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零六章 前辈饶命

作者:月如火 |字数:8379

人气小说:重生西游之最强天兵入世小道士我在泰国开店卖佛牌修罗帝尊乾龙战天武炼巅峰绿茵风暴万武天尊

    第七百零六章

    雾山洞府,剑阵核心区域。

    霄云宗一行上上下下,从宗门长老到诸多精锐弟子接近百人,仍在激烈而紧张的搏杀中。

    祭坛周围的那九尊紫色石雕,强到令人心惊,每一尊都有阴影境圆满的修为。九尊紫色石雕,配合之下,足以爆发出接近半步天魄的恐怖实力。

    幸亏这些都是死物,终究没有真正的灵智,也没有掌握霸剑,否则的话绝无被攻破的可能。

    可即便如此,霄云宗上下除却欧阳昊以外,包括那些长老在内都受了轻重不一的伤。有些倒霉者,更是早已身消道韵,枉死在此地。

    付出诸多代价,那九尊紫色石雕,总算是被斩杀了八尊。只剩下最后一尊,仍在负隅顽抗,拼死抵挡着霄云宗一行接近祭坛。

    “挡得住吗?”

    作为天陵七秀之一的欧阳昊,此刻张扬无比,眸中神色兴奋的发狂。

    光是守护的石雕就如此恐怖,那祭坛中的石盒,实在不敢想象装着什么样的异宝。一旦到手,怕是场天大的机遇,足以让天陵七秀重新排位。

    嘿嘿。

    欧阳昊心中冷笑,盘算着此种秘宝,若是能当场炼化的话。说不定,师兄和陈子玉正在核心地带争夺的恐怖之物,他一人就足以独吞。

    到时候,别说什么天陵七秀,他一人就足以独霸天陵城。

    进而在雷州境内,闯下莫大的声名,若想的更远一些,群龙盛宴中他未必没机会冲击前二十。

    仔细想想,其实也不夸张。

    武道世界许多时候,就是这般神奇,可以没天赋,可以没悟性,但不可无奇遇。只要奇遇足够大,一个普通人都可以如彗星般横空出世,盖亚整个同辈翘楚,光芒绽放,天下纵横。

    “赶紧动手,给我将这石雕,狠狠砸碎,我要让他挫骨扬灰!”

    目光落在最后一尊石雕上,欧阳昊的眼中闪过抹阴冷之色,也不知道是那个老东西设下的局。

    说什么,让他一人独闯,闯得过方才可以得到此地的机遇。

    闯不过,就是死。

    此等考验,他如何能够接受,当即就决定强闯。只是没想到,这九尊死物如此难缠,厮杀接近半日,付出数十人的伤亡才让他看到曙光。

    “剑宗这一群死鬼,真是群老王八蛋,死都死了,还要坑后辈。”

    欧阳昊神色狰狞,愤愤不平的骂道,言语之间毫无敬意有诸多不满。

    咔咔咔!

    在几名阴阳境圆满的长老围攻下,那最后一尊石雕渐渐不支,身体出现道道裂缝。

    “死!”

    欧阳昊眼中顿时寒芒一闪,化作一道红光,手中长枪狠狠捅了出去。

    嘭!

    其枪尖有血色光芒绽放如花,花开的刹那,石雕顿时被炸成数不清的碎片。

    轰!

    碎片来不及激荡出去,欧阳昊身上又是一股可怕的气势激荡出去,将这诸多碎片无一例外尽数震成粉末。

    这般雷霆手段,看的身旁其他长老心惊不已。

    半响,方才有长老眼中闪过抹异色,惊诧的道:“欧阳师侄,你这霄云诀修炼到第七重了吗?”

