//.vOdtw target="_blank">.vOdtw/a>

    二十年前那柳云烟的父亲,是因此而一败涂地,让天府书院承受莫大的羞辱。导致现在,都无法翻身。

    那等羞辱,何等之惨,所有人都长老都抬不起头。

    在此般压力下长大的柳云烟,更是长期以来,承受着莫大的无奈。

    今日,此时此刻,在天府书院将要落入败局之时,又有人提出了这地狱模式。

    嗖!

    会场外那作为裁判的麻衣老者,一个闪身,来到了林云的面前。老者到底是见多识广,沉得住气,他面无表情的看向林云,沉声道:“你确定知道地狱模式的规矩嘛?”

    林云点了点头,他既然说了,自然知道。

    此番地狱模式,与大秦帝国的那场斗,略有不同。一旦决定地狱模式,将会直面白玉书院的三名选手,不是车轮战而是一起。

    不仅如此,已经落败的流云书院和青麓书院,都可以决定各派一人。

    也是说最终要以一敌五,何为地狱,这便是地狱模式。

    此番冒险的举动,之龙门大的车轮战要残酷太多太多。

    不过最终能否决定地狱模式,其实决定权,不在林云这里。在唐瑜前辈那里,想要申请地狱模式,代价可是相当之大。

    二十年前,天府书院付出了一门小神通、一百枚四品灵丹、十枚五品灵丹和天量灵玉的代价。

    如此大的代价,去博那相当渺茫的希望,无论在谁看来都是无法理解。

    何况眼下,即便林云胜了,他也还要挑战那声名显赫,实力深不可测的曹震。

    那曹震一年前有阴玄境小成的修为,眼下他的境界,达到阴玄境大成都未必没有可能。那是北雪山庄重点培养的妖孽,是要让他在群龙盛宴,大放异彩,夺得那龙云榜的席位。

    所谓五院争锋,在北雪山庄的前辈看来,无论是林云,或者江逸这些人,都是给他准备的垫脚石罢了。

    完全没有放在眼里的意思,傲慢之极。

    紫庐书院将他请来做外援,为的是万无一失,完成二十年前的承诺,取走那半道神纹。

    此等妖孽,要找一个未满二十能超过他的人,怕是翻遍幽州城都寻不到。

    天府书院众长老,皆是面色微变,目光犹疑。且不说曹震,但说这地狱模式,让他们觉得林云未必能完成。

    而且地狱模式,是很有可能连认输的机会都没有都被斩杀的。

    想想那白玉书院的凶残作风,只怕真的会在地狱模式,对林云痛下杀手。

    在一行人犹豫不决时,场间林云陡然转身,少年那张清冷的面容,此刻突然变得锋芒凌厉。那目迸发出来的视线,锐气逼人,他像是一柄绝世宝剑,含而未发,等人将其拔出剑鞘。

    可剑不出鞘,即便锋芒在利,又有何用?

    他没有说话,但他的眼神,向唐瑜前辈表明了自己的决心和自信。

    这等凌厉的视线,不仅是让唐瑜前辈心一顿,其余长老也是呼吸都为之急促窒息起来。

    墨灵眼眸光闪动,她略显冰寒的脸,露出一抹前所未有的神情,她轻声说道:“答应他吧,我以墨家嫡女的身份,请求唐瑜前辈答应他。若是输了,我愿意陪他一起扛。”

    其他长老闻言,都颇为诧异的看向林云,她这番话相当于是在为林云背书了。

    唐瑜前辈看了她一眼,目光又落在林云身,似乎下定了决,沉声道:“天府书院,没有异议。”

    轰!

    一波又一波的哗然之声,汇聚起来疯狂扩散,整个会场的观战席彻底沸腾了起来。

    同意了,天府书院同意了林云提出的地狱模式。

    “可怕,居然真的同意了。”

    “地狱模式啊,这林云枫了,天府书院也陪他一起疯了。”

    “难道二十年前,输的还不够惨吗?”

