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零五十二章 我的剑,等你很久了!

作者:月如火 |字数:8858

人气小说:绝色女皇的贴身武帝逆流2004大汉龙骑都市神豪之一夜暴富太古龙象诀极品小神医降落远古两界套路之王

    第一千零五十二章

    血龙马手持天魁魔棍突然出手,战界的翘楚根本就没人拦得住它,很少有能挡住三招。

    它大展凶威,身上弥漫着暴戾的气息,龇牙咧嘴间眼中寒芒如电。浑身漆黑的毛发,染上了一层黝黑的光芒,有太古凶兽的威压在它身上流传。

    被其怒目而视者,几乎瞬间就感受到莫大的恐惧,仿佛被一头来自太古的蛮兽盯上。

    光是这等畏惧之心,就让人战力大减。

    更别说其手中的天魁魔棍,来历不凡,那是一件极为古老的祖器,若能完整复原品阶甚至远超道器。

    它在血龙马的手中,展现出无上风采,挥舞之间,虚空都被那厚重的棍影扭曲了。

    那画面看的人惊讶不已,谁能想到,跟在林云身边的这贼猫也能有此战斗力。

    此刻,整个苍龙广场满目疮痍,地面之上到处都是坑坑洼洼。炸开的裂缝不断蔓延且有火焰熔浆持续喷出,熔浆混杂着鲜血和尸骨,让这片区域看上去活生生就是一个人间炼狱。

    太惨了!

    谁都没有想到,仅仅一个林云罢了,会让三大战界付出如此惨重的代价。

    战界翘楚死伤惨重,整个风陵广场几乎快被废掉了,地面上尸骨累累,血流成河。

    更让人到现在都无法忘记的是,林云一拳将神幽界子轰进地底的画面,那等画面深深的烙印在每个人脑海中,稍稍一想就在眼前浮现。

    耳畔似乎还能想起神幽界子张狂的笑声,然后下一刻他就被从天而降的拳芒轰中天灵感,嘴角溢出鲜血,整个人末入地底将整条炎脉都给生生撞断。

    那等画面太过震撼,让人难以忘记。

    嘭!

    天地间有巨响传来,却是天乾、玄龙两大界子,各自轰碎了林云送回两大杀招。

    二人皆有些狼狈,灰头土脸,脸色颇为难看的朝林云看去。

    只见对方苍白的脸色,渐渐红润起来,方才损失的血气正在快速的恢复。瞧得此幕,这二人的嘴角不由抽搐了下,眼眸深处闪过抹异色。

    圣灵武学极其消耗血气,哪怕仅仅只是祭出圣灵,就足以耗尽常人所有的血气。

    可这林云稍稍得到喘息的机会,血气就在呼吸间恢复了大半。他身上破破烂烂的圣甲,也随着苍龙圣天诀的运转,恢复了许多光泽,甚至那模糊的龙影都开始一点点显现出来。

    ”这家伙!”

    玄龙界子眼中闪过抹寒芒,咬牙切齿,头一次感到对手难缠。

    那苍龙圣甲本来都被他轰烂了,他为此付出的代价可不轻,硬生生挨了对方一拳。肋骨都快断了,胸口到现在都还隐隐作痛,那等磅礴巨力像是一条真龙轰击了过来。

    现在想想都头皮发麻,让人没法不忌惮。

    两人收起此刻已完全收起小瞧之心,只是看向林云的目光,愈发冰冷,他们在对方身上感受到了极为恐怖的潜力。

    “这个人必须得死!太可怕了,一旦出了通天之路,还不知道得成长到什么地步!”天乾界子,神色阴寒,冷冰冰的说道。

    玄龙界子深有感触,不着痕迹的点了点头,两人都没有谈及神幽界子,对他的生死似乎漠不关心。

    噗呲!

    又有战界翘楚,死在血龙马的天魁魔棍之下,两名界子情绪波动明显大了起来。

    一只魔宠罢了,当着他们的面大杀四方,这简直比被人当面扇着耳光还要难受。

    林云眼皮一挑,不着痕迹的朝前走了一步,冷声道:“两位还是不要妄动的好。”

    他身上的剑光绽放,有滔天般的剑意倾斜而出,笼罩在玄龙和天乾界子手中。那等无敌风采,在经过方才的大战之后,给人带来的压力愈发强大。

    即便面对的是界子,也没有人敢在小瞧林云。

    “这小子!”

    两大界子神色变幻,眼中都闪过抹怒火。

    半响,天乾界子目光看向林云,同时余光瞥了眼血龙马,才悠悠道:“林云,能将我等逼到这个境地,的确有些本事。不过这点本事,可不是你得罪三大界子的本钱!”

