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章漫漫虫阵

作者:忘我天涯 |字数:5516

人气小说:超级医生在都市灵域兵魂邪皇诱宠:毒医世子妃都市天龙至尊真武世界拜师九叔重生之都市修仙大佬璀璨仙途

    “这是谁吃剩下的圣肉”。牙碜的虫鸣声响起,一只尖尖刺影撩向幻影泰阿。

    幻影缓过神来,自从修炼了三弟莫邪传授的化魂诀。炼化了无数的“启识珠”,不但神识和境界风长,还学会了虫语。虽然虫音千奇百怪,译法不同。只要虫鸣一响,识域里总能找到破译之法,似乎天生就有这种能力。

    令人眩晕的虫语,惊得幻影泰阿脸儿透了绿光,凝出绿叶似的叶盾,碧芒闪过,一柄叶形怪兵持在手中,绿叶盾化成数道绿波挡向刺来的尖刺,怪兵一闪,旋出数圈绿光火芒。

    噹!刺耳脆音,尖刺穿透数道绿波,敲钟似的钉在叶盾上。绿火焰起,盾面深陷出凹坑,瞬间落回幻影泰阿手里。

    怪形叶兵旋出的绿芒在空中放出数百道晶光闪电,闪尖飞射身外的青岩。闪着火光的戈影,噗!击在撩空的刺螯上。螯刺燃起一缕青烟,穿出一个小小绿火洞。

    轰!突然十里内的青岩爆起,数百怪模怪样的“万古咒虫”,爬满了小半个山坡,撩起血红的骨刺,瞪着血目扑杀过来。

    噗!绿芒穿破一只咒虫錂甲,一股子咒气腾空而起,狰狞的虫躯,撩起的骨刺舞在空中,慢慢的落下,股股的血雾跟着涌出,几息间,一堆干瘪的虫架趴在褐色石间。

    唰!唰唰!嘶嘶!数十道透了明的尖舌伸来,扎入血雾里,随着阵阵的吮吸声,转眼爆起的虫血被吸光。刺耳的骨裂声响起,趴在褐石上,还没断了气的虫躯被闪闪的刺芒切的粉碎,一块块大大小小的骨头,被送入獠齿里。嘎吧!阵阵脆响,闪着寒光的钳子张合着,享受着同类的骨肉。

    幻影接住“绿波叶盾”,身形被击退数丈,见“烈焰戈”一技得手,斩杀了近处的咒虫,刚想逃遁。数十只咒虫扑来,骨尖化成漫天的尖光,将幻影围杀在狭小的空域里。数百丈的青色气团滚在一起,一闪飞出獠尖,一闪掠过盾甲。

    巨大的气团在褐血山坡上滚动着,几息之后,数十道虫影遁出,青色气团慢慢的散开,渐渐的透了血色。

    数个时辰后,血气弥漫的雾气淡了,空空荡荡的雾影里,连块青石都没有,只留下一片褐色血石铺在起伏的石岩间。

    “啊”!裂谷的气雾里,泰阿惊呼一声,抱着头,身子一仰,倒在葫芦肚子上,四肢抽搐,不住的打着筛子。脸儿扭曲变形,像似苍老了百岁。

    药鹊收回目光,看着痉挛中的泰阿,眼里闪着幽蓝的光。指尖弹出一道红线,瞬间飞入泰阿的识域。红光闪过,红色的波纹飞回。药鹊捻住红纹,搓了数下。自语道:“神识灼伤,‘咒虫’原来能吞噬神识”。

    一道蓝色晶珠飞向白涓。“小圣友,将此‘定魂粉’给泰阿服下,能镇住神识灼痛,修炼数年,自我修复吧”!

    白涓丽瞳惊跳,接过晶珠,扶住抽的不成样子的泰阿,玉指轻点其眉心,一道蓝光飞入。

    泰阿打着筛子,渐渐的平息下来,双目紧闭着,眉心锁成了“几”型,嘴里吁着长长的浊气。

    温玉般的小手伸了过来。

    “张嘴”!声音很轻,很柔,却有着不可回绝的魅力。

    泰阿乖乖的张开嘴,服下送到嘴边的“定魂粉”,身子猛得挺了挺,坐了起来,脸色有些微红。“多谢白圣友”。

    白涓点点头,未在多语,默然的坐回一边,神识着雾外的空域。

    “泰小友,可有信息”?药鹊见泰阿的神色渐渐好转,面凝笑意,轻声问道,那声音不比白涓柔声差。

    泰阿面部微微颤抖,从圣袋中取出“摄影晶”,按在眉心处,青烟燎起,一股子焦皮味弥漫空域。道道蓝光闪过,慢慢取下“摄影晶”。

    药鹊喜形于色,接过“摄影晶”,按在眉间,心里不由得咯噔一下。

    漫山的青石原来是“万古咒虫”所化,难怪三族一直不知咒虫退守何处,竟会如此的伪装。药鹊站在光秃的山巅上,曾经神识过数百里青石山域,只见漫山的青色石岩,不见“咒虫”的影子。

