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二章黑甲圣士

作者:忘我天涯 |字数:5832

人气小说:为死者代言大唐之最强帝王都市天龙至尊我的女神老婆你惹不起快穿攻略:捕捉男神的99种方法三国重生马孟起歪歪小狐狸红楼之庶子风流

    眼看舌头尖滴着长涎碰到脸上,嘶!滴下一溜血水,被透明舌头收了回去。

    呜噜噜!口齿不清的声音响起。“娘的,这也不能吃,那也不能吃,本灵能吃那个”。

    噼噼啪啪,血影咒虫六根骨刺猛的刺在褐石上,硬如晶铁的褐石被刺出扁扁的六道缝隙。白涓、赤晓、赤霄被劲风揭出数百丈远,重重的摔在石岩上。

    “你娘的,小圣士,你欺虫太甚,别以为本虫拿你没办法”。血影咒虫撩着骨刺一阵乱穿,转眼间满地的长缝,嘶嘶的冒着青烟。

    血影咒虫爆燥的发出阵阵怪啸声,咆哮了一会儿,又温顺下来,窜到白涓身边,吱吱的叫着。“姑奶奶没伤到吧”?

    白涓目光痴迷,没有一点反应,愣神似的盯着眼前虫影。仿佛这一切都没有发生。

    “嘻嘻,没伤到,眼珠还会动”。血影咒虫停止了咆哮,耷拉着骨刺似受了莫大的委屈。

    唰!一道黑影凝立在空域,黑色战甲在初阳里闪着鳞光,被夏日阳光烤黑的古铜色脸,带着汗水的油色光泽。两双乌黑的眼睛炯炯有神,嘴角微微向上翘,显得十分的坚毅。

    浓黑的眉毛高挑,眉宇间透出英气,粘着一层寒霜。两瓣嘴唇微张,一脸的惊愕之色。

    黑甲圣士落到赤霄身边,半蹲身形,凝视着僵尸似的赤霄。“二哥......”。

    “嘿嘿嘿!小圣士,你终于出来,二你个头,死去吧”!血影咒虫吱鸣一声,六根骨刺撩起红光,斩向圣士的背影。

    咔嚓!无数的电弧从血亮的刺锋窜起,飘来一股子焦臭、薰鼻的异味。

    血影咒虫被阵阵蓝色电弧笼罩住,整个虫体落入万点弧虫围困中。

    “吱吱吱”!虫鸣声惨烈的回荡在天际,远域未啃尽的古树疯狂的摇摇晃晃,树枝咯咯地截断,不住的呼啸。

    被狂风卷起的雾浪残影里,伸出一只只可怖的虫头,瞪着血淋淋的惊目,腾腾落落,右翻左转,绞头摔刺,被吱鸣声震得满山打着滚。

    叫人透不过气来的虫鸣停歇,血影咒虫如同一只烤熟的大龙虾,趴在褐血石上喘着粗气,缕缕的青烟从身上腾起,糊臭味难闻的刺激着鼻息。

    阿嚏......!白涓、赤晓不由的打着喷嚏。又木纳的直着眼。

    黑甲圣士瞥了眼焦头烂额的咒虫,叹口气,摇摇头。“九儿和弧虫合作,简直就是克死虫子的杀手锏”。

    “姑奶奶停手吧!我服了,真的服了”。血糊的咒虫收起骨刺,老老实实的趴在褐石上,嘴里喷着火气,大呼小叫的吱鸣着。

    果然弧光闪电没有再亮起。

    黑甲圣士凝视着赤霄的眉心,张嘴吐出斗云咬合的珠泡,珠光闪闪落在赤霄的眉心处,长长的吮吸声响起。

    赤霄霜白的冰脸渐渐有了红晕,白净的更加的冷俊,透着几丝灵光。

    嗖!斗云蛛光飞回黑甲圣士口中,火燎燎的气流大嘴齿间翻滚。黑甲圣士烫到似的吹了几口气。“好霸气的毒,不知是何毒”?

    黑甲圣士不敢大意,盘坐在赤霄身旁,脸上渐渐的腾起一层红云,着了火似的闪闪跳燃。

    圣士丹海内,灰蒙蒙的水天汇合处,温柔、恬静的丹海里消失得无影无踪,涌起条条黑浪,黑色斗云似一头狂暴的狮子,咆哮的在黑浪中恶狠狠地冲撞。

    黑晕相间的斗形光云,在黑浪中四射着线似的光芒,像白纱般轻柔,似棉絮样松软,抖抖的回旋在真气狂涛里。

    斗云上隐隐有一片混沌,在回旋的狂涛中化生,偶有缕缕光芒被吸入混沌云气里,那珠代表凝气五阶的“混元珠”失去踪迹,丹域里,只有斗形光云在回旋拉动着真气流。

    唰!黑色的珠体落入狂涌的旋流里。

    嘭!炸成一团黑雾,狂涛与风旋紧了起来,道道黑芒穿破真气流,满空碎线绞成一团,化作水烟细末。整个丹海顿时万马奔腾。

    黑雾转眼内化成黑流卷入意念经脉中,几息过后,黑色斗云光盘闪动着,多出一缕黑芒,旋转的速度快了。

    呼!黑甲圣士喷出缕缕腥气,又长长的吸了一口气,再次喷出黑色“斗云珠”。

    “斗云珠”飞入赤霄眉心内,赤霄圣体微微的颤栗数下,脸上的红润又多了一丝。

    唰!珠影飞回黑甲圣士口中,又皱起眉梢。“怎么还不是一种毒”?