    林云一袭青衫,情绪并未因对方的话有所起伏。

    他倒是清楚对方正在拖时间,不过并不着急,血龙马正在救人。林云眼下的任务,就是将这两人拖住,给它创造出足够多的机会。

    界子们的手段的确让人心惊,自他降临这方天路以来,首次碰到如此凶险的局面。

    哪怕到了现在,也没有必胜的把握。

    要杀死一名界子太难了!

    神幽界子没有死,若真的实力不济,那一拳携带着圣灵之围会直接将对方轰成碎片了。不过对方的状态很不好受就是了,这段时间血龙马若能救走月薇薇,一切就不会那么被动了。

    轰隆隆!

    突然间,天穹剧烈无比的震动起来,有磅礴浩瀚的乌金之光闪耀不停。

    血龙马将天魁魔棍转动起来,身后衍化出一尊无比巨大的龙猿虚影,那龙猿似乎诞生在太古,同样手持一根无比巨大的天魁魔棍朝着下方轰击了过去。

    四名硕果仅存的金榜妖孽,在这一棍之下瞬间就被轰飞出去,身体纷纷炸裂开来有鲜血飞溅。

    似乎成了!

    林云面色冷峻,波澜不惊。内心却心如明镜,血龙马若能趁此机会,将月薇薇就下来自然最好不过。若是救不下来,也能将对方的底牌彻底逼出来,界子手段很多,可也不可能无穷无尽。

    玄龙界子眼见这血龙马愈发张狂,眼中闪过抹决断,道:“你这家伙,不会以为一个魔宠,就能将人救走吧?”

    林云淡淡的道:“如果我说是呢?”

    玄龙界子眼中决断彻底做出,冷喝道:“那你可想的真多,囚龙镇狱台!”

    晃荡!

    他手腕上的链子晃动了起来,困住月薇薇的那片区域,突然爆出九根庞大的锁链。每条锁链都像是毒蟒一般散发着黑光,锁链如花瓣并拢起来,眨眼就形成一个半球形的囚笼。

    轰!

    囚笼拔地而起,悬空立了起来,冲杀过去的血龙马直接被震了回来。

    这还没完,他屈指一弹,手中锁链化为乌光飞了出去。乌光所过之处有黑烟弥漫,眨眼间一条燃烧着乌光火焰的龙蟒,吞吐着分叉的蛇信,朝着血龙马狠狠扑杀了过去。

    这一切发生的很快,几乎在一瞬就成型了。

    显然这等手段,他们早有计划,若没有血龙马逼出来。可能林云会被困在其中,甚至会这看上去明显不太好惹的龙蟒伤到,将会变得极为被动。

    林云眼中闪过抹寒芒,这帮人还真看得起他,准备的手段不是一般多,完全没有打算给他留活路。

    “玄龙蟒!”

    众人大吃一惊,显然没有料到,玄龙界子手中的锁龙链,是由一只玄龙蟒所化而成。

    玄龙界子冷冷的道:“囚龙镇狱台就算是天魄六重境的强者也无法破开,林云你今日就死了这条心,人你就别想救走了。还是想想自己如何保命吧,我等的手段,你还没真正见识到呢!”

    “游戏也该结束了!神幽界子还不现身,真让别人当我们界子是笑话了不成?”天乾界子突然冷喝一声,目光冰冷的说道。

    神幽界子还没死?

    被人从天灵盖这等要害轰中一拳,连地底的炎脉都给撞断了,还有存活的机会?

    咔咔咔!

    在众人诧异无比之时,地面在震动中裂缝不断扩大,熊熊火焰喷涌而出。惊人无比的气息,从那地底深处随着火焰喷涌出来,那气息让人心扑通扑通狂跳起来,浑身上下莫名颤栗。

    “我的天,神幽界子竟然真的没死!”

    “他肯定有族中长辈赐予的保命底牌,方才那一拳没将他轰成肉泥,就明显有些不对劲。”

    “战界的底蕴真的可怕,这等气息……他怕是在地底将所有手段释放出来了,这才是他的真实实力吗?”

    神幽界子突然爆发出来的恐怖气息,让人惊悚,可这既在意料之外,却又好像在情理之中。

    身位界子,没那么几道保命手段,好像根本就不太说的过去。界子无法招惹,许多时候除了他们本身实力足够可怕的以外,更多的还是战界本身在那方大世让人无法想象的传承。

    “林云,从未有人将我逼到这份上!没有人,你是第一个,可也注定是最后一个!”

