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千一百八十一章 通天剑眼

作者:月如火 |字数:3670

人气小说:绿茵风暴我在泰国开店卖佛牌第一侯快穿之炮灰不伤悲乾龙战天法师维迦此生只想宠你重生九八做星嫂

    凶兽战台上,林云和公孙炎相隔百米,都没有着急出手。

    不管是剑客对决,还是其他武者对决,先手和后手都有着相当大的讲究。

    若足够自信,底蕴惊人,自然是后手比较合适,因为先出手的人肯定会先暴露出破绽。

    可若是你没有看出破绽,那后手就会相当麻烦了,对方将会占救机。

    其中取舍,利弊权衡,就相当考究武者的智慧了—什么某些实力相当的剑客,却总是斗不赢对手,差距就在这取舍之中。

    很巧,林云和公孙炎都是相当自信的剑客,这种自信来源于他们的出生和各自的性格。

    彼此都觉得,对方先出手,自己可以看出破绽,且不惧被对方抢夺先机。

    这般对峙,一晃,就过去了整整一刻钟的时间。

    公孙炎泰然自若,神色平静,脸上甚至带着淡淡的笑意。他自付一双桔,足以看破对方的任何破绽,何况林云和赵岩交手,多少暴露了些手段。

    在有心人眼中,可以看出许多东西,那是极为致命的破绽。

    所有人都觉得,公孙炎肯定不会率先出手,否则对不起他的这双桔。

    咻!

    可十分突兀,没有任何征兆,方才还面含笑意的公孙炎,神色瞬间变得凌厉起来。

    他突然就朝着前方踏出去一步,磅礴真元灌注在双腿之间,这迈出去的一步伴随着脚掌的落下‰雕像发出如古钟般重响,回荡在整个青岩广场,而他的身体则瞬移般出现在了林云面前。

    好快!

    众人心中陡然一惊,还来不及有所思绪,他的剑已刺进了林云心口。

    当!

    金石碎裂声响起,明明一剑刺进了林云心口,可却有火花四溅。等到剑光绽放,众人才诧异无比的发现,那是林云留下的的残影,他的真身稍稍挪了两寸的距离,残影重叠,剑光映照真身之时。

    葬花已经出鞘,挡在侧身,让公孙炎的睫法寸进。

    太快了!

    这两人无论是出剑的速度,还是身法都让人无法看清,众人的视线和思绪出现了短暂的延迟。

    画面被眼睛看到时,两人已进入下一招交手,再定睛去看,对方已交手到了第三招。而此时,停留在脑海中的画面,却还是对方第一次交手时的画面。

    所以他们看到公孙炎的剑,刺进了林云的心口,想要惊呼,却又诡异的发现林云挡在了这一剑。

    这种经历,许多人都是头次碰到,不由大为惊奇。

    嘭!

    战台上,两柄剑再度碰在一起,金石之声响起,剑光交错,火星四溅。

    弹指神剑!

    林云分心二用,左手屈指成弓,大拇指压住的中间,迸发出璀璨光芒。

    紫鸢谨催动,一重又一重的花海在林云身后出现,重重叠叠,厚重如渊。

    一叶一菩提,一花一世界。

    倾城紫鸢,绝世无双!

    “碎虚指!”

    公孙炎左手凝结成印,剑光绽放,身后有水波般的剑刃钢,抬手指了出去。

    嘭!

    剑光爆裂,二人短暂分开,又以惊鸿般的速度杀到一起。

    “双龙戏珠!”

    公孙炎手腕一抖,剑光在洒落之间,衍化出两条龙影来。一条是有狂风凝聚而成,一条有水波凝聚而成,剑尖绽放着星芒,就像是珠子般戏弄着双龙。

    狂风呼啸,水波流淌。

    风与水完美融合,同时间两道龙影绕着圈,不停的撞击拍打着林云。

    咻]]!

    折间,公孙炎人随竭,闻林云绕出了九九八十一个圈。一眼看去,漫天都是龙影,入目厩剑光,风声,水声,剑吟声,声声入耳,震耳欲聋。

    好高明的剑法!

    林云眼中闪过抹异色,葬花在挥舞间,且战且退,暂避其锋。

    “群龙飞天!”

    公孙炎横空而起,一剑刺出,群龙怒吼,朝着林云浩浩荡荡杀了过来。

    嘭!

    林云一脚踩在凶兽雕像背上,直接将战台表面踩的炸裂开来,双臂展开朝后退去。

    “走得掉吗?”

    公孙炎右手握着剑柄,左手指天,气势如虹,紧追不舍。

    “钙蔽日!”

    林云人在半空,稍稍一顿,施展出钙十三剑迎了上去。

    葬花在他手中划出一个满月,漫天钙汹涌而出,天色陡然黯淡了下来。

    “挡不住的。”

    公孙炎笑了一声,闪电般落下,群龙呼啸而至。

    当!

    火星四溅,林云被这一剑震飞数百米,直接落在了水池中,差点就撞上了水池中央的巨大火炉上。

    蹭!蹭!蹭!

    公孙炎在水面杀来,每走一步都掀起百丈高的水幕,折就追上了林云。

    金乌九变!

