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四章只为圣毒

作者:忘我天涯 |字数:5473

人气小说:宠妻成魔,帝少吻上瘾极品全能学生无上神王绝世高手至尊重生闪婚厚爱:误嫁天价老公你是什么神吃神

    数次攻击过后,浓沉沉的咒雾飘飘环绕着一片片小小的平川,千丈巨峰隐没在浓滞的雾色里。褐色的峰点浮现在浓雾上面。

    惨红的斜阳透过越来越淡的雾色,照着游移、流动的雾气。

    文宣鼻子抽了下,回首看向身后的十位大圣者,“那位圣友先出手”?

    欧风眼神惊跳,看着天,一言不发。

    文宣知其不会出手,未正眼看欧风,扫着其他化身级圣者,如今,圣域强者不得不出手,这么打下去,用不了多久,圣族的种子都得断了根。

    “我来施点小术”。竹簪束发圣士遁到众圣者身前,一股不同于兰花木头的香味飘来。几位圣者不由得闪闪身。

    “毒圣”邢天?欧风眼皮一阵子惊跳,心里暗喊:“完了,完了”!

    邢天,是圣剑山药峰三大药尊之一,以用毒而闻明圣峰,但很少有圣者知其名,只因此常年炼药,足不出峰。但在大圣者中,却声名极鹤。此次,应圣云城邀请,来青城研咒虫之毒,很少露面,鲜为圣知。

    此圣,有“百里枯”的绰号,虽然境界只有化身二阶,大圣者见其都礼让三分,谁都不想不明不白的中了他的毒,甚至有大圣者闻其声,而躲到百里之外。

    邢天晃着“行云服”,大腹便便遁到众圣面前。几位圣者不由得退了几步,躲到圣群里。

    邢天呵呵一笑,瞥眼簇动的圣群,轻拍圣袋,取出一颗绿汪汪的珠子。轻轻弹起,一道绿光飞入雾山里。

    十道绿线从绿光团中射出,瞬间穿透百里的雾域。晚云渐收的天穹,淡下碧色的琉璃。水晶珠一样的吸着暗色的雾气。绿线光芒消失得无影无踪。远远近近,令人肃穆的山峰,映出一片绿光,层次分明的、浓浓淡淡的、深深浅浅的绿,染遍了暗色的雾域。