    那地底中喷涌而出的强大气息,达到前所未有的地步,一道有一道的霞光化作光束从地底迸发出来。

    轰!

    整个虚空,在这等霞光之下,被映照的五光十色。

    磅礴的圣灵之威又一次涌动在这天地之间,让人脸色巨变,这么快的时间居然可以再次动用圣灵武学,这太不可思议了。

    传说中,那圣灵武学对血气的消耗,可是一次就足以让人抽空。

    神幽界子打破了常理,他不仅再度施展了圣灵武学,还让这圣灵之威变得更为强大起来。

    那照亮虚空的七彩霞光,燃烧了起来,在这光芒之下天地间的生灵都在颤抖起来。

    轰隆隆!

    地面剧烈的颤动起来,众人看不清地底的情况,可能清晰的感应到有一股强大的气息正在快速的冲上来。

    可以想象那是神幽界子,他将圣灵武学催发到全新的境界,想要冲出地面,一举镇压林云。

    喷薄的霞光愈发璀璨,达到让人无法直视的地步,那光芒之耀眼让人感受到了神幽界子强烈的愤怒和憋屈。

    他要一雪前耻!

    “林云,给我跪下求死!”

    伴随着一声爆喝,神幽界子冲出地面,他的头顶赫然盘旋着一只七彩火凤。众人倒吸口凉气,他竟然同时掌握两门圣灵武学,战界底蕴实在让人没法想象。

    这七彩火凤的威压,明显比之前的孔雀要强上许多,让人完全生不出抵挡之心,它强到令人绝望。

    远处,天乾、玄龙两大界子冷笑不止。

    这林云也是有够天真,还真以为神幽界子被他杀死了,他二人早就知晓神幽界子拥有一枚挂坠。那是祖中长辈赐予的保命底牌,极为珍稀,可以在生死关头挡住星君一击。

    他两拖延时间,就是给对方祭出这门圣灵武学的时间。

    一旦祭出,任凭林云有通天手段,也必败无疑 。

    可他两脸上的笑容还来不及消散,瞬间就凝固了,一道剑光从天而落,划破虚空。

    那剑光仿若永恒,绽放的刹那,就将天地间的霞光尽数碾碎。

    刚刚冲出地底的神幽界子,还来不及腾空而起,头顶的七彩火凤圣灵就被直接斩碎,一口狂喷而出。

    这一剑的光芒太过璀璨,片刻后,众人方才发现。林云不知何时已经拔剑了,他的头顶一轮昊日和一轮明月同时绽放,衍化出日月同辉的磅礴异象,在日月交相辉映之下,他一袭青衫眸光冷落空灵如仙。

    这是林云所能祭出的最强一剑,称作日月。

    青霄树上,紫鸢花开;我有一剑,日月同辉。

    扑通!

    神幽界子双手夹住落下的这一剑,膝盖一软,再度跪倒在了林云面前。他披头散发,狼狈而憋屈,一张脸胀成紫色如猪肝般难看。

    “我这一剑,等你很久了。”

    林云居高临下,俯视对方,冷冰冰的说道。

    “林云,你欺人太甚!!”

    神幽界子发出咆哮,他气的吐血,每说一个字都有鲜血喷出来。他被人轰进地底已足够狼狈和丢脸,他忍了很久蓄势待发想要一雪前耻,冲出地面的刹那就让林云跪地求饶。

    可想破脑袋都没有想到,会是这等画面,他堂堂界子又一次跪在了林云面前。

    “住手!”

    玄龙界子和天乾界子大惊失色,两人脸色憋得通红,直接就杀了过来。

    画面与之前似乎有些类似,可这二人明显不太耐烦了,他们同时祭出了圣灵武学。一道玄龙圣灵,一道魔象圣灵各自冲出体内,磅礴的圣灵威压在这二人身上各自暴起。

    林云刚刚斩碎一道圣灵,结果又来了两道,哪怕他在如何逆天,也会感受到那等恐怖的压力。

    大决战吗?也该到此为止了!

    林云眼中闪过抹狠戾之色,他松手,而后又拍出一掌落在剑柄上。

    噗呲!

    葬花剑犹如一道电光窜了出去,洞穿神幽界子身上道甲的重重保护,将其钉死在了地面之上。

    林云背上的金乌羽翼迅猛扇动起来,带着他冲天而起,直接迎上祭出圣灵武学的两人。

    他长发乱舞,战意冲霄。

    他要以一敌二,将这两大界子彻底镇压,这场游戏该结束了!

    更新速度最快赶紧来阅读!..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