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六章飘渺灵君

作者:忘我天涯 |字数:5568

人气小说:绝色女皇的贴身武帝一世独尊北宋大丈夫封少,有点甜!大唐之最强帝王闪婚甜妻:裴少的千亿宠儿盛华万道成神

    环形石雕中心,虚无的没有一物,淡淡的青,浅浅的白,像流动着的透明体,根本无法神识其中有何物。

    赤霄脸色微变,慢慢向后退去。环形石雕虽然看似石化,却透着阵阵寒杀之气。驻足在千里之外,依旧令人不寒而栗。神识一息,有如冰刀架在脖子上,寒透了心。

    轻纱迷雾浮动,笼罩着若有若无的杀气,惊得赤霄不敢行入千里之内。

    “主人,你遁错了方向,在那边”。禁识奴落到身后,拉住赤霄的战甲衣襟,生怕其遁近煞气雾圈。

    赤霄慢慢转头,神识着另一域。浓雾从青石峰上滚滚而来,落到一处开扩的石原上。

    四处迷迷茫茫,山和石都不见了,只有看不透的乳白色混沌。

    赤霄手中的“九魂珠”微微的颤栗着,道道光芒泛出。

    “九魂珠”发出怯音,这是从来没有过的,难道会有更可怖的咒虫存在,赤霄握着“九魂珠”慢慢遁向谷域。

    喀嚓!耀眼的电光照得天穹如同白昼,凝重的闪电向四域分散开,摆动着身躯穿梭在层层雾云之间。昙花一现,蛟龙般的闪电又一次横跨天际,像一把锋利的剑劈向天域。

    刺目的闪电中撑开圈圈光环,身着丽甲的灵女衬着灵光站在空域。身后,易绝杀气腾腾的握着奇形的虚兵,似龙形,虚化着虎影,难说虚兵的兵形。

    光环向后退去,万名圣者虎视眈眈持着各形圣器,捏着术法。面色微白,却都没有立盾,更不用说驾“九环防御”。

    丽甲灵女扫眼浓雾弥漫山域,苦笑的摇摇头。“易城主,十圣一组,收拾下残局,咒血、咒鳞、咒刺都收拾好,虫躯就留在山里当肥料吧”。

    易绝脸色抽动着,不可思议的神识着数百里山域,快跳出嗓子眼里的心,终于落了地。平静会儿心境,打了个手势。

    十位大圣者遁出圣群,转眼间,万名圣者一哄而散。

    几息过后,滚滚的咒雾里,破铜烂铁声响个不停,一团团微带寒意的浓雾炸了锅似的涌起,一股股的薰人的血气翻腾缭绕在雾气中。

    “灵使,为何咒虫变得这样”?易绝看着不堪一击的“万古咒虫”,想不明白,不可一世的“万古咒虫”会如此脆弱,这那是令圣境胆寒的咒虫。

    丽甲灵女笑而不语,神识着迷雾豁开的空域,隐隐露出青鳞的轮廓,随着迷雾的浓淡,变幻着鳞光。

    “易城主请出手斩杀那堆虫山”。丽甲灵女指着远域的一座鳞石峰。

    易绝神识着残破的天域下,泄落在星光里的闪闪山峰。“晕!这么多的咒虫堆在一起”。

    鳞甲石峰内咒虫虽然多,境界却不高,让易绝出手,似乎是杀鸡用牛刀—不值一提。“众圣者都去斩杀咒虫,只有自己陪着灵使,还能让灵使出手吗”?

    “是,灵使”。易绝遁向鳞石峰,怪形虚兵闪着幽幽寒光。

    “易城主,一只一只斩杀,不可用术过强”。遁在远域的丽甲圣女神识道。

    “啊!啊”!易绝应了声,满脑子跳着大问号,灵使要干什么?为何要......?

    易绝收回虚兵锋芒,本想用“赤血残月”,一剑斩尽山峰上的咒虫,为何要一只只斩杀?

    残光闪过,勾形锋芒伸出百丈,挑起一只青甲咒虫。

    青烟腾起,咒虫爆成一团浊气,连点血都没滴下。

    丽甲灵女微锁眉头,盯着易绝手中的怪形圣器。只见“赤血残月”斩入咒虫体内,虫体瞬间黑化,变成一股黑烟。“好毒霸的圣器”!

    易绝连挑数只咒虫后,回首笑道:“灵使放心,本兵能噬精血”。

    丽甲灵女微微点头,圣海城城主能用此兵不足为奇,不知是谁炼得如此毒兵,一眼便知,此兵非圣境之物。难道是......?

