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八章无药可救

作者:忘我天涯 |字数:5968

人气小说:宠妻成魔,帝少吻上瘾末日天尊木叶之转生者末世之召唤悍妞家有劣徒欠调教特种兵王超武升级丑女要翻身:大神,来开黑!

    数百里外,一股股的青烟腾上微明的天穹。簿簿的晨光里,漫山的青石分着叉,转眼间变成扑天盖地的咒虫大军。

    众圣者都惊直了眼,一溜溜的汗水顺着额间浸出。太近了,先前怎么就没有发现这青石是咒虫所化。

    轻风漫过远山,“万古咒虫”大军似被一阵风吹得无影无踪。只留下隐匿的数万圣者惊爆的眼珠。难怪咒虫会无声无息的攻入凤族边域防御大阵。那漫山不起眼的青石,原来是咒虫所化。

    赤晓神识一眼,消失在天际的咒虫大军。回首看向混在圣族中的凤者。

    脚下红色一闪,赤晓遁落山坳里。

    褐血石间,花头凝露的凤尾花抖出一缕香气,数位凤者立在褐石上,脸色微变,看向怒气冲冲的赤晓。

    头顶凤冠的老凤士阴沉着脸向空中一礼。“圣友不知何事寻我凤族”。

    嘶!周围的圣者惊呼。“赤晓少主”?

    “是赤晓少主,她怎么在这里”?

    顿时整个褐血山峰里的圣者为之一震,慢慢的向山坳聚来。

    “赤晓少主”?凤冠老凤士脸色微变,人的影,树的风,虽然没见过圣海城少主,其威名早有耳闻。

    凤冠老凤士上下打量着赤晓,禁不住面色微红。相比之下,真是无地自容。

    “哦!原来是赤少主,在下凤鸿......”。老凤士说了半句,咽了口吐沫,没好意思再说。

    凤鸿?赤晓也是一楞。

    这凤鸿可是有些来头。原是上任凤族族主凤鸪之子,百万年来,在凤族呼风唤雨,风光一时。凤鸪飞升后,凤鸿的境遇一落千丈,十万余年未能突破凝心境,一直困在化识六阶,成为凤族最老的少主。

    赤晓面色微缓,凤鸿必竟是风叱一时的少主。微还一礼。“凤鸿少主,本少主有一事相求”。

    凤鸿见赤晓似乎知道其过去,态度有所缓和,忙还礼。“此危难之秋,赤少主不用客气,有事直说,鸿某尽力而为”。

    “多谢鸿少主,请将凤毒的解法告之在下”。赤晓十分客气说道。

    “疝毒”?凤鸿一惊,面色变得十分的难看,凤目凝视着赤晓的俏脸,久久的不语。

    凤鸿身后的数位凤者,脸色也阴了下来。

    “鸿少主......”。赤晓面带疑色的问道。

    凤鸿似如梦方醒,不觉得啊了声,回首看向一处褐石。

    花香漫起,数道凤影从石后遁出。“呵呵呵!赤少主,这天好小呀”!

    赤晓秀眉颦起,扫了眼几位凤士。“原来是凤鳲少主”。

    “呵呵呵,以前的事不提了,都是误会”。凤鳲瞥了眼凤鸿,心里想骂娘,本来不想见赤晓,躲还躲不过来,老不死的竟然拉自己垫背。

    “有劳凤鳲少主教授解毒之法”。赤晓冷冰冰的说道。

    凤鳲的脸腾的红如猪肝,瞥了眼身后的凤鹨、凤鵁、凤鹂。三凤都摇了摇头。凤鳲扫了圈褐血山石,面现难色。“赤少主,实不相瞒,我等都无解毒之法”。

    赤晓眉毛高挑,丽眸凝出一丝冷光。盯着凤鳲的脸一会儿,又看向低着头的几位凤族少主。“这怎么可能”。

    凤鸿见形势不妙,上前一步,打着原场。“赤少主不知......”。

    凤鸿娓娓道来。

    疝毒!是凤族禁毒,虽然为凤族专有,却从来不让凤族族人炼化,甚至修炼的秘术都少为人知。据说只有凤族长老级的凤者,才知晓其炼化之法,进入凝心境的凤者才能试炼。

    千万年来,很少听说有凤者炼得此毒。原因是疝毒如果不能炼化,必侵蚀凤体,吞噬魂魄。因此疝毒成为凤族一大禁毒,化识境凤者不让炼,凝心境凤者不敢炼。谁都不敢用百万年的修为来试炼疝毒,至于解毒之法,那就更不用提了,没有凤者敢炼的“疝毒”,还谈什么解毒。

    赤晓听到此处,俏容微微的抽动,虽然不知凤鸿所说的是真是假,但结果已经令其不知所措,难道霄儿无术可救?

