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一章血影咒虫

作者:忘我天涯 |字数:5882

人气小说:宠妻成魔,帝少吻上瘾末日天尊木叶之转生者末世之召唤悍妞家有劣徒欠调教特种兵王超武升级丑女要翻身:大神,来开黑!

    “去吧”!易啸慈颜微笑。

    一位妙龄圣女遁到泰阿身前,轻轻一礼。“圣友请”。

    泰阿跟着圣女迷迷糊糊的消失在一侧光门。

    易啸面色渐渐的沉下,扫眼十二位元老。“各位元老,可窥视到什么”。

    众元老神识冰凝,面带愧色,小圣士境界虽然低,封印“摄影晶”的神识远远超过众元老。如果不是众圣窥痛觉神识、窥视觉神识远在小圣士之上,根本无法解开封印。

    “易家主,如此看来,‘万古咒虫’祸源不在圣域,而在灵域”。丁帆沉着脸说道。

    易啸点点头,“万古咒虫”能召唤灵域咒虫,难怪杀之不绝。

    “是否派几位大圣者破坏‘唤灵阵’”?艳色圣女柔声道。

    “你道是狠,试问谁有这种能力能斩杀珠体内的血影咒虫”。净面圣士哼了声,一句点中正题。

    众长老窥视过“摄影晶”都想到这点,但那只血影太可怖了,虽然在光珠内做法,气息完在众元老之上。这只是摄晶中的影子,却足以令众圣心惊胆寒。

    “是呀!何况此阵在咒域深处。药鹊未提‘唤灵阵’多远,可想而知,不会太近”。众元老你一句,我一句的呛呛起来,法子想了很多,最关键的还是谁入虫域的问题。

    药鹊是一个例子,此去必是有去无回。怕是魂都跑不回来。

    易啸惨惨的笑笑,这些老狐狸送死的事都是千难万难,没有敢出头的。

    易啸轻咳一声。祭台上静了下来。

    “各位心思缜密,却漏掉了一事”。易啸无奈的摇头,沉声说道。

    众圣者眨巴着眼睛盯着易啸鬼气的脸,没想到还有隐密,什么密,最后还不是关系到谁去的问题吗?

    易啸知道众元老心思,这种境界让谁去冒险都难请动,有几个像药鹊那样的傻子。

    “易主快讲”。众元老见易啸卖关子,急切的问道。

    易啸弹了下手中的“摄影晶”,扫眼众元老急火火的目光。

    “把传送石都换成此石”。黑光一闪,一个奇形的晶石飞旋在空中。

    众长老神识一眼,脸色变得更加的鬼异,猛得想起什么。“这招太狠了,只有易家能想出这招”。

    易啸冷冷笑笑。“丁帆,你亲自去兽城一次,把我的意思转达兽主,圣族将送一千万枚传送石”。

    丁帆阴着脸,不知是否接此事。“这可是杀人不见血的事,灭绝人寰呀!一旦用此传送石,各族战队有去无回,各域都将受到不小的损失,凝气一脉可能动了根基”。

    此时此刻,众元老心里有一万个理由否定此事,又不能说,不这么干,只有众圣深入虎穴。或许如此真能灭了虫源。

    你看我,我看你。众元老默不作声,算是把这件事就这么定下来。

    暮色渐远,祭台似飘进了远天,慢慢的被一丝铅色笼罩。

    褐血山脉迷蒙的巨峰突起,微白的天穹下,暗红群山似枯干的血,在初升的红日里,沉浮于雾霭的乳白里。一阵儿雾散,裸露的红岩、血石,在霞光里泛着赤红,渐渐地又变成古铜色。

    微露出雾气的岩石,晃着诡异,一抹子暗红,一抹子凝白,挂了水珠的褐石,被一阵风儿惊扰,夹杂着爆裂似的石鸣。

    一道白影透出雾的白,幽魂似的飘忽不定,似雾气聚起的凝白。

    “药祖,这么走也不是个办法,这座石峰,已经被咒气弥漫”。雾气里转出圣女的柔声。

    “走一寸,算一寸吧,离青城边域越来越近了”。凝白的雾团里,响起懒洋洋的声音,似还没有睡醒。

    透过清雾,硕大的葫芦上坐着一老三少。药祖药鹊躺在大葫芦肚子上,枕着石杖,翘着二郎腿,手弯里抱着青色的葫芦,一脸的红晕,打着长鼾,吧嗒着嘴似在梦呓。

    身边还躺着个圣士,僵尸似的一动不动,鼻息无,脸色僵白,涂了一层白霜,冰冻了一般。

    紧依着他的是似泣非泣的冰目,两靥生愁,娇喘微微。目不转睛的凝视着冰冷的僵尸,静如姣花,令人心生几许忧怨。

    白涓坐在小葫芦肚上,腮凝红晕,温柔沉默,玉白削肩轻支着圣体,斜身凝视着雾域。

    此峰十分诡异,有如虫域的粪卵峡谷,无法神识的更远。白涓不得不十里一窥,十里一信。

    药祖药鹊道是宽心,从放出“蕾藤葫芦”,就酣睡不起,时不时的还打两声如雷的呼噜。

    也对,有白涓、赤晓在,真用不着药鹊担心,就连僵尸赤霄的神识都在千里,这不是境界的问题,“万古咒虫”虽然凶残,也没有这般的神识,根本无法发现白涓带着的这群圣者。不喝酒、睡觉,真没有事干。

