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千一百五十章 美人如花

作者:月如火 |字数:6872

人气小说:快穿病娇:我的恶魔宿主狼与兄弟圣魔自然大玩家真武世界都市天龙至尊重生西游之九头虫拜师九叔

    第一千一百五十章

    与雷鹰的战斗,九死一生,可终究活了下来。

    纵使半步神丹境的妖孽,也能与之抗衡争锋,这是降临昆仑以来最惊险的一战。

    可不管如何,终究是我赢了。

    吾辈剑客,热血永无止境!

    林云心有感慨,他望着那绯红的落日,豪情顿生,吹奏出来的箫声随之被影响。

    磅礴的箫音,像是世间最烈的烈酒,迎着苍茫落日,让人酣畅淋漓。

    等到一曲之后,那夕阳彻底落了下来,天色暗了下来。

    两人在地面上升起篝火,火光映照在二人脸上,忽明忽暗,从某些角度看去,他俩的气质隐约有些相似。

    “我要收回之前的话,你的箫音,并不比葬花公子差。”

    叶梓菱看向林云,神色比以往柔和了许多。

    她对林云早就改观了许多,从对方说出,莫欺我浮云剑宗之时,就高看了林云许多。

    “还凑合吧……”

    林云笑了笑,叶梓菱的评价倒也客观。

    寒风从遥远的海面拂过,叶梓菱脸色显得颇为安静了起来,半响,眼中才闪过抹复杂之色:“从你入浮云剑宗,我那般对你,你还能冒险来救我,我其实挺意外的。”

    林云将紫玉神竹箫收好,随意添加着枯枝,将冯章还有刘青严等人要说的话,详细说了一遍。

    “他们怎么样了?”叶梓菱问道。

    “都在浮云剑宗的驻地,我让他们待着不要出来,应该没有大碍。”林云想了想,以柳元的威信,还是能让他们乖乖听话的。

    “可你不该来的,以你的眼界应该能看出来,雷鹰不是寻常的星相境邪修。你不可能是他对手,甚至他就算重伤,你也不会有半点机会。”叶梓菱颇为认真的说道。

    “可我终究来了不是吗?”

    林云在储物袋中取出千年火,轻轻摇曳后,一饮而尽。

    叶梓菱有些生气,可终究还是笑了笑,像是坦然接受了般,无奈的道:“以你的性子,不来也怪,看似不羁,内心深处怕是很难接受,我留下来断后,而你却逃了。”

    “其实你笑起来挺好看的。”

    林云抬头看去,篝火下对方,对方脸上的笑容,仿佛将平日的冰山融化了般。

    “我……不能笑。”

    叶梓菱叹道:“浮云剑宗这些年每况愈下,下一次的苍玄府宗门排位战就要开始了,若无法保住前三的位置,浮云剑宗就要在苍玄府除名了。”

    “宗门排位战?除名?”

    对宗门排位战,林云并不陌生,他好早就在小雨若口中知晓了。

    只是觉得和自己离的比较远,以往对浮云剑宗也没太多归属感,他并没有刻意去询问。

    “宗门排位战,十年举办一次,决定着苍玄府许多资源和疆域的归属。十多年前浮云剑宗还是很厉害的,可我父亲来了后就每况愈下,他……”

    提及浮云掌教,叶梓菱有些恨铁不成钢的语气,好半天才冷静下来道:“我父亲当年在荒古域天纵绝伦,可当年出了点风波,对他打击太大,导致他沉沦了很长时间。对许多事漠不关心,浮云剑宗的没落与他多少有些关系。”

    林云脸色微变,没想到还有此等秘辛。

    “他当年可是很骄傲的人,他也许不在意别人说什么,可我在意!我绝不容许,浮云剑宗被苍玄府除名!”

    叶梓菱神色坚定,不容置疑的说道。

    林云又听她解释了许多,方才知晓这排位战没有想象中的那般简单,四宗背后其实都有超级宗门坐镇。

    苍玄府处在东荒边界,看似不重要,实际上各种核心资源本地实力都没有插手的机会。

    此次排位战后,苍玄府将只会容许,三大宗派存在。

    背后深层次的原因,涉及到超级宗派和神龙帝国的博弈,如果可以苍玄府不会让任何超级宗派插手。

    可显然这是不现实的,只能一步步收紧,以往是十大宗派和苍玄府共同瓜分资源。

    今年之后,将只会有三宗存在。

    “眼下你晋升星相境,保住前三,应该问题不大吧。”林云出言道,他可以感受到,现在的叶梓菱比之前强了许多。

    “我实力受到许多限制,我的血脉不适合浮云十三剑,这剑法还是残缺的。悬王殿的楚天昊,若是将悬王诀修炼到最高境界……”

    叶梓菱低着头,篝火映照之下,青丝遮住了半张脸,显得有些低沉。

    林云沉默了起来,他隔着篝火看去,没想到这女人身上承担着如此大的压力。

    “别说我了,说说你吧,第九天路的冠军,我对你其实也挺好奇,通天之路究竟是怎样一处宝地。”叶梓菱展颜一笑,甩了甩头发,洒脱无比。

    “宝地?”

