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黄雀在后

作者:忘我天涯 |字数:5833

人气小说:超级医生在都市灵域兵魂都市天龙至尊邪皇诱宠:毒医世子妃真武世界拜师九叔重生之都市修仙大佬璀璨仙途

    离弦琉光直射天穹,画出一道美丽的折线。可怕的黑暗像贪婪的魔鬼一样笼罩四域,吞噬掉青粼的碧空。

    凤火闪电撕破漫漫长空,把黑幕划的七零八落。霎时间,天宇熠熠生辉。

    赤霄头蒙着“蔽云服”,露出一只贼溜溜的眼睛,瞥着凤光翎羽划过天穹,横飞的羽光凝着展翅的凤影穿梭而来,黑暗被撞得四分五裂,残缺不齐。

    “主人,我们别逞能,逃吧”!禁识奴撅着屁股躲在赤霄身后,硕大的身影露在外面,只有脑袋进了云雾里。

    “逃!往那儿逃”!赤霄气得眼睛都冒着蓝光,幻影宁可战爆幻体也要护主,死雪奴,从战时就四处怂恿。

    “嗵”!凤翎羽光劈开腾腾雾气,云团裂开,齐刷刷被斩破,凤影金光斩在“蔽云服”上,随后便是“隆”的一声,羽光穿破云团,将罩体云气炸得无影无踪。

    火光滚滚,遮住了半边天。飞沙般的火星在空中浮动。一阵风过去,金红色的琉霞滚动。

    滚球似的晶影,从漫天火气中飞出,在远空撞出一道寒冰洞影。

    禁识奴卡在冰洞石壁上,屁股镶入冰凌石岩里,混身升着缕缕寒气。怀里抱着裹着圣服的赤霄,乌黑的发丝垂落,挂着白莹莹的冰渣。半边脸露出,脸色煞白没有一丝的血色。

    “咕!咕”!一股股血丝从赤霄嘴角涌出,流入霜白的发丝里。

    “啊!主人......”。禁识奴挣脱石缝,穿着破烂的战甲,抱着赤霄,哭咧的吼道,那悲切的声音,肠子都扯断了。

    黑幕沉入涧谷,灼热的火气包裹着谷域。远域的雾气似要凝来,却被烧得噼啪的响着爆音。

    凤女收回凤翎,六道凤火琉珠逼近禁识奴。跳燃的火焰迸出两三点炽热的火星,远处树林暗淡的轮廓浮现出连绵不断的浅绿色鬼影。

    “别打了,别打了,我服了”。禁识奴抱着晕死过的赤霄,哭喊道。

    凤女凤目凝笑,心里惊异不已,“凤翎斩”是族祖凤鵹传授的秘术,凤女凭时很少用,因此术只有少主才可以使用,普通凤族族人禁止修炼。

    一斩落下,赤霄被击败有情可原,在凤女意料之中,凝气一阶圣士怎么可能接下“凤翎斩”。只是这雪怪道是奇了,竟然没爆体。

    凤女俏眉轻挑,闪耀的瞳影,布满着凝色。凤火琉光渐渐压缩,滚滚焰火烧红的百丈内的峡谷。

    禁识奴流着晶汗,一脸的苦色。“凤姐姐,我这身子骨经不起烤呀!再烧就化没了”。

    说话间,禁识奴将不知死活的赤霄抬起送向凤女。“我交出主人,请凤姐姐放本灵一条生路”。

    禁识奴可怜巴巴的央求着,身形半跪,低首臣服。

    凤女心里阵阵冷笑,如果没有遇到莫邪,对其术法有所了解,熟知雪奴的战力、贪欲和鬼道,赤霄幻化出的禁识奴这副德性,还真能令人信服。

    唰!凤女遁近禁识奴,凤翎一伸,要挑过赤霄。

    禁识奴冰眼骨碌一转,大手抓起赤霄圣体放到身后。“嘿嘿嘿!凤姐姐,你得给我个承诺”。

    凤女咯咯的娇笑,打了个响指。

    二声凤鸣旋于峡谷,袅袅入耳,委婉回荡。

    鸣未息,二只凤女骑着金凤遁落谷域。看着禁识奴的德性,相视一笑。“鸶族妹,果然如你所料,孽圣从此出褐血山脉”。

    笑立谷空的凤鸶淡然一笑,轻瞥禁识奴,心里暗骂。“死雪奴,看你还有何花招”。

    禁识奴惊直了眼,绿豆眼瞪得黄豆大小,咧着树枝嘴,神识道:“主人,这招不好用,我们中计了”。

    赤霄吐着血丝,早就神识到谷空中两道可怖的凤影,境界与凤鸶不相上下,如果只是一只凤鸟,脚底抹油早跑了。

    赤霄掉进峡谷里,就感知到此域并非只有一只凤鸟在沐浴,还有两只凤鸟在守护。“坏了,这并非是山谷,是阵法”。

    凤鸶一技“凤翎斩”,给赤霄不小的伤害,好在有“蔽云服”护体,未受到重伤,震荡四肢瘫软无力,此时已经清明不少,吐的血可不是假的。赤霄强行压抑,才吐出这么点,不然更多。本想示弱擒下凤鸟,没想到此凤不上勾,反而又招来隐藏阵法里的两只凤女。

