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千一百四十九章 箫声如酒

作者:月如火 |字数:10312

人气小说:圣魔真武世界拜师九叔都市天龙至尊邪皇诱宠:毒医世子妃入世小道士春野小农民前妻归来:邵医生好久不见

    第一千一百四十九章

    当最后一人,死在葬花剑下死。

    林云耗尽所有的气力,发出一声长啸,无尽的疲惫汹涌而至。

    他身上伤痕累累,鲜血淋淋,五脏六腑全都炸裂开来。咳咳,几声咳嗽立刻有鲜血不停的吐出,整个身体前所未有的虚弱。

    呼!呼!

    林云将脸上的面具摘下来,有鲜血从眼眶流了出来,扑通一声跪倒在地。

    他拄着葬花剑,不停的踹着气,呼吸无比沉重。

    好久都没有这般大开杀戒了,好久都没有这般惊险过了,降临昆仑以来这是最凶险的一战。

    之前在苍玄魔域闹出来的动静虽大,可一切都早有谋划,还有小冰凤在旁出谋划策,布下古老的灵纹阵法。

    且还是月圆之夜,他能够同时发挥出两大圣器的威力,圆夜之下,堪称无敌。

    甚至龙脉境的大佬出现,都被他惊险避过,没怎么受伤就从苍玄魔域杀了出来。

    可实际上那一战,他从头至尾,都未和神丹境真正交过手。

    仅有的次,也只是以尘光剑法的巅峰意境,将几名神丹境长老震飞出去。

    今日若非雷鹰多次受伤,始终得不到恢复的机会,即便以王侯之音吹奏紫玉神竹箫,胜算怕也是相当渺茫。

    巅峰状态下的雷鹰,连两名神丹境长老都可斩杀,其实力之强已无法想象。

    不是拥有圣兵,就可以简单解释的。

    对方的来历肯定极为惊人,在雷鹰重创的情况下,还是九死一生,如果对方稍微谨慎点,或许结局就会重写。

    噗呲!

    又是口鲜血吐出,林云意识渐渐模糊起来,他伤的太重,肉身早已拼到了极限。

    扑!

    林云眼皮沉重如山,他将银月面具收好,就在荒芜废墟中倒了下来。倒下去的瞬间。其背后的紫鸢剑匣,不停的颤抖起来,封禁在其中的血焰龙纹金原石疯狂颤动。

    砰!砰!砰!

    紫鸢剑匣在碰撞间,爆发出阵阵巨响,没有林云出手,这剑匣终究是被它撞出到缝隙来。

    轰!

    剑匣弹开,拳头的血焰龙纹金绽放出,鲜血淋漓般的夺目之色。

    烙印在其中的圣纹,爆发出极为古老的气息,将这片天地彻底照亮。恐怖的威压,从它身上释放,天穹在刹那就被血焰遮盖。

    细细看去,在这原石的内部,有一缕古老的金色灵纹。

    它的气息接近神纹,宛若一条真龙盘踞在其中,仿佛有生命般释放出可怕的灵气。

    咻!

    血焰龙纹金将光芒,在四方扫了遍,全都是没有了生机的死尸。

    而后其身上的光芒锁定在林云身上,绽放出邪意的色泽,像是毒蛇在黑暗中盯上了猎物。

    嘭!

    可它刚要有所动作时,林云体内苍龙圣天诀,再他昏死的状态下主动爆发。一道又一道的紫金龙纹,在林云身上绽放,进而凝聚缠绕融合爆发出阵阵精光。

    轰隆隆!

    等到龙纹彻底凝聚的刹那,一条手臂大小的苍龙赫然成型,目光中露出极为可怕的吞噬之意。

    嗡!嗡!嗡!

    血焰龙纹金原石颤抖起来,它挣扎着想要逃走,可那紫金色的苍龙爆发出一股王者之威。

    吼!

    惊鸿一瞬,张口就将其吞了进去,有惨叫声哀嚎一缕缕黑色的生命气息化成黑烟散尽。

    紫金苍龙盘旋一圈,钻进了林云心口处的苍龙印,那苍龙印立刻发生蜕变。林云的血液,肉身,骨骼,伴随着血焰龙纹金的炼化,在无形中发生质变。

    一股股圣威,从他毛孔中散逸出来,旋即化作萦绕不散的圣辉。

    他身上的伤势,同时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疯狂恢复,他的肉身正在蜕变为苍龙圣体!

    血焰龙纹金的原石,想要吞掉林云,却不知道林云体内的苍龙圣天诀早就对它垂涎三尺。

    好不容易挣脱禁锢,不想着逃跑,居然还打其林云的主意。

    只能自寻死路!

    ……

    在林云肉身发生蜕变之时,远处方才大战的核心之地,茫茫无尽的血石林全都化成了废墟。

    唯有叶梓菱沉睡之地,一片安详。

    哗!