    凤鸿见赤晓少主脸色变得难看,心知不好,眼珠转了转。“赤少主,‘疝毒’虽为禁毒,不是没有办法,只要找到用毒者,此毒必解”。

    赤晓何常不知此法,如今凤域已沦落为咒窝,何处去寻找那只死凤女。

    凤鸿瞥了眼默不作声的赤晓少主,心里不停的打起鼓来,凤鳲也慌了神,忙问道:“赤少主,不知是那只孽凤下的毒手”。

    凤鹂等凤者忙应和着,现在凤域陷落,数百凤者跟着这群圣者逃难,惹火了这位少主,不被咒虫吞了,就得被圣者烤了。

    赤晓无语,没想到一只小小的凤女,能炼得凤族“禁毒”,如果再见此凤女,必将其斩杀。赤晓眼里闪着寒光,瞪了眼凤鳲。

    “我晕”!凤鳲心里一阵惊寒,忙陪着笑脸,看不出一点傲气,反而有点低三下四。“赤少主放心,只要知道凤名,‘凤族四少’必能查到此凤,交少主发落”。

    凤鳲献媚的样子,赤晓真想一剑斩掉那只凤头,想想眼前的形势,心中虽然发狠,还是忍了下来。

    咔!突然一道白光在众圣者头顶斩出长长的光缝,刺目的光芒一闪而逝,众修者还没有反应过来,一件重物从光缝里掉落。

    “哎哟!我的娘呀!可算找到有活人的地方”。阵阵药香弥漫空域,干瘦的老圣士趔趄的跌入谷地,跌撞了两下后,强站住身形,扫了眼惊傻的众修者,忙直起腰板,大模大样的站在空域。

    强大的神识压瞬间漫开,近处的修者不由得两股发颤。忙深行大礼。“见过老祖”。

    “啊!都还活着,不用见礼了”。瘦圣士干笑了两声,挥了挥宽大袖子。

    “什么话,死了,谁还能见礼”。众圣者心里好气,却不敢有所表示,谁都没想到,会有化身级的圣者在逃命。

    “药祖......”。令人化魂的媚声响起,众修者禁不住咧咧嘴,谁叫得这么酸。

    “哎哟!丫头,青城也陷落了”。药鹊瞪着白眉眼,嘴咧得老长。

    “没有,我等被困在这里,正要回青城”。赤晓面带喜色的说道。

    “死丫头,都这片天地了,还有心思笑”。药鹊数落一声,扫了眼数万圣者,微微的点了点头。

    “药祖,我想得你好苦,跟我来”。赤晓不等药鹊摆好架子,遁到其身前,拉住药鹊的袖子,拽向一侧。

    药鹊抖了抖袖子,神识道:“死丫头,这么多圣者看着,本祖要个面子”。

    “哎呀!药祖,你刚才差点跌倒,我扶你一把”。赤晓像似没听明白似的,边说边拉着药鹊遁向山崖处。

    “哎呀呀!老祖面子都让你丢光了”。药鹊干瘦的身子被赤晓拉的飘了起来,依旧顾做潇洒的摆着宽大的袖子。

    “见过药祖”。白涓见药鹊遁来,起身深行大礼。

    “哎呀!你个小丫头,还活着,吓死老祖了,我还以为白天见鬼了”。药鹊见到白涓喜上眉梢,斜着身子,轻捻着胡子呵呵的笑道。

    白涓一时无语,不知如何回答,只好强颜一笑。

    “小丫头......”。药鹊想问问泰阿的去向。

    “药祖,快看看他的毒伤”。赤晓抻手硬生生的扳过药鹊的头。

    “哎呀!丫头,想把老祖的头扭掉呀”!药鹊没好气的嘟囔着,心里骂道:“这丫头怎么跟他爹似的没大没小”。

    药鹊转过头,看到石地上蜷伏一位圣士,眉头锁起。“哎哟!小圣士福气不小呀!中了凤毒,罕见呀”!

    赤晓一听,心里狂喜。“药祖,你识得此毒”。

    “识得,识得,就是不会解”。药鹊频频点头,说了一句大跌眼境的话。

    赤晓被猛得浇了一盆冰水,心里立即瓦凉瓦凉的。一时惊没了声。

    “嘿嘿嘿!这毒好呀!万年难见,这小圣士送我了,回去好好研究研究”。药鹊干笑两声,抓起赤霄,就要遁走。

    “药祖,这是我的人,不能动”。赤晓急了眼,药祖这是要用赤霄当研品呀!这还了得。

    “你的人”?药鹊愣了下,斜嘴斜眼的瞄着赤晓的眉心。“这死丫头,还是个雏,敢骗本祖”。

    “那更好了,省不少事”。药鹊嬉笑着,提着赤霄看了眼。“是个跟屁虫”。

    “药祖,这是我的密友,已经跟随我千年了”。赤晓拉着药鹊的袖子,不是怕药鹊把赤霄带走,就怕药鹊不知这里的关系。

    “哦!是那个小跟屁虫,哎哟!都变成癞蛤蟆,还想吃天鹅肉”。药鹊歪着脑袋细细看过,才认出赤霄。

    “药祖,说什么哪?有没有办法救他”。赤晓撒着娇的晃着药鹊的袖子。

    “行了,行了,有点晕”。药鹊咧着大嘴呵呵道,轻轻放下赤霄。

    “药祖,你快想办法”。赤晓声音媚得令人骨头都软了,周围众圣者忙隐去身形,此情此景还是不看的好,容易眼痛呀!

    “哎!丫头,要是能治,老祖还带他走干什么,修炼的事就不要想了,能保住他的命就不错了”。药鹊抓起赤霄时,已经了解毒性的深度,本就无药的毒,药鹊也没有更好的办法。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