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千一百二十六章 我问 花从何处起?

作者:月如火 |字数:7519

人气小说:圣魔真武世界拜师九叔都市天龙至尊邪皇诱宠:毒医世子妃入世小道士春野小农民前妻归来:邵医生好久不见

    第一千一百二十五章

    一曲箫音买人头,奔雷魔剑惨死天星阁。

    林云一手持箫,一手持冷傲然人头的画面,实在太过震撼。以至于众人楞了好半天后,才惊醒过来,下巴都快惊的掉了下来。

    奔雷魔剑竟然这样死了?

    还是在天星阁中,当着所有人的面,被林云将人头给提走了。

    无法想象众人心中的震撼,就像是没有人能想象的出,中年胖子心中的怒火一般。

    这一幕有多震撼,他便有多愤怒。

    “杀了他!!”

    一声爆吼突然炸响,犹偌九天惊雷在众人耳边直接爆炸,当场就有不少人直接被炸的七孔流血,彻底昏死了过去。

    砰!砰!砰!

    本就摇摇欲坠的几重灵阵,在这一声爆吼之下,纷纷破碎。墙壁上炸开一个又一个的窟窿,数不清的陈列摆设,犹如玻璃般纷纷破碎。

    众人神色苍白,眼中露出惊恐之色,抬头看去。

    却是那手持银色圣兵的中年胖子,脸色铁青,怒火中烧,一张脸硬生生给直接憋黑了。

    他的怒火和杀意,让所有人都感受到了。

    嗖!嗖!嗖!

    几乎是他话音刚落,一道道身影破空而起,将天星阁的穹顶撞出一个又一个窟窿,朝着葬花公子追了过去。

    那些身影,大多都是星相境的高手,甚至不乏神丹境的尊者。

    此般阵仗可以说大到吓人,只怕那葬花公子杀了人,也未必能走出这苍玄魔域。

    成群出动的天星阁高手,这在魔域可以说极为罕见,怕是要不了多久就得轰动整个苍玄府了。

    “除了护法之外,其余人等,随我来!”

    中年胖子手中银色长枪,领着剩下的人,就要紧随其他人一同朝林云追杀过去。

    “阁主留步!”

    就在中年胖子将要离去之时,楚天昊领着悬王殿的长老出现,他剑眉星目,容颜俊朗,长发披肩,有非凡不已的气度。

    胖子挥手让其他人先走一步,旋即颇为不善的冷笑道:“楚公子,有何指教?”

    楚天昊瞧见自己的圣兵,被对方的手牢牢抓住,同样极度不爽。他不动声色,平静的道:“天星阁是做买卖的地方,做买卖就得讲规矩,周老板你说对不对?”

    中年胖子笑呵呵的道:“说的没错,论规矩,我天星阁在苍玄魔域绝对排的上号。毕竟天星阁,只是个做买卖的地方,规矩肯定排第一。”

    楚天昊不紧不慢的道:“我来此竞拍,有没有守天星阁的规矩。”

    中年胖子阴测测的笑道:“当然,楚公子气度不凡,我可是相当佩服的。这柄圣兵你方才出价最高,我天星阁肯定会按规矩,将它送到你手上。”

    楚天昊闻言,嘴角微翘,眼皮抬了一下笑道:“周老板说的好……不过我得和你讲讲,什么才是规矩。奔雷魔剑既然死了,你天星阁当然也就没资格拍卖这圣兵了,东西也得还给它原来的主人。”

    众人倒吸口凉气,这楚天昊也是个狠人,原来他的目的在这。

    他想一枚星神丹都不出,直接将圣兵要回来。

    他的话有几分道理,冷傲然死了,这竞拍自然也就没法继续了。毕竟这圣兵,从头到尾都不是天星阁的,他们还没法单独做主。

    否则,人死了东西却还在拍,以后,可没人敢和天星阁做买卖。

    中年胖子的脸色瞬间就阴沉了下来,冷声道:“楚公子,莫不是以为现在谁都能骑在我天星阁脸上不成?”

    楚天昊神色不变,淡淡的道:“不敢,只是规矩在这罢了。”

    中年胖子大怒,直接骂道:“放你娘的屁,老子告诉你什么叫规矩,规矩就是葬花公子今夜必死无疑!谁杀了葬花公子,圣兵就是谁了,这就是规矩!”

    想来这胖子今夜是真的怒了,被林云弄了道也就罢了,这楚天昊也在他面前摆谱。火气彻底没法压住了。

    可旋即,整个天星阁都震动了起来,各大楼层,一件件包厢的门被推开。

    “谁杀了葬花公子,圣兵就是谁的?”

    有人目光灼灼,不太确定的道。

    “没错,无论是谁只要能斩杀葬花公子,这圣兵就是他的。”

    中年胖子淡淡的瞥了眼楚天昊,冷声道:“你想不出星神丹也可以,杀了葬花公子便成,和我讲规矩,你还嫩的很!”

    毫无疑问,他的话在这天星阁内引起了轰动,一道道身影闪电般横空而去。

    瞧着胖子离去的身影,楚天昊好半天才将怒火压住,脸色前所未有的冰冷。

    “天昊,现在怎么办?”其身旁有长老出言问道。

    楚天昊双眼微眯,冷声道:“去看看,无论如何,不能让葬花公子活着离去。别让他死在天星阁手中,尽量死在我们手中,这装神弄鬼的家伙,早就该死了。”

    浮云剑宗所在的包间,叶梓菱去而复返,一众弟子,连忙道:“师姐,奔雷魔剑死了!”

