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七十九章 此恨不消,永不拔剑!

作者:月如火 |字数:8763

人气小说:绝色女皇的贴身武帝逆流2004最燃宠婚:军少深深爱大汉龙骑美女总裁的透视高手盛华太古龙象诀都市神豪之一夜暴富

    第六百七十九章

    九天雷动,剑光耀世!

    没有任何言语,能形容此刻林云心中的震撼,完全看呆了。

    他虽知道剑意分为九品,先天剑意不过是一品,先天之上是通灵。可通灵之上,还有什么剑意,就实在不清楚了。

    视野尽头,这一柄悬在九天,雷光萦绕,有无上威压的剑意,肯定不是通灵剑意。

    因为太强了,给林云的感觉,那柄剑就是这一方天地的君主。任何见到它的人,都要为之诚服,若有不敬,会遭受灭顶之灾。

    即便是剑意的主人已经死去千年,依旧无声的彰显着,当年的风采。

    林云心中热血澎湃,这就是剑客啊!

    千年之前那和炎龙恶斗,留下传说的强者,是一名剑客。他浑身血液都激动起来,这是属于剑客的荣耀,这是属于我们剑客的骄傲。

    什么时候,我也能这么强呢?

    林云右拳紧握,屏气凝神,完全是憧憬和钦佩的心情。神色凝重而肃穆,仿佛有什么不好的举动,会亵渎这位前辈一样。

    终有一日,我之间剑意,也会悬于九天,一百年,一千年,万万年不朽!

    许久许久之后,林云的心方才稍稍平复下来,他适应这刺目的剑光后。身形闪动,朝前方掠去,他想看看那所谓的少馆主到底是何人。

    背后竟有如此强悍的势力,为其布局三十年,在此埋葬一颗剑皇草的种子。

    剑意可是很难领悟的,林云能够如此妖孽,跨境界作战。很大一部分原因,就是因为他的剑意,冠绝八方,在整个南华古域都可以名列前茅,属于凤毛菱角的存在。

    想到这家伙,平白无故,炼化一颗精心准备的剑皇草。剑意就能达到和自己相当的境界,林云心中略有不爽。他的先天剑意领,可是九死一生,历经磨难,方才来到这一步的。

    嗖嗖嗖!

    他身姿灵动,气息内敛,悄然穿梭在树林之间。

    半响,终于看到了一些情况。

    那柄震撼人心的剑,悬在一座高山之巅, 隐云雾之中。山脚下,有铁血剑门的精锐,驻扎于此,一眼望去好多高手。

    林云心中暗道,难怪之前,没怎么见过铁血剑门的高手。

    原来全都跑到此地了,在众星捧月之中,一名俊朗不凡的白衣青年,盘膝而坐,双眼微闭。在其侧身,有一名灰衣中年,身上气息深不可测,眼中精芒睥睨之间,隔着老远,就让人心惊肉跳。

    天魄强者!

    林云脸色微变,居然有天魄强者为其护道,只怕这人来头相当之大。视野再看过去,除了灰衣中年外,还有名黑衣老者,有着半步天魄的修为,身上穿着铁血剑门的服饰。

    这是铁血剑门的门主,好大的阵仗!

    眼中闪过抹异色,林云心中暗自震惊,那白衣青年来头只怕相当之大。

    据说是来自慕剑城,那是一座剑馆林立的城池,与天陵城一样,同样是雷州七大主城之一。只不过名声更大,那里人人练剑,到处都是剑馆,可以算是剑客的圣地。

    林云来之前,就有所耳闻。

    白衣青年所在的剑馆,至少在慕剑城中可排前三,否则铁血剑门没必要为他倾巢出动。

    “该走了。”

    林云收回视线。

    如此大的阵仗,不说没有那名天魄强者,光是铁血剑门他也惹不起,这趟浑水没法掺和。

    何况,他还有正事要做。

    嗖!

    林云张开双臂,身形一闪,便从树梢飘落下来。就在他脚掌落地的刹那,其心猛的一顿,目光抬头看去,就见四道身影出现在他的正前方。

    四人见到落下的林云,也是微微一惊,显得颇为诧异。

    抬眼看去,林云脸色微变,这四人中除了之前被他的一拳轰伤的黑衣中年外,另外两人同样都是阴阳境小成的修为。

    最麻烦的是,这四人中有一白发老者,修为达到了阴阳境大成。

    之前,给他带来的那股危险,就是来自这白发老者。

    “副门主,就是他,之前就是他抢走了我的炎龙果!”

