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五章十圣一虫

作者:忘我天涯 |字数:5880

人气小说:宠妻成魔,帝少吻上瘾末日天尊木叶之转生者末世之召唤悍妞家有劣徒欠调教特种兵王超武升级丑女要翻身:大神,来开黑!

    “万古咒虫”非圣境之物,毋庸置疑,在圣族典籍里,记载许多恐怖咒虫袭扰圣境的事,只是没有身血鳞甲咒虫的信息。如果有这种恐怖的咒虫,圣境必有大难,只能召唤灵使。

    “祭灵台”有道“唤灵令”,前不久,为防止不测,已开启天门。易啸不愿开启第二道令牌,一旦启用第二令,必召来灵使魂识。那种神一般灵使,平定“万古咒虫”虫潮轻而一举。山河破碎,日月倾斜,时光逆转的后果,更是圣境的灾难。

    圣族典籍对此记载颇多,易啸读的更多,对此事心有余悸。不到万不得已,不敢用第二令。

    “药友未接住血影咒虫一刺,又如何逃回”?刑志迷惑不解的问道。

    众圣祖锁起眉头,“是呀!刚才光惊愕了,忘记了问此事”。

    药鹊随意找了个借口,搪塞过去,没有提黑甲圣士的事。

    刑志微微摇摇头,心里暗自好笑:“药葫芦办件差事,数十年不归,回来道会编借口,真吓人哪”!

    不仅刑志不信,易啸看着药鹊的眼神都怪怪的。呵呵的笑笑。“药圣友勇探虫域功不可没,早些回去休息,我与众长老研究对策”。

    药鹊见易啸将信将疑,又不想把黑甲圣士的事抖出来。“易圣友不能耽搁,早做决断,不然非旦圣族根基要动,怕是你我都难逃噩运”。

    “好好好!药友辛苦了,请先休息片刻”。易啸被药鹊吞吞吐吐的样子,弄得好笑,又不好深说,必竟药鹊非一般圣祖。

    唰!一道血光冲进大殿内,瞬间殿域弥漫着血腥的气味。

    咣!硕大的铜钱钟落在殿空,砸出一片血雾。

    “我晕”!药鹊骂了句,光盾立在身侧,挡住喷来的血气。

    “欧风的‘御黎钟’”?周围圣祖凝出光盾,挡住扑来的血芒,惊愕的看着血雾腾起的钟体。

    钟身轻轻抬起一角,钟底露出一双骨碌碌的小眼睛。“哎哟!本祖可算逃回来了”。

    钟光一闪,欧风遁出钟体,收了“御黎钟”,掸去身上的血雾。

    “欧长老出了何事”。易啸皱起眉头,欧风与十位长老试探虫域,怎么会独自逃回。

    “易家主,出大事了,咒虫中有一只血影灵虫,......”。欧风一口气把战事经过说完,脸都闷的通红,大气都没敢喘一下。

    “文宣长老哪”?易啸沉吟一息,一点空域,硕大的光屏闪现在殿空。

    光屏内,灼热的骄阳下,万座防御大阵林立在山间,数十万“九环防御”光团严阵以待,偶有几道光线穿梭在阵法间。

    易啸收回目光,看向欧风,心里有太多的不解。“如果真的大败,‘万古咒虫’为何未攻击边域大阵”。

    血影咒虫?药鹊、欧风都提到此虫,看来是真的,易啸脸色渐渐阴沉。

    “各位随我去‘祭灵台’”。易啸不敢再怠慢,血影咒虫如此的可怖,易啸和众元老也无法对付。

    众元老忙站起,现在事不宜迟,必须请来大灵者,否则,青城陷落只在朝夕之间。

    唰!空域扯开一道光门,邢天气冲冲的跨出虚空,瞥见欧风,气就不打一处来,眼瞪的跟牛眼珠子似的。“欧风,你竟敢临阵脱逃”。

    “哼”!欧风撇着嘴。“邢天,能逃才是本事,你不是也逃回来了”。

    “我......”。邢天闷得满脸发青,有口难说,总不能说虫子饶了他一命。

    光门黑影闪过,文宣等长老遁出虚空。“行了,邢长老,现在不是分辨事非的时候”。

    文宣不再理怒目相对的二圣,向药鹊点头示意,将城外的战事经过一一道来。

    易啸越听越离奇,有点丈二和尚摸不到头脑,想不明白是怎么回事。血影圣者为毒而来,难怪邢天这副模样,原来最倒霉的是他。

    “文宣长老,血影咒虫境界如何”?易啸问的多余,文宣一再强调难逃其识压,那相差的可不是一星半点的问题。

    “易家主,咒虫十分可怖,我等根本无力反抗”。文宣如实回答,脸上未有半点愧色,败在如此境界的咒虫手上,虽败尤荣。

    易啸慢慢的坐下身来,看来这事有些怪,按理说,“万古咒虫”不会舍得血食,怎么会放了众圣者。

    “雪怪”?易啸看向药鹊,如今会凝炼雪怪这种灵术的圣者已经不少,据报城内不下五圣,听说赤晓少主也会此术。

    药鹊微微点头,易啸心咚的跳下,“小圣士还活着”?