    “……”

    此番决定,让那其他三家书院,都显得颇为震惊,一时有些没有反应过来。林云的话,他们可没有太当真,地狱模式可不是你说挑战挑战的。

    那得付出巨量的资源,一旦输了,都会被赢家拿去。

    旋即,这些人面色皆是冷笑不止。

    “狂妄,天府书院既然要白白我等一笔豪礼,我等接受便是了!”

    白玉书院,身背巨剑的罗深和那一直未出战的外援曹休,同时腾空而起,满身杀意的落在场。

    麻衣老者目光一扫,落在流云书院的席位,片刻有一道身影,同时飞了出来。

    是白玉晨,流云书院的外援。

    只要参加能瓜分,天府书院为这地狱模式,付出的天量资源。如此好事,岂会错过。

    麻衣老者扭过头去,视线看向了青麓书院的席位,你乾云宗的江逸,却是微微摇头,没有应许。

    青麓书院在他的劝说下,也没有派出其他人。

    林云抬头看去,江逸冲他一笑,眼神色颇为钦佩,只是心无奈叹了口气,只能帮你到这了。

    他虽钦佩林云的勇气,可即便以一敌四,也实在没法看好林云。

    眨眼之间,陈宇、罗深、曹休和那白玉晨四人,已经站定。现场气氛,明显紧张起来,喧哗之后,都在屏气凝神不敢说话。

    “我宣布,地狱模式,正式开始。”

    待确定之后,麻衣老者伸手抓住柳云烟,与她一道,离开了会场。

    将这万众瞩目的舞台,留给了登场的五人,毫无疑问,将会有一场颇为血腥的大战,将要此展开。

    轰!

    四股相当浑厚的气势,在那场间犹如风暴般席卷开来了,澎湃浩荡的声威。有森寒杀意汇聚的暗流,汹涌激荡。

    林云抬头看了过去,他的视线落在了那罗深和陈宇身,平静的双眸涌动起炙热的战意。

    那身背巨剑的罗深,冷然一笑,看向林云道:“之前被我砍的丫头,现在怕是不太好受吧。不过放心,待会你会直接被我一剑斩成两半,不会有任何痛苦。或者,你也可以换个死法。”

    一旁手握着折扇的陈宇,眼闪过抹森寒,笑道:“死?未免太便宜他了,如此不知死活,敢来选择地狱模式,可得好好玩玩才行。”

    “你等……还是多担心一下自己较好。”

    面对这二人的调谑,林云却是相当认真的说道。

    “狂妄!”

    此言一出,罗深四人脸色微变,眼眸深处迸发出阴冷的怒意。他们身位各方翘楚,向来眼高于顶,可不觉得林云能他们强出多少。

    “葬花公子林云,请诸位赐教!”

    林云眼神色陡然间,一片冰凉。剑匣的葬花剑,似乎感受到他心的杀意,铮鸣颤动,蓄势待发。

    不待四人出手。

    那辽阔的会场,少年一袭青衫,朝那四人率先奔跑了过去。

    “有趣。”

    “这么想死吗?”

    瞧得远处奔来的林云,并肩而立的曹休四人,嘴角都露出抹淡淡的嘲弄,冷笑不止。

    以一敌四,居然敢主动出手,真不知死字是怎么写的。

    可不过眨眼之间,这几人便是再也笑不出来了,灰蒙蒙一片的地面。那青衣少年在奔走间,一把握住从匣弹出来的葬花剑,剑未出鞘,但少年头顶的苍穹,却是不知何时,凝聚出一道磅礴紫鸢花轮廓。

    以剑之名,吾令花开!

    他的剑势如花绽放,在那茫茫云海,在这天地之间,无处不在。

    少年淡薄的身影,在这般霸道的剑势下,于众人眼陡然间变得巍峨起来。于狂风呼啸,不断逼近,像是一道微光不断膨胀,到的最后,其人,其剑,光芒如日。

    七玄步,金乌展翅!