    她身上有火焰绽放,涅槃丹的药效彻底被其吸收,凤凰涅槃,浴火重生。

    叶梓菱悠然睁开双目,眼眸中古老的紫色雪曜花,如火焰般徐徐燃烧绽放。

    一股惊人而可怕的气息,从叶梓菱身上爆发出去,她在顷刻间打破瓶颈,晋升到了星君之境最后的大境界,星相境。

    叶梓菱看了眼满目疮痍的四周,并未太过震惊,她闭上眼开始绘制属于自己的星相画卷。

    天穹间的云层缓缓散开,数不清的星辰之光,从九天垂落,化作万千光束落在叶梓菱身上。

    涅槃丹,不仅将她从濒死状态救回来了,还给了她莫大好处。

    让其在无声无息中,以生死间激发出来的恐怖潜力,晋升到了星相之境。

    她此刻没有任何阻碍,绘制着属于自己的画卷,对自己要画出怎样的星相,其心中早就有了计划。

    两个时辰过去后,有幅画卷在其身后,如山河世界般徐徐展开。

    画卷的背景是一片碧蓝如洗的天空,宁静安详如海,三十六只白色的鸿鹄,连成一座蜿蜒向上的横桥。

    其中一只鸿鹄上,站着道模糊的女子身影,看不清她的脸,只能感受到眉宇间锋芒毕露的英气。

    远远看去,就像是一个女子,走在鸿鹄搭建的浮桥之上,朝着天之尽头走去。

    这便是叶梓菱的星相,鸿鹄通天。

    鸿鹄的羽毛雪白而纯净,身上有皇者之威,有凤凰血脉,上古时也被当做白色的凤凰。

    咻!

    叶梓菱睁开双目,眼眸深处的雪曜花尽情绽放,身后画卷收拢遁入其体内。

    她目光扫去,残破的废墟中,许许多多雪曜花的碎屑飞了出来。碎屑如柳絮,熠熠生辉,不一会就有朦胧的画面出现。

    葬花公子和雷鹰大战的画面,在这诸多柳絮般的碎屑,映照回溯。

    叶梓菱一言不发,静静的看着两人大战,当看到对方被魔天巨手碾压时。心不由自主的颤动了起来,他看得很清楚,葬花公子以自己的肉身挡在了她的身前。

    画面有些模糊朦胧,可大致的情况却能看出来,尤其是对方战到最后,鲜血淋淋的模样极为渗人。

    嘭!

    当葬花公子挥剑,将肖坤斩杀的刹那,所有的碎屑如玻璃般再次破碎。

    所有的画面,随之荡然无存。

    “他到底是谁……”

    叶梓菱眼中涌动着异色,喃喃自语:“银发……这个可以伪装,银色的剑匣!”

    如果非要说特征的话,其他一切都不算特殊,唯独那银色的剑匣极为醒目。

    浮云剑宗都是剑客,许多人都有剑匣,可银色的剑匣她却从未见过。

    呼哧!

    叶梓菱脚尖在地面轻轻一点,与废墟中穿梭起来,片刻后停在一片尘土前。

    哗!

    她伸手一挥,尘土散去,一支玉箫缓缓露出真容。

    “找到了。”

    叶梓菱脸上露出小女孩的笑意,将紫玉神竹箫握在手间,葬花公子最后一击,以剑玉箫,震碎雷鹰的魔天巨手。

    可葬花公子似乎也伤的很重,否则,不可能连自己的玉箫都没去寻回来。

    一念及此,叶梓菱脸上的笑容收敛了许多,她环顾四方,眉头微皱,或许对方正在附近不远处疗伤也有可能。

    嗡!

    恰在此时,叶梓菱感受到血石林废墟外,有一股剑意存在。

    顿时眼前大亮,她修长高挑的身材,在这废墟间不停的闪烁起来。

    没多久,叶梓菱停了下来,脸上不动声色,眼中却是闪过抹不着痕迹的失望之色。

    躺在地上的是林云,对方面色红润,气息悠长,正在努力挣扎着张开双目。

    “怎么回事?”

    片刻后,林云一脸茫然的睁开双目,惊疑不定。

    他明明记得自己伤的很重,几近半死,连涅槃丹都来不及给自己服下就睡过去了。

    等到再睁开眼时,不仅伤势全部不见了,精气神重回巅峰。体内气血如龙,比好些王者境的星相妖兽都要澎湃,达到极为夸张的地步。

    肉身脱胎换骨,超凡入圣,简直不可思议。

    苍龙圣体!

    林云脑海中蹦出四个字,将他自己都给吓了一跳,睡一觉起来就达到这等境界了?

    “你是跑回来,救我的吧……”

    突然有清脆的声音响了起来,林云坐在地上,抬头看去,映入眼帘的是一双修长大腿,紧接着视线朝上看去,越过平原和山丘,瞧见了叶梓菱那张美妙而熟悉的脸。

    叶梓菱淡淡的看向,平静道:“勇气可嘉,不过实力差了点,幸好葬花公子出现。否则,你和我今日都得死在这里。”

    什么鬼?

