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二章偷渡灵使

作者:忘我天涯 |字数:5627

人气小说:宠妻成魔,帝少吻上瘾极品全能学生无上神王绝世高手你是什么神至尊重生闪婚厚爱:误嫁天价老公吃神

    群峰掩映,碧岩斑斓,脚下万丈深谷不见其底。

    赤霄神识数息,不敢轻易攻击拦路圣者,此地离扼守两峰的可怖虫息太近了,术法一出,必引来无数的“万古咒虫”。

    赤霄神识手中的“九魂珠”,能感应到泰阿的魂息的极盛,并无危险,不然拼死也要冲过去。

    “圣友,可否连手”。赤霄神识着凝结在雾气中冰寒神识。

    远域无声,只有雾入深谷的幽美流波,流泉淙淙,在山腰间缭绕。

    “圣......”。

    “滚”!一缕寒波神识卷着轻柔的薄雾飞来荡去。赤霄神识撞上寒流雾波,有如砸到石壁上,脑信子震得嗡嗡的,如同钻进马蜂窝。

    赤霄无耐,只好退出千里之外,围着这片石峰继续寻找虫息簿弱处。

    冷月高高的挂在枝梢,夜风吹着凝露的树枝,啪啪的甩鞭哨。墨蓝的夜空下,祭灵台被冷清的月色照得白晃晃一片晶莹。

    银色的月光映着几丝儿羽毛般的轻云,腾空的瞬间,仿佛猛地一跳,浑身披满云纱,明丽而飘渺。

    易啸忧郁的神情宁视着甘冽的月影,皎洁的柔光渐渐的西斜,红了脸儿,透出一抹红晕。

    “哎”!易啸微叹一声,义世孙泰阿战死虫域,这都怨自己大意,想让他建一头功,在族内立为异姓少主也算有个口实。“谁知......”!