    突然间,那狂奔的少年,在四人眼陡然间华为抹金光消失不见。几人脸色顿时大变,一下变得紧张起来。

    锵!

    剑吟声起,一抹银色剑芒毫无征兆,凭空出现,落在了白玉晨的身后。

    白玉晨未有多想,拔剑出鞘,奋力迎了去。

    轰隆隆!

    双剑撞击的刹那,真元如火山激荡,白玉晨触不及防便被这一剑震飞。掌心刺痛,隐隐间有鲜血渗透出来。

    “这……怎么可能!”

    白玉晨大惊失色,对方阴玄境圆满的修为,真元竟然他还要强悍。在加临近大成的先天剑意,两者叠加之下,同样是一剑,可这威力却差了如此之大。

    震退这白玉晨,林云面色波澜不惊,反手是一剑刺了出去。剑尖银芒耀眼,宛若一点寒星,凌厉的锋芒从他剑尖奔涌而出。

    “可恶!”

    仿若未卜先知的一剑,顿时让曹休怒骂一声,闪身狂退。

    呼哧!

    风声乍起,陈宇目闪过抹阴寒,双臂一展,手持折扇便从背后杀了过来。

    林云身子如蝶,随风而动,恰到好处一个转身。手腕猛的一抖,青衫长袖如云,云一抹银色剑芒,破空而去,狠狠压了下去。

    人在半空,还未来得及出手,这陈宇便被林云一剑压落下来。

    陈宇脸色微沉,手指一拧,绘制者灵纹的紫色折扇。泛着些许雷光,如画一般轰然展开,想要挡住这一剑。

    可显然,他想的有些多了。

    林云神色冷漠,他的剑,像是秋日暴起的冷风,吹黄落叶,吹尽了这漫天秋色,唯有寒意余留如茫茫白雪无边无涯。

    蹭蹭蹭!

    呼吸间,那等阴寒的剑势,便朝着陈宇连绵不止的落了下去。

    入眼所及尽是白茫茫雪光般剑意的陈宇,吃力的咬着牙,挥舞着手折扇,狂退不止。

    等他退到十步之后,林云手之剑,陡然加重力道,直接将其劈的爆飞出去。

    轰!

    可在此时,会场突然剧烈的颤抖起来,是罗深,那个身背巨剑的凶残剑客,他要出手了。

    他的剑,如山岳一般,重重的撞击在地面。

    许多人瞧得此幕,脸色不由自主起了变化,此人的剑法可是相当诡异。只要接不住他的第一剑,必败无疑,那天剑宗的牧雪是如此惨败的。

    眼看着他要握住那夸张的巨剑,横空而起,缠斗的林云,陡然一个转身。

    咻!

    人随剑走,化为一抹银光,眨眼间来到了这罗深的面前。

    “来得好!”

    罗深眼露出浓浓的杀意,嘴角勾起抹狞笑。

    咔擦!

    可这笑意还未凝固,见到血光飞溅,葬花剑如一泓秋水,将其右臂斩了下来。

    没有人看清林云如何出的剑,只知道,当那罗深的手臂将要握住身前巨舰的刹那,随着一抹银光飞了出去。

    剧痛之,罗深发出声撕心裂肺的惨叫,可他终究是个狠人。

    眼凶光爆闪,仅剩的左手,闪电般朝着插在身前的巨剑伸了出去。

    咔!

    可林云的剑,没有给他握住剑柄的机会,划出一道无情的剑光,将其左臂斩飞。

    咔擦!

    林云转身,转身的刹那,有一抹银色剑光如彩练般旋转,而后秋水伊人般的剑身高高的扬起。身后,一颗空落落的人头,怒目而视,在那半空飞荡。

    第五百六十八章

    疯了!

