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金鳞鱼士

作者:忘我天涯 |字数:5498

人气小说:宠妻成魔,帝少吻上瘾极品全能学生无上神王绝世高手至尊重生闪婚厚爱:误嫁天价老公你是什么神吃神

    “什么捣蛋鬼”?众圣者愣了。

    易啸的脸阴沉下来,又是“断盅崖”。近数万年来,每每有圣者入青城,都在断盅崖内神秘的失踪,没想到小圣士这个奇葩也陨落在那里。

    几位老圣士慢慢的抬起头,面似墨石,看向易啸。

    褐血山脉,在圣域古典里又称之为虫路,兽域爆发虫爆时,“万古咒虫”都沿着虫路攻击青城。“断盅崖”正是历次血战后形成的虫崖,崖内灭杀多少“万古咒虫”,无法计算。

    “万古咒虫”尸气十分诡异,能吸吮寿命,修者一旦吸入尸气,容颜会悄然的老去。这种尸气吞噬生命与族群有极大的关系,对于植者、兽者一月消溶千百年不等,而对于圣者却格外的眷顾,吞噬远比兽者少的多。因此,很少有兽者敢入褐血山脉,反而虫路成为了圣者进入青城的秘路。

    褐血山脉座落于凤域,凤族高层当然知晓。因此对圣族就是一个字“禁”,却留下褐血秘路任由圣族出入。

    数万年前,此条褐血秘路突然断绝,出出不得,入入不得。常有圣者在秘路失踪,青城多次派大圣者巡查,却未发现异处。依旧常常发生神秘失踪事件。至今到底有多少圣者陨落秘路,已经无法统计。

    易啸面色十分难看,嘴唇变得又紫又青,簿唇颤动,竟说不出半个字,似乎被话噎了嗓子,脸青了。

    许久,易啸看向药鹊,叹了口气。“是你让他走的秘路”。

    药鹊眨巴着眼神,长眉飘然的抖动,一脸不解的样子,想不明白易啸问得何意。“是”。

    “哎!你久居圣域不知其秘,其实秘路在数万年前已经断了,各今,圣族想过凤域,只能花骨晶买路”。易啸苦颜,知道事已至此,愿不得药鹊。

    “断了”?药鹊脸阴了下来。前日,传来莫邪陨落断盅崖的消息,药鹊也是半信半疑。当年药鹊凝气境时,从秘路出入何止百次,未见到有何危险。原本心存侥幸,如今看来真的出事了。

    药鹊寒着脸转过身,慢慢的遁出“玄灵殿”。

    “药祖”。淡淡的清香飘来,稀疏的树影下,蜜度极高的声音响起。

    药鹊转过微寒的脸,眼神亮亮,冰雪的面色瞬间溶去。“哦!是晓儿,你也来青城历练”。

    “是的,听说,药祖从兽域回来,去拜见过一次,因你在炼药,未敢打扰”。赤晓薄薄的嘴唇,荡着温馨的笑意,像清荡的池水,漾着清波。

    “这里太危险,你那死爸,脑子让驴踢了”。药鹊愤然骂了句,甩着袖子要遁空而去。

    “药—祖—”!赤晓拉着长音,追了过来。

    “晓丫头,老祖还有要事,咒虫已侵入凤域,你早点离开青城,不可贪玩”。药鹊脸色一沉,声音变得十分的严厉。

    赤晓拉住扁鹊长长的风袖。“药祖,人家已经是凝气六阶大圣女,可以独挡一面了”。

    “晓丫头,等你到化身境再与老祖论事,否则免谈”。赤晓那点小心眼,扁鹊早就领教过了,不用说,又想缠着扁鹊去凤域,上次在圣海城,扁鹊可是吃过这亏,没吓个半死,赤晓如果陨落在“万魔海”,易绝一定要找他拼命的。

    “药—祖—”!赤晓又耍起娇来。

    “哎呀”!扁鹊的眉毛都翘了起来,脚下一溜油,逃遁出数百里。

    “药—祖—!等等我”。赤晓脚下花影桥光一闪,追向撅屁股飞逃的扁鹊。

    赤霄站在长基院外,闷声不响的靠着莉花古树,玉扇倒插在后脖领子里,无神的眸子瞪着天。

    党臣、萧飞坐在一边,面无表情的对看一眼,不住的摇摇头。自从泰阿去植域闯荡,赤霄如同失了魂似的沉寂了。如今莫邪损落,赤霄玩世不恭性子变了,时常对着天发呆。

    嗖!一道青光从头顶天域飞过,阵阵药香云息涌来,远方灰蒙蒙天际留下大大的葫芦影,转而水天一色,隐入远天的云端。

    唰!一朵花云随即浮空掠过,转眼遁出云雾缭绕的青城。

    赤霄瞳影一缩,身影化做流星,穿入云雾追向即逝的花影。

    “糟糕!快禀报易趣老祖”。萧飞和党臣慌了神,无奈境界太低了,瞬间,三道遁影已经从神识中消失。

    萧飞转身跑向玄灵殿,党臣已经遁上长基。

    赤霄追出青城,临近边域,看着远域皑皑白雪,千里青峰岛屿一般浮在雪云上。空空荡荡,那里还有药祖和赤晓的影子。赤霄的境界与赤晓相比差距不是一二阶的事,万里过后,茫茫青山云海上,只留下赤霄的孤零影子。

    赤霄站在青城边域界湖上,轻轻的拉开晶轴,慢慢的划着山影。“断盅崖?莫邪陨落在那处断崖”?

