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九章咒虫魂影

作者:忘我天涯 |字数:5915

人气小说:宠妻成魔,帝少吻上瘾末日天尊木叶之转生者都市天龙至尊点道为止史上最强赘婿末世之召唤悍妞你是什么神

    “什么”?赤晓吓得小脸都红的透了血,紧紧的盯着药鹊,想不明白,还有药祖治不了的毒,心里的那一线希望被无情的砸碎。

    药鹊见赤晓的小脸拉的老长,撇撇嘴,忙说道:“也不是没有办法”。

    赤晓颤抖着声音急切的问道:“快说”。

    “我晕!丫头急眼了”。药鹊理了理长髯,若有所思的说道:“一是找到下毒的凤者,用其血续命;二是找到凤族族主,打他一顿,一定能逼出解毒之术”。

    周围隐遁的修者们听了,差点没喷血,这是什么解毒之法,那是圣域赫赫有名的药祖出的方子。

    赤晓也直了眼,看来药祖真没办法。禁不住长叹一声,一脸的愁容。

    “不行,药鹊把你药葫芦给我看看”。突然,赤晓一把抓向药鹊背后的大葫芦。

    葫光一闪,“蕾藤葫芦”飞到药鹊身前,躲过了赤晓飞来的晶爪。

    “药祖,你一定有药,快交出来,不然我砸了你的葫芦”。赤晓怒气冲冲娇呵道。

    赤晓悲愤之时,猛得想起药祖说过的话,弦外有音呀!

    “哎呀呀!你看我的宝贝都让你吓着了”。药鹊知道刚才说漏了嘴,臭丫头听出来了。

    一道皎洁的月明之色,从赤晓手中泛起柔和的亮光。“帝明月影”罩住百丈空域。

    “哎哟!丫头,你那死爹太不是东西,这么个宝贝也送你玩”。药祖一见“帝明月影”,眼里都泛了绿光。忙把“蕾藤葫芦”抱在怀里。

    “药祖,你不讲究,我可生气了”。白晓一脸的温怒,娇媚的说道。

    “死丫头,真是怕了你。我这可是花了无数天材地宝才炼出一丸药”。药鹊满脸惜容,心里有太多的不舍,没办法,赤丫头有她爹罩着,说翻脸就翻脸,药鹊也拿她没办法,只能自认倒霉了。

    “一丸药”?赤晓心花怒放。孰不知,圣域炼药有四种名称,液、气、粉、散。能炼出散药,已经是登峰之境。

    圣境有“绿噬晶”,能提纯出精纯的药气,想炼得圣粉、圣散,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没有万载的苦修难得一粉,圣散之药,更不用提了。只有药祖和圣剑山药峰的几位老不死的能炼制出来。

    丸和丹,圣域圣药不敢用其名,就其药效、药境、药力,不足以用其称谓。

    药鹊用“一丸药”称其圣药,怎么能不令赤晓惊愕。

    “药祖,这是我的身价,是否可以交换”。赤晓从圣袋中取出晶轴,送到药鹊身前。

    药鹊筋鼻子,犹豫一息。“小圣士有福源呀!丫头如此看重他”。

    赤晓有何物?药鹊还真看不进眼,凝气境再富有,能有什么宝贝。转念一想,不看白不看,怎么也得拿点,不然这次可就亏大发了。

    药鹊嘿嘿两声,厚着脸皮接过晶轴,这么一拉,药鹊直了眼。“嚯!丫头身家不少呀”!

    看得药鹊眼都红了,直咽吐沫。

    行云流水般的看过晶轴后,药鹊揉了揉干涩的眼睛。“呵呵!丫头,还真有几样老祖用得着的圣物”。

    赤晓喜上眉梢。“有就好”。

    “药祖请点出”。

    药鹊眼珠转了数圈,脸上现出难色。“丫头,我可不保小圣士能好,少些煎熬就算有药效”。

    赤晓频频点头,当务之急是让赤霄少受些痛苦,再想其它办法,这么熬下去,后果不堪想象。

    “那好,一言为定”。药鹊快速的点过晶轴上的圣名,不动声色的交回赤晓手中。

    赤晓扫了眼,轻拍圣袋,取出一个绣花袋子。“药祖所要之物都在袋中,请过目”。

    药鹊心里咯噔一下。“丫头好大方,这可都是无价之宝”。

    接过圣袋,药鹊并未细看,也用不着看,赤晓不会骗自己。药鹊脸现惜容,唯唯诺诺,慢慢腾腾的从圣袋里拿出一粒红色的小丸。看了眼赤晓急切的目光,哎声叹气道:“亏了,亏大发了”。