    当确定自己听清楚林云的话之后,所有人都觉得,这青衣少年是不是疯了。

    二十年前那柳云烟的父亲,是因此而一败涂地,让天府书院承受莫大的羞辱。导致现在,都无法翻身。

    那等羞辱,何等之惨,所有人都长老都抬不起头。

    在此般压力下长大的柳云烟,更是长期以来,承受着莫大的无奈。

    今日,此时此刻,在天府书院将要落入败局之时,又有人提出了这地狱模式。

    嗖!

    会场外那作为裁判的麻衣老者,一个闪身,来到了林云的面前。老者到底是见多识广,沉得住气,他面无表情的看向林云,沉声道:“你确定知道地狱模式的规矩嘛?”

    林云点了点头,他既然说了,自然知道。

    此番地狱模式,与大秦帝国的那场斗,略有不同。一旦决定地狱模式,将会直面白玉书院的三名选手,不是车轮战而是一起。

    不仅如此,已经落败的流云书院和青麓书院,都可以决定各派一人。

    也是说最终要以一敌五,何为地狱,这便是地狱模式。

    此番冒险的举动,之龙门大的车轮战要残酷太多太多。

    不过最终能否决定地狱模式,其实决定权,不在林云这里。在唐瑜前辈那里,想要申请地狱模式,代价可是相当之大。

    二十年前,天府书院付出了一门小神通、一百枚四品灵丹、十枚五品灵丹和天量灵玉的代价。

    如此大的代价,去博那相当渺茫的希望,无论在谁看来都是无法理解。

    何况眼下,即便林云胜了,他也还要挑战那声名显赫,实力深不可测的曹震。

    那曹震一年前有阴玄境小成的修为,眼下他的境界,达到阴玄境大成都未必没有可能。那是北雪山庄重点培养的妖孽,是要让他在群龙盛宴,大放异彩,夺得那龙云榜的席位。

    所谓五院争锋,在北雪山庄的前辈看来,无论是林云,或者江逸这些人,都是给他准备的垫脚石罢了。

    完全没有放在眼里的意思,傲慢之极。

    紫庐书院将他请来做外援,为的是万无一失,完成二十年前的承诺,取走那半道神纹。

    此等妖孽,要找一个未满二十能超过他的人,怕是翻遍幽州城都寻不到。

    天府书院众长老,皆是面色微变,目光犹疑。且不说曹震,但说这地狱模式,让他们觉得林云未必能完成。

    而且地狱模式,是很有可能连认输的机会都没有都被斩杀的。

    想想那白玉书院的凶残作风,只怕真的会在地狱模式,对林云痛下杀手。

    在一行人犹豫不决时,场间林云陡然转身,少年那张清冷的面容,此刻突然变得锋芒凌厉。那目迸发出来的视线,锐气逼人,他像是一柄绝世宝剑,含而未发,等人将其拔出剑鞘。

    可剑不出鞘,即便锋芒在利,又有何用?

    他没有说话,但他的眼神,向唐瑜前辈表明了自己的决心和自信。

    这等凌厉的视线,不仅是让唐瑜前辈心一顿,其余长老也是呼吸都为之急促窒息起来。

    墨灵眼眸光闪动,她略显冰寒的脸,露出一抹前所未有的神情,她轻声说道:“答应他吧,我以墨家嫡女的身份,请求唐瑜前辈答应他。若是输了,我愿意陪他一起扛。”

    其他长老闻言,都颇为诧异的看向林云,她这番话相当于是在为林云背书了。

    唐瑜前辈看了她一眼,目光又落在林云身,似乎下定了决,沉声道:“天府书院,没有异议。”

    轰!

    一波又一波的哗然之声,汇聚起来疯狂扩散,整个会场的观战席彻底沸腾了起来。

    同意了,天府书院同意了林云提出的地狱模式。

    “可怕,居然真的同意了。”

    “地狱模式啊,这林云枫了,天府书院也陪他一起疯了。”

    “难道二十年前,输的还不够惨吗?”

