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五章精血诱虫

作者:忘我天涯 |字数:5547

人气小说:超级医生在都市灵域兵魂邪皇诱宠:毒医世子妃都市天龙至尊真武世界拜师九叔重生之都市修仙大佬璀璨仙途

    另两只鳞甲咒虫似乎并没有开化,甩了两下骨刺,见雾影卷来,四根骨刺猛的撩起,狠狠的刺向白雾。

    刺光一闪,一根骨刺穿过雾团,狠狠的钉在葫芦体上。

    一片红色的星光四渐,两只葫芦虚影抖了数下合成“蕾藤葫芦”,在空中闪了几个虚影飞了回来。

    药鹊似乎早已料到,石杖点空,绿光在空中打了个旋,分出两道绿色的箭影,射向穿过雾团的骨刺。

    雾团里,骨刺嗡的一声旋转,穿出三个雾洞,刚要破雾而出。

    噹!噹!噹!四声刺耳的鸣声,绿光箭影击在骨刺尖上。

    唰!刺芒消失,四道骨刺弹回鳞甲咒虫身前。跟着白色的烟气漫延开来。

    两只鳞甲咒虫跳了数下,却并没有逃走的意思,抡起烧得短了一截的骨刺再次攻来。

    药鹊将葫芦收回背后,石杖连点数下,打出数道绿光,击退斩来的骨刺。

    殊不知,药鹊的葫芦中的“腐毒”可是至宝,不到万不得已从来都不舍得用。刚才想到两位圣族奇才陨落,血气涌起,恶念漫生。用“腐毒”侵蚀咒虫骨刺,力求速战,斩杀鳞甲咒虫。

    没想到,咒虫鳞甲如此坚硬,“腐毒”竟然只能慢慢的漫延上骨臂,看来想几息内战胜鳞甲咒虫不太可能。药鹊舍不得再用“腐毒”,准备游斗,伺机斩杀咒虫。

    两只鳞甲咒虫并不势弱,十根骨刺,撩着白色的烟影,扑天盖地的斩杀来。

    噼啪!石杖不断的打出绿光,却没有鳞甲咒虫斩来的骨刺快,绿光刚击退数根刺芒,余下的骨刺已经刺到药鹊身前。

    药鹊连放的数道光盾,都被骨刺击穿,吓得药鹊胡子一撅,拔脚逃遁向另一域。

    “我娘,这死咒虫战力已至化身境”。药鹊心里骂了一句,不敢待慢,十根骨刺穿破残影后,随之而来。

    药鹊面色一沉。“娘的,仗着爪子多欺负本祖”。

    唰!唰!药鹊神识念力急闪,也不过一息凝出四道绿光,顾不上看战果如何,一溜烟的逃向另一域。

    嗖!六道刺影穿过残影眉心,抖出阵阵红光,将残影爆去。

    药鹊瞥眼骨刺上的“腐烟”。“好硬的鳞甲”。

    没等叹惜完,六道刺影已经攻近圣体。药鹊有心用“行云服”挡下一击,伺机斩杀咒虫,还与颜色,又怕圣服挡不十道骨刺。只好边躲边打,相信用不了多久,“腐毒”必烧化了骨刺。

    数百万里外,谷域干涸的河床上,鬼异的磷火不知何时已经熄去,几缕磷烟在大大小小的粪石间升腾,迷漫着清冷磷白。

    粉红的“混天绫”在白涓身前轻轻的飘舞,微微的抖动,一双寒瞳凝在冰霜似的丽颜上,绫波一荡,又隐去令人心跳的冰瞳,只有白色的倩影轻浮于空。

    泰阿绿甲泛着幽幽的碧光,身子倾斜的支在“双行分戳尺”上。浓黑的长发挡了半边脸,面色苍白的吓人,布满血丝的厉瞳死死的盯着前方。

    青白的谷地河床上空,张牙舞爪的爬着数百只咒虫,骨刺闪着冷光,三三两两的划着晨阳的天空。一股股浊气在虫群上空弥漫,渐渐的把灰白的天穹遮蔽。

    白涓冰冷的眼神里闪着迷惑,原以为磷火烟障里只有一只“霸咒”,磷烟散去,竟然是咒虫战队,看着撩动的骨刺,白涓寒透了心,这群咒虫竟是狂咒和厉咒,那只引她出来的霸咒哪?