    林云有点蒙,旋即看到了,对方手中握着的紫玉神竹箫。

    我的天,将紫玉神竹箫给忘了,还好……是落在了叶梓菱手中。

    不对,落在对方手中,好像也麻烦的很。

    “别不服气,雷鹰这等级别的邪修,远不是寻常星相境能够对付的。你能侥幸斩杀罗奎,可不代表你真的能抗衡星相。”

    叶梓菱娓娓道来,声音倒是颇为好听,继续说道:“而即便是星相,也没法插手雷鹰和葬花公子的战斗,你大概是被余波伤到直接昏死过去。还好,皮糙肉厚,居然一点事都没有。”

    林云讪讪笑了笑,略显尴尬。

    这真的是没法解释,在旁人看来,他的确没有受伤。不仅没受伤,精气神都在巅峰,可不是皮糙肉厚是什么。

    也好,起码这样也怀疑不到我身上来。

    林云自嘲一笑,对此倒是颇为释怀,反正要做的事情他做到了。

    叶梓菱如何想,并不甚重要。

    “笑什么?原石还在吧。”叶梓菱看向对方,奇怪不已的道。

    “在着呢。”

    林云眨了眨眼,可旋即笑不出来了,他明显感受到剑匣轻了许多倍。

    果不其然,当剑匣打开空荡荡一片,除了冰冷的寒气空无一物。

    “这……怎么回事?”

    林云深吸口气,百思不解,完全没法想通。

    与林云的惊愕相比,叶梓菱显得颇为淡定,平静道:“血焰龙纹金的原石,有些许灵智存在,趁你昏迷,逃出封禁也不是什么奇怪的事。只是在想要找到,难度就有些大了……”

    林云没有答话,他心中隐隐有些猜测,可不敢与对方说。

    他怕说出来,叶梓菱打死他。

    “叶姑娘见到葬花公子了?”林云岔开话题,将对方注意力引开。

    叶梓菱点了点头:“传闻不假,他应该就是我浮云剑宗的亲传弟子了,大约和洛花类似来自荒古世家,对圣剑山的秘密感兴趣,便在我浮云剑宗隐秘修行。”

    “哦?”

    林云忍俊不禁,心中暗笑,我怎么不知道我来自哪个圣者世家。

    丫头你戏还真多!

    忽然,林云看向对方,轻声道:“叶姑娘,晋升星相了?”

    “嗯。他应该喂了我一枚涅槃丹,这等丹药你可能没听说过,它不仅可以起死回生。还能让人在生死之间,获得无比巨大的感悟……”

    叶梓菱谈及此事,冷若冰霜的脸上,露出抹含羞之色。偷偷看了眼林云,并未将话全部说完,这是她和葬花公子的秘密。

    葬花公子应该只有一枚涅槃丹,可他伤的那么重,却依旧将涅槃丹留给了自己。

    他若在浮云剑宗,那应该见过我,只是我不知道他是谁。

    林云眨了眨眼,笑而不语。

    涅槃丹他怎么可能没听说过,你吞下去的那枚,可还是我亲自喂的。

    “叶姑娘,这玉箫是他留下的吗?”林云目光看向对方紧紧拽着的紫玉神竹箫,眼睛实在无法挪开,得想个办法忽悠过来才行。

    “嗯,他应该伤的很重,来不及带走这支玉箫,这是柄来历不凡的圣器!”

    叶梓菱看着手中紫玉神竹箫,眉头微皱,轻声叹道。

    “这是紫玉神竹箫。”林云忽然开口说道。

    叶梓菱眉头一挑,眼中闪过抹异色,轻声道:“你认识?”

    “我和你说过,我也会吹箫的。”林云笑了笑道。

    叶梓菱稍稍回忆,想了起来,对方的确说过此话。

    “你看这样如何,这紫玉神竹箫肯定要还给葬花公子的。”

    林云斟酌着语气,见对方点头,立刻笑吟吟的继续道:“叶姑娘不擅长音律之道,不如先交给我保管,他若真是浮云剑宗的亲传弟子。我只要在宗门内,吹奏此箫,他自然会现身来取。”

    “好像有些道理。”

    叶梓菱琢磨着,林云的话并没有什么破绽,想到葬花公子有可能现身,她隐隐心动。

    只是将要递过去时,隐隐觉得哪里不妥。

    等到对方将玉箫握在手中,才惊醒过来,若是葬花公子不是浮云剑宗的人,那这紫玉神竹箫岂不是要一直给对方保管了。

    “你坐下来。”

    林云笑了笑,不给对方反悔的机会,将玉箫放在唇边。

    看了眼坐在自己对面的叶梓菱,又看了看远方海面之上的碧蓝天空,一轮血色残阳将昏暗的天际染成绯红之色。

    林云微微一笑,箫音在其边响起,叶梓菱瞬间就听的入了神,静静的聆听起来。

    残阳如血,箫声如酒,酒不醉人人自醉。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