    黑甲圣士心头一喜,接连吐出“斗云珠”数次。见赤霄僵硬的身体变得柔软,面色嫩如玉脂,这才停下。

    “虫祖,我们走吧”!黑甲圣士看着蔫蔫的血影咒虫,心里不觉得好笑。

    这咒虫,最怕两种东西,一个是毒,一个是寒弧。在“断魂崖”时,差点被这只血影咒虫炼化了,关键时刻,眼看咒虫吸舌要穿破丹海“混元珠”。却激发了丹海中的“混元斗盘”,也激怒了在“混元珠”内修炼的冰九。

    一股子毒风从“混元斗盘”窜起,血影咒虫伸着吸舌,麻了爪子,整个虫体抽了筋似的缩在一起,

    跟着是心惊肉跳电弧,把血影咒虫烤成一只大弧虫。

    血影咒虫顿时木在岩壁里,等黑甲圣士醒来,血影咒虫还在那抽着爪子。如果不是此虫境界惊圣,怕是早就被毒风化成毒水。

    黑甲圣士拍了半天脑袋,才想起怎么进了崖壁,看着眼前的血影咒虫,惊得汗如雨下,不能吧!这只虫子的境界跟本无法看清。

    “是降灵者”?黑甲圣士迷糊了半天,也没想明白,这只虫子从那儿来的,也只好作罢。

    环视血色的石壁,不由得吸了口凉气。“呵呵呵!这只虫子很贪呀!那得来这么多的宝贝”。

    只见血色的壁洞上琳琅满目挂都是凝气、化身圣袋,数数不下数万个。

    黑甲圣士不觉得汗颜,不用说,这些圣袋的主人都被此虫吞噬。好在四大神识大圆满,挡住了血影咒虫的炼化的虫火。把死虫子的“血焰珠”炼化,得到“乾坤血燃”,借助“噬血珠”,瞬间突破凝气六阶,触发了“乾坤斗盘”,用毒技麻痹了血影咒虫,才得以脱险。

    “我还没吸血哪”!血影咒虫吱鸣一声,似低三下四的求着。

    “虫祖,你昨晚可是才吸过血”。黑甲圣士瞥眼血影咒虫。

    “那是残血,没灵性,刚才刨了两下石头......,要不把那个背葫芦的老家伙让我咬一口,保证十年不**血”。三只血红的晶目盯着趴在石缝间的药祖。

    “不行,此圣祖对我有恩”。黑甲圣士瞪眼血影咒虫,甩袖遁到白涓身边,取出绣花圣袋系在白涓腰间。

    “这个,这个圣女让我咬一口……”。血影咒虫撩起骨刺点着白涓。

    黑甲圣士眼珠子立了起来。“不喝血能死呀!喝我的吧”!

    血影咒虫三只血目对着血红的影子。“你的血,还是不喝了”。

    “行了,以后改吃素,忍忍吧”!黑影一闪,黑甲圣士消失在空域。

    血影咒虫嘟囔着,瞥眼痴迷的众圣者,就这四个圣者够资格吞噬血食和神识。

    唰!一道刺芒斩开黑沉沉的空域,血影咒虫摇着鳞尾消失在空域。

    初晨刚有点蒙蒙亮,苍茫、深邃、微白的天空,散布着几颗雪亮的晨星,四域漆黑,黑石间偶出的几缕野草微微颤动。笼罩的薄明中,雾沉谷地,笼罩着木鸡似的圣者,滴滴细露挂在发丝上,一串串的闪着黑色的晨光。

    寥廓的谷崖,黑漆的石头上倚坐着清瘦的身影,半靠着葫芦,扬着挂着露珠的灰发。冰雕似的影子一动不动,好像在屏息静听这晨的轻声。

    药鹊不敢相信所见到的事。“莫邪竟然和‘万古咒虫’混在一起?那只血影咒虫太可怖了,以药鹊的境界,没有半点的还手之力。小圣士莫邪怎么能制服这只虫祖”?

    迎着吐露青铜色的天幕,耀眼的金星悬在黑墙的山岗上,淡了的身影在渐渐的远去。

    药鹊在惊魂未定中懵着,想不明白这是怎么回事,从咒虫嘴里夺血食,这几乎是不可能的事,太离谱了。

    白涓恍惚的晃着晕沉沉的头,轻轻的揉着脑信子,猛得一个激灵,抬头窥视向千里空域。

    清澈的晨空,广漠无垠,淡淡的清清的雾气,润润的湿湿的混着泥土气味,微凉的扑在脸上,钻进鼻息。

    “药祖......”。白涓看向痴愣的药鹊,想不起为何站在这里,发生了什么。

    “出了什么事”。赤霄一骨碌爬了起来,摸了一把脸。

    唰!抖开白色晶扇挡住憔悴的面容,疑惑的环视四周。偷偷的摸摸战甲,看到赤晓扶头颦眉。“少主,没事吧”!

    “呀”!赤晓惊呼一声,大眼珠子差点跳出来,挡着嘴,盯着站在身前赤霄。

    “我收拾下”。赤霄慌了神,转身遁到石岩后,叮噹声响个不停。

    “药祖?刚才发生了何事”。赤晓理着额前的散发,扫眼衣襟晃动的石头。

    “出大事了,天大的事,我得回青城”。药鹊说完,没回答赤晓的话,弹出“万里传送晶石”,随着一道爆光消失在空域。

    “药祖—”!赤晓喊了声,那里还能看到药鹊的影子。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