    十里外无数的黑影在雾气中小心遁行,每行十里便停遁,等一缕神识飞来,黑影才慢慢的蠕动。

    黑影小心翼翼,道道灰暗的光盾撞开迷雾,一个个络腮胡子圣士扶着脸皮松弛的圣女走出,娇袭的病态,行似弱柳扶风。似被这雾粘连了身影,扯去了生气。

    白涓俏瞳修眉,顾盼神飞,虽然神识不过百里,已经足已,如果是一般的圣者十里都成了问题。

    突然,白涓心神微颤,面色微微的变变,一息十里的葫芦,隐入一堆石壁后。

    赤晓愁容的脸,猛得升起凝云,抬首窥视褐血石峰。

    腾!药鹊跃身坐起,长长的白眉在两颊边跳着舞。炯炯的瞳光瞪得大的,嘴都咧开了。

    一股熟悉的气息飘忽而来,时远时近,那可怖的咒气令药鹊心里阵阵惊寒。

    “退”!药鹊神识道。

    唰!一道刺芒划开凝白的雾气,黑惨惨直线切破长空。

    放荡发狂的劲风撕吼一声,野蛮的扯开雾白。血影瞪着三只血目凝立在风口。

    狂风吹过雾峰,霎时卷起旋转的雾云,隐在雾中的湿淋淋的褐血石赤裸裸地暴露出来,打着响亮的唿哨,吹现十里内的数万圣影。

    “哈哈哈,这么多的血食,够养数万子孙了”。破锣似的声音响起,刺耳的狂放地到处奔跑,整个山域都寒战连连,止了息。

    血红的虫影挡在山口,舞着六根骨刺,敲着可怖的鼓点。

    山域里阵阵牙颤声响个不停,哒哒的比骨刺敲的点还频。荒寒无边的石峰被冰冻了,渐渐没了声音。

    药鹊心里骂了声娘,不得不出头了,上次侥幸逃过一劫,不知这此如何。

    粉光一闪,药鹊遁出雾域,手一点虚空。青铜色的“蕾藤葫芦”握在手中。

    白涓、赤晓、僵尸赤霄被抛出葫雾,惊傻了似的站在空域,脚不停的打着筛子。赤晓几次想压去胆怯的惊慌,却无能为力,那股可怕的气息足可以令其俯首称臣,根本没有半分反抗之力,神识都渐渐的迷离。

    “拷,又是那个放毒的老头”。吱鸣声,破锣似的响着,螯齿咯咯的响着可怖的声音。

    药鹊轻晃“蕾藤葫芦”,一股凝白雾气从葫芦里腾起,瞬间把药鹊圣体吞噬。

    “死咒虫有本事放马过来”。药鹊明知不是对手,逞强的叫嚣着。没有办法,只是硬着头皮装汉子。

    血影咒虫三只血目转了三圈,吱鸣声起。“放毒的,你可以滚了”。

    “什么?又放我”。药鹊惊得傻了眼,这只虫子吃毒吃多了,毒坏了脑袋,怎么单单放自己。

    药鹊不知如何是好,是打,还是撤,傻哪了。

    药鹊从泰阿、白涓口中知道咒虫境界的划分,猛咒、狂咒、厉咒、霸咒,最牛气的是能舞动五根骨刺的是鳞咒。

    鳞咒为青红色,境界如同化身境圣者,而这只通体血红,鳞甲是红色的咒虫,不用说,境界必在鳞咒之上,应该相当于灵域凝血境灵者,难怪气息如此的可怖。

    药鹊想不明白,“降灵者”气息会降至化身四阶,为何这只“万古咒虫”,没有半点降低,反而压得他喘不过气来。胸闷的几乎要爆开,药鹊用雾气隐身,就是不想现出败像。

    “不走,你就站着,我收了血食就走”。血影咒虫尖足蹬空,似要跳过药鹊。

    “这些是本祖族人,想过去,先过我这关”。药鹊颤声说道,虽然低气不足,说得有些份量。

    “滚犊子”!血影咒虫骂了句圣语,骨刺一撩,闪电似的刺芒击到“蕾藤葫芦”化成的雾气上。

    药鹊只觉眼前血光闪过,一声闷音撞在胸口上,眼珠子差点爆出,圣体被悍力震出千丈开外。

    轰!身后的褐石随之爆去,化成碎石末雨,滚滚泥流。药鹊圣体如同飘摇在狂风中的碎叶,身上的“行云服”都变成了碎甲,噼叭的掉落。

    “死圣士,给你面子,不知感恩,留着你让虫孙们炼骨刺”。血影咒虫骂咧着,根本未把化身三阶药鹊放在眼里,连看都未看败叶似的药鹊。

    咚!弹音荡开,血影咒虫跳到僵直的有如玉女冰雕的白涓身边。

    “嘻嘻!这个味好,又鲜又嫩”,三只血目一瞪,差点贴在白涓的脸上,透明尖舌舔向煞白的唇。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