    “这些死虫子残暴的虐性不改,同类都如此的残杀”。药鹊狠狠的骂了一句,取出晶信按在眉心,青光闪过,飞鸿掠入长空。

    唰!流星似的红光飞空而去,谷峰上随即飞起数百流光。唰!唰!斩向急遁的光影,道道刺光落空,红光消失在遥远的天际。撩在空域里细细毛刺,缓缓的落回。

    啪!黑色的躯影横落山谷。瞬间落在青色的粪石上,数十根尖芒重重的劈下,斩碎了数百块粪石。三道血红的虫目射出芒光,扫过一片片的粪石堆。

    又是一阵尖芒刺落,近前的粪石碎成了细末。铁甲似的虫躯遁了数百丈,血目扫了一圈,阵阵尖芒扑空落着,谷间爆起青烟,咒气烟腾,弥漫了峡间谷地。

    铁黑的虫躯撩起两道骨刺挡在獠齿前,吱吱的叫了两声。斩碎了无数的卵石,不甘的尖鸣,一闪遁空而去。

    滚滚的咒气边缘,烟气微微的动了动,一缕气雾从咒气烟尘中分离出。

    “咳!咳咳”!药鹊拄着石杖剧烈的咳嗽,脸都闷得有点青了。刚才那只咒虫,气息十分的惊圣,药鹊感应到咒虫境界不在其下。

    药鹊咳嗽数声,嘟囔道:“没想到,‘万古咒虫’这种境界都未化形,难怪头脑简单”。

    骂了两句,回首看向面纱微动的白涓,这小家伙很奇葩呀!怎么对“咒气”没有半点的反应,那小脸又嫩了。“白小友,死虫子叽喳个什么”?

    白涓眼皮一阵儿跳,张张嘴没说,似乎难以启齿。转脸看向闭目调息的泰阿。

    泰阿面无表情,像似对刚才发生的事并未再意。

    药鹊皱起眉头。“晕,小圣女图有虚名,实为充数的”?

    白涓见药祖瞪着期待的眼神,脸红了红,声音极小的说道:“‘咒虫’说:药鹊,你出来,我发现你了”。

    药鹊的长眉嗡的抖起,跳了老高,眼神都直了,不可思议的瞪着,眨巴眼睛。白涓心里直发毛,咒虫说的可没这么文静。“咒虫说:姓药的龟儿子,我知道你来了,滚出来”。

    咒虫如此辱骂,白涓吓了一跳,药鹊问时,还没回过神来。“咒虫怎么知道药鹊的名字”?

    药鹊瞪着眼,以为白涓在与他开玩笑,如果是凭时,药鹊会拉拉脸色训斥几句,此时,惊愕之余,感到阵阵心寒。眼神在白涓脸上扫来扫去,啪啪的爆着不解的幽光。

    白涓微微低下头,躲避着药鹊的疑光。她也无法解释呀!

    泰阿眼皮抽动一下。“药祖,确实如此”。

    药鹊愣了下,白涓脸色缓和下来。

    药鹊看向泰阿。“还叫了什么”。

    泰阿一时卡了音,许久才回道:“它说:要啃你的骨头”。

    “去他娘的”。药鹊骂了一句。腾的跳起,指着空域。“死虫子,老子还想啃你的骨头”。

    药鹊爆跳如雷,他想明白了,死虫子骂的不会是这么简单,先不说怎么知道他来了,就是白涓、泰阿吞吞吐吐的样子,就知道没骂好话。

    药鹊跳着高的骂了一会儿,渐渐的消了气。瞪着眼嘟囔道:“死虫子,等本祖探查过虫阵,咱们阵前见分晓”。

    药鹊坐回葫芦上,气得肺都要炸了,哼了两声,心念一动,雾气团向谷域更深处遁去。

    峡谷似乎没有尽头,雾气团整整飘了数月,每到午夜时分,谷崖上必有粪石飞落,磷火爆燃数日,才慢慢息去。药鹊便让泰阿和白涓上谷崖去打探情况。

    每次泰阿都自告奋勇去探虫阵。有了第一次教训,泰阿精明多了,幻影躲开青石,藏在褐色的血石下,隐遁过后,幻影泰阿傻了眼。“万古咒虫”身下的血石,能屏蔽声音和气息,根本无法窥视石上的情况。

    泰阿不得不玩起爆体的游戏,遁入虫阵中,挥刃乱斩一气,占了便宜就跑路,不等“万古咒虫”围上一来,自己就爆了体。

    药鹊得到大量的信息,原来,“万古咒虫”分出不少族群,形体有很大的差别。一路行来境界越来越可怖,气息也越来越怪。药鹊神识过“摄影晶”后,太不可思议。“看似凶猛的咒虫,等级划分如此的严密”。

    自从出了铁甲咒虫那挡子事。药鹊未敢再发晶信,生怕那只“咒虫”跟来,坏了事。

    墨蓝色的星夜静谧的闪着莹光,夜光环绕着阴森的石峰。半弦月影皎洁无暇,安静的在寒风中轻轻的移动。

    正值午夜,药鹊停遁气雾团,隐在谷域的一角,静静的等待着粪石雨。

    呀!呵!药鹊凝神黑鳞鳞的空域,午夜时分已过,为何今日没有粪石落下,难道“万古咒虫”浩瀚的虫阵到了尽头?心头一喜,只要有尽头,就有希望。扫眼修炼中的泰阿。“白小友”?

    泰阿猛得睁开黑瞳。“药祖,还是我去”。

    药鹊看出几分门道,也不多言,让这不知死活的小子逞能去吧!

    白涓慢慢站起。“泰大哥还是我去吧”!

    “不用,我去”。泰阿的幻影遁出雾域。隐入青壁内,遁向石崖山巅。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