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七章淡雾凝珠

作者:忘我天涯 |字数:6007

人气小说:超级医生在都市灵域兵魂都市天龙至尊邪皇诱宠:毒医世子妃真武世界拜师九叔重生之都市修仙大佬璀璨仙途

    青雾环绕着乱石纵横的山谷,压着山巅上的乌云越来越浓沉。一会儿,远山隐没,耳边只闻虫鸣啾啾,幽深百啭。一丝微寒扑来,掠过身旁,众圣齿寒声声。

    白涓面色微嗔,看着翻腾缭绕的雾气中闪烁着迷离,渐渐感到一丝无力。

    “撤”!白涓摆动令旗,神识千里之域。

    赤霄、赤晓也感到威胁,又无法探视雾域,只好令战队边攻击雾域,边向后撤去。

    数万术法穿入迷雾,雾域击出一个个深幽的青洞,拂过冰凝的雾面,荡起圈圈涟漪。掀起阵阵狂涌的风。雾涌如潮像难以驯服的野马,带着几分冷酷肃穆,卷杀穿空的雾洞。

    数万圣者神识着涌来的雾潮,惊得额角微汗,不敢放慢遁速,放出道道光盾,死死的盯着渐渐远去的雾潮。

    圣族战队有条不紊的向后退去,退速极快,术法防御没有半点懈怠,反而更加的凶狠,几只骨刺刚露头,便被数百术法击的粉碎,连骨渣都未落下。

    青雾风起云涌,响着呼叫邪魔野鬼的调子,荡着青细的尘雾,停遁在数百里之外。

    赤霄眼里冒了火,盯着地狱般青腾雾气,听着风扯衣襟嘶鸣,嘴唇都咬出了血,却又无能为力。

    青雾已经漫延数百里,根本无法神识雾中的咒虫在何处,数以万计被囚困的圣者都消失的无影无踪。

    赤霄眼睛浸了血,血红的瞪着。心里一遍遍喊着:“大哥泰阿的名字”,眼角沁着泪光,恶狠狠的盯着雾团。

    赤晓、白涓感应到赤霄悲寂的心境,怕赤霄莽撞,忙神识安慰。

    数万圣者慢慢的退去,溅溅消失在惨淡的天际。

    滚滚的青雾久久未动,轻伏在沉沉的石原上。

    数日后,雾气淡去,数百只“万古咒虫”小心翼翼的爬出雾域,惊恐的眺望着圣者退去的方向。

    一阵急风吹来,弥漫着悠悠的青雾,悄然隐退,青黑色的石原上站着数千圣者,周围围着数百只咒虫,粘湿而冷酷的寒雾缓缓飘过,荡着湿淋的浪潮,退得无影无踪。

    青色的环光从骨刺间荡起,数千圣者木纳的跟着咒虫向遥远的天际退去。

    一日后,一只血影咒虫挑着骨刺慢慢的爬来。

    “死虫祖,能不能快点,这么点路,你爬了十载”。不耐烦的声音骂咧着。

    “小圣者,亏你说的出口,本虫以血为食,这都近百年了,你没让本灵吸一滴血,这么爬都是快的,要不你驮着我走”。血影咒虫挑着有气无力的骨刺,晃晃的一跳百丈,耷拉的大脑袋快藏到肚皮下。

    黑甲圣士坐在血鳞甲背上,手中握着“龙形凤尾弓”,半依在支起的骨甲上,翘着二郎腿。

    “我拷,你想烦死本少主,不快爬,我可给你放血了”。黑甲圣士瞪起黑溜溜的眼睛,轻弹“龙形凤尾弓”弓弦,清脆的弦音颤着威鸣。

    血影咒虫爬的快了,跳出十里后,又慢了下来。“小圣士,你是欺负本灵到家了,小心到了灵境,你还得求我”。

    黑甲圣士呲起白牙,干嘿了几声。“虫祖合作这么久,为了什么,不就是和你拉拉关系”。

    “拷,这是你家拉关系,你简直就是骑着本灵的脖子拉屎”。

    “没有,没拉过”。

    “呼”!血影咒虫喷出一股青气。四域顿时刮起险恶的风涛。

    “呀呵,那个龟儿子在此弄死本灵这么多族孙”。血影咒虫突然爆跳起来,满身的血鳞都乍起来,差点把黑甲圣士掀个跟头。

    血影咒虫伸出透明的尖舌,在空中轻轻卷动,一颗小小的血珠凝在舌尖上。

    嗖!分出叉的舌头,夹着血珠吸入螯齿内,有些萎靡的血影咒虫,吃兴药似的来了精神,一窜千丈,尥着蹶子,伸着粘连的舌头在百里空域画着圈的转着。

    一滴滴小小的血珠从淡雾中凝出,血影咒虫叭嗒着螯齿,来了精神。

    息了数息后,血影咒虫舞着六道血芒刺,停顿在空域。三双血目布满了疑色。“娘的,怎么都是族虫的血气”?