    林云身上金光绽放,提着水面扶银起,不退反进,与水面上直接和公孙炎厮杀到一起。

    “风卷残云!”

    又是一只青鸾飞了出去,林云身体在水面之上快速转动。轰隆隆,他衣衫乱舞,长发张扬,转动之间,葬花挥舞出数不清的剑光,折就卷起了近百丈的水浪,水浪中剑光涌动,宛若气势磅礴的凶兽朝着公孙炎吞去。

    “破!”

    公孙炎目中星芒绽放,他催动桔,立刻就看出此剑的破绽。

    咔擦!

    而后双手握剑,剑光劈砍出去,十多丈的舰呼啸而去,将水龙卷直接斩碎。

    林云眼中闪过抹异色,他的剑氟升化境后,很少被人直接破掉。同辈交手中,有此遭遇还是头一次,心中有些许波澜起伏。

    大日悬空!

    林云抽身而退,仿若太阳般,在重重水浪中退了出来。

    而后凌空一个倒转,落在锁链之上,锁链顶端在千丈巨剑的剑柄,末端在凶兽雕像。远远看去不是很夸张,真正落下后才发现,光是锁链就比真人要宽上许多了。

    “之前旁人议论,说他一双桔,可勘破同辈中任何人的剑法。如今看来,确实不假。除此之外,他在天魄境用凝练了六朵星魔花,又有碎虚谨加持。他的确是此次名剑大会上,最难缠的对手”

    林云站在锁链上,看向对方,心中思绪如电。

    我的烛龙之目,不仅可以勘破剑招,可以看破所有虚妄,甚至连肉身弱点都能找到。

    比他的桔用强很多,只是代价有点大,持续时间也只有一瞬。

    这种人还真是变态,旁人碰到他根本就没得打,一出手就被看破了。比修为和剑意,又完全比不过,赵岩等人一个照面,可能就会败在他手中。

    不过林云的手段可不止这么点。

    真想将他当成踏脚石,成为自己剑意更进一步的棋子,那可就太天真了。

    两人交手时间不长,可招法却已在百招之上,此刻出现了短暂的对峙。林云一袭青衫落在了锁链上,随着锁链轻轻晃动,公孙炎则站在水浪之巅,四平八稳,衣衫随风而动。

    呼呼!

    在他周身那股剑风又出现了,旁人只能瞧见若隐若现的风,仿佛将虚空都能割裂。

    林云却能清晰的感受到,那是九柄水波组成的剑刃,与虚空融合,没有颜色,肉眼基本不可能清晰看到。

    那水波凝聚的宝睫时不刻,都在转动,萦绕的剑风可轻松撕碎同等境界翘楚。

    这就是碎虚谨的厉寒处,无影无刃,剑碎虚空。

    可攻可守,进退自如。

    剑帝留下的手段,哪怕仅仅只是年轻时所创的功法,也让人头疼无比。

    我若使用烛龙之目的话,不管他藏着什么底牌,都有八成左右的胜算。

    林云想了想,还是没有决定放弃。

    这地方刚好见到了八凶锁魂阵,不心暴露了自己最大的底牌,或许会带来无决端。

    “林兄,很绝望吧?”

    公孙炎颇为歉意的笑道:“无论是通天桔,还是碎虚谨,都是剑帝当年的兄段。用来和你交手,确实有些胜之不武,不过抱歉啦,此战我必须得胜!”

    “蛟龙出水!”

    破了林云的风卷残云,在公孙炎看来,此战差不多就该结束了。

    短暂对峙中,他人在水上率先出手,身上剑势像是一条龙拍打在水面上。其手中剑刃则如龙头,发出怒吼,携带着磅礴剑威呼啸而至。

    林云双目微凝,电光火石间,眼中闪过抹失望之色。

    没有太过致命的破绽。

    那就战吧!

    “吞云化龙!”

    林云在锁链上横空而起,手中之剑将散落白云剑势君吞没,同样化成一条龙冲杀了过去。

    嘭!

    两道龙影纠缠在一起,爆发出混乱无比的剑刃风暴,林云将身法催发到极限。葬挥连不断的刺出,将公孙炎的剑势中的薄弱之处一点点斩碎,摧毁着对方的剑势。

    公孙炎稍显诧异,没料到林云,也能找到自己的那么多破绽。

    不过刹那间就淡定了,回身变招:“画龙点睛!”

    这一剑极为可怕,他手中剑刃仿佛变成了画笔,剑光挥舞间不仅破了林云的吞云化龙。更将其碾碎,当成了泼墨的颜料,不一会一道道龙形剑势就馈了林云。

    在他笔下,龙的轮廓已经出现,龙的形态已经完美,龙的神韵,只差一笔,只差一点。

    这点,就在林云眉心之间!

    察觉到这一剑的可怕,林云闪身狂退,身体被馈剑势刮的鲜血淋漓。对方的剑,却是如影随形,直刺其眉心。

    更恐怖的是,伴随着林云的退后,对方画出来的龙影愈发真实。

    在旁人看来,林云变成了一条挣扎的恶龙,公孙炎则左手背在身后,右手提着笔,随风起伏,闲庭信步,漫不经心的要将最后一笔点上。

    还有章,一点左右吧。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