    丽甲灵女眼皮跳个不停,原来此灵逃到圣境,难怪灵境至今未追查到其踪迹。

    易绝战襟飞舞,剑点繁花,“赤血残月”急速的挑杀着石峰上的咒虫。

    这一挑,易绝直了眼,原以为鳞石峰不过是一座咒虫围困的山峰。

    数百下过后,未见青色山石。

    “是一座虫峰”?易绝手中的“赤血残月”快了一息。

    数千下过后,一缕缕青汗落下,易绝竟然喘息不停,手中的“赤血残月”舞的慢了下来。

    丽甲灵女瞥眼汗淋淋的易绝。果然此灵器,不是一般灵物,不但可以吸吮精血,也能吸吮神识能,以易绝的境界舞不过万下,必神识困倦。

    在圣境有圣者敢用此兵,定是神勇之辈,没有强大的神识,谁敢与此兵为舞。

    果然,易绝又斩杀数百只咒虫,不得不收起“赤血残月”。尴尬的看眼灵使。取出另一件虚兵。

    “原来,易绝的神识是七百二十里”。丽甲灵女见易绝收起灵兵,立即知晓易绝的神识能。

    其实,“赤血残月”并不是易绝的主兵,这次与灵使入虫域,易绝不得不用此兵,就是怕遇到“血影咒虫”。

    “易城主请住手”。易绝又斩杀千只后,丽甲圣女突然喊止。

    易绝收起圣器,再次凝出“赤血残月”。凝视着半残的虫蜂。

    鳞甲石峰被斩去一角,重叠的虫体交错的摞成立崖,支翘的鳞甲层叠在一起,无法分清还有多少咒虫。

    易绝神识着鳞甲虫岩,简直难以相信如此多的咒虫会聚集在一起,虽然未化虫为岩,比岩石还要硬。

    丽甲灵女遁近易绝,细瞄着“赤血残月”,眼里闪着微跳的柔光。“易城主的虚兵堪比圣兵,虽然能架持,因神识太弱,不能得心应手。本灵使这里有一珠‘强识丹’送与易城主,炼化后,持此虚兵定能游刃有余”。

    一珠小小的粉红色珠子捻在灵使手指间,淡粉的符光闪射着光芒,周围黑沉的雾气聚来,被珠光碾碎般碎了去。

    “强识丹”?易绝惊得张着皓齿,嘴角微微的抽动。早就听闻丸、丹是灵境灵药,经药宗级的药者集天材地宝、日月精华炼化而成。灵使竟然送自己这么一珠丹药。

    易绝激动的不知如何是好,顾不上多想,忙跪拜在空域谢恩。要知此丹在灵境都是可知而不可求的灵药,又何况圣境,别说是跪,磕得满脑子是血都值得。

    丽甲灵女淡淡一笑,将“强识丹”弹向易绝。

    易绝双手接住小小的灵丹,千恩万谢,不知如何感激灵使。

    “赤血残月”,易绝用了数千年,随着境界的提升能驾持数次,如果遇到大战却不敢轻易使用。此器甚凶,一旦催动,易绝都难以把持。

    刚才仅仅是挑爆虫体,小小的一刺,数千刺过后,易绝感到力不从心,识域混沌。如果能真正驾持此器,那简直是天大的福源,原本就令圣境大修者望而惊叹的战力,更会如虎添翼,可以鸟瞰圣境。

    “易城主,可把此器交我,我帮你抹去器间残血,此器即能与城主神识相通”。丽甲灵女伸过玉白的手,脸上的淡笑有些凝结,杏目炯炯的盯着“赤血残月”。

    易绝受宠若惊,脑瓜皮子早就木了,麻酥酥的那还细想什么。将“赤血残月”双手举过头顶。

    丽甲灵女嘴角凝出冷笑,玉手如电抓向“赤血残月”。

    月影一闪,一团燃烧着的火影喷射出四色的火焰,天域被瞬间烧成血红色,把暮霭的阴霆咬得破碎,泼下斑驳的血色光影。

    轻巧的盾影在身前画个环,红红的光束打在盾面上,击出无数的火环,一瞬间,近域的鳞甲虫峰都化为乌有,空旷的石原上,灰红色云层冉冉升起,转息又被火舌吞没。

    跪拜在空域的易绝不知飞到何处,整个空域放射着夺目耀眼的血光,犹如无形的线扯起的火一样的酷阳。

    丽甲灵女站在火燃中,周身环着粉光,手里不知何时出现一件灵光闪闪的绣剑。

    血光渐渐变成银子般的白,射出银白色的光芒,一道血影飘忽在白芒里,神速般地遁向远空。

    丽甲灵女手中灵光绣剑轻轻一挥。万道金针遮住天幕,刺目的金光弄得眼花缭乱。金针把灰蒙蒙的雾气挑破,射向逃遁的身影。

    血影身形被一道金光射中,身形一虚,现出修长的身影,一束红绸带扎住脑后的黑发,宛如幽静的月夜里从山涧中倾泻下来的一壁瀑布,虚影红光挡住艳丽的面容。

    血影轻轻回身,银玲般的细声响起。“飘渺灵君,我躲到圣域,灵剑宫也不放过我吗?真想赶尽杀绝”。

    丽甲灵女轻舞着青翠的柳丝,细发涟漪,沉浸着明媚的灵光,呵呵的娇笑着。“宁蕾,你教唆卞寒灭我飘渺峰,此仇此怨,怎么能说解就解”。

    “飘渺灵君,你四处追杀我,被欲心宫知道,你也难逃抽血灭魂”。宁蕾混身闪着艳红,红光像掠去了似的,不再耀人眼目,缓缓地向后退着。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