    黑衣中年惊醒之后,立刻大声说道,眼中闪过浓浓的杀意,脸色阴沉无比。之前林云那一拳,可近乎要了他半条命,痛的死去活来。

    胸前肋骨,到现在都还隐隐作痛的很!

    麻烦了……

    其实最大的麻烦,都还不是眼前这帮人,林云怕惊动落龙坡下的那帮高手。尤其是那天魄强者,一旦他出手,必定凶多吉少。

    枯朔海中,他算是见识到了天魄强者的恐怖。

    只是一声爆喝,就震碎了他巅峰圆满的先天剑意,完全没有匹敌之力。

    “阿猫阿狗,也敢在我铁血剑门的地盘撒野,不知死活!”

    这名为唐鹰的铁血剑门副门主,脾气相当暴躁,几乎没有废话。身形一闪,抬手一掌便印了下来,瞧他这般声势分明是要林云下跪求饶。

    林云处变不惊,紫鸢剑劲和苍龙九变同时运转,身上的雷纹和真元融合,轰然汇聚在右拳中。

    嘭!

    一声滔天巨响,林云嘴角溢出抹血渍,被狠狠震飞出去,倒退了三步才勉强站稳。

    好强!

    林云眼中闪过抹忌惮之色,这就是阴阳境大成的实力吗?

    达到阴阳境后,真元会发生质变,阴阳守恒,合而为一。那等脱胎换骨的质变,在小成之境,还不算特别明显。

    林云在阳玄境,靠着紫鸢剑诀和苍龙九变,于阴阳境小成争锋,甚至碾压对手,已经是相当逆天。

    可到了阴阳境大成,真元质变,就像是溪水化成了江河,那巨大的差距完全不可同日而语。

    初次交手,他便吃了个大亏。

    “有点本事,难怪我门中不成器的长老,在你面前不堪一击。”

    唐鹰眼中闪过抹异色,冷冷的道:“将炎龙果交出来,我放你条生路,否则别怪我出手无情。能接我一掌,还能接我十掌不成!”

    可恶啊!

    林云心中憋屈无比,对方这高高在上姿态,实在欺人太甚。

    他有心祭出紫焰雷皇鞭,与这人好好斗上一斗,可想到落龙坡中那等恐怖阵仗,就不得不被迫放弃。

    阴阳境大成虽然可怕,但还留不住他。

    可一旦被这人缠住,惹的天魄出手,必然死路一条。

    “狗东西,副门主让你交出炎龙果,你没听到吗?”

    黑衣中年瞧见林云这般狼狈,心中痛快无比,恶狠狠的说道。

    林云思绪如电,沉吟道:“炎龙果已经被我的血龙马吃了。”

    轰!

    话音刚落,便是一股磅礴杀意落在林云身上,那唐鹰满是皱纹的脸上,露出极端阴冷的笑意,寒声道:“年纪轻轻,和我耍起滑头,我看你是不要命了!”

    眼见他,就将要再度逼近,林云连忙道:“慢!炎龙果虽然没了,不过有一物,应该能入阁下的眼。”

    说着话,他在储物袋中轻轻一拍,将那魔龙鹫的守卵取了出来。

    哗!

    那色彩艳丽,宛若神石,充满磅礴精气的兽卵,刚刚取出来。唐鹰的眼睛便直勾勾的盯了过去,贪婪之色,尽显无疑。

    唐鹰面无表情,冷冷的说道:“你过来,将此物慢慢放在地上。”

    林云小心翼翼上前,伸手握着兽卵,慢慢弯腰,将其放在地上。谁也没发现,这坚硬无比的守卵,在放在地上的刹那被林云用力捏开了一道微不可见的缝隙。

    可就在林云将兽卵放在地上,唐鹰浑身气势轰然爆发,真元激荡中,衣衫乱舞。

    一股恐怖的气息在他身上升腾而起,他大步踏出,就是一脚将林云的右手狠狠踩在了地面。

    咔擦!

