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一百八十六章 一念寒光起

作者:月如火 |字数:3773

人气小说:圣魔真武世界拜师九叔都市天龙至尊邪皇诱宠:毒医世子妃入世小道士春野小农民前妻归来:邵医生好久不见

    第一千一百八十六章

    瞧得漫天剑影,绞杀过来,林云伸手握在剑柄上习惯性的就要拔剑出鞘。

    嗡!

    葬花颤鸣一声,林云眼中闪过抹异色,猛的惊醒了过来。

    百鬼夜行阵的阵眼,就是他手中的葬花剑,虽不知道此阵具体情况,可一旦拔剑想来十分凄惨。

    想到叶非凡说,许多人忽视第一关,对第一关甚至连底牌都不用。

    即便侥幸过关,也会死在第二关中,林云隐约间想到了些什么。

    或许,并非他们有意忽视了第一关,而是没有注意到此阵的诡异之处。一旦拔剑后,某些手段和实力会被阵法限制住,底牌想用都没法用出来。

    不是忽视,而是逼不得已。

    一定如此!

    林云心中瞬间明悟了过来,除此之外,没有其他解释了。

    且闯关的人都死了,百鬼夜行的诡异之处,也没法与人解释。旁人只看到,闯关翘楚在第一关不用底牌,遍体鳞伤倒在第二关,却从未想到百鬼夜行的关键就是自己手中之剑。

    好阴毒的手段!

    林云身上掠过抹寒意,目光看去,发现想要闪躲过去已经有些来不及了。

    金乌九变!

    间不容发之际,林云伸手松开肩膀,将金乌九变身法催发到极致。身影横空,在诸多绞杀来的剑光中,腾转挪移,来回闪躲。

    那等身法,看的人眼花缭乱,惊愕无比。

    可即便如此,林云终究耽误了点时间,等到落地之时,身上有三处被剑光伤到。

    唰唰!

    鲜血瞬间就染红了青衫,还好不是要害,看着吓人倒也无伤大雅。

    “杀!”

    见他落地,百名黑衣剑客,各自变幻着步伐犹如铺天盖地的箭矢,破碎虚空,闪电般朝着林云冲杀过去。

    铛铛铛!

    金石碰撞声不停响起,林云剑不出鞘,抵挡着四方杀来的黑衣剑客。

    纵使剑没有出鞘,林云施展出来的手段,依旧让人叹为观止,展现出精妙绝伦的剑道造诣。

    身如落叶飘舞,来回转动间,防守的密不透风。

    可太多了!

    人数太多了,一百名黑衣剑客,每次都有十人朝他杀去。单对单或许不敌,可一拥而上,前后左右,处处都是杀招,让林云顾此失彼剑法处处受到桎梏。

    一波之后,对方立刻再来一波,一百人分为十组,一组十人,可以不间断不停歇的对他发起攻势。

    茫茫黑影,无边无际,潮起潮落,连绵不绝。

    “怎么回事?林云为何不拔剑!”

    “再不拔剑,可就真的没法撑住了……”

    “这一身逆天的剑道造诣,若是不拔剑的话,起码得折损五成剑威吧,这林云怎么想的?”

    场间形势极为凶险,林云始终没有拔剑的举动,看的人极为不解。

    对林云取走千雷剑,众人虽然不太看好,可仅仅只是第一关的话,林云应该问题不大才对。

    可眼下,林云将自己弄得极为被动。

    对方就像是潮水,一波又一波的冲来,又快又狠。没有进攻,一味的防守,守的在如何精妙,也必定会有崩溃的那一刻。

    “这小子,不会看出什么了吧?”

    风家大长老瞧见林云始终不拔剑,脸色不由微变,显得极为紧张了起来。

    风玄子冷笑道:“看出来又如何,拔剑是死,不拔剑只会死的更惨,横竖都是一个死字!”

    “也对。”

    风家众长老,瞧见林云的狼狈模样,闻言都笑了起来。

    这是阳谋,与能否看出端倪,并无太大关系。

    “这样下去不行!”

    林云心中暗自思量,半响,他眼中闪过抹决绝之色。

    与人搏斗,从来就没有只守不攻的道理。

    要杀我可还没这么简单!

    眼见十名黑衣剑客再度杀来,林云眉头轻挑,眸中锋芒暴起。

    在所有人都想象不到的情况下,他掌心在葬花剑柄上狠狠一拍,就听的一声巨响。

    轰!

    剑鞘硬生生末入地面两寸,磅礴剑势化作飓风席卷而出,将杀来的十名黑衣剑客尽数震退,而后负手而立,冷漠的看着百名黑衣剑客。

    “这家伙疯了吗?”

    “真的不拔剑了?”

    “我的个天,太狂妄了吧!还从未听说,有谁不用剑,就将百鬼夜行剑阵给破掉了的!”

    瞧得此幕,整个青岩广场的剑客翘楚,全都惊呼了起来。

    飞天台上赵岩等人,也是张了张嘴,说不出话来,满眼都是惊愕之色。

    “别……”

    观战席中,白长老神色紧张,不由自主的站了起来。

    洛花淡淡的大:“坐下。”

    白长老脸色纠结,极不甘心的坐了下来。

    “哈哈哈,这小子彻底懵了,他撑不住了!”风家大长老在贵宾台上狂笑起来,眼露凶光,仿佛已经看到,林云被百名黑衣剑客碎尸万段,死无葬身之地。

    “哼!”

