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战域涸河

作者:忘我天涯 |字数:5365

人气小说:超级医生在都市灵域兵魂邪皇诱宠:毒医世子妃都市天龙至尊真武世界拜师九叔重生之都市修仙大佬璀璨仙途

    粉色霞光映落光门,阵阵药香凝满空域。清瘦的影子背着硕大的药葫芦遁出光门,未来得及躲避的圣者忙深行大礼。

    瘦影未理众圣者,青光闪过,甩着大袖子遁向青苔。

    青苔里飞出三位修者,笑呵呵的向瘦影见礼。“药圣友,长老们正在议事”。

    药鹊白了眼三位修者,长眉抖抖的飘起。“本祖没心思听他们叽叽喳喳,我要的两位圣者在何处”。

    当首圣士笑笑。“药圣友所要圣者已到阵前等候,可找文宣长老”。

    药鹊斜眼青苔,脚下升起红云,红光漫起,流星似的青光消失在远域。

    “庄曷圣友,药圣友又接什么好事”。头顶虚莺头的禽士笑呵呵的随口问道。

    庄曷摇摇头。“谁知道,能支动药鹊的事,不是好事,就是坏事”。

    莺禽士眨巴两下眼睛,心里骂道:“娘的,等于没说”。

    庄曷神识眼空域,转身遁回青苔。

    狮域被黑沉沉的乌云压去一半,半清明的山域被浊气挤压得喘着粗气。山间没有一丝凉风,阵阵血气在闷热中发着酵,薰得山峰里的树叶都耷拉着脑袋,无力的垂着枝条。

    黑云一层一层地占据着天穹,不一会儿,就像一块帷幕黑压压罩过半黑的山影。

    突然狂风大作,空中密布的乌云肆虐起来。红色雨水像无数条线似的刷刷落下,转眼间,黑沉的山影吸饱了血色,山红了,树红了,草红了。

    红色的小溪急汇着泥流,血污的水混浊不清,流入山间谷地。似乎这里刚刚进行一场血腥的杀戮,山域里的泥巴都是红色的。

    远处绿山血蒙蒙的没了影子,只有这片血红的山域在乌云下喘着厚重的气息。

    树影轻晃,一团异样的雾挤出血淋淋的树域。停了一息,飘过林间谷地,向远处山峰飘动。

    雾气飘忽忽的遁入血色的树林子,在一处古树下躲藏了一会儿,血雨小了,雾影悄悄地溜了出来,无声地溶入血闷暗影里。

    树枝摇曳着血光,腥风穿过山谷呼啸而来,不堪欺凌的古树发出海潮似的吼声,茅草、枯枝摇曳颤抖,互相击碰、摩擦,不断吐着呻吟。

    雾影掠过山巅,视线猛然的开扩,山峰另一侧,是一望无际黑青色的山丘。

    “药祖,前几日‘万古咒虫’偷袭了此处大阵,数日血战后,未分出胜负,‘咒虫’突然退却,有些不和常理”。低沉的神识在雾域里回荡。话音刚落,一缕神识飞出千里,瞬间又收缩回来。

    “呵呵呵!小圣友有如此强的神识,令本祖汗颜呀”!苍劲的神识随着那缕窥感应识波飞回,雾域里响起惊嘘声。

    数百里外,嶙峋的青石动了。唰!一根长长的骨刺撩在空域,抖了数下,一闪收回青石内。

    借着柔和冰冷的月色,石山烘托着诡异的平静,淡灰的月光落在青石上,映下斑驳的青影。一片片青影重叠在褐黑的底色上,绵延不知多远。

    “药祖,有虫息”。哆嗦的声音,慌了神的神识道。

    “嘘!我感应到了”。扁鹊谨慎的神识道。

    小圣士“窥感应神识”一放千里,扁鹊惊得呼出声,透了点气息。没想到,数百年未回圣域,圣域又出来这么一位神识卓越之辈。扁鹊喜在心里,因莫邪陨落而郁闷的心情猛然卸下。

    随声音隐入气雾,滚滚的雾花里,三位圣者坐在黑色的葫芦影上,扁鹊药祖仙风道骨盘坐在小葫芦上空,挑着长眉,惊喜的看着大葫芦肚上绿塔似的凝气一阶圣士,不住的摇着头,心里叹惜着:“奇才,奇才......”。

    大葫芦肚子上坐着两位圣者,一位身高八尺,面色黑红,凤眼蚕眉。身穿绿芒闪闪的罗花战甲,腰系寸宽护腹金丝带。翘着的二郎脚上是幽光燎目的绿花战靴,手执着一把“双行分戳尺”,目光炯炯的神识着雾域。

    另一位,是玉腿微曲臀下的娇小圣女。说其娇小,是被绿塔似的圣士比的。圣女一身白纱银甲,神态娇媚,明眸如黑玉,淡淡的眉毛凝着一缕愁怨,肤色白腻,如夜空中的一轮皎皎明月,高贵而不可攀。

    一双纤手皓肤如玉,映着耀目的凝白,有如透明了一般。手里没有圣器,只是时而卷玩着粉色的丝带。此圣女,扁鹊早有耳闻,千年前因选婚之事,闹得沸沸扬扬。陨落的莫邪背了不小的黑锅。

