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章独步虫域

作者:忘我天涯 |字数:6142

人气小说:宠妻成魔,帝少吻上瘾极品全能学生无上神王绝世高手你是什么神至尊重生闪婚厚爱:误嫁天价老公吃神

    凤鸶、凤鹭舞动凤翎,微白的丽容凝起冰色。族祖杀心又起,以二凤女战力不足以挡住鳞咒。看着杀气腾腾的族祖,避免不了一场生死拼杀。

    “哎呀!这儿有大虫子”。破锣烂铁声响起,咣噹声夹杂在其间。禁识奴拉着平头圆底链晶锤遁出空域。

    这声吆喝不禁把凤鸶等凤者吓了一跳,鳞甲咒虫吓得青鳞乍起,窜出数百丈远。

    吱吱吱!鳞甲咒虫惊鸣数声,瞪着血目盯着拉着链晶锤的禁识奴。

    “叫你个头,你才从石头中蹦出来的”。禁识奴抖着锤影凶巴巴的骂道。

    吱吱吱!虫鸣声变得尖厉起来,十根骨刺舞没了影,一溜咒气从螯齿间喷出。

    “骂的就是你,怎么的”。禁识奴变本加利的骂得更加的起劲了,大颗大颗的吐沫星子飞溅在空域。涌来的淡淡咒气化成白莹莹的冰霜落下空域。

    凤鵹等三只凤女被突如其来的变顾,弄得一愣一愣的。刚才神识聚焦在鳞咒身上,竟然没发现从那儿窜出一只雪怪。这雪怪似曾相识,一时有点懵,想不出在那儿见过。

    两只鳞咒境界虽然可怖,嘴却笨的如猪,被雪怪骂得哼哼两声,只剩下漫天的火气。鳞咒气得直了眼,磨牙声尖鸣,撩起青红骨刺。

    唰!禁识奴拉着链晶锤逃到凤鵹身后。“鸟儿,啄他”。

    凤鵹凤目圆瞪,心里这个气呀!“那来的雪怪,这么不识实务”。

    凤鵹虽然气不打一处来,临战也不敢大意。凤翎剑芒光道道劈空而下,数十道凤芒琉光化成急驰的惊凤斩向飞来的骨刺。

    凤鸶、凤鹭扫眼身后跳马猴子似的叫嚣的雪怪,真是心里直骂,这那是来帮忙的,明明就是惹了一屁股骚,就躲事了。

    “鸟儿上,打,狠狠的打,我家主人赤霄立即就到”。禁识奴抡着链晶锤挡着脑袋,躲在三只凤女身后,还不忘记报个家门。

    凤鸶娇呵一声,凤火琉光飞旋于空,有如流星一般击向另一只鳞咒。

    凤鹭手中凤翎化出无数羽光,瞥眼禁识奴,骂道:“怪物,别叫嚣,快出手”。

    “轰”!凤影凌空,反噬的光波将凤鵹震退了数步。猛得捂住腹部,一股的血水喷出。

    凤鸶、凤鹭被震得飞出战团,脸上流下数溜惊汗,再看战甲,长长的白痕险些破甲而入。

    “我晕”!禁识奴骂了句,拉着链晶锤,跑没了影。

    “主人,快来帮忙,凤女太笨,打不过虫子”。禁识奴撕心扯肺的吼道。

    数百里外的雾域里,赤霄差点气吐了血。远远见到凤女被追杀,正幸灾乐祸。“死雪奴又给老子添乱子”。

    赤霄窥视到凤鸶,气就不打一处来,上次在褐血山脉边缘,就是凤鸟儿设阵害他,莫明的中了凤毒。如果不是咒虫,甚至想倒打一耙子。

    突然,赤霄打了个激灵。

    凤鵹围困在战团中心,不经意的扫来这儿一眼。

    “腾”!赤霄脸儿热血上涌,一股子豪气冲天而起。手中“九魂珠”燃起一缕黑色的火燃。

    一道火影连闪数下,遁落远域的战团中,三道剑纹化出缕缕寒光飞斩向骨刺。

    刺芒瞬间穿过剑影,击在火影身前“羽叶清丝盾”上。清烟爆开,火影被震出战团。

    骨刺凌空落下,两只呲着长牙的剑齿兽扑杀来。呼!一股魂识惊火扑向鳞甲咒虫。

    魂火飞燃,烧得鳞甲咒虫身外的咒气啪啪的爆响。

    两道骨刺迎面击在剑齿兽獠起的大牙上。喷着魂火的兽影,咆哮声声,飞出战团外。

    鳞甲咒虫还没来得及喘息,圣影闪到近前,白袍儒雅圣士手持“三峰噬血刃”斩向咒虫。

    刃光闪出三道锋芒,似凝血的寒锋斩破虚空。

    鳞甲咒虫骨刺猛收,躲过锋芒,惊退数十丈。瞪着血目瞥着噬血锋光。

    这只鳞甲咒虫退出了战团,另一只咒虫可吃了大亏,凤鵹一剑挡住骨刺。凤鸶“凤火琉光”沿着咒气,呼的烧上咒虫鳞甲,跟着是一声爆音,凤鹭的凤翎斩在鳞甲上。

    鳞甲被“凤火琉光”烧得脆生,响了一声断音。噗!腥血从裂开的鳞甲处喷出。

    鳞甲咒虫悲声吱鸣,窜出百里外。

    退出战团的鳞甲咒虫,见势不妙,转身遁走。凤鵹凤翎剑扑空而下,震出战团的火影带着两只剑齿兽随之扑杀过来。

    鳞甲咒虫瞬间被困在术法,五根骨刺上下一阵乱刺,也没能挡住随之攻来的圣士和两位凤女的术法。

