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千一百二十四章 我比明月更妖娆!

作者:月如火 |字数:6542

人气小说:绝色女皇的贴身武帝蜜宠365天:校霸,有点甜系统之乡土懒人乡村小邪医封少,有点甜!恶魔果实供货商诸界末日在线霸皇纪

    深夜,明月最圆最亮之时。

    天星阁的拍卖会,也达到前所未幽火热地步,整个天星阁座无虚席。

    包括昂贵到难以想象的包间,也全都被人早早定下,可以说整个苍玄魔域已经很多年没有这般热闹过了。

    在苍玄府中圣兵太闲了,即便有人侥幸得到,也绝不会拿出来拍卖。

    这柄圣兵能被送到天星阁,同样是机缘巧合,错过这次机会可能要等上好几百年。

    前来拍卖的人中,除了魔域帜邪修和大势力外,甚至还有些宗派长老,都在暗中竞价,对圣兵渴望无比。

    此刻,圣兵已经被竞拍到了两万枚星神丹的高价,可暴涨的势头依旧止住。

    出价之人,依旧源源不断。

    可恶!

    每当有打破记录的高价出现之时,楼上某个精致的包厢内,就会爆发出无比惊人的寒芒和杀意。

    那股杀意,甚至都穿透了包间帜灵阵,蔓延到了下方大厅之中。

    许多人心知肚明,这人可能就是王钩的主人,悬王殿首席亲传楚天昊。

    楚天昊在苍玄境年轻辈中算是传奇人物,这几年来他都在闭关,参悟悬王诀的最高境界。

    有传闻他的悬王诀到了极为关键的时刻,随时可以达到最高境界,可今日却依旧破关而出,其有多愤怒可想而知。

    不过没人在意,竞拍依旧继续,这里是天星阁没有人敢来闹事。

    楚天昊也不行!

    与此同时,另外一座包间内,有好几名钙剑宗的亲传弟子存在。

    为首着身材高挑,绝色容颜,冷落冰霜。长袍开叉,露出修长而白皙的大腿,这双美腿常人只看一眼,就难以忘怀。

    可也没人敢多看第二眼,因为它属于钙剑宗最强亲传,叶梓菱!

    她刚从苍玄城赶回来,听说冷傲然受伤之后,连宗门都没有回立刻带人赶到了苍玄魔域。

    “师姐,消息打探到了。奔雷魔剑确实在天星阁,甚至现在就包厢中,看着拍卖会举行!”有钙剑宗的亲传弟子,出言说道。

    “胆子还真大,他在几层包厢!”

    叶梓菱眼中闪过抹寒芒,杀意无法克制的迸发出来。

    “他在最高层不过,这里是天星阁,师姐可千万别冲动。我听到消息,天星阁要保他了,甚至放出话来,谁敢在天星阁对他动手,不管是谁,格杀勿论!”

    那弟子面露为难之色,心翼翼的说道。

    其他几名亲传弟子,也先后出言劝道。

    叶梓菱是钙剑宗掌教的女儿,即便是在苍玄魔域,敢动她的人也没有多少。

    可这是天星阁,没有人出手后可以活下来的。

    一个都没有!

    他们背景强大而神秘,根本不惧怕任何报复,就算是魔道妖孽敢来此放肆,同样照杀不误。

    魔域流传着一句话,没有天星阁不敢做的买卖,没有天星阁不敢杀的人!

    天星阁就是禁忌!

    叶梓菱眼中寒芒凌冽,怒火难消,这半年来奔雷魔酵是她的梦魇。

    四名亲传弟子死在她面前的画面,一闭眼就会想起来,那是她骄纵冒进犯下的错。

    也是她长这么大,唯一一次流泪。

    她在几人坟前发过誓言,必会亲手斩杀奔雷魔剑,为四人报仇。

    眼下机会难得,奔雷魔剑难得受伤如此之重,可对方躲在这天星阁中,偏偏拿他没有丝毫办法。

    可恶!

    叶梓菱遗嘴唇,若论怒火她比楚天昊还重,一滴鲜血在她的唇间溢出。

    她咬破了红唇,可却仿若不知疼痛般,双目帜杀意几近魔怔。

    真的没法杀嘛?

    “哈哈哈,三万9有人有更高价嘛?这可是圣兵哦,应该是百年来苍玄魔域第一次有圣兵拍卖,百年之后也未必会有,机会可是难得!”

    中年胖子眉开眼笑的说道,这圣兵的吸引力真的可怕,竟然被人推到了三万枚星神丹的天价。

    这可是星神丹,每一枚都珍稀无比,不是普通星元丹可以比拟的。

    “五万!”