    霄云宗镇派功法霄云诀,唯有核心弟子方可修炼,一共九重。三重为一个坎,前三重真元为白色,中间三重真元为紫色,后三重则为红色。传说中,还有最强的第十重,能衍化出三色真元。

    一枪刺出,白芒、紫虹、血光三色萦绕, 有无边声势,可在轻易间捅破霄云。

    不过这等绝世奇才,霄云宗已经很多年没有出现了。

    欧阳昊刚才那枪,虽是惊鸿一瞥,可枪尖锋芒却是鲜红如血,分明是早就晋升了第七重的标志。

    第七重吗?

    欧阳昊心中冷笑,微微点头,算是没有否认。他目光看向祭坛,那里火焰熊熊燃烧,火焰中有半截石盒。

    他的目光,顿时无比炙热起来,这剑阵核心地底,空气都显得格外凝重。

    众人的心扑通扑通狂跳不已,纷纷好奇,这祭坛中的石盒究竟会有何等惊世异宝。

    “至少是一枚媲美天星珠的异宝。”

    “不可能,你看这祭坛,看这剑阵……那里会是星君的坐化之地。剑宗秘境,不少星君都战死野外,根本得不到如此厚重的待遇。”

    “说不定藏着一枚七品灵丹!”

    “也有可能是一柄超越了宝器的神剑,或者是天级剑诀。”

    “哼,我看一株万年灵药才对,以祭坛之火炼化数千年,等待今日出世。”

    “欧阳师兄,这次真的是碰到一场大造化了。”

    一群霄云宗的弟子,羡慕无比,议论纷纷,都很好奇这祭坛石盒装的到底是什么。

    诸多长老,眸中光芒闪烁,同样是嫉妒无比。他们虽说是长老,可这欧阳昊太强,实力比他们都还要强。

    此地造化,肯定是没有他们的份了。

    欧阳昊听着各种议论,心中得意,面色却努力装出镇定的模样,淡淡的道:“出手吧。”

    话音落下,五名霄云宗的长老,各自拍出一掌落在祭坛上。想要将那石盒,直接震落下来。

    顿时有沉闷的声音爆响,五道掌芒像是撞击金属铸就的山峰中,祭坛颤鸣不止产生恐怖的音波。

    嗡!

    在音波震荡中,一道道热切的目光落在那石盒上,可那石盒没有被震下来,晃晃悠悠中升长了半截。

    原先半尺的石盒,长到了整整一尺。

    “这……”

    众人大吃一惊,显得颇为意外,这是石盒?怎么瞧着,像是一件石柜了。

    “继续。”

    欧阳昊面不改色,沉声喝道。

    嗡!

    祭坛中熊熊火焰的燃烧下,石盒又伸出来好几寸,像竹子一样长高了不少。

    嗡!嗡!嗡!

    不停的轰击之下,那“石盒”越长越高,等到最后被全部震出来时。一股恐怖的寒气席卷而出,众人大惊失色,纷纷爆退。

    伫立在祭坛火焰中的哪里是什么石盒,分明是一具古老的石棺,森寒阴冷。

    “是一具棺材?”

    “这怎么回事……”

    许多人眼中露出疑惑不解之色,为首的欧阳昊,眼中神色也是惊疑不定起来。

    “这……这里面该不会是一具星君之上的尸身?”

    可旋即诸多霄云宗的长老,便忍不住轻呼起来,声音都有些颤抖。

    星君之上?

    现如今南华古域星君都成了传说,星君之上更是飘渺,可以说是神话一般的存在。别说见到,连提及都很少。

    不过想想,倒也不是不可能。

    当年剑宗辉煌之极,许多星君都是战死在遗迹之上,可以想见星君还不是什么传说。换句话说,星君在剑宗内部的位置,并没有大家想象中的那么高。

    星君死后,未必能有如此大的阵仗,需要一座剑阵来守护。

    若真是如此的话,那这机遇就有些大的可怕了,随便从他身上哪些陪葬品就足以震撼南域了。

    就算不是星君之上的大能,那石棺里面的死人,也是一位相当不凡的星君。

    毕竟,星君也有高低之分。

    死后都能受到如此待遇,生前在剑宗的地位,肯定是十分之高。

    “是与不是,一探便知。”

    欧阳昊眼中光芒闪烁,却是已经安奈不住。

    他耗去这么长时间,损失了好几十名宗门弟子,早已及不可测。

    在众人的惊呼声中,欧阳昊浑身真元涌动,顿时有血云弥漫在其他周身。让的气息变得深不可测起来,像是一座高峰拔地而起,瞬间镇压在祭坛之上。

    轰!

