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六章兵败如潮

作者:忘我天涯 |字数:5522

人气小说:绝色女皇的贴身武帝北宋大丈夫一世独尊大唐之最强帝王封少,有点甜!闪婚甜妻:裴少的千亿宠儿盛华万道成神

    数百万里外,药鹊提着石杖,缕缕绿光困住两只裹着白色火焰的鳞甲咒虫。

    咒虫五根骨刺烧得不足一丈,像断了爪子的壁虎在绿光里翻滚着,似想熄去漫上虫躯的“腐毒”,越滚燃气烧得越快。两只鳞甲咒虫想逃遁,绿光一闪,虚影石杖重重的击在鳞甲上。

    几声惨烈吱鸣声,鳞甲咒虫被击回绿光内。

    药鹊手指一捻,一颗符光闪闪的珠子飞上苍穹,在空中打了个旋,瞬间放大数千倍,将百丈空域罩在珠体下。

    “落”!药鹊念动咒语,连点符珠数下。珠体霞光四射,无数诡异的符文,从珠体内飞出,雨点般落在珠壁上,形成交错的纹线。

    珠体随着咒语落下,砸向被困在绿光团中鳞甲咒虫。

    两只咒虫吓得吱吱悲鸣,翻滚着,撩起丈长的刺臂,撞向绿光形成火栅。

    绿火环吐出斗形的火光,炸雷似的在谷域中久久回荡。一道道细长的锯齿形的刺影如利剑般直插而下,前端隐没在绿火环云中,瞬间恐怖闪灼的爆焰火花迅速朝四域射去,粗大的电芒重重地砸在谷域的卵形粪石上,迸裂出无数的青色磷火。

    绿火环里的鳞甲咒虫,被从头顶压下的符文珠囚困住,拼命的挣扎着。

    “收”!药鹊见势,连打数道符光,绿色符文线似的落入符文珠内。珠体一沉扣向绿火环。

    一股涡旋气流从珠体下旋出,将绿火吸向珠体内。两只鳞甲咒虫罩在火环内,撞得头破血流,钥形螯齿拼命的撕扯着绿色的火线。然而混身漫延的“腐毒”令咒虫力不从心,渐渐的被扯入符文珠体内。

    “娘的,哪个龟儿子又放毒”。突然远域传来恶毒的骂声,尖尖的声音,有如碎裂的破锣。

    药鹊愣了下,好可怖的气息,好快的遁速。等药鹊听到虫鸣似的尖声时,血红的虫影已经压住了谷域上空。

    嘶!药鹊倒吸口凉气,想收起符文珠已经来不及。三只血目红芒已经锁住他。

    “哇!好大的一团血肉,虽然老了点,凑乎的打个牙祭”。血色虫影渐渐的殷实,六道红的刺目的骨刺,闪着灼目的血光。

    药鹊挡在符文珠前,不由自主向后退却,眼前这只“万古咒虫”非同一般。

    一身血红的鳞甲,生有六根锯子似的骨刺,有如六把带勾的锯镰撩在空域,刺尖闪着点点的血光,唰的流过锋尖,令人眼目割裂般的疼痛。

    血凝的刺锋撩起,尖锋落向符文珠。珠体变幻数下符光,啪!爆成一团黑气。

    困在绿火中的鳞甲咒虫僵死了似的伏在空域,任由“腐毒”在鳞甲上烧灼。硕大的虫头低垂在断刺臂间,微微的颤抖着。

    “死圣士,又是毒”!血鳞甲咒虫吱吱唔唔的鸣了声,血亮的刺锋一撩,穿透两只青红鳞甲咒虫躯体。一股咒气爆开,“腐毒”白火与绿色火环随之被炸得无影无踪。

    血鳞甲咒虫收回刺锋,三双血目盯眼锋尖,轻抖了数下,啪的钉在空域,溅起阵阵的血腥气。

    药鹊缓过神来,脸色黑沉,摘下“蕾藤葫芦”,握在手中,凝目盯着血鳞甲咒虫。这只咒虫境界远在青红鳞甲咒虫之上,螯齿间喷出的不在是浊气,而是一种凝红的气雾。

    血鳞甲咒虫见到药葫芦,硕大的虫头猛的缩了下,三双血目紧紧的盯着葫芦口。

    “小家伙是你放的毒”。碎锣声有些怯怯的问道。反把药鹊吓了一跳。

    血咒虫会圣语,药鹊已经知道,但惊得是血咒虫似乎对毒十分再意,声音虽然可怖,却带着颤音。

    “不错”。药鹊壮着胆子,斩钉截铁的回道。神识却窥视四域,握着石杖的手慢慢的放到圣袋上。

    “哇!拷”!血甲咒虫向后退了一步,骨刺勾锋紧紧勾着空域,三双血目一分,目影里凝出葫芦、圣袋、石杖。

    血甲咒虫骂人,把药鹊也吓了一哆嗦,“蕾藤葫芦”一分,三个葫芦虚影跳上空域,斜张着葫芦嘴对着血甲咒虫。

    嗡!血甲咒虫身上血鳞炸起,螯齿一张,三双血目又凝住葫芦虚影。“死圣士,本灵数百万年未醒来,怎么圣域都用上毒了”。

    血甲咒虫没头没脑的骂了句,凝血厉瞳盯眼虚影葫芦,血雾腾起,硕大的虫体消失在夜幕中。

    药鹊有点懵,眼皮惊跳的盯着远处深深的黑暗。

    星光躲在迷雾一般的云层里,朦胧地泛出诡异的光晕。那只可怖的血甲咒虫已经消失在遥远的天际。

    “是梦”?药鹊简直不敢相信看到的事,血甲咒虫能轻易放过他,这有些不合常理,这只咒虫举刺之间便击杀了青红鳞甲咒虫,怎么会变得如此的人慈?