    易啸摇着头,如果泰阿在,以其大圆满的神识,可以轻易唤来虚魂令,用不着这般苦苦的等待。

    站在其身后的易绝,见族主面凝忧色,一脸的无奈。听族主说过,收了一位世孙,神识卓越,圣域少有的奇才,可惜......。

    “家主,月影落山”。易绝见族主还在神伤,忙提醒道。

    “嗯!开天眼”。易啸应了声,慢慢闭上眼睛,凝结术指,洗去心域的神伤。

    易绝走到“祭灵台”中心处,唰!一道光环泛起,硕大的透明光球,从台心处的亮起。环球上端,巨大的涡旋一圈圈的转着。

    术指一点,透明光球向微灰的天穹冲去,瞬间,涡旋布满天空,漫天的星光被吸入涡流中,光亮无。微白天际跟着黑了一下。

    易啸脸色阴沉,嘴角起了一点白沫,道道粉色的光环,萦绕在圣体四周。一层细小的汗点从微黑的额角浸出,渐渐白凝,变大,一溜流下脸颊。

    易啸是化身四阶大圣者,境界已经到圣境的巅峰。想分化神识接引灵使魂识却十分的危险。灵使魂识弱,可以轻易将其封印在“灵魂令”,反之,会被灵使魂识吞噬。

    易啸眉心闪出道道红光,游丝似的向外扩展,转眼间在眉心前形一个粉色光团,粉色丝光在光壁上游离,嘶啦啦的闪着粉嫩柔光。

    一阵酥麻侵遍身,圣体微微的颤栗着,易啸不觉得咬紧牙关,两侧的脸起了肉疙瘩。

    道道闪电从粉色光团中爆发。像一把利剑划破粉色的壁空。闪亮的丝状电弧,从光团深处一路奔出,渐渐蔓延到光团边缘。

    易啸的眉头凝满了汗滴,面色透着红光,脸皮不停的抽动着。

    一道粉色闪电腾空而起,瞬间撕裂光团,直冲灵案上的红色“灵魂令”。噗!红色令牌爆开一团火光。光影收入令内,“灵魂令”被透明光环罩在其中。

    易啸顾不上擦脸上汗流,术指不停的晃着,数下之后,一道粉色符光凝在指尖。

    “封”!粉色符光有如清晨的落霞,放射出柔和的光芒,劈开光环,击在令牌上。一瞬间,光芒映红了天穹,红令牌活了一般闪着虚形圣影。圣影极小,虚幻的看不清形状。

    虚影闪动数次,随着一道符光落到令牌上。虚形圣影渐渐隐入令牌内。

    唰!红色令光离弦之箭般射上天穹,在夜落晨明的灰白天穹里勾画出美丽的折线。瞬间,天昏地暗,四域重新回到黑暗之中。

    天幕上方旋转的涡流中心现出幽深的洞域,周围闪着粉色的火焰,中心是黑黝黝的不见底的深洞。

    涡流急旋起来,溅起一层白蒙蒙的光波,宛如缥缈的螺纹白纱。四域灵气紧缩,道道白色光芒从刚黑下的空域里旋出,打着旋的飞入涡流中心。

    几息过后,涡流内扭动的风旋停了,朵朵粉花从空中落下,片片白色冰凌似的花影从涡纹中心散开。

    旋转,交织,悄然无声地飘落。袅袅英姿有如玉女轻盈。冰凌花飘下,声声奇纱的弦音随之飘来。

    冰凌落向“祭灵台”,落在易啸的脸上。嘶!易啸深吸一口,圣体旋出一道风环。跟着气息刹那间狂涨,脸色跟着变得红嫩。

    站在不远处的易绝脸色微变,大惊失色。“家主要突破化身五阶”。

    易绝脸色缓了缓,立即又变了颜色。“不好,家主要飞升灵境”。

    未等易绝反映过来。涡流中落下一道华光,打在易啸圣体上。瞬间,落下的冰凌花聚向易啸,放出莹莹的光芒。

    光影急速收回风环内。易啸消失在深深的涡流中。

    叮噹,几件虚兵落在腾云垫下。紧接着豆大的灵雨从天空中洒落下来,“祭灵台”四周的大圣者如浴春露里,慢慢盘坐在灵台下。

    一声霹雳,震耳欲聋声响起。落下的灵雨,转眼哗然失去踪影。

    易绝惊得目瞪口呆,一时愣在那里。怎么在这么关键的时候家主飞升灵境。易绝以前听说过“灵域华光”。

    那是一种凝聚无数灵力的灵域遗光,偶然会从撕破的灵域落到圣境,谁得到一缕,足以突破境界。只是听说,易绝接引过“降灵使”,每次都是抱着希望而去,又失落而归。

    “灵域华光”怎么能轻易的得到!

    易绝仰望着微亮的天穹,木纳的不知想着什么?许久,才慢慢的低下头,看来这次召唤灵使魂识因家主飞升而失败了。

    易绝眼神怪怪的,慢慢走到“腾云垫”前。拾起地上几件家主遗留下的圣物。

    易家主在接引灵使魂识前,与易绝商量过,一旦失败,由易绝继续接引,务必将灵使魂识接引到圣域。为保安起见,易啸向黄家、帝家家主求援。

    黄家家主苡姣因在圣魂城,化身不知魂游子何处,不能来援。帝家家主姬风已经日夜兼程赶来。

    易绝弯腰拾着地上的圣物,“易乾函令”、赤日、玄月、流星“三图令”,易绝悲喜交加,看来不久要回易城主持家主竞选大会,心里七上八下,乱作一团。

    突然,空域落下一道柔和的玄光,光华分为五彩,没有一丝征兆落在“祭灵台’上。

    弯着腰的易绝被罩在玄光中却不为所知,把台下的数百位圣者吓得伸着舌头,想喊、想神识,张着嘴定格在惊诧的瞬间。

    玄光落尽,一道修长的身影婷婷的立在空域。面影模糊如同轻纱罩住,一身丽甲遮住大片的娇躯,遇有几小片凝白透着诱人的肉息,不看容颜,就窥视这凹凸有致的身影,此女必是世间尤物。

    易绝抬起头,猛的愣了下。“祭灵台”被大阵封印,看似透明无物。实为隐身大阵,没有易绝、易啸的准许,台下数百圣域元老、长老无法登上“祭灵台”。

    “你......”。易绝脸色微沉,强大的神识压飞扩而去。跟着圣体向后滑去,险些撞出“祭灵台”。

    易绝想收回神识,却有如落入泥潭中,神识被紧紧的禁锢,抽都抽不回来。

    细看丽甲圣女手中持着一道红色令牌,轻轻的玩转着,扫了眼面色苍白的易绝,微笑着。

    易绝的脑袋嗡一声就大了。“这不是魂识,是降灵使,怎么会有降灵使来到临时的‘祭台’,这不可能呀”?

    懵!真的懵了。易绝脑后冰凉,不知如何是好。临时“祭灵台”能召来“降灵使”。圣典中从来没有过记载。“偷渡圣域”?

    灵域偶有灵者得罪大灵者,为躲开大灵者的追杀,而逃到圣域。对于这些灵者,灵域不再追查,因为到了圣域后,境界下压,寿命将近,离死已经不远了。何况这类偷渡灵者,没有灵域“接引令”,已经无法回到灵域。

    易绝身为圣海城城主,这类偷渡灵者见过几位,大多灵者偷渡到圣域,都要想尽一切办法,逃避灵域追查。为此私下与易绝交易,互得好处的事,办了不少。

    此时,易绝不知如何处理此事,“祭灵台”在众目睽睽之下,此事有些不好办了。

    “参见灵使”。易绝深行大礼。

    “祭灵台”下数百位大圣者愣了愣,跟着见礼。

    丽甲灵使收回远眺的目光,眼里闪着点点晶莹,脸上的凝着柔和的微笑。“是你在接引灵使魂识”?

    易绝心里咯噔一下。“回灵使,在下圣海城城主易绝,此次接灵并非本城主所为,而是易家家主易啸,刚刚因接引灵使而突然飞升,所以......”。

    “哦!知道了,你是当今圣海城城主,此处是圣海,难道是海族又暴乱了”?丽甲灵女凝神四域,明明是千里山林,怎么会是圣海?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