    雾域无声,凝着沉寂,死一般的静,只能听到身后圣者微微的喘息声。

    数个时辰后,邢天半眯着眼睛,手一伸抓向雾域,虚影大手飞入雾中,爪形凝聚,十道绿光线再次闪现,网状的雾域收缩了,绿光一闪,一道绿线飞出雾域,落在邢天手间。

    凝视手里绿珠数息后,邢天脸色微微变变,心里咯噔一下,竟然没有收集到一滴异毒。

    凝固的雾气失去了粘连,渐渐的在山影谷地里流动,仿佛行舟在一条雾河上,石缝涛声微鸣不住。

    “那个龟儿子在用毒”?雾流里转出尖鸣的骂声,有如雾流石缝。

    一直凝视雾影变幻的大圣者,顿觉神识阵阵眩晕,忙压住狂燥的神识,脸色变得白惨惨的。慌了神似的凝向看不见有雾涌动的石峰。

    十里外,六根血色的骨刺旌旗般支在石岩上,一点点的向前蠕动着,刺锋上的血芒,闪着滴血的红光,像无数的血珠挂在无叶的秃枝上。

    邢天圣体微微的颤抖,一步步向后退着,不是邢天想退,可怖的气息阴寒刺骨,似看不见的雾扑面而来。邢天的脸皮抖着细纹,撕裂的疼痛不得不令其步步惊退。

    入化身境三千年来,邢天第一次感觉到恐惧,这种令人不寒而栗的气息,压抑的简直无法呼吸,凝聚神识想抵御威压,神识越是抗拒,越是感到困倦。

    “小圣士又来晚了,战事结束了。娘的连点血食都没给本灵留下”。支着旗杆骨刺影晃晃的前行,隐在石后,根本无法看清虫影。

    文宣等圣者都听木了,整个圣体抽着风。令旗颤抖着,不想抖,听到会圣语的虫鸣,文宣惊得麻了爪,脑子一片空白,逃的想法都没有。

    欧风不知何时罩着一面大大钟影,伸着脖子盯着十里处的六根血刺,眼珠刺红的爆着光。嘴哆嗦的重复着:“降灵者”。

    “降你娘个头,给老子送过来个血食,要不本虫先啃了你的脑壳”。一股子灵压撞上欧风头顶的钟影,噹的一声,欧风如同离弦的箭飞没了影。

    “娘的,本灵血识如此霸气了?我日,他敢逃”!石后的虫鸣不停的骂咧着,刺芒一闪,斩在远域的淡雾里。不再理逃遁的欧风。

    “一......四......十!嘿嘿!还有十缕血食够品味”。骨刺撩起,在文宣的眼前晃了晃,却没落下。

    文宣脸上淌下一股子臭汗,瞬间湿透了战甲,甲襟上滴滴冰水落下,嘀哒的打着脚面子。

    文宣想躲,那里有躲的机会,百里之距,血红的骨刺随声而落,刺尖已经到了鼻子尖上,再落一点就得头穿胸破。

    “娘的,是你放的毒”。骨刺点在邢天的鼻子尖上,滴滴鲜血顺着鼻孔流了下来。

    邢天步步后退,没敢象欧风那样逃遁,想逃呀!不会有第二个幸运儿,这只隐匿在石头后面,不现身形的咒虫,不是同境虫者,恐怖的气息,不在凝血五阶之下。

    两股血浆掉落邢天圣服前襟,一阵微凉,胸前的“行云服”和“软绦甲”被急厉的刺风割破,白花花的肚皮上留下一条长长的血线。

    “娘的,别愣着,把毒都交出来”。骨刺落下,挑起邢天腰间的圣袋,晃在僵尸似的脸前。

    邢天窒息似的瞪着血红的眼睛,脸涨得如猪肝,想不明白,这只虫子为什么喜欢毒。怪不得打入雾气中的“窃血毒”没有半点用处,未从咒虫血食中吸到咒毒。

    神识一闪,圣袋爆了般炸开,数万计的毒物落在空域。

    “吱!吱”!血色石岩后的咒虫惊鸣一声,血淋淋的骨刺没了影子。一道血影飞出百里之外。

    邢天哆嗦一下,还是没敢逃。直勾勾的盯着百里外的血色虫影,六根血刺在空域舞出六道血芒,天穹被割裂出六道纵贯黑幕的血缝。

    咣噹噹!禁识奴拉着血红骷髅头链晶锤遁出空域,一息遁到邢天身前,豆大的血目瞪着邢天。“老不死的,别瞪着我,小心敲了你的脑壳”。

    邢天猪肝脸变了变,木纳的站着没敢动。血影咒虫逃出百里外,这么近的距离,血影咒虫想斩杀众圣,只在一念之间,只是......,邢天想不明白,这是咒虫吗?

    禁识奴拉着血骷髅头链晶锤遁入散落的毒物间,晶手一抓,数种毒物落入大手中。嘿嘿两声,在毒物堆里翻了起来。

    只见禁识奴抓着毒物的手,一会儿变成黑色,一会儿又被冰白洗去,握的毒物越来越多,没有半点异样,兴奋的打着哨子。

    禁识奴翻了一会儿,看似再没有可用的毒,一闪遁到邢天身边,瞪着豆眼,顶着邢天的脑门。“老家伙,还有什么毒都交出来”。

    “没......”!邢天哆嗦出一个字,余话没了音。邢天有点蒙了,怎么又出现个灵物,似乎在何处听说过。

    “没你个头......”。禁识奴抡起链晶锤要砸邢天,回头瞥眼远域。收回锤影,神识道:“下次见到本灵,交点保护费”。

    “啊......”!邢天惊呼一声,以为听错了,小小灵物问自己要保护费,邢天差点没气哭了。这是什么事呀!

    “爽快,我就喜欢和你这种圣者打交道”。禁识奴眉开眼笑的乐了,小眼睛都眯成一条细缝。

    冰影一闪,遁向文宣。

    血影咒虫慢慢的遁来,硕大的血影罩住了小半个天空。惨惨的月影下,血影刺芒能映出圣者的影子。

    “雪奴!别他娘的惹事,你家主人令你回去”。血影咒虫没好气吼道。

    “咣噹噹”!禁识奴拉着血骷髅头链晶锤消失在空域。

    三只血目描眼十位大圣者,螯齿发出咕噜声,不甘的叹着咒气。

    “哎!我这辈子遇到你倒血霉了,到口的血食白白的丢掉”。雾域里传来不住嘴的骂咧声,渐行渐远的沉入雾气。

    漫山的雾气冰凝成寒风,嘶嘶的吹着众位圣者的衣襟。天色随着晨风的吹起,渐渐的清明。

    万里空域,数不清的“九环防御”光团停遁在空中,在灼热的骄阳下,反射着刺目的白光。

    近域的圣者,一个个瞪着痴迷的眼睛,迷离的,若有所失盯着褐血山域。那有咒虫的影子,几位圣祖远眺淡雾,似乎在商讨对策。

    漫漫石山,红光映空,一望无际。远域的圣者彷徨,不知所终,迟迟的等不到进攻的号角,只能绷紧神经等着,不知前阵发生了何事,为何如此的静,在等待什么?

    突然,苍老的声音回弦在空域。“撤”!

    文宣终于清醒过来,混身冒着冷汗,虚脱了似的腿都不听使唤了。

    漫无边际的圣族战队消失在空域,黑沉下来的山域里,只留下空洞的风声和一缕的虫息。

    青城玄灵殿内,数百位大圣者面色冰冷,眼神充满了疑惑,目不转精的盯着神情严峻的药鹊。“这是真的”?

    众圣者问了不止一次了,药鹊默不作声,舌头都要磨破了,还有圣者傻傻的问。

    易啸拉着脸,手指敲着晶案,盯着远域的“祭灵台”。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