    扁乐说莫邪陨落,赤霄始终不信。这些日子一直思前想后,想去寻找莫邪,又舍不得离开赤晓少主。一面是生死的兄弟,一面是红粉知已,难舍难分,无法抉择。

    赤晓少主跟随药祖进了凤域,赤霄虽然不舍,为少主提心掉胆,心情确也随之一宽,有如重担落肩,身轻松了许多。

    道道褐影慢慢的在指尖流过。“三弟,你在哪里”?

    赤霄的手有点抖,不是激动,是真的怕呀!想去寻找三弟,又对神秘的断盅崖心生恐惧。赤霄入圣境千年来,一直跟随着赤晓少主游历圣域、植域,虽然经历一些风险,有赤晓少主在,件件都有惊无险。赤霄历练了不少,独自面对难以预测的危险,这,还是第一次。

    此时,赤霄似乎理解大哥泰阿,为何会独自闯荡植域,在“万魂荒冢”时,三弟莫邪的境界和神技对大哥泰阿打击不小。离开荒冢后,便不辞而别,只留给赤霄一封晶信。

    轻荡的湖水,波光粼粼映着白嫩的脸。赤霄坐在水边的青石上,慢慢的划着晶轴。第一次,赤霄感觉凤域好大,褐血山脉好神秘,连绵千万里,怎么也划不到尽头。

    啪!风吹浪起,水击青石,渐起万点碎花,赤霄的脸上渐了一滴冰冷的水珠,像一颗清泪缓缓的滚下。激灵一下,打了个寒战。锁着眉头,抬起微颤的目光。

    哗!界湖卷起千重巨浪,似利爪一般伸向赤霄,涌近百丈,撩起的浪锋猛得落去,闪起粼粼的波光,水面冒出一两个小漩涡,响起哗然的音符。

    浪花溅起,水漩里露出一个硕大的鱼头。睛目瞄了眼,发着愣的圣士,长须嘴一张,吐出一串串泡泡。“赤圣友,是要告诉我,莫邪死了吗”?

    话音未落,鱼影跃起,金鳞甲鱼士坏笑的站在水漩中,手持“避水叉”,凝视着痴痴呆呆的赤霄。

    “鱼兄,务要多言,你虽然与三弟有过节,他必竟对你有恩。我有一事相求,请鱼兄送我进凤域,去褐血山脉”。赤霄合上晶轴,白嫩的脸凝着寒气。唰!抖开玉扇挡住扑来的鱼腥味。

    “哟!会骂人的破扇子没了”。鱼士撇了眼赤霄手中的扇子,鱼目眨着黑光。

    “别自找不快,说正事”。赤霄搧了两下扇子,皱起眉头。这条死鱼,又想干什么?

    “呵呵呵!凭你我交情,送你进凤域不成问题,只是你要去找那个死莫邪,我心不甘呀”!金鳞鱼士瞪起鱼眼,咧着厚厚的嘴唇,翻着白眼珠。

    “鱼儿,这事办不了,以后的事都免谈”。赤霄俊脸阴沉下来,放好晶轴,欲要遁入凤域。

    “别!别!我说心不甘,不等于不送你”。金鳞鱼士慌了神,自从二百年前搭上赤霄这条线,鱼儿得到不少的好处,修炼一日千里,如今已经定慧六阶,渐渐摸到噬心境门坎。

    “走”。赤霄迫不急待的收起玉扇,一步跨入湖域。

    哗!碧蓝的湖光隐去,黑黯黯的水花托起赤霄。界湖水吹起微风,皱起一缕缕的银波。

    “等等!赤圣友别急呀!我教你的避水术可否练过”。金鳞鱼士踏着风浪挡住赤霄,皱起鱼目眼盯着赤霄脚下的水纹。

    赤霄的脸白了白。“娘的,那破术法没看上眼,没练呀”!

    “呵呵呵!鱼兄还不曾练过”。赤霄只好如实回道。

    金鳞鱼士对了眼,憨脸现出难色。“赤圣友,那就委曲你了”。

    噗!一团透明水珠飞向赤霄。珠影瞬间放大数千倍,撞在赤霄的身上。

    赤霄眼前暗了下,跟着又亮起,不觉得进入透明水珠里。

    四域碧浪在轻风吹拂下,柔和的一起一伏,朵朵涌起的浪花顶端,闪着耀人眼目的亮光,似落入漫天的星辰里。

    金鳞鱼士如同顶天立地煞神,站在闪烁着的湖水里,脚下是旋向湖底的漩流。

    金影一闪,碧水涛天而起,金鳞鱼士消失在水中。

    “赤圣友委曲了”。惊天动地的吼声响彻珠域,震得赤霄眼睛都跳珠似的蹦着。

    呼!一股子浓重的鱼腥味涌入珠域,金鳞大鲤鱼划着双鳍,张着獠牙大嘴,摇着红叉尾巴凶神似的扑来。大嘴一张,赤霄一梗脖,眼珠跟着鼓了出来,差点没薰背过气。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