    当他双脚踏上祭坛边缘时,可以明显的看到,那祭坛不停的晃动起来。可想而知,他眼下的声势有多可怕,仅仅随意落下,就造成了可怕的动静。

    祭坛中的熊熊火焰,却是不管这么多直接朝他扑了过来。

    “散开。”

    欧阳昊一掌拍出去,掌风肆虐,将火焰瞬间扑灭。

    “欧阳,对前辈还是敬重一些。”

    “对对,慎重,慎重。”

    见其无丝毫敬意,既不行礼,也不庄重,大大咧咧就要将棺材板掀开,当即就有好几位长老开口劝道。

    “呵呵,一个死鬼罢了,有能耐早就弄死我了。”

    欧阳昊身位天陵七秀之一,极为自负,其面露不屑,冷笑几声,抬手就将棺材板掀了开来。

    晃荡!

    两块棺材板落在地上,发出沉重的声响,让人心咯噔一下就莫名紧张起来。

    “是个少年……”

    “不对,传言武道修炼到高深之境,足以返老回童。即便死去,肌肤如玉,千年不化,万年不腐。”

    “感觉像是还活着一样,还真是可怕啊。”

    “欧阳师兄,这次真的得到大机遇了。”

    欧阳昊挡在棺木前方,让人看得不太清切,只能瞥到一半的面容。可仅仅是这一半的面容,就让人震撼不已,大惊失色。

    那露出来的半张脸,白皙如玉,面色红润,完全看不出是一个死人。

    如此种种,与传说中的某些大能遗体,极为相似,令人惶恐而心惊。

    “我咋觉得有些眼熟呢?”

    也有弟子,目露疑惑,小声嘀咕道。可很快就摇摇头,暗道,绝不可能。

    与下方众人的震惊相比,站在祭坛上,近距离打开棺木的欧阳昊心中,则隐隐有些发毛了。

    之前他天不怕地不怕,不可一世,张扬之极。

    现在却真的有些怂了,太诡异了,眼前这具死尸,简直年轻的不像话。他闭着眼,就像是睡着了一般,完全不像是个死人。

    可那么多同门看着,实在是骑虎难下。

    最终,欧阳昊鼓足勇气,颤颤巍巍伸出手,在对方脸上轻轻拍了两下,然后闪电般缩了回来。

    见对方毫无反应,他顿时松了口气,冷笑道:“一具死尸,装神弄鬼,吓唬谁呢!”

    咻!

    可其话音刚落,石棺中的人陡然睁开双目,射出两道冰冷的寒芒。

    欧阳昊当即傻眼,脸色苍白,身体僵硬,心扑通扑通狂跳不已,吓得近乎半死。

    “前……前……前辈……”

    不等他说完,林云抬手一个耳光,雷霆万钧般扇在了他的脸上。

    啪!

    耳光像是平地惊雷,清脆而响亮,在众人耳边发颤,让人心惊肉跳,目瞪口呆。

    噗呲!

    欧阳昊整个人被扇飞出去,一口鲜血吐出,半边脸颊肿的跟猪头一样。等他落地之后,扑通一声便跪在地上,将头埋在地上。

    “晚辈该死,打扰前辈长眠,还请前辈宽恕。”

    这一声求饶之话,立刻将恐惧传染了出去,整个霄云宗上上下下,扑通扑通全都跪地求饶起来。

    祭坛上,石棺中的林云嘴角抽搐了下,好像玩的有点大了。

    更新速度最快赶紧来阅读!..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