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九十四章 有缘再见

作者:月如火 |字数:7555

人气小说:快穿病娇:我的恶魔宿主狼与兄弟圣魔自然大玩家真武世界都市天龙至尊重生西游之九头虫拜师九叔

    一件战衣,可斩老怪。

    苍龙之主的话,让林云震惊无比,什么样的战衣有如此威能。

    “这件战衣名为苍穹战衣,上古之时它有着莫大的威能,不需要使用者有什么强悍的实力。哪怕是普通人,只要穿上这件战衣都可以获得无穷战力,纵横八方……”

    苍龙之主悠悠说道:“不过当年大战,让它本源受损,没法完好如初。我将它封印在你的体内,在你生命受到危险之时,会自动解封。”

    哗!

    话音落下,苍龙之主伸手一招,虚空光芒闪烁。一件月白色的长衫,出现在林云面前,这件长衫看似平平无奇,并没有太过惊人的地方。

    凭空立在身前,仿佛一道人影。

    这就是苍芎战衣?

    林云眉头微皱,伸手朝着月白色长衫触碰过去,当将要触摸到的刹那。一股磅礴威压,汹涌而至,林云直接被震的吐出一口鲜血,整个人在空中倒飞出去。

    噗呲!

    来不及擦干嘴角的血渍,林云抬头看去,眼中露出一抹惊恐之色。

    就见那长衫之上有古老的纹路纵横交错,紧接着数不清的银色光团浮现扩散,让那片空间处在充满朦胧和神圣的气息。银色的光团,若是细细数去,不多少不少正合三千之数。

    光芒最深处似乎有星辰绽放,数不清的光团在跳跃闪烁之间,星辰泯灭有不停的重生。

    一念间,仿佛无垠星空,万千神魔,都环绕这苍穹战衣周身。

    林云眼中神色无比震惊,他看着那处在朦胧的战衣,明明很近,却感觉很远,仿佛在苍穹之外,无尽遥远之处。

    那月白色的长衫,在这光芒之下,充满着神圣的气息。仿佛它就是苍穹本身,给人带来极大的压力,凝视之下没多久便生出顶礼膜拜,匍匐跪地的想法。

    太可怕了……这真的仅仅只是一件战衣吗?

    林云大惊失色,这件战衣超乎他的想法,无法看出品级,甚至瞧不出什么端倪来。

    “别乱碰,它还不是你的。”

    苍龙之主微微一笑,而后伸手轻轻一指,那月白色的长衫如美人般,带着三千光芒无尽星辰朝着他飘然而至。

    将要近身之时,如水一般渗透进他的肌肤内,悄无声息,波澜不惊。

    “封!”

    苍龙之主一声轻喝,将这战衣所有光芒,尽数封禁。

    林云惊诧不已,这战衣明明融进了他的体内,可却任何蛛丝马迹都无法感应到,实在诡异的很。

    “这苍穹战衣来头甚大,平日不可妄动,它战力太过恐怖,甚至无需你本身有多强,就可发挥出莫大威能。所以我将其封禁,只要你在性命受到威胁之时,才会被动催动出来,免得你被那些老怪镇压欺凌。”

    苍龙之主垂下手臂,缓缓说道。

    “多谢前辈。”

    林云脸上的笑容早已收敛,他感觉对方所赐予的传承,早已超出了某种限定。

    即便是造化之上的机缘,光凭那块苍龙宝骨应该就足够了,没必要再赐予他这般贵重的至宝。

    “我已等候多久,也曾暗中见过了好些人……你是最合适的人,我没法等下去了。”苍龙之主挥了挥手,旋即轻声道:“只希望日后若有大劫来临之时,你能成为这神龙纪元真正的强者,这纪元从诞生之初到现在都从未平静过,充满了艰难。”

    “什么意思?”

    林云不解,显然也没法明白,神龙纪元诞生后的磨难。

    “总有一日你会懂得。”

    苍龙之主笑了笑没多说,他旋即想到了什么,沉吟道:“我还是赐你一道封印吧,可以主动祭出苍穹战衣。不过得加点限制,否则你用他来压制同辈翘楚,对自己没有好处,也会引来一些不必要的窥视,给自己惹来祸端。”

    这是一道苍穹圣印,不算复杂,基本过一眼就学会了。

    按照苍龙之主的说法,不到万不得已不可主动祭出,一旦施展此印,过后会长时间处在虚弱中。

    林云对此没有异议,太依赖外物对自身实力的提升并无帮助,有益无害。

    “到此就为止啦,没有什么能给你的了,只能给你一句忠告,打不过就跑。光明正大的跑便是了,没啥好丢脸的,日后在找回场子就是了。”苍龙之主笑吟吟的说道,一点都没有前辈大能的风范。

    林云微微咋舌,这还真是忠告。

    “刚好你身上其实就有这么一门手段,用来跑路其实相当不错……只是你似乎并未找到真正的要领,明明都掌握其中真意了,可好像还不怎么会用。”苍龙之主似有所指。

    林云思索片刻,沉吟道:“金乌九变?”

    只是金乌九变,还能有什么提升空间,他自认为这门帝者级身法,他已经修炼到相当高深的层次了。

    即便是那片龙威密布的雷海中,也能以此身法横空飞度,打破那龙威的压制。

    “也罢!”

    苍龙之主忽然一闪,毫无征兆飘到林云面前,而后身后一直点在林云眉心。

    轰!

    林云身上顿时金光暴起,一股股狂暴的光芒宛若烈焰般释放出来,种种力量完全不受林云控制。

    金乌九变的心法疯狂运转,有磅礴的力量朝着后背涌去,咔咔咔,有骨骼爆响之声连绵不停。

    林云脸上露出极端痛苦的表情,额头之上大汗淋漓,口中发出撕心裂肺的呐喊。

    嘭!