    黑甲圣士把着支上天的血鳞,看着淡淡的石原雾色。这只死虫子太猛了,明明是青淡的雾气,怎么能凝出血珠。虽然想阻止,想到血影咒虫十来年的遁速,只好任由它吸。

    “嘿嘿嘿!那还用说,你家虫窝内暴了”。黑甲圣士笑道,能找到气虫子的事,不能放过。

    “屁,这里有圣者血气,只是太微小,但足以让本灵感应到血脉的能量”。血影咒虫骂了句,兴奋的舞着骨刺。

    黑甲圣士锁起眉头,虫祖最喜好的是两种血食:“神识超强者”、“化身级大圣者”。

    虫祖如此赞誉,难道有大圣者陨落在此。能以一已之力,灭杀数万咒虫也只有大圣者可以办到。

    黑甲圣士指尖一捻,一缕神识飞入指光中,搓了数下,额头都挂满了汗珠子,脸色微微的变白。

    “小圣士,以你的境界,不可能捻气成影,那是化身级大圣者的专利”。血目斜眼聚雾捻影的黑甲圣士,呲着数排螯齿,像似在嘲笑。

    黑甲圣士哼了声,继续捻着淡淡的雾气,缕缕青光在指尖亮起,闪烁几下淡淡的血芒,啪的爆去了。

    黑甲圣士摇摇头,想要放弃,又满心的好奇。

    啪!啪!指尖青光泛起,升起一股子焦肉味。

    “再用点力,搓出了血,本祖可就受用了”。血影咒虫停下遁影,斜眼瞄着汗淋淋的黑甲圣士。

    “滚!喝了,也得毒死你”。黑甲圣士骂了句,知道虫祖没有勇气喝的,只不过是在气自己。

    “我留着,回灵域喝”!血影咒虫尖鸣起来,似在狂笑。

    黑甲圣士一时无语,凝神继续化气为影。

    “啪!啪啪......”!一连爆了数十珠,黑甲圣士也没能捻出一珠“血影珠”。

    “不自量力”!血影咒虫骂了一句,不再理咬着牙搓手指头的圣士,画着圈的跑了起来。时而还打几声虫鸣。

    “噗”!一股子青烟爆起,莹莹血珠捻在指尖。

    血影咒虫猛得遁住庞大的虫体,滑出一溜的石气。回头看向背上的黑甲圣士。

    只见其指尖捏着小小的晶珠,小的没有芝麻大。“晕,小圣士‘窥痛觉神识’已经大圆满了”。

    血影咒虫瞪着血目直了眼。小圣士能在凝气境“化气为影”,这根本就不可能,可是......!

    黑甲圣士斜斜嘴,微笑的看着指尖上的“芝麻珠”,不停的擦着脸上的汗水。珠光一闪,“芝麻珠”飞入眉心,跟着脸色变得十分的难看。

    识域里,只有短短的一段影像。

    赤霄痴呆呆地站在空域,肩膀不停的颤抖,晶莹的泪水夺眶而出,顺着微黑的两颊汩汩地流着。使劲咬住的嘴唇,强抑着心中巨大的悲痛,禁不住喊了一声。声音极远,像千里外的喘息,看似喊的悲切,听不见喊的是什么。

    黑甲圣士神识凝聚一点,一遍遍的听着赤霄悲切的声音,根本无法听清声音内容。

    神识聚在赤霄的口形上。“大......哥......”。

    “啊”!黑甲圣士大叫一声,急放神识窥视着千里空域。

    青石茫茫,反着清淋淋的阳光,那里有大哥泰阿的影子。

    黑甲圣士慌了神,心禁不住狂跳不止,搓着手,四下环顾。手中“龙形凤尾弓”猛的砸向血鳞甲,怒吼道:“死虫子,快把我大哥的精血吐出来”。

    嗵!血影咒虫被砸的两头翘起,尾巴差点抽到螯齿上。

    尖厉的虫鸣声响起。“小圣士别欺人太甚,谁吸你大哥的精血”。

    “吐!给我吐出来”。黑甲圣士发了疯似的砸着,根本不听血影咒虫的咆哮。

    “哎哟!我拷,你疯了”。血影咒虫卷成鳞甲球。与黑甲圣士滚到一起,六道骨刺一起拍向发了疯的圣士。

    几声爆音后,黑甲圣士化成一溜黑光,飞出千丈外,重重的坐在空域。

    “小圣士,吸到本祖肚子里的血,就别想吐出来,有本事你把本祖炼了”。血影咒虫咆哮着,没有攻击黑甲圣士,跳着高的骂着。

    黑甲圣士猛得愣在空域,直勾勾的眼神盯着血影咒虫,看得虫祖有点毛丫子。咆哮了几声后,尖鸣声弱了下来。“嘿嘿嘿!你说的是那个神识极强的圣士血吧,不用担心,他还没死”。

    黑甲圣士可怖的眼神缓和些,惊问道:“真的”?

    “真的,本灵是何等大虫,是‘万古咒虫’之祖,这点血息,不足为奇,不过,再等下去就不好说了......”。血影咒虫说了半句,又止住虫鸣。

    “有屁放,别吞吞吐吐的”。黑甲圣士怒道。

    “到了虫窝‘唤灵阵’,必成血食”。血影咒虫一字一顿的说道。

    “那还等什么,快追”。黑甲圣士一闪,落到血鳞甲背上。

    血影咒虫丝毫未动,根本没有遁行的意思。

    “虫祖”。黑甲圣士凶巴巴的吼道。

    血影咒虫长皮眼,似要睡着了,脑袋慢慢向下耷拉着,晕晕欲睡。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