    泰阿深吸了口气,苍白的脸更加凝白,胡子长过了胸,血目死盯着虫群,“双行分戳尺”颤音不绝,威鸣声声。

    “泰圣友,你我分头杀出”。白涓急切的说道,声音因激动而微微变了调。

    “嗯”!泰阿沉沉的应了声。二圣合力能保一时的平安,但,会被虫群团团的困住,分头冲杀,只能看命了。

    泰阿不等白涓多言,“双行分戳尺”抖出片片白光,脚踏流光径直杀向咒虫战队。

    “哎”!白涓俏脸现出急色,没想到泰阿会如此,瞥了眼泰阿背影,一闪,遁向一侧谷壁。

    一道青光闪电,带着清脆的霹雳,撕开青色的石壁,一股子汹涌的浊气,混着隆隆的雷鸣,迎面劈斩而来。

    “混天绫”粉波飞旋,似一条闪着粉焰的闪电,穿入四道骨刺形成的光墙,一阵霹雳的刺光,“混天绫”被绞成片片绸段。

    白涓身形一闪,隐入飞展的绫波中。斩破绫光的骨刺,瞬间穿透道道绫屏,霹雳的咔嚓声响起,绫波裂开四道长缝,金箭似的舌影闪电,从青色的石壁中射入绫绸内。

    轰鸣碎空,绫布燃烧起来,喷着可怕的蓝色火焰。飞入绫屏中的舌影猛得收回,长长蓝焰随之扑在青色的石壁上,石岩嗡的颤抖着,擎天石壁崩塌似的震动着。

    嗖!数丈高的咒虫从石壁中逃出,伸着长长的火舌,吐着一股股的蓝焰。刺出的骨刺,噼啪的拍着舌头。

    千丈外,白涓细汗淋淋。没想到,那只“霸咒”竟然躲在石壁里,如果白涓神识稍弱,怕是已经被刺爆了圣体。

    白涓顾不上被阴烬之火困住的“霸咒”,身形一闪,遁向山巅。

    一片黑影临空扑来,似黑色的苍鹰翱翔于半空。青色的细鳞映着刺目的霞光,数十根骨刺直穿白涓遁空的丽影。

    白涓神识被谷域浊气困扰,没想到谷域山巅会扑来这么多的咒虫。身影一虚,幻影白涓挥绫杀入扑来的虫群。一阵细细的叮噹,细腰雪奴拉着轻巧的链晶锤冲出空域。“哎呀!主人,这么多虫子”。

    白涓未理雪奴的娇怨,神识泰阿冲杀的虫群。

    一道粉光炸破了谷域,环形光波没入天穹。

    “泰阿用‘传送珠’逃遁了”。白涓心头一紧,心知不好,泰阿逃遁,“万古咒虫”必蜂拥而至。

    白涓急忙轻拍圣袋,取出数十颗肉红色的珠子。随手弹入空域。

    “轰隆隆——”!声声脆雷响彻天穹,肉色的云团象一群奔腾咆哮的野马漫过头顶,滚向四域,肉云越聚越厚,越压越低,初晨的娇阳吓得不知躲哪去了,天地间被一片肉红漆得粉嫩。

    天穹似被惊雷搅醒,血雨如根根银剑疾射而下,狂猛暴唳的射向漫空扑来的咒虫。

    “万古咒虫”张牙舞爪扑杀来,突然炸了营,放弃围杀白涓,一窝蜂似的涌向肉色的云团。咔咔嚓嚓,尖利的骨刺碰撞在一起,青色的火星在忽而漆黑的天穹,爆着可怖的惨光。

    吱吱的虫鸣与爆音混成了一片,搅得天地都混沌不分,忽亮忽响的炸响漫延来。数百只“万古咒虫”滚在一起,轰鸣声沉闷又迟钝的低低滚动。

    时而有虫体残躯被狂卷肆虐的劲风甩出,噼啪的掉落在干涸的谷域河床上。恶臭的浊气从粪卵石里升起,慢慢的青蒙蒙的雾点子,一阵一阵地翻腾、飘散。浮去飘来,一切的一切变得朦朦胧胧。

    白涓捻着肉红色的珠子,凝视着挡在百丈外的霸咒。

    撸着喷火舌头的咒虫,三只血目盯着白涓,混身的青鳞嗡鸣。

    肉红色的珠子在白涓细嫩的手指尖上旋转,每旋一圈,肉红的光环泛着淡淡的光芒。

    嗡!霸咒的青鳞随着肉芒,一乍而起,血目对光。

    肉红色珠子是修者的精血,每有大战时,白涓都不忘记收几珠被咒虫刺爆的圣血。

    白涓发现,咒虫虽然残暴,却逃不过虫族见血如命的天性,一旦血食爆开,必引来更多的咒虫。只要有修者战死,周围的修者必会殃及。

    “精血石”不算是奇物,圣族与虫族大战时,常用此石吸噬虫者精血,用于炼药。圣族各大城池药晶店都有储备。

    圣族远征兽域,特地给圣者发放数百颗“精血石”,目的是从大战中收集“万古咒虫”精血,供圣剑山药峰细研。圣者每交一粒“万古咒虫”精血,必得百万晶石,大战之季时常有圣者因争夺“万古咒虫”精血,而引起不少事端。

    白涓从未交过咒虫精血,反而吸了不少的植者、兽者、圣者精血。数百次大战中,白涓屡陷险境,都用“精血石”逃出。不然以白涓的境界,怕是早就葬身虫爆中。

    “嘻嘻嘻”!白涓看着对了眼的霸咒,脸上凝着冷色的娇笑。

    霸咒似乎有些灵性,盯着“精血石”,凝血的厉瞳闪着恐惧,一步步的向后退去。

    咒虫会害怕,白涓没见过,小嘴撇了撇,霸咒吱鸣声炸了翅,逃向远域。

    嗖!嗖!数枚肉红色的“精血石”飞向霸咒。几声清脆的爆音,乳红色的轻霭,化成小小的血滴,瞬间吞噬了逃遁的霸咒。

    绞成数团的“万古咒虫”猛得炸开,象嗅到臭味的苍蝇扑了过来,转眼间将霸咒围在血团内。

    声声惊雷迅疾地从血茫茫苍穹深处直射而出,轰然炸响。空中弥漫的血色雾气更加浓重,遮天蔽日地散发出浓重血食臭气。

    白涓咧咧嘤唇,转头遁入青色的石岩内。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