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章困落褐血峰

作者:忘我天涯 |字数:5661

人气小说:为死者代言大唐之最强帝王都市天龙至尊我的女神老婆你惹不起快穿攻略:捕捉男神的99种方法三国重生马孟起歪歪小狐狸红楼之庶子风流

    赤晓意识到事态的严重性,看来凤域十有八九已经大部分陷落。快速收回“万里传送”,抱着赤霄加入逃亡大军。

    “圣友怎么回事,败得这么惨”。赤晓遁近银甲圣女,急切的问道。

    “不知道”!银甲圣女拭着脸上的香汗。她那知道怎么回事,从咒虫粪坑里逃出来,数次传送都掉到虫窝里。好不容易才逃到凤域边城,没等驻脚就被虫暴冲到了这儿。

    “大概是被打蒙了”。赤晓想道,却没敢自行逃遁。“万古咒虫”什么样都没见过,说不准一出头就掉到虫堆里,回头看看身后逃遁的修者,不觉得又气又笑。这些修者境界都在银甲圣女之上,没有一个突出冒进的,老老实实的遁在银甲圣女身后。

    “哎”!赤晓叹息一声。“逃命都不忘记保命”。

    数万修者沿着褐血山峰一路遁行,修者虽然众多,却没有半点声音,遁影也压的很低,未高出褐血山峰。

    “圣友为何要沿着褐血山脉走”?赤晓跟在银甲圣女身后,又问道。

    “这是虫路,也是圣路”。银甲圣女一遁五千丈,虽然汗浸战甲,却未有一丝的停遁。

    突然,银甲圣女遁住身形,身后修者跟着停遁空域,一个个紧握着圣器、战戈,凝神远域。

    赤晓跟着一愣,忙放开神识。窥视数息后,才感应到一片青色的云团漫过数百里外的山峰。

    “虫暴”?赤晓惊愕之余,看向银甲圣女。

    赤晓得到过莫邪的化魂术,因修炼较晚,只有“窥痛觉神识”大圆满,勉强逃出“荒冢”。

    “好强的神识”。赤晓不得不对银甲圣女刮目相看,难怪数万修者不敢超过银甲圣女,原来此女神识远非赤晓可及。

    “窥味觉神识大圆满”。赤晓听长老们提起过,有三种神识不易被“万古咒虫”感应到:窥听觉神识、窥味觉神识、窥视觉神识。

    赤晓敢肯定银甲圣女定是“窥味觉神识”大圆满。

    银甲圣女轻轻挥手,数万圣者迅速遁落褐血山内,个个隐匿气息,大气都不敢喘。

    滚滚青流,极速向远域扑去,不知为何,有意的躲避这片山脉。

    赤晓能感应到怪异的虫息,所以不敢神识大放,窥视其行踪,只好默然的看着坐在突石后的银甲圣女。

    “少主相信她,其神识不在我之下”。赤霄神色迷离,混混噩噩的醒来,神识道。

    银甲圣女慢慢的回过头,看了眼病态的赤霄。“圣友,你这位朋友中的毒不轻呀”?

    赤晓绷紧着神识,点了点头。忙神识道:“圣友走虫路是不是太危险”。

    银甲圣女苦苦的笑笑,神识道:“圣友怕是只有此路最为安了”。

    赤晓回首看看众圣者信任的目光,“哎!怕是也只有此圣女能知祸福了”。

    黑墨的山峦沉入静寂,赤晓神识数次黑苍苍的天幕,却未嗅到半点虫息。银甲圣女没有要走的意思,默默的靠着一块黑石,仰视着天际。

    夜有一种不一样的促动,微风在山间掠过,飘着宁静的气息。远处是深深的黑暗,星星躲在迷雾一般的雾层里,朦胧地泛出诡异的光晕。

    谷地的岚风带着浓重的凉意,驱赶着白色的雾气,从山上游下,显得山峰的阴影,快要倒压在眼前,阴影越来越浓,渐渐和夜色混为一体。

    数万隐藏在黑暗中的圣者,依旧屏着呼吸。“万古咒虫”窥感应神识十分的灵敏,远远的超过圣者。数十年与咒虫血战,圣族吃得最大亏,就是无法先期感应到“虫暴”的锋头在何处。