    “女人是祸水呀!漂亮的女人更是......”!扁鹊斜了眼白涓,这位被废的少主能听懂虫语,这道是一件奇事。扁鹊不太喜欢惹事的圣女,文宣圣友一再推荐。

    说什么神识超群,战力强悍,机警过人,......,履立战功,血战虫群,数次生还......等等。说得吐沫星子乱飞,为了躲星星,扁鹊都不得不带上白涓。不过这小丫头一路愁眉苦脸,沉默不语,阴着俏脸像欠了八百吊子。

    “泰阿小友可否窥得虫息来自何处”。扁鹊神识感应着远域,却没有感知虫息。

    “在六百七十九里处”。泰阿面色凝重,忙隐匿神识,仅此一息,光秃的下巴上长出一缕黑丝。似乎瞬间过了数日。泰阿摸着风长的长髯,苦笑的撸了撸,沉色看向白涓。“白圣友不可用神识”。

    白涓似没有听到,纤手捻着粉纱,时晴时霜的俏脸,仰视着雾域。

    泰阿尴尬的收回目光,看向药鹊。“药祖准备去何处”。

    药鹊神识着坤宇晶轴,分辨着面目非的山域。朦朦月光,百里山域显出微青的轮廓,青山古树早已没了影子,远域鬼面獠牙似的映着青芒。天都似乎分了界线,一半是黑云滚滚,狂风肆虐,一半是寒月当空,冰凉透骨。

    “沿着这条裂谷走”。药鹊指着晶轴给泰阿看,远域都是青石,没有半点雾气,只有这条裂谷沉着冰一样的寒气。

    泰阿悄然放开神识,沿着裂谷窥视千里。

    谷内阴风阵阵,寒气浸骨,神识进入显得软弱无力,无法穿透层层寒霭,一片朦胧,令人倍感神秘。

    “药祖,此谷阴气极重,还是不走为好”!泰阿收回神识,长髯轻飘却未见疯长。

    “远域的青石十分的鬼异,谷内无青石,虽然阴寒,却没有咒气”。药鹊已经神识数次谷域,青石山峦能吞噬寿命,一息十日,吓得药鹊都不敢轻易窥视,只有此谷有些蹊跷。

    药鹊不再多语,念力一动,药葫芦从山巅飞下,似一片云雾沉落,悠悠的飘向若隐若现的峡谷。

    青淋淋的月光下,峡谷岩石立陡,泛着幽幽的青光,似涂了一层的青油,映着蓝黑的天穹。又似浸了水,闪着鳞色的光芒。

    谷间的树木、杂草不见了影子,谷底河床都干涸了。遍地是大小不一的青色卵石,高低不平的铺了数层。

    淡淡的水汽飘在谷地间,冰冷的令人寒战连连。一缕温气飘来,谷域里青色卵石上凝起一片细小的水珠,转眼化成冰霜,一息又没了影子。

    谷域不深,是两座青石峰下的山坳,因山峰交错的挤在一起,显得峡谷有些狭长曲折。

    淡淡的水汽缓缓的飘入谷域,一阵微风吹着阴寒的谷气,沿着谷地蜿蜒而去,看不出半点异样。

    淡淡水汽飘的渐深,雾气里转来微小的颤栗。白涓感觉阵阵的口喝,红嫩的嘴唇微干,转眼舌头都干涩了,面容失了水似的紧了紧,心不觉得慌了。

    白涓从圣云城应招来到青城,编入先遣军团,参加大大小小数百次战事,有惊无险。

    “万古咒虫”所过之处,都会留下咒气,这咒气令无数的修者汗颜。

    其实,“万古咒虫”的战力不过在凝气境与化身境间,修者与之对决,没有多少危险,只是这“咒虫”喷出的咒气能吞噬寿命,与之交战,不但是玩命,更玩寿命。

    修者寿命取决于境界和族类,少则千年,多者数万载。即使青春永驻,也没有修者能与“万古咒虫”耗得起寿命,数日搏杀,怕是数年的寿命没了。

    白涓从来未感觉到寿命的流失,反而每战回来,小脸都嫩了不少。不知为何,隐隐的感到,丹海内真气未少,反而更加的充溢。为何会有这种感觉,白涓自己也说不明白。

    药祖的药葫芦凝结的气雾,十分的诡异,可以隐去身形。外看似雾,内看似葫。

    气雾刚刚进入谷域,白涓感觉到有些不妥,似身上的水份被鬼异的吸走。飘过千丈,白涓嫩白的小脸失了色,忙取出水晶,咕咚咚的喝了几大口。

    水声引回药鹊和泰阿外放的神识,猛得感觉到口干舌燥,喉咙起了火似干裂了。

    药鹊忙止住心念,遁住气雾,拿出个水葫芦,大口大口灌着。泰阿喝得更狼,水晶直接含在嘴里,牙缝里喷出数道水线,肚子鼓了一下,又瘪了下去。

    泰阿忙捂住嘴,急色的神识干涸的河谷。“药祖,谷地的卵石有异”。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