    有骨骼断裂的声音响起,手掌分明在他这一脚之下,生生给踏断了。

    林云痛的神色惨白,脸颊颤动不已,紧咬的牙关,发出咯吱咯吱的声音。

    十年连心,此刻尽断。

    可想而知,这一脚,何等之痛。

    “此物不错,抵得上炎龙果。不过你终究是伤到了我铁血剑门的人。死罪可免,活罪难逃。”

    唐鹰面色冷漠,抬手又是一脚,踢在了林云胸前。

    咔!咔!咔!

    有肋骨断裂的声音响起,一旁黑衣中年,残忍无比的笑了起来,心中直道痛快。

    一脚,将林云练就苍龙九变的肋骨踢断,这唐鹰之残暴,已可见一斑。

    但还未完!

    林云人在半空,还未落下,就见好几道剑光。在阴阳境大成真元的灌注下,宛若电芒,破空而至。

    噗呲!

    他胸前立刻多出七道窟窿,鲜血不停的流出,不一会便将青衫染红。

    林云顿时遭受重创,脸色苍白,不见一丝血色,气息衰弱之极。

    唐鹰收剑归鞘,一掌将地上的首卵吸入手中,脸上露出得意之色。方才冷冷的看了眼林云,喝道:“滚吧。”

    林云踉踉跄跄的爬了起来,走了几步,身体又无力的倒了下去。

    可他撑着一口气,硬是单手爬了起来,继续朝林中走去。

    “副门主,就这样放他走,未免太便宜他了吧。”一旁黑衣中年,眼中寒芒闪过,愤愤不平的说道。

    唐鹰淡淡的道:“你见过接我一掌不死的阳玄境翘楚?这小子明显有些来历,我若杀他,肯定引得其背后长辈出手。 徒增麻烦罢了,暂且将他重创,不给少馆主的大事留下隐患,就足够了。”

    “何况……”

    唐鹰话锋一转,盯着掌心兽卵,面露狂喜之色,沉吟道:“此物精气之强,我前所未见,若是能够炼化,我未必不能晋升阴阳境圆满!”

    ……

    密林中,林云一路走去,沿途所过,鲜血遍地。

    那唐鹰太过狠毒,以阴阳境大成的修为,欺辱于他。 踏碎他的手掌,踢断其胸前肋骨不说,还以阴阳境大成的修为,硬生生在他身上留下七道窟窿。

    每道窟窿,皆是肉身要害,若非他肉身强悍,必死无疑

    可即便如此,眼下这血近乎流了一半,林云伤重之极,通至麻木。面容枯槁,就这么一会的功夫,看上去便骇人无比,凄惨狼狈。

    哒!哒!哒!

    在他意识将要模糊之时,熟悉的马蹄声响了起来,血龙马一身焦黑,狼狈不已的出现。

    显然,在为林云引走魔龙鹫的过程中,这二货吃了不少苦头。

    可它瞧见瘫倒在地的林云,神色顿时大变,尤其是胸前七个窟窿,焦急无比。不一会,双眼便朦胧起来,有水雾弥漫,伤心无比。

    它不停的用头,蹭着林云的脸,好像这样就能让林云舒服一些。

    “你这戏精,又来演我,我死不了的啦,别哭,别哭。”

    林云枯槁一般的脸上,用力挤出一缕笑意,安慰它说道。

    血龙马却是不听,响起什么回头就走。

    不知过去了多久,在林云将要昏迷之时,血龙马又跑了回来。它身上又多出好些伤痕,尤其是脑门上,一道狰狞的伤口,看着骇人无比。

    可其嘴角含住一株异果,咧嘴露出两排门牙,神色欣喜无比。

    来到近前,其吧啦吧啦就将异果枝叶尽数咀嚼。当只剩下异果时,放到林云胸前,不停的用头顶着。似乎在说,你的,你的。

    林云看着它额头的伤口,又看了看额前可怖的伤口,却是笑不出来。

    他握着异果,几次想要塞入口中,都咽不下去。他咽不下,他没这个脸,可看着血龙马期盼的眼神,又不得不塞入口中。

    当咽下之时,眼泪却是很不争气的流了出来。

    少年眼中露出一丝从未有过的寒意,像是地狱中爬出来的恶鬼,其咬牙切齿,苍白的嘴唇吐出四个字:“铁血剑门!”

    碎裂的右手,不顾剧痛,倔强的握紧成拳,狠狠捶在地上。

    此仇必报!

    此恨不消,永不拔剑!

    更新速度最快赶紧来阅读!..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