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三章天隆咒虫

作者:忘我天涯 |字数:5185

人气小说:宠妻成魔,帝少吻上瘾末日天尊木叶之转生者末世之召唤悍妞家有劣徒欠调教特种兵王超武升级丑女要翻身:大神,来开黑!

    幻影泰阿小心翼翼的遁到峰顶,一股子咒气吹来,脸皮抽搐的紧了,一层的灰斑蒙在脸上。

    哒哒哒!幻影泰阿的眼皮跳个不停,似乎感应到有种不祥预兆。犹豫一息,小心的放开神识。

    啊!差点惊呼出声。

    只见百里岩石间,站着数万修者,一个个战甲破碎,神色痴呆,眼神直勾勾的盯着前方,煞白的脸闪着缕缕红光,转而变得炭红,浸了血,冒着油。

    青色的石岩间,矗立着巨大的红色火球,升腾着滚滚的气焰,呼得喷出百丈火苗,响起几声吱吱啦啦爆音。数道圣影被火焰吞噬,没有一丝的挣扎,便化为了乌有。

    红色的火球外,血色的焰火猛得缩入球体,一道血淋淋的虫影从火球熄去的红光中映出。

    “吱”!声声极厉的虫鸣响彻天地,四道血色的闪电射出暗去的球体,血星四溅而去,苍白的艳阳,碧色的天穹沉入血芒里,红色的血丝龙影一般穿腾在淡红穹空,转眼红光暗下,天域又恢复碧蓝色。

    呃!呃!声声沉闷从暗红的火球内传出,一股子火燃冲天而起,窜出百丈远,四域的血气和温度骤然浓郁,翻卷着涌向远处的修者群。

    十道舞着尖刺虫影闪过,尖尖的刺光飞入修者群里。

    噗!刺光穿过数十位修者的眉心。突如其来的钻心疼痛使痴呆的修者猛得惊醒,黑色的瞳影瞬间爆出血光,躯体跟着不住的颤抖、抽搐、痉挛。

    一棵棵树影、草影、花影在痉挛中变幻着,一只只兽形不断的幻化,时而现出圣躯,时而化成兽体,时而飞出树影,飘下片片黄叶、残瓣,时而花枯、草败,绿血漫天。

    数十位修者被血淋淋的刺芒挑着,痛苦的挣扎着、变幻着,嘴里吐着一股股的红的、绿的血丝,眼神猛得睁了睁,渐渐的失去了神韵,变得血色无光。

    刺芒举起,挑着幻化形体的修者送向血球。一道火焰从球内飞出,瞬间化成数十条的火舌,舌头分着叉。

    噗!叉火穿过修者躯体,卷成一条火带,挣扎的躯体被火舌拉入火球内。随着一声爆焰腾空,滚滚的红光绿火冲天而去,一只凶神似的虫影眨眼间透出火球,凶影密布于碧色天穹之中。

    庞大的火焰熄去,嘹亮的刺耳虫鸣声随之爆发。炫丽的虫影闪电划破碧空,放射出无数的两色的血线,一闪绿丝隐于碧空,渐渐的碧空如血。转而无数的血红的闪电丝芒穿破空域。

    咔嚓!一道血光,随着清脆的霹雳,宛如天崩一般回荡在广阔的穹宇,天幕黑了,雪白光芒撕碎黑色,万道青芒倾注四域。

    狂风咆哮着,青石发出低声的呜鸣,犹如在黑夜中抽咽。唰!千万条血丝荡漾在半空中,迷迷漫漫的轻盈血纱,蒙上黑油油的空域。如丝的血星从空中降落,血点细小,血帘紧密。

    吱!吱吱!吱吱吱!有规律的虫鸣声响起,似在惊喜中狂鸣。

    硕大的虫影站在修者群前,三只血目一瞪,舞起数根尖刺。

    噗!噗噗!数十道的寒光刺入修者眉心,随着几声闷哼,植影、兽影变幻着,挣扎着。圣者黑洞洞的眼睛啪的爆开,头耷拉下,无声的被投入火球里。

    暗去的火焰里,血色虫影被燃起的血气吞噬,滚滚的窜上天穹。几息后,两色的血气闪电从火球中射出,漫空而去,穿入雪白的裂缝里。

    蝉翼般的青纱从缝隙中长长的漫下。青丝很细,很绵。喀嚓!一道尖厉的闪电撕扯着天穹,细细的长空裂缝被猛得撕开,缝隙边的红光沿着天幕散开,似一只血眼瞪在天穹。红光重新聚拢,白光刺目,令人胆战心寒。

    吱吱吱!吱!尖尖的虫鸣从火球里传出,炸雷般尖嚎着。数十道挣扎的躯体又被投入火球里,一个圆圆的,像太阳一样的东西,发出耀眼的血光,从火球里飞出,瞬间打在天穹的裂缝上。一道青点从缝隙里飞来,转眼变成一只庞然大物落到地上。

    随着一道青烟爆开,血色的虫影从烟雾里趴了出来,舞了两下闪亮的尖刺,一闪扑向修者群内,尖刺一挑,穿透痴呆的修者眉心,一根透明的细舌刺入圣体内。

    嘶......!嘶......!长长的吮吸声回荡在空旷的山域。跟着密麻麻的可怕的黑傲傲的虫影从裂隙中落下,尖足未落地便扑向修者群,切瓜破果声响成了一片,无数的修者瞬间消失在海浪一样卷来的虫潮里。