    赤霄没了逃命的机会,默不作声,等待时机,伺机而动。

    禁识奴傻了眼。“我晕!主人真得被打晕了”。

    “啊”!一股子寒气从雪奴树枝嘴里喷出,狂风呼啸而起,晶光冰影闪着寒芒飞向三只凤女。

    咣噹噹!红毛石头链晶锤砸向空域,晶锤透空而去,空域闪起环形的波光,唰!一扩百丈。

    “呀!主人,是阵法”。禁识奴直了眼,遁空之势,猛的止住,差点随着锤光撞在震波里。

    六道琉光同时飞来,火凤尖喙飞啄空域,啪的一声,啄穿禁识奴圣体,一股子清烟爆开,赤霄圣体重重的落在空域。

    赤霄被爆开的火气横撞出百丈,刚想爬起,空域落下道道环光。一息间,赤霄被环光紧紧的捆住。

    环光落尽,峡谷消失在空域。青青苍苍山峰现出身影,乳白色的云纱飘游山腰,轻轻漫过丛山,与夕阳映照着重峦。

    一条小溪流在山下,溪水另一边是霞光倾泻褐血石山,深褐的血色点缀着青芒,零星的一点点,远远望去满目苍茫的血色。

    凤鸶看了眼囚困的圣士,暗叹一口气,本想等待莫邪出褐血山脉,谁知来个倒霉的赤霄,误打误撞进了大阵。凤鸶灵机一动,正好让这个傻子破了阵。凤鹭等凤女再想结阵,没有十载难结“凤寰阵”。但愿莫邪能尽快走出褐血山脉。

    “鸶妹,大鱼没抓到,竟然抓到一条小鱼”。凤鹭看着凤鸶脚下的金鲤笑得前仰后合,终于抓到了孽圣,可以回族交差了,凤鹭、凤鹜喜出望外,两只凤女并不再意擒到的是谁,有雪怪跟着的圣士就不会错。

    “顺手擒的,削鱼片吃别有味道”。凤鸶笑道。

    扑隆!凤鸶脚下的金鲤搧着尾巴,化成圣形。“各位凤祖,我已化形,是名副其实的修者,不能杀鱼片呀”!

    “何况,海族与兽族和睦相处,千万载未动干戈,可不能破了联盟,引发战事”。

    “何况,此时正当虫爆,与海族反目,兽域必遭灭族之灾......”。

    “闭你的乌鸦嘴,再瞎掰,牙都给你打掉”。凤鹭听着跑着风的鱼语,气得怒呵道。

    “这死鱼道是能吓唬人,杀了它,还能引起两族反目?来,先剥了他的鳞甲,看能怎么样”。凤鹜娇笑道。

    “能呀!真能呀!我是海族派来监视青城的秘探,我出事,海族必查的”。金鲤继续狡辩着。

    “别理他,干正事,回到族城送长老会发落”。凤鸶玉手一抬,凤翎抽向金鲤的嘴。

    “别打,我不说了”。金鲤吓得脸都青了,这死鸟真不好对付。

    凤鸶哼了声,收起凤翎,凝出一道红晶丝,系在金鲤的嘴上。轻轻一提,金鲤化成小小的鱼坠。

    凤鹭、凤鹜松了口气,等了十载终于又抓回孽圣。

    晶丝一闪,两道晶链系向赤霄。

    咔嚓!霞光红云裂开一道白缝,闪出寒月般的光影,一股寒人肝胆,摄人灵魂的气息凌空压来。

    寒光冲破暗色霞空,斩在晶链上,细如断发的脆音,震得地动山摇。突如其来的夺目闪光落下,漆黑的山域顷刻之间辉煌雪亮。

    一把古怪的圣器,寒光闪闪的立在赤霄身前。唰!道道寒芒飞溅,阵阵血煞之气令人窒息。

    凤鸶、凤鹭、凤鹜吓得面色微变,凤翅一展,瞬间退出千丈,凝出骨盾,挡住寒煞的芒光。

    噗!噗!几声小小的爆音,凤鸶等凤女身前的骨盾向后猛的挫去。三只凤女被撞开百丈,惊寒的立在空域。

    “那位圣友,闯我凤域”。凤鹭心寒透骨,依然怒呵一声,凤目凝向裂空的白影。

    清香漫来,白色裂缝撕裂开,花影长桥飞来。白纱衬甲的圣女淡颜立在花影间。

    “嘶”!三位凤女暗自抽了口冷气。“赤晓少主”。

    三只凤女互看一眼,这位圣族奇女都认识,佳话奇闻名满圣域,凤族少主见其都退避三舍。

    “凤鸶见过赤少主,不知少主为何挡住遁路”。凤鸶俏容一扬,心道:“本凤女姿色、境界也不比你差”。

    “三只凤友,此圣士是本少主密友,请往开一面”。赤晓还了一礼,微微笑道。

    三只凤女看看寒光闪闪的怪兵。“这就是赤晓少主成名虚兵‘帝明月影’”?

    论境界,三只凤女都在化识五阶,并不比赤晓弱。论战力,就没了底。赤晓少主虚兵在手,怕是无法挡住一击。

    “赤少主,这里是凤域,我等奉命行事,放了此圣,回去无法向族主交待”。凤鹭面色微寒,不失强势的说道。

    “请转告鵹祖,本少主自会给她交待”。赤晓瞄眼凤鹭,玉手抓向囚困赤霄的光环。

    “放肆!入我族域,还敢如此嚣张”。远域一声厉呵,紫苍的暮色被震得抖着鳞波。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