    赤晓伸手接药丸,药鹊恋惜的磨叽了一会儿,才恋恋不舍的放在赤晓手里,脸挖苦的都要哭了。

    赤晓拿过药丸,嗅到一种诡异的腥臭味,差点没哇的一下吐了。这就是宝贝圣药,怎么像发了臭的鱼眼珠子。

    捂了捂鼻子,赤晓皱着眉头,指尖捻药丸,疑惑的看着药祖。

    “放心的用,治毒必先抑毒”。药鹊挑着长眉毛,一脸的得色。

    赤晓想想也对,药祖是圣域炼药之尊,能在此域炼得一丸神药,不是一般化身级药者所能达到的。扶起躺在褐石上的赤霄,轻轻的启开紧闭的嘴,将微腥的药丸送入口中。

    药丸刚入,化了似的消失了,赤霄的嘴里喷出一股红雾。抽搐的圣身一挺,不动了。

    赤晓吓得魂都没了,张着小嘴,盯着怀中的赤霄。

    药鹊两眼放着异彩,遁到赤霄身前,弓着大屁股,弯着腰看了会,指尖轻点其眉心,一缕红光从眉心处扩开。

    “嘿嘿!药效不错”。药鹊捻着胡子,眉开眼笑。

    “药祖,赤圣友怎么不动了”。白涓忙问道。赤晓顾不上问了,都吓毛鸭子了。

    “别慌,别慌,这叫假死,千年内找不到解毒药都没有问题”。药鹊满意的点着头。

    “假死!赤圣友成了活死尸”。白涓脱口而出。

    “太难听,这叫相克,在本祖想不出医毒的最好办法时,这就是最好的良药”。药鹊瞪眼多嘴的白涓。

    “药祖......”。赤晓喊了两声,刚才只想救霄儿,忘记问药丸的药性,原来是封印圣体之药。事以至此,赤晓也没有办法了,只好听天由命。

    “走,回青城再想办法”。药鹊直起身,神识山域内隐匿的圣者,若有所思的说道。

    青城边域,圣影簇动,乱成了一锅粥,“九环防御”交错的乱飞,一队队的战队从青城内腾空而起,转眼消失在凤域内。

    数百道光门在空域闪动,青光过后,数千计丢盔弃甲的圣者从光门遁出,一身血气的遁向数处环形水池。

    环池中心喷着白色水帘,逃遁回来的圣者,冲入水帘内,瞬间被水气包裹,青波荡过,脚下流出青红的水流。

    众圣者站在水帘间数个时辰后。一个个面色微白的遁出环形水池,奔向青城城域。

    庄曷与数位化身境长老遁在空域,看着一批批惨败而回的圣者,心里不由得隐痛。

    万圣战队,千组“九环防御”。回来者也不过二、三千圣,其它……?

    “哎”!庄曷不住的摇着头。“看来凤鸾关也支持不了多久了”。

    “但愿兽族能组织起有力的反攻”。一位身着残云服的中年圣士叹道。

    五位化身级圣者默不作声,神识着闪个不停的光门,每一次闪动都是血淋淋的身影,令人感到丝丝的悲凉。

    突然一道道蓝色的闪电,弯弯曲曲切开淡红的天穹,硬生生的撕开一道光门,光门开处,黑色的云雾涌动,细缝中闪出一道绿光,寒人心魄,摄人灵魂。

    突如其来的夺目绿光,使粉红的天空顷刻之间辉煌绿亮,天穹变得如透了明的晶石。

    五位化身级圣者手里凝出各自的虚兵,环形光罩唰的挡在身前。五圣惊呼一声。

    只见绿光中窜出一位血淋淋的圣士,胸口被一根骨刺穿透,尖尖的刺锋滴着一溜血水。

    圣士瞪着血红的双瞳,似被骨刺透体而过时,面容冰凝在死亡的一刻,圣体猛的向前一挺,被强大的冲力撞出千丈,一动不动的趴在绿油油的草地上。

    庄曷等大圣者,脸色微微变变,这种惨景在城已经屡见不鲜,青城域内少有圣者死后能逃回。见到此景,百万里外的凤鸾关,怕是早已血流成河。

    “还有点活气”。艳色十足的圣女低声说道。

    几位大圣者扫了眼,支着骨刺,趴在草中的圣躯,脸上没有一丝的怜悯之意,瞟了眼后,继续神识闪动的光门。

    死了似的圣躯,微微的动了动,嘴里沉吟着闷哼,慢慢的侧过身,血淋淋的手抓住胸前的刺芒,用力一拉,满是倒刺的骨刺一点点的拉出圣体。鲜血蜂涌而出,碧草染成一片红色。粉色的治气从圣者手尖飞出,落在细长的伤口上,形成一片粉雾。

    几息之后,雾气消失,穿着残破的血绿战甲圣士慢慢的趴了起来,盘膝坐在草丛中。

    艳色圣女微颦秀眉,白光从指尖飞出,化成玉白小手,抓向草中圣士。

    血甲圣士脸色微变,想躲开玉手,根本就没有机会,五根玉指抓住圣体,轻轻一掷。血甲圣士如同血色的长箭飞入环形水池。

    咚的一声,圣体掉到深深的池水中。咕嘟嘟,一股股的黑色水泡从池水里滚起,整个水池沸腾起来,升起阵阵青烟。

    青烟里,一只虫影闪了数下,发出几声尖尖的吱鸣,一溜烟的遁向碧空。

    “隐匿虫魂”。五位大圣者大吃一惊,五道符纹飞向环形水池。

    符纹化成几个“锁”字,跟着道道符光落下,将逃遁的虫影困在其中。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