    药鹊丈二和尚摸不到头脑,愣愣的站了一会儿,摸着干裂的失了水份的下巴,莫明的摇着头,浑浑噩噩几息。轻晃“蕾藤葫芦”,白雾腾起,渐渐隐匿在青芒的谷域里。

    仰望褐血石峰,峰上云雾缭绕,山径蜿蜒曲折,深褐的血岩拔地千尺,危崖兀立,怪石昂首。

    嵯峨黛红的群山,满山裸石在轻淡的云雾里,时而露出血肉石肌。白色的雾随风飘荡,隐在坚石间几棵薮松顽强的挺着盘曲的枝叉,似被狂风暴雨、寒霜冷雪蹂躏过,只有零星的几片针叶随风摆动。

    松影残阴下,粉红的火珠跳燃着温和的火气。珠火边坐着一位白衣妙龄圣女,乌黑的秀发散落在柔细地肩上,细纤白嫩的手轻拄着粉腮。

    身边的石枕上,躺着一位面色微红的圣士,半眯着眼皮,似乎在沉沉的入睡。

    “霄儿!我们已经找过十处断魂崖,看来没有希望了”。圣女忧郁神色加重晚霞的凄凉。

    “嗯”!面色微红的圣士声音有些颤栗,叹了口气,许久才回应道:“少主回青城吧,但愿三弟吉人自有天相”。

    躲在暮霭阴影下的圣者,正是少主赤晓和莫邪的结义二哥赤霄。一晃十载,赤霄、赤晓寻遍了千万里褐血山脉,探寻过十处“断魂崖”都未能找到莫邪陨落的峡谷。

    “凤域四少”未追杀来,赤霄却没有时间疗伤,身中的凤血毒渐渐浸透圣体,赤晓多次劝赤霄放弃寻找,赤霄一再坚持。“那怕寻到二弟的一缕残息,也不妄此行”。

    赤晓无奈,只好日夜相随,只是没想到,凤族的血毒会这么霸道,大有侵蚀赤霄神识的趋势。

    赤晓抬起玉首,凝望着连绵的褐血山峰,无尽的血峰里还有数处“断魂崖”。赤晓不敢再寻找,一崖一载,不知何时才能寻完。赤霄的毒伤日渐加重,必须回青城求助药祖,不然,怕是时日无多了。

    赤霄挣扎着,虚弱的身子强依在一块褐血石边,抬起沉重的眼皮,扫了眼连绵的褐血石峰,头软软的耷拉下去。“少......主......,这山一眼看不到头”。

    赤晓忙轻轻的扶住赤霄的圣体。“你又出现幻觉了,已经到了褐血山脉的尽头,哦!你看,那是来时的路”。

    赤霄沉重的头猛的抬起,似用力过猛,身子一滑,平躺在石头下,眼皮吃力的睁了睁,眼里落下一片红光。“天都红了”。

    天确实红了,残血似的夕阳留下半边的脸。

    赤霄神识萎靡恍惚,赤晓不敢再耽搁,抱起赤霄沉重的圣体,刚要遁入虚空。

    夕阳惨淡的光芒,在金红色的彩霞中滚动,照射着褐血石峰,映着鲜红的血迹,山峦间一片血色,沉入远天阴暗的地平线后面。

    一道通红的火球金边闪闪,迸出两三点炽热的火星,似天边升起一轮朝阳,把光秃的褐血山峰涂上油样的红光。

    隆隆的几声炸雷声,从火球飞来的方向传来,几息间,整个褐血山峰着了火一样,卷起滚滚的气浪。

    嗖!一道白影掠空而来,遁速极快,飘逸如仙。

    “圣友,快逃,咒虫已突破凤族边城”。赤晓凝神远域时,急切的神识传来。

    赤晓慌了神。从青城出来,一晃十余载,虽然一直不知晓兽域的战事,也未见“万古咒虫”进入虫路。

    未等缓过神来,无数的遁光掠进神识域,远处裸血山峰只留下暗淡的轮廓,数以万计的修者荒乱的遁空而来。

    嗖!赤晓弹出“万里传送光环”,一道白光撕破虚空。

    赤晓抱着赤霄欲遁入传送阵内。

    “圣友,不要用传送阵,会传入虫阵中”。飞掠而来的白影神识道。

    赤晓不知,此时的凤域防御大阵,不是一处被“虫暴”突破,几乎是在夕阳落暮的一缕黑芒里,瞬间被从地下涌出的“万古咒虫”大军击破。

    无数的咒虫突入防御大阵时,修者们惊魂未定,没有想明白,“万古咒虫”如何神不知鬼不觉的突破了经营数十年的防御大阵,转眼间数十万修者沉沦虫海,血色漫红天际。

    千里大阵在数息间分崩离析,修者未能组织有效的反击,便溃不成军,一败涂地。就连防御大阵后的十座传送光门都在瞬间炸得粉碎,涌向光门的修者被炸得血肉横飞,“青苔”一闪消失在空域。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