    林云笑了笑,他凝视着对方,身体慢悠悠的靠了下去,苦笑道:“那可不是什么宝地,参与通天之路的人,说是各界妖孽,实际上不过一群可怜虫罢了。”

    “他们历经生死,所求的,也不过是一群人的起点罢了。内心深处对此也清楚的很,可依旧为此厮杀搏命,只愿降临昆仑,看看那些天骄的背影便好。”

    林云灌了口酒,轻声叹气,继续道:“第九天路,可能更惨一些,有十方战界的界子存在。这帮人啊,呵呵,真的是群混蛋,吾辈在他们眼中,连蝼蚁都算不上,所以凌辱虐杀,怎是一个惨字,可以说的清。”

    “对不起。”

    叶梓菱没想到,所谓天路,如此残忍。

    其中许多回忆,对林云似乎不太友好,他的话让人感到很压抑。

    “没事,反正这帮人基本都被杀光了……”林云一饮而尽,咧嘴笑道。

    杀光了!

    叶梓菱抬眸看去,对方的笑脸,在火光下显得很纯净。

    可她也历经诸多生死搏杀,能够感受到这般轻描淡写之下,是何等疯狂的杀戮和血腥。

    林云大声笑道:“不用道歉,吾辈本就卑微,可蝼蚁也有仰望星空的权力,我不需要旁人的怜悯……我是玄黄界的火种!我是第九天路的榜首!我承载着许多人的希望,我的向剑之心,肯定一往无前的走下去,走到昆仑之巅!”

    叶梓菱稍稍一愣,完全怔住了,她显然没料到林云心中有如此“狂傲”的豪情。

    火光映照在对方的眼眸中,似乎有璀璨的光芒绽放,被其心中的豪情和热血彻底点燃。

    半响,叶梓菱才瞥了瞥嘴,“我第一眼的直觉,果然很准,你的确是个狂徒!”

    “哈哈哈哈!”

    林云喝了许多酒,他闻听此言,笑了起来,冲对方道:“来,难道你不是这样的人吗?来,喝酒。”

    “我从不喝酒。”

    叶梓菱皱眉,她的确不沾酒,哪怕明知道这酒是陌氏一族的千年火。

    “哈哈哈,喝,喝了,我教你浮云十三剑的最后三剑!”林云不依不饶,笑吟吟的道。

    “我……”

    叶梓菱心中荡起丝涟漪,一时显得有些不知所措,对方竟然愿意将最后三剑教给她。

    “喝吧!”

    林云摇曳着酒杯,杯中星星点点的太阳之火,化成金乌飞了出来。

    在夜色中,盘旋在二人头顶。

    叶梓菱犹豫着接过酒杯,她小心翼翼的喝了口,立刻就被呛着了,显得力不从心,颇为难受。

    “嘻嘻,连雷鹰都不怕的叶姑娘,原来真的怕喝酒。”林云瞧得此幕,忍俊不禁的笑了起来。

    “谁说我怕了!”

    叶梓菱端起酒杯,仰头喝了下去,顿时脸色瞬间变成了迷人的酒红色,她平日里冷若冰霜的英气,此刻柔情似水,那张脸醉人无比。

    “看好了!”

    林云笑了笑,一把抓起葬花剑,与空地上演示起浮云十三剑来。

    最后三剑,他还未修成化境,可用来指点叶梓菱还是绰绰有余。

    “云外青山,碧落星辰!”

    “花开花落,江山故里。沧海挂长风,良辰伴玉箫。浮云非我意,弹指一万年!”

    不仅如此,林云还将浮云非我意的玄妙,一五一十的告知对方。

    叶梓菱目不转睛的看着,夜色中对方的剑法,天马行空,衍化出无比浩瀚磅礴的意境。

    原来我之前所误,全都是错的,哪怕靠着雪曜血脉,强行修炼圆满之境。

    也仅仅只是摸到了浮云,依旧还是在浮云之下。

    等到剑法舞弄完毕,叶梓菱获益良多,只觉得醍醐灌顶,豁然开朗。

    她当即闭上眼睛,盘膝而坐,开始参悟其中的种种玄妙。

    锵!

    林云将手中之剑随手扔了出去,葬花剑分毫不差,末入伫立着的剑鞘中。

    他看向身上绽放微光,一朵朵紫色雪花飘出体外的叶梓菱,眼中闪过抹异色:“雪曜花?”

    林云目光扫去,再度落在叶梓菱身上。

    这女人身上的秘密还真不少,他因为葬花剑的原因,刻意钻研过种种奇花。

    如果没记错的话,此花在万花榜上排名前十,长在冰雪苦寒之地,且被人所圈养外人无法得见。

    堪称圣花!

    林云想了想,她和浮云剑宗的姓氏不一样,或许身上真的还有秘密。

    不过与我无关,林云笑了笑,将视线收回。

    明日长老们就该来了,该好好想想,怎么应付这帮人。林云有些苦恼,要不要告诉对方实情,原石被自己给吞了。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