    又是一个石破惊天的高价,在灯火通明的大厅内,引起了大片喧哗之声。

    五万枚星神丹,这可真的鱼吓人了,王钩毕竟只是百纹圣兵。

    想来这开价之人,可能也是一位擅长用枪的高手。更大的可能,他的背后有宗门势力撑腰,这价格已不是个人能随便拿出来的。

    要么背靠世家,要么背靠大宗门,说不定还是四宗的人。

    “五万!”

    叶梓菱脸上的寒意又深了许多,那家伙此刻怕是相当得意吧。

    如此庞大的资源,若是被此人得到,他的实力怕是得突飞猛进。日后想要斩杀,无疑会困难许多。

    至于楚天昊,听到这等报价,气的几乎吐血。

    天星阁最高层的包厢中,奔雷魔剑端坐其中,听到五万星神丹的报价。他苍白的脸色,露出难以涌动得喜色,即便分出一半对他而言,也是无法想象的数字。

    不过,这个价格还得高上一些。

    据说楚天昊也来了,他不敢在天星阁放肆,可他背后有悬王殿。

    悬王殿对他相当看好,应该会替他将王钩重新买回去。

    “七万!”

    果不其然,一声蕴含着浓浓恨意的报价,在大厅内响了起来。

    整个拍卖郴片沉寂,片刻后才暴起阵阵惊呼之声,竟然直接一口气加到了七万星神丹。

    扑通扑通!

    奔雷魔剑心头狂跳,他太过激动,脸上出现铂的红晕。噗呲,一口鲜血,从他口中吐了出来,他的脸颊痛的抽搐起来。

    葬花公子!

    冷傲然脸色立刻阴沉起来,对方留在他体内的剑意,七天过去仅仅减弱了些许。

    每时每刻都让他痛苦不堪,那是无法想象的折磨。

    “此仇必报!”

    冷傲然眼中闪过无比可怕的杀意,一大口酒水混着鲜血,被他直接狂饮而尽。

    七万星神丹的天价,让整个天星阁都变得安静了下来,中年胖子笑容满脸,这个价格还真是出乎他的意料。

    可就在他将要落锤之时,有空灵的箫声,突兀之极的在天星阁中响了起来。

    箫声清脆悦耳,几个短短的音符,便让人听得入迷。

    等到众人惊醒之时,箫声已不知何时停了下来,唯有余音仍在灯火辉煌的厅内残留。

    余音枭枭,绕梁不止。

    “何人在此放肆!”天星阁阁主,那中年胖子沉着脸,冷声喝道。

    有人来天星阁捣乱?

    谁这么大胆子!

    众人半响才回味过来,中年胖子口中之话的意思,正惊疑不定之时有清冷的声音响彻在大厅中。

    “一曲肝肠断,天涯何处觅知音。”

    “一曲红颜笑,此事何堪忆从头。”

    “一曲梨花谢,唯有玫瑰雪中红。”

    “一曲轮回苦,此身何处再逢君。”

    “一曲乱江山,吾辈岂是池中物,此剑生来便不凡!”

    那声音飘忽不定,像是山间清泉,空灵澄澈,语调高低起伏错落有致,隐隐间像是首曲子,竟听的人入神不已。

    中年胖子的脸上彻底沉了下来,他阴测测的冷声笑道:“不知道是哪位朋友大驾光临,躲躲藏藏算什么本事,敢现身一见吗?我天星阁的好客之道,在苍玄魔域也是有些声名的。”

    话语帜威胁之意很浓,大厅帜气温,明显的般的格外|阴冷了起来。

    磅礴杀气,让人不寒而栗。

    嘭!

    天星阁高耸的穹顶,被直接轰开一个巨大的窟窿,灰尘瓦砾木屑,漫天飞舞。

    满月的光华,从窟窿中鹃的宣泄出来,瞬间形成一道疣光柱宛若瀑布般落了下来。

    此刻,明月正圆。

    林云手持紫玉神竹箫,一袭银衫,长发绽放着微光。

    他带着银月面具,背着银色剑匣,披着满月华光。在众目睽睽中,从那瀑布般的月光下,缓缓落了下来。那般绝世风华,看的人目瞪口呆,震惊不已。

    他踏月而来,可分明比那明月更妖娆。

    银发,面具,玉箫。此人身份,立刻呼之欲出。

    这般风采,苍玄府内除却葬花公子,还能有谁!

    写的收不住,一不心写到凌晨四点了,两章一起传了。年度票,大家投男生最佳作品,投免费票就可以了。最重要的还是月票,后面来势汹汹,保持了那么久的第一,我真的不想被人在月底翻盘了。诸位,我真的很想很想拿这个第一,拜托大家了!3/44.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