    当那浩瀚的金乌之力在后背积蓄到巅峰时,轰然爆炸,两团巨大无比的金色的光芒,宛若翅膀一般出现在身体左右。

    哗!哗!

    林云心中巨震,感觉这两团金色的光芒,的确如背上生出来的羽翼一般。心念微动,有真元顺着经脉,远远不断的注入进去。

    轰!隆!隆!

    那两团光芒瞬间膨胀起来,达到数十米的高度方才停下来,吞吐着一圈圈的金色霞雾。同时间林云身上的金乌大势轰然暴起,狂突猛进,眨眼就达到极为骇人的地步。

    “这是金乌之翼!”

    林云看向苍龙之主,眼中露出不可思议的神色,他感觉只要扇动背后的羽翼就会爆发出惊天动地的威能。

    那两团金色的光芒中,蕴含着巨大的无比的能量,让人内心深处感到真正的恐惧。

    这才是那日曜星宫真正的传承吗?

    林云思绪如电,金乌九变的心法在脑海中重新过了一遍,瞬间又多出好些新的感悟。

    “原来如此。”

    林云双手十指变幻,凝结出一道崭新的金乌印,背后那两团吞吐霞雾庞大无比的金光。不停的凝聚,就在这须臾之间,凝结成两对金色的翅骨,眨眼翅骨之上又生出许许多多的金色羽毛。

    这一对金乌羽翼,变得和那金翅神人身后的翅膀,几乎完全一致。

    只是两者间,各自蕴含的威能还有所差距。

    “领悟的倒是挺快,有此手段,就算敌不过保命也是无忧了。”

    已经退后的苍龙之主,面露欣慰之色,不过他的身影却是淡化了许多。

    显然,为了刺激林云这对金乌羽翼,他耗费了最后的残留的余力,没法存在多久了。

    “前辈!”

    林云连忙散掉背后的金乌羽翅,失声说道。

    “若有缘,或许还能再见吧……人已寻到,那片血海留着也没用了,姑且留给你来晋升天魄三重境吧。”苍龙之主的声音越来越淡,连同着身影渐渐消失,直至化作虚无。

    随着对方的消失,这片宫殿也消逝不见。

    林云身形变幻,重新出现在那片黑色的血海中,环顾四周茫茫一片。好像刚才的宫殿还有苍龙之主,都像是梦一般虚幻,有点不太真实。

    当感觉到胸前宝骨的存在后,才让人真正相信,这一切都是真的。

    造化之上的机缘,确实被自己拿到了。

    “有缘再见?莫非这前辈还活着……”

    林云喃喃自语,眼中眸光闪烁,可这前辈之前也有说过无法做我的护道人。

    “还真是矛盾,算了,先再此突破晋升天魄三重境吧。”

    林云目光闪烁,天魄三重境的突破需要很大的积累,眼前这片血海倒是完全足够了。

    眼下身怀苍龙宝骨,又有这片血海作为契机,应付这三重境的天魄劫应该不至于太过困难。

    ……

    唰!唰!唰!

    在林云准备渡劫之时,苍龙广场上,各个道台之上都坐满了人。

    考验大都已经结束,好些人神色沮丧,低沉之极。一看就知道考验失败了,至于那些通过了考验的翘楚,眼中神色欣喜若狂。

    他们最次也拿到了一门霸主级造化武学,甚至还有些人侥幸获得了王者级造化武学,狂喜不已。

    要知道就算是高等界域,也不见得都能拥有高等造化武学,王者级的造化武学则更是罕见无比。

    不过这些人的收获,比起秦林、君梦尘等人,则显然差的远了。

    他们每人手中,都拿到了一门帝者级造化武学,且品级甚高,算是极为不错的收获。

    秦林等人,脸色还算欣喜,倒是洛尘神色颇为失落。他目光一扫,看向不远处的裴雪,二人目光对视,都从彼此的视线中感受到了一丝不甘。

    顿时心知肚明,造化之上的机缘,两人都没有拿到。

    “这苍龙之爪所属的道台,传承品级倒也不低了,刚好缺这一门帝者级的掌法!”道台上,同为苍龙榜上的七大巨头的君梦尘,握着一枚玉简,倒是显得颇为满足。

    想来这门掌法定然是威力不凡,否则也没法入他的眼。

    “什么掌法?给在下也瞧瞧呗,我苍龙之尾的传承也颇为不俗,可以和你交换。”

    他话音刚落,一道声音传了过来。

    君梦尘眉头微皱,循着声音看去,发现是宇昊天正似笑非笑的看着自己。眼眸深处闪过抹淡淡的不屑之色,冷声道:“免了吧,你这苍龙之尾虽说独一无二,可毕竟只是龙尾罢了。若非我等愿意让给你,你也根本没资格坐上去,你想交换也可以,先将你的传承给我过一眼。”

    宇昊天闻言并未生气,只是嘴角勾起抹笑意,自嘲的道:“果然是七巨头,还真是瞧不起人啊……”

    对方阴阳怪气的神色,让君梦尘很不舒服,冷冷的道:“瞧不上你又如何?我还非得正眼看你不成,你算个什么东西!”

    “有趣,我看你是不知道自己的处境啊,君梦尘!”

    宇昊天不怒反笑,只是从道台上缓缓站了起来。

    当他完全起身的刹那,一股可怕的气势从他身上散发出去,宇昊天的眼眸深处有无尽的寒意涌动。

    这股冰寒至极的气息瞬间席卷而出,让整个苍龙广场上的人都毛骨悚然,目光不由自主的就朝他看了过去。

    更新速度最快赶紧来阅读!..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