    可怖的吮吸声,漫过山域,似春蚕食桑,沙沙如雨,惊心可怖。

    几息过后,恐怖的吮吸声息去,哗啦啦,一具具黑枯的骨头从空中落下来,啪的掉在地上化成一股子黑烟,连一点骨灰都未留下。

    鬼魂似的虫影并未落尽,凶神似的扑入虫群里。修者已经被吞噬一空,舞着寒冽尖刺的虫影,一刺落空,跟着又跳动数下,挥着尖刺瞎子般乱刺着。几下落空后,未吞噬到修者血液的虫影猛得爆涨数倍,眨眼间,硕大的虫体透了明。

    轰!青烟爆起,混在虫群里的虫影爆碎,一片青白的浆液弥漫在青岩上,转息间就变成褐红色。

    吱吱!两声悲切的虫鸣,暗去的火球发出轰隆隆的震响,威胁着因恐惧而噤声的天穹。一道血光飞向裂缝,接着炸开无数的血丝,几声嘶嘶啦啦,发出像猝然崩裂爆音,轰然的巨响,裂缝炸得粉碎,随后一道白光向无垠的天穹缩去,化作纷纷的石雨。

    刚刚挤出裂缝的虫影,随着细缝隐去崩裂成碎块,从那蓝色的苍穹急落而下,啪啪的爆成青烟,化成褐红的血雨。青山隐去,青石如血,几乎照亮了千里石峰。伴随着升腾的烟气渐渐褪去,漫山的青色变成褐血石峰,露出可怖的黑红血躯。

    血雾刚息,嚓的一声。吸过修者圣躯的咒虫,举起无数的尖刺,张牙舞爪的列成一排排的虫阵,向遥远的青山石峰爬去。吱嘎嘎的尖刺敲在青色的石岩上,一团团的青光卷着烟气,几声过后,庞大的咒虫战队被青雾隐去,似一团巨大的云团,滚滚的消失在山巅石海。

    原本喧嚣的石坡,静寂下来,只留下巨大的球影,时而闪着鬼异的血光。一只黑影在球体里隐现,却再没有火焰从球内爆出。数十只火红色“万古咒虫”爬来,刺芒一挑,落在球影边。

    哗啦!鬼异的尖厉声音响起,数十道青色的晶链抖在空域,啪的一紧,球影闪出一缕子红光,瞬间又消失。阵阵嗡声回荡,球影随着拉紧的晶链动了起来,闪出红光,出现在百丈外。

    吱吱!两声虫鸣,数十只“万古咒虫”伸出数丈长的尖红的细舌头,滴下一溜溜的血浆。

    泰阿躲在石崖巅上,这时才反映过味来,虽然没有想明白刚才眼前发生了什么,抬眼看看碧蓝的天穹,万里如碧,没有一缕云雾,艳阳如火,似乎把所有的云彩都烤化了,那里有什么空间裂缝。

    目光落到空荡的褐血山石,数不清的修者已经不见了影子,只有那血色还透着腥气,褐石映着沉血的枯色。

    幻影泰阿惊魂未定的收回目光,不经意的长叹一声,数不清的修者就这样化为乌有,一丝悲寂莫然而生。

    唰!寒冽的刺芒,没有一丝征兆的穿过幻影隐匿的青石。

    轰!青石爆成石尘,青烟漫起,刺芒穿过石气,飞向山下的谷地。

    啊!噗!谷地里,泰阿身子猛的后翻,一个跟头栽下大葫芦,掉进虫屎堆。

    白涓凝神窥视空域,白影从袖口飞出,瞬间裹住泰阿落下葫芦的圣体,轻轻一带,将其拉回气团。

    药鹊长眉跳着,眉心锁成了疙瘩,石杖点向空域,一缕绿光打向刺来的刺芒。

    噹!脆音响起,刺芒抖出无数的虚影,一闪弹回谷崖巅峰。

    药鹊嫩皮脸抽动数下,神识白涓。“小丫头,带着泰小友回青城,务必把窥视到情况报易啸老祖。本祖挡住这只咒虫”。

    未等白涓回复,药鹊石杖在葫芦头上,踏着一缕绿气飞出气团。

    滚滚气团外,弥漫着淡淡的雾气,似荡起一阵清风,鬼异的消失在谷域的来路上。

    药鹊拄着没了葫芦的石杖,身外裹着一团绿气,凝立在谷域上空。

    “吱吱吱”!褐色的石峰上响起虫鸣声,数只青红的虫影慢慢的从石巅上露出头来。三只血目盯着绿气,吱吱的尖鸣了几声。

    药鹊的脸抽动数下。“娘的,死虫子瞎叫什么”?

    药鹊直了眼,没办法,虽然是化阶三阶大圣者,却听不懂虫语,白涓、泰阿已经逃走了。药鹊伸着脖子,跳着眼皮,鸭子听雷似的有点发懵。

    吱吱吱!露出虫头的“万古咒虫”乱鸣着,尖声回荡在谷地,像似无数的巨翅在空中抖动。

    “死虫子,能不能说两句圣话,要不就别在那逼哧”。药鹊扣了扣耳朵,咧着嘴,眯着眼睛,愤愤的骂道。

    瞬间,石峰上死一般的静寂。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