    咔嚓!赤红骨刺被凤鵹斩断了刺影。

    鳞甲咒虫化成一道血光,被震飞出去。

    “哈哈哈,大虫子那里逃”。虚空透出链影锤光,不偏不正的砸在鳞甲咒虫遁影上。

    遁影冰凝,鳞甲咒虫扬着骨刺,翘首支上了天。

    咔啪啪!白色的冰凌从咒虫尾部卷上虫体,转眼间冻结半个咒虫。

    鳞甲咒虫的四根骨刺,回首刺向砸在尾部的锤影。

    “我逃”!锤光一闪,链晶锤收入虚空中,禁识奴又逃的没了影。

    数道术法爆击声响起,鳞甲咒虫被震得三支血目对了眼。没等清醒过来,一道凤光穿透中间的血目。鳞甲咒虫被硬生生的钉在空域。

    另一只被震退的鳞甲咒虫直了眼。吱鸣尖叫,逃向远域。

    “我砸,我砸,我砸”,虚空中飞出三道锤影连砸了数下鳞咒尾巴,都落空在残影后。

    禁识奴一息跟出百里,回头见众修者没追来,拉着平头圆底链晶锤逃了回来。

    “主人,这么好的机会,怎么让虫子跑了”。禁识奴提着链晶锤,瞪着绿豆眼。

    喊了声后,禁识奴马上没了音。形势不对呀!只见幻影赤霄梗着头,扬着脸瞥着凤鸶。

    凤鸶瞪着凤目,蔑视着赤霄。

    凤鹭扶着凤鵹遁到幻影赤霄近前,上下打量了数次,眼里现出惊愕。刚才只顾得拼杀鳞甲咒虫,并未再意是谁出手相助。“这不是褐血山脉中了凤鸶凤毒的圣士吗?还活着”。

    凤鵹虽然对圣者没有好感,这次却多亏了小圣士出手相助,不然以三凤的实力,难以对付两只鳞甲咒虫。凤鵹看了眼神色有些怪异的圣士和凤鸶,强忍着伤痛向幻影赤霄一礼。“多谢圣友相助,圣友所持圣剑不知从何而来”。

    幻影赤霄瞥着凤鸶,恨的有些牙根痛。却也不失礼节的还了礼,必竟凤鵹的境界无法看清。“此剑是圣海城少主赠送”。

    “此圣剑何名,可否相告”!凤鵹听到是圣海城少主,当然知晓,这位少主在兽域名头极盛。

    “三锋噬血刃”。幻影赤霄不解的回道,不知这位凤祖为何对此剑如此上心。

    “难道......”?幻影赤霄立即警觉起来。

    凤鵹苦苦一笑,轻声说道:“难怪此剑令咒虫胆寒,原来有噬血之效”。

    赤霄并不知晓。刚才瞬息间能把两只鳞甲咒虫战败,其实并非是三只凤女和幻影赤霄实力够强,而是赤霄所用的“三锋噬血刃”能吸吮精血,每一剑斩下,不但轻易的破开咒气,还能噬血。

    “万古咒虫”能在圣域横行,其原因就是吸食足够的精血。精血对于“万古咒虫”来说就是命根子,滴滴如金。

    “三锋噬血刃”能噬血,一剑挥下,从咒虫体内能抽出一缕精血。鳞甲咒虫吓得落荒而逃。

    “好剑!难怪小圣友敢独自在虫域横行”。凤鵹面带几分愧色的说道。

    幻影笑笑摇摇头。“凤祖过奖了,在下在寻找一队咒虫,凤祖一路行来可否看到”。

    凤鵹惊愕的看着幻影赤霄。“小圣士有些手段,幻术如同真圣一般”。

    “小圣友说来惭愧,我与族人被咒虫杀散,一路冲杀至此,不曾见过咒虫战队”。凤鵹没有半点隐瞒的回道。

    “哎”!幻影赤霄叹了口气,看了眼凤鵹。“凤祖伤势不轻,在下治气无法医治,请自便吧”!

    凤鵹见幻影赤霄要离开,忙劝道:“小圣友虽然有噬血奇兵,对阵一两只咒虫不成问题,此地已经临近虫窝,怕是凶险之极”。

    幻影赤霄淡淡一笑。“多谢凤祖相告,前方就是虎口,本圣也要拔掉几颗虎牙”。

    幻影说罢,遁向远域。

    “主人,等等我—”。禁识奴拉着链晶锤追了过去,遁过凤鸶身边时,哼了声,凶巴巴的说道:“小鸟,咱俩的帐以后再算”。

    凤鵹想阻拦,见幻影赤霄的神色,知道不可为,只好作罢,轻声说道:“小圣友小心”。

    幻影赤霄和雪奴踏着星光,渐渐的隐入远域。

    凤鵹顰起细眉看向凤鸶。“鸶儿与小圣士有过节”。

    凤鸶噘噘嘴。“是,族祖,以前交过手”。

    “族祖,是这么回事......”。凤鹭的快嘴总算有发挥的地方,一股脑的把设阵害莫邪之事说了遍。

    凤鵹神识着万赖寂静的远空。夜,挟着微凉的风,吹过凝着露珠的秀发,吹过三位圣女俊美的面颊……。

    一丝悲凉掠上心头,多么美丽的夜啊,可惜无心静赏。如今族已灭,家不在,整个天穹美丽的星光,看在眼中都是灰蒙蒙的光芒。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