    “……”

    此番决定,让那其他三家书院,都显得颇为震惊,一时有些没有反应过来。林云的话,他们可没有太当真,地狱模式可不是你说挑战挑战的。

    那得付出巨量的资源,一旦输了,都会被赢家拿去。

    旋即,这些人面色皆是冷笑不止。

    “狂妄,天府书院既然要白白我等一笔豪礼,我等接受便是了!”

    白玉书院,身背巨剑的罗深和那一直未出战的外援曹休,同时腾空而起,满身杀意的落在场。

    麻衣老者目光一扫,落在流云书院的席位,片刻有一道身影,同时飞了出来。

    是白玉晨,流云书院的外援。

    只要参加能瓜分,天府书院为这地狱模式,付出的天量资源。如此好事,岂会错过。

    麻衣老者扭过头去,视线看向了青麓书院的席位,你乾云宗的江逸,却是微微摇头,没有应许。

    青麓书院在他的劝说下,也没有派出其他人。

    林云抬头看去,江逸冲他一笑,眼神色颇为钦佩,只是心无奈叹了口气,只能帮你到这了。

    他虽钦佩林云的勇气,可即便以一敌四,也实在没法看好林云。

    眨眼之间,陈宇、罗深、曹休和那白玉晨四人,已经站定。现场气氛,明显紧张起来,喧哗之后,都在屏气凝神不敢说话。

    “我宣布,地狱模式,正式开始。”

    待确定之后,麻衣老者伸手抓住柳云烟,与她一道,离开了会场。

    将这万众瞩目的舞台,留给了登场的五人,毫无疑问,将会有一场颇为血腥的大战,将要此展开。

    轰!

    四股相当浑厚的气势,在那场间犹如风暴般席卷开来了,澎湃浩荡的声威。有森寒杀意汇聚的暗流,汹涌激荡。

    林云抬头看了过去,他的视线落在了那罗深和陈宇身,平静的双眸涌动起炙热的战意。

    那身背巨剑的罗深,冷然一笑,看向林云道:“之前被我砍的丫头,现在怕是不太好受吧。不过放心,待会你会直接被我一剑斩成两半,不会有任何痛苦。或者,你也可以换个死法。”

    一旁手握着折扇的陈宇,眼闪过抹森寒,笑道:“死?未免太便宜他了,如此不知死活,敢来选择地狱模式,可得好好玩玩才行。”

    “你等……还是多担心一下自己较好。”

    面对这二人的调谑,林云却是相当认真的说道。

    “狂妄!”

    此言一出,罗深四人脸色微变,眼眸深处迸发出阴冷的怒意。他们身位各方翘楚,向来眼高于顶,可不觉得林云能他们强出多少。

    “葬花公子林云,请诸位赐教!”

    林云眼神色陡然间,一片冰凉。剑匣的葬花剑,似乎感受到他心的杀意,铮鸣颤动,蓄势待发。

    不待四人出手。

    那辽阔的会场,少年一袭青衫,朝那四人率先奔跑了过去。

    “有趣。”

    “这么想死吗?”

    瞧得远处奔来的林云,并肩而立的曹休四人,嘴角都露出抹淡淡的嘲弄,冷笑不止。

    以一敌四,居然敢主动出手,真不知死字是怎么写的。

    可不过眨眼之间,这几人便是再也笑不出来了,灰蒙蒙一片的地面。那青衣少年在奔走间,一把握住从匣弹出来的葬花剑,剑未出鞘,但少年头顶的苍穹,却是不知何时,凝聚出一道磅礴紫鸢花轮廓。

    以剑之名,吾令花开!

    他的剑势如花绽放,在那茫茫云海,在这天地之间,无处不在。

    少年淡薄的身影,在这般霸道的剑势下,于众人眼陡然间变得巍峨起来。于狂风呼啸,不断逼近,像是一道微光不断膨胀,到的最后,其人,其剑,光芒如日。

    七玄步,金乌展翅!