    这位白涓圣友能神识千里,率先发现“咒虫”。数万圣者里,境界、战力强悍之辈不在少数,都甘愿听从白涓的指令,见白涓默不作声,数万圣者也不敢轻举妄动。

    时日一刻刻过去,转眼便过了半月有余。数万圣者不觉得有些急燥,如今即看不到虫影,也感应不到虫息,傻傻的躲在这片褐血山脉,不知何时才是个头。

    “圣友,不如我们沿着圣路逃回青城,这么等也不是个办法”。一位战甲破碎的圣士神识道。

    “不可,半月过去,褐血山脉四域一定布满咒虫,以我等神识怕是走不出山脉”。瘦面老圣士摇头神识。

    “这么等也不是办法,咒虫早晚发现此处”。破甲圣士急色的神识。

    “你有把握率先窥到咒虫”?瘦面老圣士厉声神识,脸色变得严厉。

    “哎”!破甲圣士叹了口气,知道无法办到。

    不仅是两位圣士心烦气躁,一股子火气在数万圣者中漫延,许多圣者蠢蠢欲动,就差那么一点火星。

    赤晓的心里也长了草,忙乱的如同无数的爪子在挠着心窝。看了眼面色平静的白涓。“白圣友可有异动”。

    这句话赤晓问了不止百遍,白涓只是微微的点点头,默不做声的神识着远域。

    赤晓放开窥味觉神识,虽然能嗅到六百里外的各种异味,却无法嗅到那可怖的虫息。

    “白圣友,这么等不是个办法”?赤晓无奈的收回神识,看向白涓,想不明白此圣女在等什么。

    “赤圣友,咒虫在千里处化石,不可妄动,还是等等吧”。白涓漫不经心的回应道,未理众圣者的急燥的情绪。

    “千里”?赤晓一惊,满头的雾水。“什么是化石”?

    赤晓迷惑的看着白涓,能不急吗?赤霄的毒痛在日益加重,折磨的不成样子,整个人都缩成了一团,不住的打着寒战,牙都咬出了血。

    赤晓知道,赤霄不敢呻吟,怕是一声低吟便会引来“万古咒虫”。只能咬紧牙关强忍着。

    看到赤霄这般模样,赤晓的心都要碎了,紧紧的握着赤霄冰冷的手,也许这样能给他一点力量,除此赤晓也无能为力,虽然也炼化过千种药晶,炼有千种冶气,都用过了,没有一点用处。

    “赤圣友未经历虫战”?白涓迷惑的看向赤晓,目光又落到赤霄的脸上,她一直以为圣士是在与咒虫大战时中的咒毒。那种毒一旦中了,只能等死了。

    赤晓摇摇头。“圣友何为化石”?

    “咒虫能隐化为石,神识都无法分辩其踪”。白涓简要的回答赤晓的疑惑,又看了眼赤霄。“这位圣友中的不是咒毒,还有得救,药祖或许会有办法”。

    “圣友认识药祖,不知现在何处”。数十年前,赤晓尾随药祖入凤域,本想历练一番,却未能跟上药祖。

    “药祖失踪在虫阵中......”。白涓减要讲了探虫阵的经过,虽然未提到许多秘事,但听得赤晓心潮澎湃,立即对眼前的白涓另眼相看。

    “哎!但愿药祖能回到青城”。赤晓一阵默语,心乱如麻,看了眼苦苦煎熬的赤霄。轻握的手紧了两下。“霄儿坚持住,我们很快就能回到青城”。

    白涓瞥了眼赤霄暗自叹了口气。想回青城?如今怕是不那么容易了。

    赤晓神识一眼六百里处的山峦。峰峦起伏的峰影里,重叠环绕着青色石堆,遮光蔽日的石障显着峰峦叠嶂奇险。那些青石是“万古咒虫”?赤晓神识数息后,不敢相信那是真的。

    赤霄轻轻的握了握赤晓的手,一缕冰冷浸透赤晓心间,不由得隐隐作痛。

    “霄儿挺的住吗”?赤晓关切的神识道。

    “晓儿,我怕是等不到回青城,我......”。赤霄嗯了声,似毒性又在发作,眉毛紧挑,千年来想说的那句话又咽了回去。

    “别乱想,你会好的”。赤晓说的很轻,拭了拭赤霄脸上的冷汗。她心里明白赤霄想要说什么。

    “我......,如果我回不了青城,把这个给泰阿”。赤霄抽搐几息后,神色平静了不少,颤抖的从圣袋中取出一把刻着“赤”字的弹弓。

    赤晓、白涓的目光都落在弹弓上,想不出这是什么圣器,从来没有见过,就是赤晓与赤霄相处千年,也未见过赤霄用过此圣器。

    “别胡思乱想......”。赤晓推掉赤霄伸过来的手,只是轻轻的碰了下,赤霄的手重重的落在石头上。

    赤晓抬起微薰的眼,神识身后数万圣者,眼神一沉,现出一缕狠色。

    白涓脸色一变,似乎意识到赤晓想做什么,忙拉住赤晓,不住的摇着头。

    此时此境,不是动肝火的时候,怕是微微有所动作,数百里外的咒虫必会感应到。

    “白圣友,霄儿中的就是凤毒,我问其索要解毒之法”。赤晓小脸微红的神识道。

    “赤圣友,一旦讨要不得,动了杀气,会引来‘万古咒虫’。数万圣友将无法幸免于难”。白涓柔声神识道。赤霄竟然认识泰阿,白涓心头也是一惊,但危难之时,怎么能用众圣者的安危求得一圣之幸。

    赤晓身为少主,其中的利害怎么能不知,可是......!哎!赤晓的眼圈红晕,她怎么能忍心看着赤霄含恨离去。

    “嘘!咒虫动了”。突然一缕神识飞遍数里山域,整个山域猛的沉了息,静得只有疲惫的风肆虐着石缝。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