    风玄子冷哼一声,并未多言。

    可脸上的神色,却是冰冷无比,神色默然,目光朝林云看去,对方在他眼中已然是死人一个。

    “嘿嘿!”

    风小鱼忍住咧嘴笑了起来,脸色兴奋无比。

    可就此时,林云手中不知何时,多出一支玉箫。当玉箫放在嘴唇之时,林云从中间分开的长发,无风自动,上下飞舞了起来。

    那一瞬间,林云几近完美的五官,俊美到无瑕的面孔,让在场所有女性都忍不住怦然心动。

    太美了!

    陌上人如玉,公子世无双,怕也不过如此。

    宫商角徵羽,阴阳十二律,音律之道,不入此门,皆是梵音。

    一入此门,开口便是王侯之音!

    林云微闭的眼眸,在对方杀来的瞬间,猛的睁了开来。

    轰!

    恢弘浩荡的剑意,与此刻疯狂暴涨,在一瞬间展现出前所未有的凌厉锋芒。

    王侯之音,半步神霄剑意,圣器紫玉神竹箫。奏一曲尘光剑法,我问,花从何处起?

    一道道箫音像是往后天子发出来的怒吼,声声震耳,颤动九霄。

    所有被剑意笼罩的黑衣剑客,动作瞬间僵硬了起来,来不及多想就被无边剑势笼罩。在这王侯之音的压迫下,感觉像是庶民面对天子般。

    威压笼罩,如履薄冰!

    目之所及,不敢直视!

    锵锵锵!

    气势汹汹的百名剑客,瞬间难以靠近林云,在这箫音笼罩之下,瞬间就抹平了,林云以一敌百的劣势。

    百名剑客顷刻间乱了阵脚,顾此失彼,无法成阵。

    青岩广场中心,有剑光不停闪烁,每名黑衣剑客都面对这无法想象的剑势。

    随着箫音冉冉绽放,林云浑身上下银光迸发,青衫飞舞。他像是月中落下的仙人,箫音飘渺,迸发出来的剑意,恢弘庞大,浩瀚无边。

    瞧得此幕,整个青岩广场的人全都看呆了,惊讶的合不拢嘴。

    这怎么可能?

    只凭一曲箫音,就镇压住了百鬼夜行剑阵,那在阵中漫步的青衫剑客,仅仅只是吹奏手中玉箫,就让百名黑衣剑客痛不欲生。

    以一敌百,反过来将对手给全部压制了。

    “这……”

    飞天台上的风小鱼,眼中闪过抹动容之色,脸色难堪无比。

    箫音渺渺,剑意如仙。

    众目睽睽之下,林云箫音中的意境再度变幻,他明明在平地之间站立,可给人的感觉仿佛已飞到云霄之上,俯瞰苍生,睥睨天下。

    花从何处起,我从何处来。

    空山水漫漫,木叶风枭枭。

    飞花轻似梦,丝雨细如愁。

    骤然变幻的箫声,让所有人都猝不及防,恍然如梦,而后下一刻就被立刻代入到箫声意境中。一会置身在茫茫江河之中,一会看见落叶随着孤寂的狂风,飘零在空山之巅。

    花有多轻,如美梦一场。雨有多细,如秋日之惆怅。

    剑光、血雾,惨叫,一切在箫音的伴随下,出现在青岩广场中心的百鬼夜行剑阵中。

    不出剑就得死吗?

    我可是葬花公子!

    林云心中闪过抹寒意,他吹着紫玉神竹箫,心中杀意暴起,眉间锋芒如血。

    我从天上来!

    花自掌心起!

    人间无所有,赠君白马蹄,

    噗呲!

    顷刻间,每一道箫音绽放,都有黑衣剑客被震飞出去。鲜血横飞,数不清的黑衣剑客,发出凄厉的惨叫,被伤的惨不忍睹,一个个努力支撑,可显得无比之吃力。

    “杀!”

    这些黑衣剑客十分疯狂,宛若死士一般,纵使被伤的惨不忍睹。

    落地后依旧悍不畏死的扑来,想要趁箫音意境结束的刹那,一拥而上,将林云直接绝杀掉。

    找死!

    林云眸中精光涌动,无尽的锋芒在他身上绽放,一道道银色的光束迸发出去,他的长发如瀑布般扩散出去。

    一念尘尽光生,照破山河万朵!

    数不清的冰晶花朵泛着银色光泽,从林云体内飞舞出去,宛若仙花盛放,在这众目睽睽中爆发出无法想象的刺眼光芒。

    嘭!

    百名黑衣剑客,顷刻间被全部震飞出去,身上衣衫和头上的面具分崩离析。

    不等这些人落下,林云将玉箫插在腰间,伸手道:“葬花!”

    锵!

    插在地面上的葬花,化作流光惊鸿,转瞬就被其握在掌心。

    既然已经撕破脸,那他也没有什么留情的必要,的善良,只是在纵容那些人的恶念。

    箫声余音犹在,林云手腕一抖,压抑许久的葬花彻底爆发。

    嘭!

    摧枯拉朽的剑气,在这百名剑客还未落地之前,闪电般飞掠而去,切开众人的护体真元,诸多肉身如同泡沫破灭。

    残肢断骸,四分五裂,鲜血飞溅,苍生尽灭。

    一念寒光起,一剑杀百人!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