    “刑志、薛化、文宣三位长老立即传令,边域大阵开防御光罩,没有有元老会函令,不得接战”。易啸忙安排防御,看来此事有太多蹊跷处,不能冒然行事。

    数位长老接令后,遁出玄灵殿,易啸看眼药鹊。“药圣友随我来”。

    一道光门从易啸侧身拉开,药鹊两圣消失在虚空内。

    殿内元老一阵私语,不知易啸与药鹊秘议何事。

    褐血山脉边缘,是一望无际的石滩,皑皑青石漫延万里,有如无垠的草原,浩瀚的静海。淡青的石纹闪着骄阳的清波,燎着灼热的天穹。

    褐血山峰一处青崖,直立石崖,深及千丈,平滑的石壁浸了油似的反着青光。

    白涓、赤霄、赤晓隐匿在青石壁里,窥视着青茫茫的石海青原。

    三圣带着数万圣者艰辛十余载,终于到了褐血山峰边缘,过了这片石原,就到了青城边域。

    赤晓三圣看着手中的晶轴,这片石原是一片草原,名为“百草原”,已经被“万古咒虫”蚕食过了,留下无边无际的青石。

    青石如水,平展万里,并不像咒虫所化。

    “百草原”上,原有一座雄关,名为鸾凤关。是扼守青城与凤域的唯一关隘。如今“万古咒虫”已经占据整个凤域,“鸾凤关”早已不复存在。

    白涓窥视着千里石原,满眼的青色,看不出半点差异。“赤晓少主,你看如何”。

    白涓一路引领数万圣者,累得苦不堪言。赤霄毒伤鬼异的愈后,帮了不少忙。有他掺和,两位圣女的关系融洽了不少。必竟赤晓是圣海城少主,凝气六阶大圣女,在圣族中威望极高,白涓强出头,总怕赤晓有想法。

    赤晓抬起玉嫩的俏容,指尖理着滑到额前的秀发,淡淡一笑。“石海,你我三圣都好过,这数万圣友就难说了,难逃‘万古咒虫’的识域。能有什么办法,就一个字‘冲’”。

    白涓点点头,虽然神识不到咒虫隐匿在何处,不等于没有咒虫。冲过去,怕是最好办法。此峰离青城边域十万里,多说十余日即可抵达。

    赤霄拿着白扇,支着下巴,脸都要伸出石壁外,直勾勾的不知道在看着什么。

    “赤霄?你看如何”?赤晓拉了拉赤霄的圣服。

    “哎哟”!赤霄忙收回头,提了提圣服,挡住残破的战甲。

    赤霄只有这一件战甲,还被凤鸶打破了。没得穿,只好用圣服遮遮羞。

    “不可,还是先探探石海虚实,你我三友千里一站,成犄角之势,让数万圣友居中间,万圣一队,发现不妥,分数个方向突围。能否逃出去,就看命了”。赤霄拉开晶轴,画着战队分置图。

    赤晓赞同的点着头。这样的话,三圣的神识可以照应数万圣者,一旦有风吹草动,也好快速反应。“好,就这么办”。

    白涓微微点头。对于攻防之事,圣女的脑袋总是有点不够用。看着赤霄画着部署图,不觉得有些惊奇。“好细的心思”。

    赤霄没感觉到什么,口若悬河的比划着。看其部署,这那是见了咒虫就逃命,明明就是拉开架势要与咒虫拼杀一场。

    赤晓咯咯的笑了,笑得细腰乱颤。

    “别笑!少主,这是我近日苦苦思量出来的,不管是否发现咒虫,攻击前进,就是最后防御”。赤霄瞪着眼睛,严肃的说道。

    “我不是笑你,我是怕,那些圣者不听你的指挥”。赤晓强止住笑声,说道。

    “这......”。赤霄脸拉长了,早想到这一点了。

    “嘿嘿嘿!少主,我指挥不了,不是还有你吗?你一呼百应,谁敢不从,我只能当幕后的军师”。赤霄咧嘴笑道。

    “想到你会把我拉上。你这可是和咒虫拼命,我可怕指挥不好”。赤晓摇着头,看得出赤霄的心思,这是想一战成名呀!

    “拼什么命,拼什么命,是逃命呀”!赤霄连连否认。“万古咒虫”,他根本没见过,只是纸上谈兵罢了。谁知道打起来会如何?

    “少主战时,你压后阵,我与白涓左右两角,远处用‘九环防御光’阻杀,近处用术法击杀”。赤霄断断续续的吩咐着。

    “好好好!都听你的。不过,一旦咒虫突破‘九环防御光’和术法截杀怎么办?近身捕杀,我等都不是对手”。赤晓止住笑声问道。

    “我想好了,在大阵内设下冲击队,一旦咒虫靠近,十圣一组,前冲与之搏杀,我相信十圣对一虫,圣者不会输”。赤霄沉声说道,似乎早就胸有成竹。

    “那好,回到山中,分头准备,演练月余日后,再杀出褐血山脉”。赤晓咬咬红唇,如今只能与咒虫硬拼一场了。“那好,回到山中,分头准备,演练月余日后,再杀出褐血山脉”。赤晓咬咬红唇,如今只能与咒虫硬拼一场了。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