    突然间,那狂奔的少年,在四人眼陡然间华为抹金光消失不见。几人脸色顿时大变,一下变得紧张起来。

    锵!

    剑吟声起,一抹银色剑芒毫无征兆,凭空出现,落在了白玉晨的身后。

    白玉晨未有多想,拔剑出鞘,奋力迎了去。

    轰隆隆!

    双剑撞击的刹那,真元如火山激荡,白玉晨触不及防便被这一剑震飞。掌心刺痛,隐隐间有鲜血渗透出来。

    “这……怎么可能!”

    白玉晨大惊失色,对方阴玄境圆满的修为,真元竟然他还要强悍。在加临近大成的先天剑意,两者叠加之下,同样是一剑,可这威力却差了如此之大。

    震退这白玉晨,林云面色波澜不惊,反手是一剑刺了出去。剑尖银芒耀眼,宛若一点寒星,凌厉的锋芒从他剑尖奔涌而出。

    “可恶!”

    仿若未卜先知的一剑,顿时让曹休怒骂一声,闪身狂退。

    呼哧!

    风声乍起,陈宇目闪过抹阴寒,双臂一展,手持折扇便从背后杀了过来。

    林云身子如蝶,随风而动,恰到好处一个转身。手腕猛的一抖,青衫长袖如云,云一抹银色剑芒,破空而去,狠狠压了下去。

    人在半空,还未来得及出手,这陈宇便被林云一剑压落下来。

    陈宇脸色微沉,手指一拧,绘制者灵纹的紫色折扇。泛着些许雷光,如画一般轰然展开,想要挡住这一剑。

    可显然,他想的有些多了。

    林云神色冷漠,他的剑,像是秋日暴起的冷风,吹黄落叶,吹尽了这漫天秋色,唯有寒意余留如茫茫白雪无边无涯。

    蹭蹭蹭!

    呼吸间,那等阴寒的剑势,便朝着陈宇连绵不止的落了下去。

    入眼所及尽是白茫茫雪光般剑意的陈宇,吃力的咬着牙,挥舞着手折扇,狂退不止。

    等他退到十步之后,林云手之剑,陡然加重力道,直接将其劈的爆飞出去。

    轰!

    可在此时,会场突然剧烈的颤抖起来,是罗深,那个身背巨剑的凶残剑客,他要出手了。

    他的剑,如山岳一般,重重的撞击在地面。

    许多人瞧得此幕,脸色不由自主起了变化,此人的剑法可是相当诡异。只要接不住他的第一剑,必败无疑,那天剑宗的牧雪是如此惨败的。

    眼看着他要握住那夸张的巨剑,横空而起,缠斗的林云,陡然一个转身。

    咻!

    人随剑走,化为一抹银光,眨眼间来到了这罗深的面前。

    “来得好!”

    罗深眼露出浓浓的杀意,嘴角勾起抹狞笑。

    咔擦!

    可这笑意还未凝固,见到血光飞溅,葬花剑如一泓秋水,将其右臂斩了下来。

    没有人看清林云如何出的剑,只知道,当那罗深的手臂将要握住身前巨舰的刹那,随着一抹银光飞了出去。

    剧痛之,罗深发出声撕心裂肺的惨叫,可他终究是个狠人。

    眼凶光爆闪,仅剩的左手,闪电般朝着插在身前的巨剑伸了出去。

    咔!

    可林云的剑,没有给他握住剑柄的机会,划出一道无情的剑光,将其左臂斩飞。

    咔擦!

    林云转身,转身的刹那,有一抹银色剑光如彩练般旋转,而后秋水伊人般的剑身高高的扬起。身后,一颗空落落的人头,怒目而视,在那半空飞荡。

    底部字链推广位

    更新速度最快赶紧来阅读!..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