    “我知道。”

    叶梓菱淡淡的回了句,那家伙几乎就在她面前死的,整个包间都被剑意炸毁了。

    只剩下人头从中飞了出去,她当时就呆住了,等林云提住对方的人头才惊醒过来。

    “师姐,这葬花公子到底是不是我们浮云剑宗的人?现在整个天星阁的人都在追杀他,我们要不要出手帮忙?”有弟子出言问道。

    叶梓菱沉吟道:“浮云剑宗没有这号人,不过若是力所能及,可以出手相助,走!我们也出去。”

    眨眼间,方才还热热闹闹的天星阁,就变得无比冷清下来。

    “在那!”

    刚出天星阁,叶梓菱就瞧见了那道银色的身影,硕大的圆月之下。那道身影十分醒目,他一手持箫,一手提着奔雷魔剑的人头,在练成线的屋檐上狂奔。

    他的身份十分玄奥,夜色之下,残影重重。

    可天星阁的护卫咬的也十分之紧,时不时有神丹境的强者出手,葬花公子身法虽妙,可距离却是被越拉越近。

    走不掉了!

    叶梓菱轻轻摇头,神丹境的高手太多了,除非葬花公子也是神丹境的强者。否则根本就没有办法离去,天星阁的底蕴在苍玄魔域,还是太过强悍。

    没有人敢在天星阁捣乱,因为捣乱的全都死了,这的确不是句空话。

    突然。

    那道银色的身影,在高耸的阁楼屋檐上,提着奔雷魔剑的人头停了下来。

    哗!

    一道道追逐的身影,眼中神色惊疑不定,没有着急出手。他们在半空中散落开来,在悄然之间,将所有退路封死。

    蹭!蹭!蹭!

    数不清的人影,都趁此机会追了上来,目光灼灼的盯在林云背影之上。

    “闪开!”

    中年胖子手握银枪,阴沉着脸推开人群,阴测测的笑道:“怎么不跑了?你倒是继续跑啊?你能走的出天星阁,能走的出苍玄魔域吗?”

    “阁主这般生气做什么?”

    林云将奔雷魔剑的人头收好,轻声笑道:“买卖可是已经做完了。”

    “一曲箫音换人头?这可还不够……”

    中年胖子使了个眼色,散在周围的天星阁星君护卫,立刻铺天盖地朝着林云杀了过去。

    他们在半空中各自绽放异象,犹如天女散花般,将前后左右所有的路全部封死。

    如此庞大阵仗,哪怕是神丹境的尊者身处其中,都得感受到恐怖的压力。

    何况这葬花公子应该不是尊者,否则也不会去猎杀星君境的邪修了。

    这人要死了吗?

    一道道目光落在林云身上,神色复杂,有人心急。这胖子说是谁杀死葬花公子,谁就是圣兵的主人,可他天星阁围得水泄不通,其他人根本没法插手。

    那些神丹境的高手,全都没动,看似准备出手一击斩杀葬花公子。

    可实际上,分明就是在震慑他们这些外人。

    这是天星阁在立威,天星阁想要杀的人,必死无疑,且任何人都别想插手。

    想到胖子在天星阁中的怒火,其他人还真不敢乱来,怕被他当众斩杀杀鸡儆猴。

    “不够?那就再来一曲吧!”

    林云轻声自语,将紫玉神竹箫放在唇边。

    中年胖子眉头微皱,他在林云身上感受到了一股可怕的寂静,那是万籁寂灭,天地无声的死寂,仿佛天地间所有的声音都在此刻被压制了。

    感受到了即将到来的可怕,似在等候王侯降临,上天之子,坠落凡尘。

    “退!退!退!”

    中年胖子瞬间察觉到了不对劲,连忙出言,可是迟了。

    圆夜之下,箫声在起。

    轰!

    只不过与上次不同,当此刻箫音绽放之时,林云身上恐怖的威压轰然爆涌,那是一股于人间的威压。

    他一开口,便是王侯之音。人世间化成两半,一半,就在他的箫音之下绽放。

    那些冲在最前面的星君,瞬间遭受到了无法想象的重击,箫音犹如山峰撞在了他们心口。

    砰!砰!砰!

    惊天巨响在半空连绵不绝的传来,一道道人影,胸口出现巨大窟窿。

    犹如断线的风筝,在融合了剑意的箫音之下,被打了个措手不及。

    剩下大部分人,皆是星相之境的高手,虽然没有登上星君榜。可修为底蕴却都深厚无比,有生之年,还是有极大机会杀入神丹境的。

    否则,也不可能被招进天星阁。

    可他们却无端端感受到了莫名的恐惧,有可怕的寒意,在这圆月之下疯狂弥漫。

    他们抬头看去,那银色身影不知何时,缓缓闭上双目。

    我问,花丛何处起?

    众人还来不及反应过来,耳边响起了天籁般的箫声,似有人在耳边轻语。

    可在定睛去看,没有耳语,没有屋檐,甚至连箫声都隐没了。

    唯有花开不止,一片片一叶叶一朵朵,在这月色之下,化成了一片海。

    我问,花从何处起?

    何人敢答!

    佰度搜索 噺八壹中文網 м. 无广告词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